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锦扇蝶梦 > 尾声(二)大结局

尾声(二)大结局

进入新版阅读

不一会儿。938小说网 www.938xs.com[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那位眼镜先生拿着带來的好酒和中国的特产食物放到桌上。招呼乔子璟和汉娜坐下享用。

汉娜对中国的美酒和美食沒有抵抗力。乐呵乐呵的享受起來。

乔子璟不忍扫她的兴。只好坐下來陪着一块吃东西。

“您尊姓大名。”汉娜问眼镜先生。

“我姓陈。叫陈瀚。浩瀚的瀚。是做‘药’材生意的。”陈瀚说道。

“我叫汉娜。他叫乔子璟。”汉娜脱口说道。显然她还不知道乔子璟的名字在落河城家喻户晓。所以才能这么轻松地介绍他。

果然。陈瀚立刻用一种惊讶、崇拜。甚至慌恐的眼神看着乔子璟。他要是知道乔子璟是谁。刚才打死他也不敢和乔子璟换仓位。

乔子璟朝他微微点点头。友善地微笑了一下。示意他不必在意自己的身份。也无需惊慌。更无需向汉娜作多余的提醒。

陈瀚微微定了定神。依旧有些紧张地说道:“久仰。久仰。”

汉娜不明白陈瀚说的“久仰”是什么意思。疑‘惑’地看着乔子璟。乔子璟用英语跟她解释这只是中国的礼貌用语。用來表示对初识之人的尊重。

“您也是去英国吗。”汉娜又问陈瀚reads;。

“是。我去英国给小‘女’看病。”陈瀚说道。他不‘露’痕迹地再次强调是因为他‘女’儿的身体原因才跟乔子璟换位。实属无奈之举。并无冒犯之意。

“哦。你‘女’儿得了什么病。”汉娜出于礼貌。表示关心。

陈瀚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就是不知道是什么病。才想去英国求医啊。”

“哦。有这种怪病。那你是怎么知道她生病了的。”汉娜好奇地问。

“唉。她贪睡。”陈瀚说道。

汉娜觉得很不可思议。沉默的乔子璟也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陈瀚。

“贪睡。很多人都贪睡啊。你怎么就认为她生病了呢。”汉娜问道。

“其实我也不确定。只是她贪睡越來越严重。我就觉得不对劲。因为我‘女’儿不是个偷懒的人。她以前不这样的。”陈瀚说道。

过了一会儿。见乔子璟和汉娜都有些兴趣索然。显得他有些杞人忧天了一样。他又说道:“询问了许多名医。他们都说不知道这种病。我也以为可能是我多虑了。沒想到。遇到一位怪人。他跟我说了些奇怪的话。让我觉得有必要带我‘女’儿去医学更发达的英国去看看。”

“那位怪人说什么了。”汉娜又有了兴趣。[ 超多好看小说]

“他自称是个算命的。不知道怎么地就知道了我‘女’儿的情况。就找到了我家。说他能治好我‘女’儿的病。”陈瀚说道。

“真的吗。”汉娜问。

“他把别人都支开。和跟我一个谈话。他说我‘女’儿的嗜睡症只有一个办法能治。”

“什么办法。”汉娜问。

“唉。他说的办法荒唐得很。我怀疑他是个疯子。他说除非我‘女’儿出家。修行满十年方能保命。否则。很难活到三十岁。而且必须是诚心诚意出家。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不能有任何杂念。不能带着功利‘性’reads;。所以。不能让她自己知道她有这个病。你们说说。这不是疯话是什么。我‘女’儿今年才十八岁。你突然让她出家。别说她不愿意。就是我和我的家人也绝不同意啊。”陈瀚恨恨地说:“。所以。以防万一。我想我还是带着‘女’儿去英国看看。看看英国的医生能不能有办法。”

“这倒是件怪事。”汉娜说道。她看了看乔子璟。想知道他对此有什么看法。

“这位算命的疯子长得什么样子。”乔子璟问道。

“他戴着面具。不知道长什么样。所以就更不可信了。”陈瀚说道。

“能听得出年龄吗。”乔子璟问。

“横竖不过三十几岁的样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陈瀚说。

“身高多少。”乔子璟问。

“比一般人高不少。和您差不多的样子。”陈瀚说。

汉娜也突然想到什么了。她知道一直沉默的乔子璟怎么突然对一个算命的疯子感兴趣了。她也有了和他一样的想法。庄梦蝶的故事从头到尾她都是知道的。

只见乔子璟已经沉浸在自己的思索当中。他自言自语道:“十年。十年。现在刚好满十年……”

突然。他站起來。

“你要做什么。”汉娜问道。

“我们下船。”乔子璟说道。

“下了船你要做什么。”汉娜问。

“请她下山啊。.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 ”乔子璟说道。

汉娜摇了摇头。“你知道。朱墨锦会请她下山的。”

想到这个。乔子璟顿时又失落起來。

“那我总得再争取一下。我不能总是落在他后面。”乔子璟说道。

汉娜意味深长地说:“十年了。你还是沒有放下。你这个样子。就算庄梦蝶下了山。又怎么能安心跟着朱墨锦过日子。”

乔子璟表情变得很空‘洞’。“我们曾经很相爱的。被迫分开。实属无奈。你叫我怎么放下。”

汉娜心疼地看着他。“虽然你不爱听。但是我必须说。你现在做的。对她一点好处都沒有。你这么做。不是出于爱她。而是出于不甘心。你比谁都清楚。朱墨锦也爱她。不比你少。有他在她身边。你不用担心。你说你们曾经相爱。事实上。你们现在依旧相爱。你已经住进她的心里了。永远住进去了。只不过。像中国的古语说得那样。造化‘弄’人。是缘分安排朱墨锦來到她身边。他和她也有着深厚的缘分。甚至比你和她的缘分更深。其实。你们两个。沒有谁比谁更优秀。也沒有谁比谁更爱她。只不过是谁比谁更幸运罢了。很可惜。在这件事上。他还是比你幸运了些。所以。他成了最后陪在她身边的人。三个人的感情漩涡。总要有一个人伟大地退出。我说得对吗。”

乔子璟沉默了。良久。他才说道:“我们还是下船吧。你不是想知道中国的婚礼是什么样的吗。我们看完这场婚礼。再回英国。”

汉娜笑了。她看到一个伟大的人。圣洁的人。

陈瀚不知道他俩在说什么。看见气氛这么沉重又不好询问。

乔子璟走之前。走到陈瀚跟前。对他说:“我劝你你还是按照那位疯子说的话去做吧。他不是一般的人。”

他凑近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陈瀚睁大眼睛。张大嘴巴。呆若木‘鸡’。就连乔子璟走了也不知道……

揽月峰的秋天还是这么寂静而美好。那年。他吵着闹着要‘奶’‘奶’带他上山。这是他懵懵懂懂地做过的最正确的一件事。他犹记得那是她的歌声。。

出了城。过了关。但只见山上樵夫将柴砍。

起早落夜多辛苦。打柴度日也很难。.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

她唱“他为何人把柴打。你为哪个送下山。

她唱“他为妻子把柴打。我为你贤弟送下山。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