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盛世红颜乱君心 > 第三百零七章 满心妄念

第三百零七章 满心妄念

手机阅读

旁的如不了你的意,我这个人如你意,怎么样?

..............................................

有些久远的记忆,清醒的时候想不起来,昏迷不醒的时候倒是一幕幕逐渐清晰。

虽是残缺的片段,扶晞还是拼命的想要记住。

睫毛轻扫,眉头微皱,扶晞睁开眼,这时候眼皮子还很沉重,她只能勉强左右转动看看,目下所及便是趴在床边的冯夫人。

不甚透亮的光明,烛火昏黄,火星子一跳一炸,扶晞知道,这是夜里。

只这几眼,扶晞便再没力气,合上眼皮,再度昏睡过去。

再睁开眼,已经天光大亮,屋里没有旁人,扶晞起身,刚刚下床便踉跄跌坐在地上。

“我怎么会这般没用了”,扶晞轻声念叨,随即扶着身侧的凳子起身,她拍了拍方才碰地的地方。

正准备坐下,房门便被推开,转头一看,正是冯夫人,她看见扶晞醒转,喜色立刻呈现,“姑娘终于醒了!可还觉得不舒服?”。

“我......”,扶晞刚刚醒来,脑子里装了太多事情,一片混沌,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答复。

“姑娘先坐下吧!别站着,来”,冯玉梅走到扶晞身边,看她坐下了,自己也坐下。

“我方才有点迷糊,没先谢过冯夫人,希望夫人不要见怪”,扶晞虽然是坐着的状态,但还是对着冯玉梅躬了身,醒来不久,她觉得眼睛有些花,便又揉了揉眼,

冯玉梅不无关怀的问,“是眼睛不舒服,不然还是叫大夫来看看?”。

扶晞笑了笑,“无碍,有些花罢了,现在好了”。

“是我忘记了,姑娘便是顶好的大夫,哪里需要叫大夫来”,见扶晞无事,冯冯玉梅也轻笑起来。

扶晞仿似想起什么来,她开口问道,“我昏睡多久了?”。

“四天了,实打实的四天,若不是姑娘吩咐说不让叫大夫来看,你这个情况,我真会找人来看看”,冯冯玉梅说话的时候,想起扶晞昏迷那刻的模样,不由得又是一脸忧色。

扶晞立时站起来,脱口道,“四天?我在这里睡了四天了?”。

见她这副模样,冯冯玉梅也立刻站了起来,同她一般着急的问道,“怎么了,可是误了什么事吗?”。

扶晞每每在这种时候就会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在乎简离,她不想错过与他有关的任何事,不想误了他任何事,不想他对自己有哪怕一丁点不满意。

“叨扰了冯夫人,真是抱歉,我现在有些事情需要立即去处理,只能先走了,失礼之处还望见谅,救命之恩日后报答”,扶晞急色匆匆的说完这段话就准备离开。

不料,扶晞这边才踏出两步就又跌坐在地上,她自己想独立起身也是不行,两眼发黑,大有再度昏睡的迹象。

“姑娘可怎么了?可摔疼了?”,冯玉梅被吓得不轻,她忙蹲下去扶住扶晞,又摸摸她的脑袋。

扶晞头晕得厉害,全身上下也没什么力气,她自己扶额缓了片刻,又强撑着静下心来,给自己把了把脉,稍稍联想便大概知道自己这般是怎么了。

“夫人,我方才吓到你了,真是不好意思”,扶晞强力冷静下来,耳边听着冯玉梅关切的询问,她一一点头作答,随后又道,“眼下,我想走都是不行了”。

冯玉梅这么会儿下来,都是担惊受怕,全程跟着扶晞的思维在走,前刻她那般急的想要离开,这刻又说不能走了,她立时露出欣喜且疑惑的神色。

“我连躺了几日都不曾吃过东西,现下醒来......饿得全身无力了”,扶晞略微停顿,正经认真的看着冯玉梅。

冯玉梅顿了一顿,而后明了的模样,她将扶晞扶起来,让她好生坐着,她则快步走到门边去唤人。

扶晞坐在屋子里,大抵听得见冯玉梅对下人的嘱托,方才端得一副正经模样,这个时候是如何也端不住了,她心内觉得羞愧。

这几日虽说是睡过去的,但是身体疼痛不休,梦中挣扎不断,于扶晞而言也是十分耗费体力的。

待到冯玉梅再度进来,扶晞已经缓和得差不多,她对着冯玉梅点点头,孩子般羞道,“劳烦夫人了”。

“姑娘这是说的什么话,你与我有救命之恩,你有任何事是我尽得了力的,我都会很是欣喜的去做,何况这点小事,而且,这本就是我疏忽了,这几天都只给姑娘喂了参汤水,竟也没有......真的是怠慢了”。

冯玉梅现在看着扶晞很少有之前的敬重,更多的是钦佩与怜爱,对能者的钦佩,对孩子的怜爱。

扶晞正欲张口,冯玉梅又道,“姑娘可千万别说你的相救之恩不算什么,姑娘善良大爱,可我冯玉梅,整个冯家上下,都将这件事记得清楚,但凡日后姑娘有事相托,我们都是倾力相助”。

“我......”,扶晞看着冯玉梅眼中的认真,她知道自己再多说什么,也是无用的,而且,自己现在本就受着人家的好,实在不必再推辞好意,她便道,“夫人的心意知道了,扶晞有幸”。

或许是因为本就快到饭点,冯府下人很快就将饭菜端入房中,一丈长的一张圆桌立时被菜肴铺满,扶晞早就饥肠辘辘,等到下人们都退下去了,也就不再矜持,接过冯玉梅递过来的一碗清汤,一饮而尽。

清汤色泽润白,汤面浮着一层清亮的油,汤纯如水,一点杂物也不曾有,汤味初时浓厚,下肚以后又似清淡香甜。

“好喝”,扶晞对于饮食不甚讲究,但是对于味道不错的事物,也不吝赞赏。

冯玉梅笑笑,“姑娘才醒不久,腹中空空不能太快吃大鱼大肉,我便让底下人准备些清淡精致的小食,这汤是用几味药材和几样补物熬制两遍的双吊汤,姑娘医术那般好,不如试试有什么?”。

“党参黄芪茯苓当归肉桂阿胶远志熟地黄川穹”,扶晞不带喘气的说出几味药材,而后再带着浅浅笑意问道,“可还差什么吗?”。

“哈哈哈......”,冯玉梅愣住一刹,随后大笑,笑过以后道,“我真是问了个蠢笨的问题,竟妄想在药材这一学调侃姑娘”。

扶晞想起此前在地下,询未也曾这样考过她,只不过那时候可没有这样好喝的汤,他是把药材研磨成粉混在水里,若是一味不差,便可以吃鸡腿,初时学得不劳,总要出些差错,她两年时间也只吃到这样的鸡腿五次。

得了这片刻,她已然恢复了些气力,又连带想起些趣事,不禁笑了出声,冯玉梅不时给扶晞夹一些菜食,她一一下肚,味道都很不错,她的眼里也就充斥着赞赏。

冯玉梅看着扶晞的模样,她不禁也有了胃口,这一顿下来,她的饭量是平时的一倍。

饭后,扶晞在冯府沐浴更衣,收拾了自己。

“姑娘有事要办,我自然不会拦着,不过,此去过后,姑娘下次回来,又是什么时候呢?”,冯玉梅在西门送别扶晞。

“回来?”,扶晞不解。

“嗯,回冯府,姑娘的家”,冯玉梅直言恳切。

扶晞明白了冯玉梅的意思,心里顿生暖意,不过没有表露在面上,她道,“我的事情办完了,会回家中休息,夫人你好好珍重”。

拜别之后,扶晞以她可以的最快速度到五皇子府,到简离跟前。

她没有走正门,不过她并不是几道门能够挡住的。

简离看见扶晞的时候,他正一个人在春照阁里看从程理哪儿拿过来的玉,可知扶晞安危的玉。

“殿下,扶晞来迟了”,扶晞看着简离的背部缓缓跪下。

简离并不知道有人进来,这个人还是扶晞,他被吓得轻颤一下,没有立马回头,他快速收好那块玉,又随手从书架上拿下来一本书。

“你去什么地方了,为什么来得这么晚,由伽由修两个早早就安排好了,他们还问本殿你的下落,你猜猜,本殿怎么回答的?”,简离走到扶晞跟前,缓缓蹲下去看她,仔仔细细的看,他知道,扶晞是不敢直视自己的,他也就肆无忌惮了。

扶晞低头,感觉简离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她的心越跳越急。

“扶晞错了,因为一些私事耽搁了,请殿下责罚”,扶晞将头放得很低。

简离这么近距离的看扶晞,挑眼看见那个脖子边的痣,不知道为什么,他竟觉得很是迷人。

整个春照阁就这么安静下来,简离不说话,扶晞也不敢吭声。

“起来吧!”,简离揉揉眼睛,率先起来,轻飘飘说句话以后,他走到桌边靠着,扭身拿起桌上的茶杯。

杯盖轻启,简离要喝不喝的,直到扶晞站起来,他的目光转到了她的唇上,水润透红,他盯了几眼很快觉得自己有问题,立马转身,屏气不动。

扶晞看着简离这样,她莫名心慌。

殿下是生气了吗?我该怎么解释,才能让他消气。

“你有什么私事?”,简离隔了好一会儿才转身,他一步步走近扶晞,满心妄念,难以自持。

不知道是怎么了,一向极好的克制力,在今天就都烟消云散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