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锦绣凰途 > 第五十一章 贿赂考官

第五十一章 贿赂考官

手机阅读

萧奕洵转头看着许恒,他明白许恒这话是什么意思,杨正清这个人最是耿直刚毅,而且素来是油盐不进,既然这件事情是杨正清亲自抓的,那么不论是陈昱还是陆玄霜甚至是萧承哲可能都会有麻烦,就算文渊阁的这几位有意把事情压下去,有杨正清在也是没有什么机会的。

沈鸿彬想了想,冷着声音道:“既然御史台已经有人把这件事情上报了,那么我们要压下去已经不可能了。所以,既然要查就要查的彻底一点,三年一次的会试绝不可以出现舞弊的情况,如果真的有人将试题泄露,一定要严惩不贷绝不姑息,就是恭顺王萧承哲犯事,也不可从轻发落。”

这是他身为左相,百官之首的威严,并不容许人质疑。

萧奕洵有些为难,御史台这一状告的实在是太狠了,若是证实了下来,陆玄霜必定会受到波及,他就是想要帮陆玄霜说话也不太可能,想要为陆玄霜开脱也不太可能。

这件事情看起来复杂,萧奕洵却似乎看出了一点门道,他很快便可以发现,这件事情主要有三个问题,第一,陈昱是否暗中贿赂考官拿到了试题?第二,陆玄霜有没有可能参与到陈昱去贿赂考官的事情之中?第三,萧承哲他自己知不知道这件事情。

今年的试题,萧奕洵看过,确实是很难,以陈昱的才力,必定不能做出那么完美的答卷,至少不会让萧承哲直接认同到能够成为会元的文章。但是,陆玄霜是很有可能做得出来的,那天在景来客栈,萧奕洵真真切切地见识到了陆玄霜的才情与才气,这道试题,只要陆玄霜想做,那么他应当能做的出来。

所以,第一个问题的答案,陈昱很有可能真的贿赂了考官。

那么第二个问题和第三个问题,陆玄霜有没有参与贿赂考官这件事,而萧承哲又知不知道呢?

私心里,萧奕洵希望陆玄霜没有参加贿赂考官这件事,但他又希望萧承哲知道这件事情,所以萧奕洵目前为止十分的矛盾。

看沈鸿彬刚刚的口气,他似乎没有打算和他们几个辅政大臣商量一下,而沈鸿彬的话里面也确实没有什么问题,萧奕洵心中暗自叹息了一声:“陆玄霜啊陆玄霜,希望你没有事情吧……而且,我也相信不是那样的人,莫要让我看错了你。”接着他点点头道:“确实是应该好好的查一查,这件事情不容许姑息!”

&

文渊阁下令对此次会试的作弊事件进行彻查,萧承哲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也蒙住了。首先,他确实是不知道自己点中的那两份答卷是陆玄霜与陈昱,他只是隐隐相信陆玄霜有那样的本事能夺得第一,而且那两篇文章也确实是写得好。但是那个陈昱是怎么可能写出那样好的文章的呢?这件事情,只要稍微想一想,就很容易便能知道陈昱八成是贿赂了考官。

这样一来,萧承哲又是生气又是担心。这是他第一次担任主考官,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就算自己不知情,肯定也会被治一个“治下不严”的名声。而且,让他生气的是,竟敢有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出卖考题给别人,这让萧承哲如何能忍?

&

文渊阁已经下令对此时进行彻查,所以,刑部很快便派人把陈昱与陆玄霜叫到了刑部来问话。

陆玄霜还沉浸在自己即将金榜题名的时候,忽然被朝廷的人直接带到了刑部去问话。刚刚到了刑部,便被人询问:“陆玄霜,你是否有贿赂过考官?”陆玄霜一头雾水,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就要自己承认贿赂考官,购买试题了呢?

当陆玄霜和陈昱被抓进刑部以后,除了文渊阁的那几位,就连萧承哲也都是坐立难安。刑部很快便得到了结果,陈昱确实购买了考题,但是并不是向从萧承哲哪里买的,而是从翰林院的殷仁杰那边购买的。萧承哲一听,差点没气晕过去,这个殷仁杰,就是自己当初一手提上来当副考官的,他本来就是看重了这个殷仁杰的机灵和聪明,所以把他提拔了上来。萧承哲气的大骂:“这个兔崽子,什么好事不做,偏偏去给我去做这种事情。”

要知道,当初为了提殷仁杰这几个人,萧承哲还将北淮王萧容峥的要求尽数抛到了脑后,为的就是能够构建出一帮属于自己的势力。他却万万没有想到,这势力还没有造起来,手下的人就已经开始利用自己的身份地位去谋取一些利益,他登时悔不当初,几乎掩面痛骂:“这个殷仁杰,你可真是害苦了我!”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姚馥笙就是有心去安慰萧承哲,也不知该用什么样的方法,也只好劝说:“总有马失前蹄的时候,这是识人不淑,下次注意一点就好了,这次,怎么说你都是不知情的,做多就是治下不严,到时候,你要竭力撇开与殷仁杰的关系才是……”

萧承哲点点头,懊恼不已,事到如今也只能这么做了……弃车保帅,虽然无奈,却也是必然之举。

&

这次会试出了这么大的问题,朝廷上下都颇为震惊,只有两个人置身事外,默默地看着这一场翰林院乃至到恭顺王府的闹剧。

季如风特意请了萧晟煊道景来客栈喝酒,这几日晚上的会诗,已经不见了陆玄霜的踪影。会试贿赂考官购买试题确实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朝廷就算要解决,也一定是在内部解决,绝不会让外面的人知晓。所以,这几日来景来客栈会诗的文人与才子都没有见到那当初打破了明乐清记录的江南第一才子陆玄霜。

季如风为萧晟煊倒了一杯酒,笑道:“萧晟煊啊萧晟煊,你总是最厉害的,就利用了两个人,既让陆玄霜这会试白考了一场,又让恭顺王百白忙活了这么久,一箭双雕,在下佩服。”

萧晟煊淡淡喝了一口酒,笑了笑:“萧承哲当初为了提拔殷仁杰而将我爹的人完全抛之脑后,那个时候,他就应该知道自己应当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想要借这一场会试,既提拔了自己的势力又想着去圈住陆玄霜这么一个潜在的帮手,这如意算牌哪有这么好打的?没了北淮王府,他还有什么?”他的眼神逐渐凌厉了起来,声音也变得十分的冰冷:“到目前为止,能利用我北淮王府的人,早就全都死了……”

季如风倒抽了一口凉气,这样的萧晟煊实在是太可怕了,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北淮王这么急着把自己的这个儿子召回来,有他在,北淮王简直如虎添翼,就这件事情上面,萧晟煊基本上就没有做什么事情,就只是让北淮王的心腹将拿到的考题交给了殷仁杰家中的一个仆人,然后让那个仆人“无意”的将这个考题交给了陈昱,然后这件事情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成了,也不会有任何人发现其中的端倪。

季如风忽然相信,就算萧晟煊直接对上了萧奕洵,也能有一定的胜算。他随意地问了一句:“那么朝廷上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呢?”

萧晟煊淡淡一笑:“能怎么处理呢?总之殷仁杰是不可能再为官了,陈昱也绝不可能,至于陆玄霜,至少,他这次是不可能成为状元了……”

&

很快,朝廷的判决就下来了。

翰林院学士殷仁杰,合谋作弊查无实据,但其仆人确系出卖考题给陈昱,失察行为成立。结论:勒令退休。

湖北举人陈昱:购买考题查实,作弊行为成立。结论:贬为小吏,不得为官。

吴县举人唐寅: 购买考题查无实据,但因与陈昱交好,实有嫌疑,今年会试结果无效,三年后再来、

恭顺王萧承哲:治下不严,暂时剥夺主考官之责。

&

陆玄霜从刑部放出来以后,见到了陈昱,他冷冷地看着陈昱,那种眼中的寒光,仿若穿透了千年冰雪一样寒冷,他一字一句地启齿:“你为什么……”

陈昱有些不敢再去看陆玄霜的眼神,他闪避着躲过了陆玄霜逼视的眼神,只好小声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陆玄霜太高了音量:“陈昱,你不是不在意这些功名利禄么?你不是……”陆玄霜本来想要大声斥责一下陈昱,毕竟他这一段时间是真心把陈昱当做好友来看的,可是陈昱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他愤怒不已,可是再见到陈昱的时候,陆玄霜觉得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骂的了,人各有志,是他自己看错了人,又有什么好埋怨的呢?想通了以后,陆玄霜对着陈昱冷冷道:“你我非一路人,这一路终究是你对我照顾良多,多谢你,只是我们以后还是不用再见了。

说完之后,陆玄霜冷冷转身,没有再听陈昱多讲一句话,直到转身之后,他在刑部的大门口看见了一个男子。

豫昭王萧奕洵,站在梧桐树下,静静地看着自己。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