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超级护花天王 > 第2977章 恭子小姐不可能复活了

第2977章 恭子小姐不可能复活了

手机阅读

苏锐这绝对不是在歧视小野田次郎的身高。

嗯,不是歧视,他就是嘲讽。

穆萨坎亚被苏锐的这句话给弄的哈哈大笑,那嗓门大的简直和敲钟一样,苏锐嫌弃的用手掏了掏耳朵。

“今天早晨,一个叫川崎兵四郎的人来找我了。”苏锐淡淡的说道。

“川崎兵四郎?我知道他,他是东洋野田株式会社的社长。”穆萨坎亚止住了笑声,满脸警惕的问道:“他来做什么?”

“他说来向我道个歉,说小野田次郎的事情是他咎由自取,野田株式会社不会对此作出任何报复性的行为。”苏锐淡淡的笑了两声:“他的态度非常好,彬彬有礼,谦恭温顺,简直让人找不到半点毛病。”

穆萨坎亚说道:“啧啧,会咬人的狗总是不叫的。”

苏锐挑了挑眉毛:“怎么,看起来你对这个人的评价好像并不算很高?”

“咱们进去说吧,我亲爱的恩人。”穆萨坎亚的说法让苏锐有点起鸡皮疙瘩。

“别老恩人恩人的叫着,你喊我苏锐就行。”苏锐说道。

穆萨坎亚忽然露出了谄媚的样子:“那可不行,我怎么可以对将军大人直呼其名呢,要不我就喊您锐哥吧。”

他可比苏锐要大上二十来岁呢,这样来称呼,也真是够不要脸的了。

“算了,就这样叫吧。”苏锐摆了摆手。

苏锐当然不会认为穆萨坎亚这样说只是因为救了他一命,在苏锐看来,这哥们更看重的是自己的华夏背景。

在这略显纷乱的局势之下,一个华夏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少将隐藏身份来到了非洲大陆,这说明了什么?这样的大粗腿若是不牢牢抱住,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穆萨坎亚可不愿意错过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要是能够借助华夏的力量把东洋这群二手车经销商给干掉的话,那么他穆萨坎亚可就能一家独大了。

他可太愿意看到这样的场景了。

“说实话,站在我的立场,我会很讨厌川崎兵四郎,但是东洋人应该会很喜欢他才对,此人的能力真的很强,东洋二手车业务在非洲虽然已经存在了很多年,但以前并没有达到这样的高度,这其实是都是川崎兵四郎一个人的功劳。”穆萨坎亚说道,“他一个人,就帮助东洋在非洲振兴了一个行业,十分不容易。”

“那你们之间肯定少不了交锋。”苏锐说道。

“肯定是会有一些交锋的,不过他主要负责的是更高的层面,光是一个小野田次郎就够我焦头烂额的了。”穆萨坎亚这句话说得还算是比较客观了——他和这个川崎兵四郎并不是一个层次上的对手。

在普勒尼亚和兰斯尼亚,之前有好些个类似于穆萨坎亚的大型走私商,可是,东洋只派出了一个川崎兵四郎。

后来,在川崎兵四郎来到非洲大陆之后,这些大型走私商都开始逐渐被干掉,穆萨坎亚这种在地方关系极为深厚、黑白两道通吃的商人才勉强留了下来,但是所占的市场份额也缩水了很多。

从穆萨坎亚这简单的话语之中就能够看出来,这个川崎兵四郎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几乎是一己之力振兴了东洋的二手车行业。

而在苏锐看来,这个行业的蓬勃发展,也是导致普兰铁路越发落败的原因之一。

可是,这个很不简单的川崎兵四郎,今天竟然能按照希纳维斯的“吩咐”,主动来到大使馆门前道歉,从这件事情里面足可以分辨出很多很多的信息来。

希纳维斯更不简单啊。

苏锐忽然有点期待和这个家伙的见面了。

如果他真的是自己的老友,那么知道自己来到了非洲,为什么不仅不主动上门见面,甚至还要用这么一种拐弯抹角的方式?

事出反常必有妖。

苏锐如今已经非常的确定,确定有太多的人盯着这一片非洲大陆,想要借机搞点事情出来。

而那些盯着此地的目光中,有很多都是来自于西方黑暗世界。

“我说锐哥,我们有没有办法能把这个川崎兵四郎给干掉?”这时候,穆萨坎亚终于说出了他的本意。

得,狐狸尾巴终于是露出来了。

苏锐也不说话,就这么淡笑着看着穆萨坎亚,后者被盯的心里发毛,有点不好意思的呵呵笑了笑:“我没有别的意思,纯粹是给锐哥你提出一个建议罢了。”

“你这是提出建议,还是借刀杀人?”苏锐嘲讽的冷笑了一下。

“我承认,我是有那么一点点借你们的手除掉川崎兵四郎的小心思,但是这不是关键。”穆萨坎亚嘿嘿笑了笑,随后面色开始变得庄重了起来。

他这么一严肃,苏锐反而觉得很是有些不太习惯。

“那你来告诉我,这究竟是为了什么?你可千万不要说是站在华夏的立场上考虑问题。”苏锐冷冷说道。

穆萨坎亚一拍大腿:“锐哥,我可不就是站在华夏的立场上来考虑问题的吗?二手车行业基本上已经完全的占用了普兰铁路的运力,你们想要让这一条铁路重新发挥作用的话,那么就得把东洋二手车的业务狠狠的打压下去才行。”

穆萨坎亚说的是有道理的,苏锐也不是没有这样考虑过,但是在这个时代,公路运输和铁路运输是各有各的特点的,尤其是在非洲,在地虽广人却不稀的普勒尼亚,公路运输所具有的应用范围还是要在铁路之上。

苏锐自然不可能逆着时代的潮流,去打压东洋的二手车业务——哪怕东洋已经在这一片广袤的土地上把这种事情给做成了垄断性行业,也是一样。

“你根本没有搞清楚重点。”苏锐淡淡说道,“现在,阻碍着普兰铁路重新振兴的,并不是东洋的二手车业务,而是这两个国家混乱的局势,以及他们腐败的官僚体制,有这两座大山压在头上,那么这两个国家的经济永远无法真正提速。”

无比清醒的思路。

听了苏锐的话,穆萨坎亚愣住了。

十几秒钟之后,他挠了挠头,嘿嘿一笑:“锐哥说的对啊,这就是我和将军之间的差距!”

“去你的,少拍马屁。”

这要是苏锐的手下,他早就一脚踹在屁股上了。

“小野田次郎在哪里?我要和他聊一聊。”苏锐说道。

“这家伙嘴硬着呢,锐哥,我虽然已经撬开了他的嘴巴,但保不齐他见到你之后又把嘴给闭上了。”穆萨坎亚说道。

苏锐毫不客气的说了一句:“你要是能撬开他的嘴,那么我至少有一百种方法能让他跪下。”

这句话很清淡,但是穆萨坎亚却从中体会到了浓浓的霸气,这种霸气甚至有一种让他主动唱征服的冲动。

当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穆萨坎亚忍不住的震惊了一下,要知道,他一直是脚踏黑白两道,在多马纳齐没人敢惹,横着走了那么多年,还没有什么人能让他产生这种感觉呢。

看着苏锐的背影,穆萨坎亚揉了揉眼睛,因为,就在刚才,他觉得那背影简直好像是一座山,似乎能把人给压的喘不过来气。

当苏锐见到小野田次郎的时候,这个家伙已经几乎看不出来本来的面目了,眼睛肿成了一条缝,满脸都是血污。

他抬起头,看了苏锐一眼,这眼神初看起来很平静,但是平静之下却压抑着一丝愤怒。

他的手腕虽然经过了简单的包扎,但是其中的血污还是渗透了出来,当时这只手被苏锐的四棱军刺所伤,如果短期内不能进行手术恢复的话,那么基本上是会废掉了。

其实,以往在审讯的时候,苏锐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平静的眼神,这会让他觉得很不舒服,甚至是会觉得自己没有多少胜算。

这种眼神往往会出现在心如死灰、了无牵挂的人身上,但是苏锐相信,这个小野田次郎绝对不是这种人,如果是的话,他就不不会做出把穆萨坎亚的别墅炸上天的举动了。

更何况,此时小野田次郎的眼底还有着一抹愤怒——这眼神并没有逃过苏锐的眼睛。

“东洋人在这片区域的活跃度挺高啊。”苏锐直视着他的眼睛,说道。

小野田次郎说道:“比不上你们华夏人。”

这货的一句话,差点没把苏锐给憋着了。

“关乎国家政策,关乎国家利益。”他说道。

“我也一样。”小野田次郎回道。

只是这货一张嘴,满口都是血,很显然之前穆萨坎亚下手不轻,看起来颇有一些惨然的味道在其中。

当然,这满嘴的血,配合上他脸上的血污,以及渐渐变得阴沉的眼神,给人带来一种颇为狰狞的味道。

苏锐眯了眯眼睛:“你到底是什么人?”

“东洋二手车经销商啊。”小野田次郎笑了起来。

砰!

苏锐直接踹出了一脚,踹在了小野田次郎的肩膀上。

后者倒着跌出去,随后和后方的墙壁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小野田次郎也真是个人物,此时疼的龇牙咧嘴,却不吭一声,仍旧用眼神死死的和苏锐对峙着。

“你知道我要的答案不是这个。”苏锐的身上缓缓散发出一股无形的气势来,让这个房间的气氛变得压抑了很多。

小野田次郎丝毫不为所惧,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鲜血,那样子更显狰狞,不过,他的声音却低沉了下去:“恭子小姐已经不可能复活了,我要继续完成她未竟的事业……我已经认出你来了,苏锐……”

——————

PS:大家晚安。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