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庶女凰途 > 第二十九章 大结局

第二十九章 大结局

手机阅读

苏晚根本还未反应过来,人已经被轻儿掐在了手中。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看着她突变的脸色,轻儿唇角勾起一抹笑意一把将她向后面扔去。凤轻易下意识将苏晚接在了怀中。

林国将士身上的毒在轻儿到来之时早已经解了,当下林凤两国按兵不动,战场留给了天下第一楼与冥雪宫。

冥雪宫人见此纷纷掏出武器向轻儿方向刺来。空中几个人翻来,落在轻儿身前。

不是天下第一楼的几个长老又是谁?

双方打斗了起来,轻儿背手与身后,看着早已经杂乱在一起的战场,她淡漠的眼眸直视凤轻易,后者眼中带着痛楚与无奈,手中宝剑一挥。

他身后的士兵向前冲去,意思很明显,他要帮冥雪宫!

“砰。”一声响声,只见凤轻易一脚被踢了下来。

雪无双从后面翩翩而至,身后雪国的军队从后面包抄而来,侧面昊天国早已经围了过来。

如今整个凤国大军已经全数在三国包围之内。

凤轻易看着四周过来的人,大惊。

“张青!”凤轻易手中抱着苏晚大喊道。

张青的手中还要挟着昊天国的少年黄帝!若是昊天退兵,林国,雪国这些小国,凤国还有一战的可能!

只是此刻遍寻不见张青的身影。

他的脖颈上突然一亮,一把匕首顶在他的脖颈之上,凤轻易不敢相信的看着张青的脸出现在他的面前。

凤雪域举起手,身后凤国大军刚才异动停下。

凤轻易不可思议的看着凤雪域瞪大了眼睛,凤雪域看向凤轻易,眼中带着决绝。

“张青是我的隐卫。”一句话便将明了了一切,凤轻易大笑了起来笑容中带着苍凉。繁华落后他一切都没有,原以为一切都在手中到头来反而是什么都没有。

“你竟然跟冥雪宫勾结在一起,若是你能将凤国治理好,张青永远是你的得力属下。”凤雪域沉声说道,意思便是本就无意王位!

身后三军将士在看见凤雪域拿出圣旨之时皆停止了举动,凤轻易脸色苍白的可怜,他父王到底是将他了解的透彻。便担心终有这样一天。

万籁无声,在天下第一楼以压倒性的局势彻底胜利之时,远处原来异样的破空声。

眨眼间一道紫色身影林立与半空之中,她广袖一样,下面出去轻儿,沐瑾,雪无双,长老,蝶鸢,血鹰他们几人,皆摔倒在了地上。

“参见宫主!”以何秋生为首看见此人带你膝跪地喊道。

此人放才是冥雪宫最终的宫主。

紫色面纱只露出一双眼睛,那双眼睛如同冬日里的寒冰一一扫过众人,最终在轻儿的身上落下。

轻儿只感觉心惊肉跳的厉害,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攥紧,脸色突然苍白了起来。

在轻儿的注视之下,她将脸上的面纱摘下。

熟悉到极致的脸,熟悉到骨子里,熟悉到曾经日日出现在梦中的脸。

轻儿嘴角微微颤抖了一下,吐出细微的声音“三姐...”

“小七好久不见,你过的好吗?”熟悉的嗓音,是来自于三姐方思语的声音!

轰隆一声,轻儿只觉得头上雷声阵阵,眼眶开始干涩了起来。

“你不要怪三姐,这是你母亲欠我的。”方思语话落的同时,掌风毫不犹豫的向轻儿拍去。

轻儿临立于哪里,一动不动,仿佛天崩地裂也丝毫带不给她一点感觉一般。

“砰。”一声闷响,轻儿的身体如同残破的布偶一样向后飞去,身体划过一道残线。

口中鲜血直流,方思雨的哪一章没有留一点情面。

身边人欲要上前被轻儿的眼神制止,她站起来一步步走向方思语。

这么多年来的坚持在这可向太阳之下的泡沫般,随着太阳的出现消失于天地之间。

一连三掌打在轻儿的身上,她一口口鲜血喷出,一步步后退,只是双眼紧紧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你若再不出手只会死在我的手中。”只见方思语化掌为抓向轻儿的丹田指出抓来!

在距离她身体一指之隔时,抓住了方思语的手。

“为什么..为什么骗我...”她执着的看着方思语的眼睛,似乎必须要得到一个答案一样。

方思语眼中冷光大现“因为你是汝嫣家的血脉,她欠我的自然应该你来还!”说完她手用力向前挣扎,轻儿松开了她的手,闭上了眼睛。

身体上传来痛意,方思雨的手已经刺进了她的肉中。

身体突然迅速后退,她被拥在一个温暖的怀中,睁开眼睛便对上他微怒的面容,苍白的脸上勾起了一抹笑意。

何秋生与冥雪宫护法迅速过来与路沉渊对上,天下第一楼中长老也皆加入了战斗中。

沐瑾,林越,凤雪域,血鹰四人丝毫不动,眼睛直直的看着路沉渊将轻儿送进雪无双的怀中,他那一眼代表着重重的嘱托。

雪无双将轻儿拥在怀中,精致的脸上线条都紧绷了起来,意思便是有他在休想伤轻儿一分。

“放开我..”轻儿声若蚊蝇,雪无双将手又紧了一分。

“无双,放开我,这是我与她之间的事情。”轻儿声音很小,仿佛是用尽了全部力气一般。

一声无双让雪无双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手渐渐的松了开来。

她一步步向方思语走去,方思语嘴角勾起,眸子中光芒一闪而逝,人已经迅速的略起。

方思语的速度已经快到一种离谱的状态,即便是路沉渊也没有她的速度。

身体活活被撕开一般的痛,眼前是多少个梦里日日想念的脸,身体里是她刺进她身体中的手。

“不要怪我。”方思语无声说道。

手下一个用力,轻儿口中又吐出一口鲜血来。

路沉渊看的撕心裂肺,身后几人却因为轻儿的坚决不敢上前一步,她的傲气他们都懂,宁可死也不允许他们插手半步,这是她与方思语的事情。

手紧紧的攥起,蝶鸢被人围困,根本脱不开身。她向血鹰大喊他们却纹丝不动。

“砰。”一声响,一道紫色的身影同样像一道残影坠落下来。

在众人未看清楚的情况下,有一人迅速的保住了轻儿,脚迅速向方思语的胸口踹了好几脚。

“不...”轻儿口中发不出声来,眼睛中却满是害怕之色,挣脱着下来她保住了方思语的身体。

方思语轻轻一笑,伸手抚上轻儿的脸颊“小七....是姐姐对不起你.... 还好..还好你没事....我也算是.....解....脱....了....”

在轻儿的怀保中方思语闭上了眼睛。

在众人眼中出现一个异样的少年,精致到仿佛是天人的少年,带着力量的健美。

“子墨...你来了...”随着声音落下,轻儿便昏了过去。

这个异样带着兽性的男人俨然是当初迷雾森林中的南宫子墨,当初七年之约已经到了,她不来他便出来。

那一仗在四国之内引起巨大的动荡,凤国新皇上位却不是那个叫凤雪域的男人。

天下第一楼自那一战后彻底解散,四国军队撤回,签署了协议四国平稳。

风凌山庄中,雪无双,沐瑾,血鹰,林越,凤雪域,南宫子墨,蝶鸢皆在。

床上沉睡着的女子,安静的像一幅画卷。

只是她执意已沉沉睡去,不愿想来。

半年后....

一声嘹亮的婴孩叫声在风凌山庄的上空响起,清脆的叫声落在众人耳中如同银铃一般。

院中是石桌轰然而下,陆沉渊站在桌前他的手下是因为承受了巨大的力道而粉碎的石桌。

陆轻羽的出生无疑是集万千宠爱与一身,她有六个干爹,一个彪悍的干娘。她最喜欢的是那个呆滞的仿佛不懂时间却武功高强,由她各种无理要求的干爹。

南宫子墨看着趴在自己大腿上的陆轻羽一动不动,仿佛他若是一动腿上趴着的软体东西就会如何一般。

轻儿躺在路沉渊的怀中,看着屋中的南宫子墨与陆轻羽唇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陆轻羽你给我出来!”外面响起了蝶鸢暴躁的声音,她从来都是以妩媚对人的面具全部因为这个叫陆轻羽的孩子破裂了开来....

陆轻羽仿佛是知道有什么要发生,她迈着小短腿向轻儿的方向跑去,一骨碌便爬上了床钻进了轻儿的怀中。

蝶鸢提着刀来,杀气充充看间陆轻羽就欲提到来见,半途被人拦住,南宫子墨面无表情的看着蝶鸢,大有想过去从我身上踏过的意思。

蝶鸢一肚子的气没有地方发泄,南宫子墨武功之高抢早已经超越了路沉渊,蝶鸢自然不是对手。而世间南宫子墨最宝贝的人以前有一个,如今有两个。

便是轻儿母女。

蝶鸢抓头大吼,她快要被逼疯了,她刚买回来的东西全部被陆轻羽泡进了水中......发福了......

而当事者正坐在她母亲与父亲的怀中咯咯笑个不停。路沉渊将怀中的人拥进,一年之前他差一点变成了疯子,好在她醒了,并带给他一个如此‘可爱’的女儿。

这一世她注定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即便捅破了天,还有她干爹们顶着。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