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对近来更新的一点说明

对近来更新的一点说明

手机阅读

在座的常委个个脸上露出惊愕的神情,他们都没料到,唐小平二次进来后,只说了一句话居然就宣布散会,这常委会开的,也有些太不严肃了吧。

当着唐小平的面,众人自然不好说什么,唐小平一离开,众人忍不住摇头的摇头,议论的议论,真是说什么都有。

唐小平虽然知道今天的会议对自己很是不利,可是也只能接受。张富贵瞧着唐小平头一个走出会议室,赶紧紧跟其后,一直跟着唐小平进了市委书记办公室。

“唐书记,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张富贵从唐小平刚才的举动中判断出,刚才唐小平出门那十多分钟一定是出了什么变故,否则的话,唐小平刚才在会议室里不会出现这么大的反复。

“人家商业会所那块地的投资商冯香妞已经把举报信送到省委常委们的办公桌上了,人家可是真材实料的举报住建局的执法队员多次非法阻碍正常建设,还打伤了人。”

“简直是颠倒黑白!”

张富贵有些气愤的说道。

“什么颠倒黑白,既然投资商敢把事情往省里捅,说明她心里是有底的,你到底探听清楚没有,商业会所项目的批文到底下来下来?”

“唐书记,我已经亲自问过住建局和发改委的领导,他们都说市里的相关手续都办完了,可是省里的手续怎么也不可能下来这么快。”

“那可真是奇了怪了,如果对方没有批文的话,怎么敢这么嚣张呢?”

“就算有批文,一定是个假的,估计对方有把握批文很快能下来,所以先弄个假的出来好办事。”

“不可能!这么大的事情,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投资商根本就承担不了这个责任。”

唐小平立即否定了张富贵的臆断。

“那您认为是怎么回事?”

张富贵疑惑的眼神看着唐小平。

“行了,现在别说这些没用的,刚才省里的电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这个项目在省里的批文早在一周前就已经下来了,现在咱们应该考虑的是眼下这情况到底该怎么收摊子的问题,张富贵啊,张富贵,你提供的信息不准确,才会导致现在的局面,你可真是?”

唐小平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张富贵的小心脏忍不住剧烈跳动起来。他想到的是,孙部长的侄儿孙承纬大半年都没办下来的批文,冯香妞居然神速就给办下来来?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这是不是说明,冯香妞的背景..........?

张富贵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他现在也是肠子都悔青了,自己怎么就一时糊涂,非要在这件事上弄一个头破血流呢?

“唐书记,你说怎么办,我照做就是了。”

张富贵已经没有刚才在会议室里表现出的丝毫斗志,他现在就像是一只被斗败的公鸡,等着主人宰杀的命运。

“现在的情况,我们很被动,特别是今天的会议,简直就是让我给人看笑话,事情既然出来了,必须有人要承担责任,你赶紧跟冯香妞沟通一下吧,该道歉的道歉,最好能让这件事大事化小,只怕没有人站出来承担责任是不行的。”

“我明白了。”

张富贵轻声的应承着,他心里多少有些庆幸,好在唐小平并没有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在他身上,这件事从一开始原本就是他一手挑起来的啊!

住建局的副局长蔡旭东没想到张富贵会再度找上自己,他本以为自己和张富贵的事情已经结束,可平静了几个月后,张富贵再度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蔡旭东感到有些害怕,他忽然想起了一个词,叫阴魂不散。电影电视剧中蔡旭东已经见过了无数次这种桥段,一旦让别人抓住小辫子,人家是不会轻易松手的,除非将对方灭口,他望着张富贵的目光充满了戒心和仇恨,因为不加掩饰,张富贵很容易就觉察到了这一点。

其实,这个蔡旭东和张富贵发生矛盾,是在一个地下拍卖会。

在普安,有一个地下文物转让场所,那就是地下文物拍卖会,他们的存在为文物的买卖提供了平台,一般每个月有一次。去年,秋季珠宝展示会开始,那也是像模像样的,当然能够进去的人,那都是非官及贵。那天,一个个美丽的模特儿先后登场,将当天准本转让的文物展示给现场的嘉宾名流。

现场开始拍卖参予展示的部分珠宝,到了场内嘉宾最为活跃的时候。那天,张富贵也带着姚晓霞到场。

一开场先是宋代的一个玉佩拍出了三十五万的价格,到一款唐代的宫廷瓷窑出品的陶勇,拍卖价格以五万起步。

拍卖师叫价之后,张富贵很是高兴的喊道:“五万!这位……”

拍卖师大声道:“张先生出价五万!”

“六万!”一个声音从角落中响起。

张富贵看了姚晓霞一眼,姚晓霞仿佛没注意到这件事一样,仍然和边上的人员谈话,张富贵可不管那一套,举起手来:“七万!”

那个时候,姚晓霞说了,自己做了开发区的工委书记,张富贵也是有功了,所以今天送一个文物给他,这别人的钱花的就是爽。队长直接将价格喊到了十万,试图一举将张富贵吓退。

张富贵的底气不是一般的足,他愣都不打:“二十万!”

这下轮到对手愣了,这厮有毛病啊,这文物值这个价吗?这个人就是蔡旭东,边上的小情人也说,“算了,别斗气,不值得。”蔡旭东也打算放弃的时候,他的手机响起,接通电话,却是一个老板打来的,低声道:“蔡哥,你只管跟他竞价,多少钱我来付!今儿就得把他的脸面给砸下去!”

原来,这个老板以前在普水做生意的时候,和张富贵有过过节,今天也到场,自己不出面,那么就让蔡旭东出面。

蔡旭东一边接电话,一边四处搜寻着陈老板,果然在大厅东北角看到了他,陈老板和一位小有名气的电视台的主持人坐在一起。这样的场合往往都是他们容易碰面的地方,有了陈老板的话,蔡旭东乐得奉陪,直接把价格要到了三十万。

现场所有人的注意力开始被吸引了过来。张富贵花别人钱从来都不知道心疼,蔡旭东也一样,他也不是钱多人傻的主儿,凡事都有个度,他就是想给张富贵制造点麻烦,可杀敌一万自损五千的事儿他不会干。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