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天命凤女 > 文尾声 季夏月,腐草为萤

文尾声 季夏月,腐草为萤

手机阅读

多年后。品 书 网 (w W W . V o Dtw . c o M)

烟雨朦胧,淅淅沥沥的小雨笼罩着整个长安城。

空气也变得十分的潮湿。

茶楼中。

有个女子头上戴着斗笠,面纱垂落,遮住了她的面容,窈窕的身子在贴身的衣裙下仍旧是彰显着,她坐在了桌子旁,手中捏着一个茶杯,撩起了面纱轻抿了一口。

那边得说书人互相看着,随后轻咳了几声,示意大家要开始讲了,台下一片安静。

“今日啊,我们要说的故事,就是轩帝和当年的端敏敬仁皇后!”

“嘘,说这个不会被抓起来吗?”

“这里只是长安中的一个小茶楼,哪里会有人管!”

“这个倒是很感兴趣呢~快点儿讲讲~”

……

“听说啊,当年的端敏敬仁皇后一开始心属的并非是陛下,而是陵王爷,但是因为陛下的遗诏,陛下才娶得皇后娘娘!”屋外如莺鸣般的雨声仿佛成了茶楼中故事的伴奏。

说书人面对着近年来没有听过这桩事情的人期待的目光,他继续往下讲着,女子也是全神贯注地听着,对于整个故事的跌宕起伏,到最后不过也只是轻笑声。

手中茶杯里的茶水不知道何时已经喝完,她端起了茶壶,再斟了一杯,轻嗅着飘逸的茶香,理了理面纱。

“还有,到了最后,据说皇后娘娘病故了,陛下先是停留七日,日日都没有上朝,在皇后娘娘的灵柩旁哭泣,最后却是火化,而非下葬,这才是皇陵中没有皇后娘娘碑的原因!”

“当时,陛下去了很多曾经与皇后娘娘去过的地方,将那骨灰一点点撒去——”

下面有人反驳着:“我怎么记得我听到的故事,最后皇后娘娘其实没有死,只是因为看淡了红尘,出家了而已!”

“胡说!明明就是隐居了!”

“不管怎么样,那终究也只是个故事,不是吗?”女子这才起身,声音淡淡地打断了人群的哄闹,很多人的目光纷纷落在女子的身上。衣裙的颜色十分的淡雅,斗笠下有青丝垂直而落,其中参杂着一两根白发。

面纱却又像是给这样的容颜平添了一份神秘感。

“说到底只是个故事!”

“还都说‘帝王家无情’,只怕这个故事被美化了不少!”

“就是就是!”

……

女子结了账,离开了茶楼,撑着一把青伞,目光仿佛穿透了什么,看向了皇宫的宫阙深深,一眼望去,却也只有那屹立不倒的凤凰台,这么多年仍旧是辉煌耀眼。

红墙似乎朱漆不掉,仍旧是如鲜血染红的般。

她的步伐有些孤寂,独自走在这条小路上,穿过了许许多多的街道,绕到了城外,水流很急,岸边有着腐草与烂竹根。

雨停了。

天边渐渐燃起一丝丝的红霞,她望着这美不可言的空中,那血染般的云霞红遍了整个天空,擦掉了原本遍布的乌云。

“看来,明后天的天气会不错呢……”

女子低喃着,蹲在了河岸边,直到夜色降临,周围都看不清东西,却也仍旧呆在那里,指尖轻轻地抚过岸边被雨水冲湿了的土地,“浩儿……”

有着萤火虫悄悄地飞起,像一丝很小却绚烂无比的烟火,在空中擦过,接二连三地开始提着灯笼飞过。

绿光漫舞,周围都被笼上了一丝如梦似幻的感觉。

女子终是没有摘下斗笠,隔着轻纱看着外面朦胧的光点,记忆就好像被拉回当年,墨染般的年华却又早就过去了。

她听到身后响起了脚步声,没有转过头,仍旧是静静地呼吸着,恍若对走来的那个人并不相识。

“其实,我每个月这个时候,都会来一次这里的。”

女子无声。

“虽然平时不是季夏,萤火虫也少,只能看着这些枯草。”

仍旧是无声。

“这么多年……我终于等到了你的一次到来。”

女子原本紧密的双瞳骤然间瞪大,充满着不敢置信的目光,转过头看着身后笼罩在夜色中,看不清面容的那个人。她淡笑着:“你的声音苍老了很多。”

“你的声音仍旧是没有变化……但是,现在为什么还要戴着斗笠?”

“因为,或许真的已经没有人能够再配上再去见我的样貌了。”女子的声音很轻,不带丝毫的感情,“浩儿病逝了,他……”女子的声音顿住了,没有再说下去。

她的目光期待地看向远方,避开了男子。

他只是有些苦涩地说着:“你还记得我,就好。”

“听说,宫中有个叫昭儿的。”

“嗯。”

“听说,是过继到云霞名义下的。”

“嗯。”他仍旧是这样应着。

“其实,我最痛恨得就是每回跟你说一些事情,你回答我的永远都是‘好’‘嗯’,我从来都看不透你心底再想着些什么,尽管对我再好,可是这些话却透露出一些无数的生疏。”女子的语气尽是淡然,她微微抿唇。

他顺着她的话接了下去,有着悲哀:“可是,我想要去改,却已经来不及了。”

女子弯唇笑道:“貌似是那样的。”

“你……”

“叫我林姑娘吧。”她仿佛忘记了和眼前的人所经历的种种,“我叫林月忧。”

他点点头,并没有反对,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林姑娘。”

“天黑露重,早些回去吧。”女子开口。

他有些好笑地反问着:“你呢?你不打算回去吗?”

“我在等人。”她继续说着,目光时不时地看看远方。

“等谁?”他忍不住多嘴问一句,原来,当那个人跟你说一些絮叨的话的时候,在温暖与之而来的时候,会有那么一丝心烦。

她灿烂地笑着:“我的夫君。”

“看来我问多了……”他的心情只感觉瞬间跌落到了谷底。

“本来就问多了。”她嗔笑着,“来了。”

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着:“我还需要回避吗?”

女子只是摇摇头,“不需要得,他会相信我的,再说了……公子,我们不过才见了第一面而已。”

“第一面……”他低喃着,没有来得心伤。

“可不可以,让我来生再去补偿你?”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祈求,仿佛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