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殿下,请自重 > 006 出其不意的结局

006 出其不意的结局

手机阅读

杜瑶话说的干脆,见此赫连琛的脸色十分难看,他以为杜瑶会有这份心思,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如今的杜瑶已经是油盐不进。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注意到赫连琛略带怀疑的眼眸,杜瑶继续说到:

“他如今一心修仙,我是不会去打扰他的,赫连琛,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思吧。”

杜瑶的话明摆着是让赫连琛难堪,一旁的方芷灵看着没有说一句话。其实在这个节骨眼上最尴尬得到人是她,帮谁都不对,与其两边得罪她倒是愿意保持沉默。

注意到方芷灵的神色杜瑶也只是微微一笑,她早就料到方芷灵是不会轻易参与进来的,果不其然这一次又让她猜对了。

“看来你好是那么无情。”

“有情如何,无情又如何?你不要把你那些冠冕堂皇的话拿到我这里来说,你若是有情当年为何要让方芷灵入宫伺候魏宗那个老不死的!你若是有情当初为什么不将一切告诉给赫无极,让他为你们赐婚!你若是有情为什么不早点让方芷灵从宫中解脱出来!赫连琛!你不要说别人无情,其实你才是最最无情得到那个人!”

此时的的敌意也顾不得赫连琛会不会有面子,她今天无论如何都是要把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她要让赫连琛清醒地认识到这些年他做的错事,尤其是在方芷灵这件事上。

杜瑶的话如同警钟在赫连琛耳中响彻,此时的他不在淡定。杜瑶的话扯到他的痛处,也让他心中多了些许愧疚。

注意到赫连琛的神色,方芷灵突然间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她看了一眼杜瑶,此时的杜瑶对她一笑,心下她便明白杜瑶方才说的话都是为了她好。

“告诉我,你想怎么样?”

这一次赫连琛的话是对方芷灵说的,方芷灵从赫连琛的眼眸中暗处一丝厌弃,见此她微笑着回答:

“我只是希望你能够放过我,仅此而已。”

“原来你觉得嫁给我就是害了你?方芷灵,你不要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赫连琛的脸色十分不好,方芷灵也没有给他好脸色。

“我不是看得起自己,而是你永远都无法看清你自己,即使如此我们何必要彼此纠缠对方,让彼此都痛苦呢。”

方芷灵平静地说着,仿佛这件事和她没有多大的关系一般,看着方芷灵的样子杜瑶的心中不由得一阵心疼。如此她对赫连琛说到:

“赫连琛,你敢不敢和我做一个交易?”

“你说。”

得知杜瑶想与自己做交易,赫连琛一点都不害怕,见此杜瑶继续说到:

“我答应你今日来找我的事情,你永远在方芷灵面前消失。怎么样?”

“不怎么样。”

得知杜瑶的目的赫连琛只是冷笑,他这辈子都不会讲方芷灵放开了,就算那个人是杜瑶又能怎么样。

“你不是不爱她吗?既然不爱又何苦彼此伤害呢?”

杜瑶的话说的十分随意,她注意着赫连琛每时每刻的情绪,她就是想要知道赫连琛究竟有没有将方芷灵放在心上。

“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你无权插手。”

“是吗?看来你是铁定了要娶她?”

“是。”

这一刻赫连琛话中的语气无比地坚定,见此杜瑶投给了方芷灵一个暖暖的微笑,随后方芷灵便明白了她的意思。

杜瑶走到赫连琛跟前,对赫连琛说到:

“那你可要对我姐姐好一点。”

扔下这句话杜瑶重新回到方芷灵身边,听到杜瑶的话的赫连琛一脸的不可置信,他以为她会多几分纠缠的,没有想到杜瑶在这件事情上还是向着他的。

杜瑶来到方芷灵身边,拉住方芷灵的手对方芷灵说到:

“如果说我现在还有什么遗憾,那就是没有看到你的幸福。答应我,要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好吗?”

杜瑶的眼眸闪烁着无比期待的神色,见此方芷灵露出大大的笑容,握着她的手的手力度又多了几分。

她将目光看向赫连琛,轻声说道:

“你,不介意吗?”

这是方芷灵第一次这么有勇气的向赫连琛问这个始终都无法开口的问题,认识了方芷灵这么多年赫连琛早就知道方芷灵在顾虑什么。

“我若是介意又岂会和你浪费时间。”

赫连琛话里的语气冷冷的,方芷灵听着却是无比温暖,她幸福地笑了。

杜瑶是第一次看到方芷灵露出幸福的笑容,看着方芷灵笑的灿烂,她心里也在替她高兴。

知道方芷灵与赫连琛之间已经冰释前嫌,杜瑶对赫连琛说到:

“现在你可以说了,今日找我是为了什么。”

“听松堂来信,说是吴痕正在联系炽木国意图攻入琅月国谋求称霸天下的宝藏。”

“这件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杜瑶对宝藏没有半分兴趣,她实在是无法说服自己什么。见杜瑶完全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赫连琛继续说道:

“传说在琅月国新月潭的潭底有一个巨大的宝藏,这宝藏能助人一臂之力,得到此宝藏的人便是称霸天下的不二人选。”

“我对这个不感兴趣。”

“可你是开启宝藏的关键。”

听了赫连琛的话杜瑶拿糕点的手明显一顿,见此赫连琛继续说到:

“你知道听松堂为什么要帮你吗?听松堂是世代寻找新月潭宝藏开启的关键人的组织,他们能够找到你那就说明你是宝藏的关键。”

“你的意思是我随时会有危险。”

“不单是如此,如今吴痕得知你失踪的消息已经派人找遍了翽鸷国和周边地区。”

“看来吴痕这次是势在必得喽。”

杜瑶的话看起来有些玩味,但是也只有她自己知道此时的自己心中的忐忑。

成为宝藏的关键这对于杜瑶来说真的不是什么好事情,她本不愿意处在风口浪尖上,可是现实太过残酷,她还是要一个人独自面对这一切。

“没有你吴痕就是做了再多的准备也没有任何意义,一切只是徒劳无获罢了。”

“你不要告诉我你想带我去新月潭。”

杜瑶知道赫连琛有野心,倘若赫连琛要前往新月潭她也不会觉得奇怪,只是她是不会轻易与赫连琛前往的。在事情还没有完全弄清楚之前,她不会做出任何决定。

“新月潭是一定要去的,但不是现在。”

“哦?”

赫连琛的话明显令杜瑶感到疑惑,既然赫连琛不着急前往新月潭,那么就说明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帮佐鲁倾华一个大忙。”

得知赫连琛要帮佐鲁倾华,杜瑶顿时来了兴趣。今日她见佐鲁倾华的时候就觉得佐鲁倾华整个人怪怪的,说话也是不自然,那时她便猜到佐鲁倾华是有事求她,但佐鲁倾华那句话终究不能让她释怀。

“什么忙?”

“圣女应该还记得你的身世吧。”

被赫连琛这么一问杜瑶倒是有些摸不清头脑,他不是要说佐鲁倾华的事吗?、怎么突然扯到她的身世上了?

注意到杜瑶眼中的疑惑,方芷灵果断打断了赫连琛。

“瑶儿的身世我们都知道,你何必再问。”

方芷灵在说这话时故意给赫连琛一个眼神,她示意他不要乱说话,赫连琛知道方芷灵笃定顾虑,这个时候他还是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注意到方芷灵怪异的神情,杜瑶总觉得方芷灵是有什么事情再瞒着她,于是她打断方芷灵说到:

“我的身世无极早就和我说过了,这和佐鲁倾华有什么关系?”

见杜瑶执意想要知道,赫连琛也就不管方芷灵责怪的眼眸。

“斜雨楼原是前朝历代君王的组织,斜雨楼属于皇室,而你正是皇室最后仅剩的遗孤。”

“这些我都知道。”

“当年吴痕的父亲与方为忠和郑成仁串通一气夺了你父亲的皇位,当时你的母亲怀着你在斜雨楼的护送下躲过一劫。当时你母亲担心你会死在吴家人手中,便让斜雨楼中人在暗中将你与方家二小姐掉包,又在方府安插了眼线,斜雨楼也把灵雨安插在里面。”

听着赫连琛的话杜瑶有些豁然开朗,之前有些疑惑的事情似乎有了一些答案。

“姐姐就是在那个时候被安排在我身边的?”

“我当时奉命潜伏在方府,你来到后我就在暗中保护你。”

“所以那时你对我……”

“与你不和也是对你的一种保护,而且那个时候我若是不那样对你,你有如何能成长的起来?”

“你不是方为忠的女儿,对吗?”

见杜瑶如此问自己,方芷灵微微点点头。

“方家的大小姐很小的时候就被养在外祖父母一家,后来直到外祖父母去世后她才回到方家的。在都城没有人知道方家大小姐的样貌,我就轻易混入方家了。”

听了方芷灵的话杜瑶没有继续问下去了,既然斜雨楼有这个能力让她混入方家,那么方家大小姐从前的印记也就被彻底抹去了。

得知了一切杜瑶有些替方为忠感到难过,或许方为忠永远都不知道自己最疼爱的女儿竟然没有一个是自己的亲骨肉。这或许是一种悲哀吧,不过好在她和方芷灵还是对方家有感情的。

在赫连琛那里得知了如此多,杜瑶倒是对他接下来说的事情感到好奇。

“你继续说。”

“你母亲将你掉包后便带着方家二小姐前往陈国,当时陈国只是一个小部落。你母亲来到小部落避难时被部落的族长看上,然后就成为了部落的夫人。”

赫连琛说话时特意观察杜瑶的神色,在注意到杜瑶的脸略微坚硬时他便知道杜瑶已经明白了一切。

“那么接下来的故事就让我猜上一猜。我母亲在部落族长的帮助下将部落发展成国家,然后她成为了一国之后,她的新丈夫却是重病不起,于是她一个人带着掉包的女儿支撑起一个国家,是吗?”

杜瑶说话时眼睛盯着赫连琛看,此时的她是骄傲的,见此赫连琛说到: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

杜瑶没有回答赫连琛,反倒是将目光放在方芷灵的身上。

“这就是你要对我说的话,是吗?这件事你也知道了,对吗?”

看着杜瑶质问的目光,方芷灵心中一阵,她点了点头承认了一切。

看着方芷灵愧疚的样子,杜瑶只是冷笑,她没有想到方芷灵会又一次欺骗她。

“我视你为姐妹,你却如此,方芷灵,好样的!”

杜瑶的话冷冷的,见此方芷灵想要开口解释什么,赫连琛却是拉住了她。

“我累了先回房了。”

扔下这句话杜瑶头也不回地离开,看着杜瑶的脸色不好,焚雨急急忙忙地跟了上去。

杜瑶离开后正殿之内只剩下方芷灵与赫连琛,看着赫连琛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方芷灵冷笑道:

“这件事你就这么急着告诉她吗?”

“这不是我告诉她的,是她聪明自己猜到的。”

赫连琛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方芷灵继续说到:

“瑶儿本来就对许多事情敏感,你这样会让她更加难过的。”

“她终究得面对这一切,你为什么那么束手束脚的!”

在杜瑶这件事情上方芷灵与赫连琛总是会有不同的意见,因此二人也经常闹得不欢而散。

注意到方芷灵的脸色十分难看,赫连琛只好先松口。

“我觉得事到如今应该让佐鲁倾华和她好好谈一谈,她们是有血脉的至亲,见了面心结也就都打开了。”

“你就那么了解瑶儿吗?只怕她现在并不想见佐鲁倾华。”

凭着方芷灵对杜瑶的了解,她猜测此时的杜瑶状态应该是糟糕透了。

“机会永远都是制造出来的,这件事情你就先别管了,交给我。时辰不早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就先走了。”

临走的时候赫连琛给了方芷灵一记温柔的目光,赫连琛离开后方芷灵仍旧沉浸在赫连琛方才如水的眼眸中。

待方芷灵再一次回到西厢时杜瑶一个人正坐在软榻上发呆,方芷灵知道杜瑶心里不好受,她来到杜瑶身边对她说:

“瑶儿,你可是还在怨我?”

杜瑶看着方芷灵略带内疚的眼眸,心中却是冷淡,见此方芷灵继续说到:

“瑶儿,你要明白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你是一直打算拿着个做幌子是吗?“

杜瑶已经见惯了他们的套路,永远都是打着为她好的旗号,可是他们又做了多少令她难过的事情!

“瑶儿,我希望你能够明白,其实很多事情不是你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的,你不要在这件事情上固执下去了,好吗?”

“你觉得我是在固执?方芷灵,你错了!”

杜瑶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在固执着什么,她只是觉得自己的心好累,她已经不想承受这么多了。

就在此时,耶律杰娜急急忙忙出现在西厢,她的一句话令杜瑶和方芷灵皆是一惊。

“翽鸷国传来消息,说是成宗驾崩了!”

突如其来的消息令杜瑶一下子无法接受,这对她来说真的是一种打击。

“怎么回事?”

“据说是吴痕服食了去不留进献的长生不老药,当场死在大殿之上,去不留则是化作一道光跑了。现在翽鸷国的人都在传言,说是去不留是妖精,害了吴痕逃跑了。”

耶律杰娜的话还在耳边,杜瑶的思绪却是不知飘到了何方。

原本已经打算放下一切的她似乎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心念,既然吴痕已经死了,她也没有什么价值了,即使如此,她向解脱了。

一旁的方芷灵看着杜瑶的眼眸,她知道杜瑶心里在想着什么。

“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办?”

“我想离开。”

“你要去哪儿?”

“有他的地方。”

“你确定你能找到他?”

“确定。”

“那所有的一切你都不管了?”

“我以前活在这世上的动力是为无极报仇,如今吴痕已死,我的仇已经报了,更何况无极还在,我想我该去找他了。”

“那你走吧。”

咬了咬牙,方芷灵替杜瑶做了决定。

“谢谢你。告诉赫连琛,如果他想称帝就让他一心为百姓,我再也不插手皇室纷争了。”

“那你接下来要去哪里?”

“回无名山谷接儿子。”

一想到刚出生没多久的钰儿,杜瑶的脸上边露出灿烂的笑容。

这一次她终于可以放下一切,去追求她想要的了!

赫无极!你再也跑不掉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