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江山半壁 > 第三百八十八章 结局

第三百八十八章 结局

手机阅读

沐扶夕一直在昏睡着,饶是太医用尽了各种方法,她仍旧不肯睁开眼睛。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整整的五天五夜,萧王就这么坐在她的床榻边上,紧紧拉着她的手,他不相信她会死,他不敢去想自己若是失去了她该如何。

贤贵妃并没有将沐扶夕的告诉瑾瑜,瑾瑜现在还小,她不想瑾瑜承受这种失去的痛苦,所以能拖一日便是一日。

第十天的时候,一直埋首在凤鸣宫的太医,终于集体得出了一个结论,然后所有的太医,整齐的跪在了萧王的面前。

“王爷,皇太后的并不会有生命危险了,但那一刀却伤了皇太后的心脉……”

没等太医把话说完,萧王便是轻轻地开了口:“她什么时候会醒。”

他的声音早已沙哑的不成样子,精致的下巴早已被青色的胡茬所覆盖,半个月的时间像是过了半年,让他憔悴而苍老的早已没了往日的意气风发。

太医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沉默了好半晌,打头的那个太医才接着道:“快则十天半月,慢则,慢则……一生一世……”

萧王听了这话,并没有暴怒,相反却是异常的平静,平静到足以让那些太医心惊胆战。

“你们都下去吧。”他疲惫的挥了挥手。

太医们松了口气,相互搀扶着站起了身子,感恩的朝着屋外走了去。

待屋内再次安静了下来,他才转身,蹲在了她的床榻边上,伸手轻轻抚摸着她仍旧苍白的面颊,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还活着……就好……”

门外,本是来看望沐扶夕的贤贵妃,听闻见了太医的话,在门口站了好一会,才慢慢转身离开了。

如果说沐扶夕当真再也无法醒来的话,那瑾瑜那边是瞒不住了。

当天晚上,她便是将这个事情告诉了瑾瑜,瑾瑜虽然小,却也懂得醒不过来的意思,在龙吟殿里哭了好久,非要吵着去看沐扶夕。

贤贵妃叹了口气,带着瑾瑜来到了凤鸣宫。

宫里,碧青刚刚交代了其他宫女们下去休息,见贤贵妃来了,赶紧上前了几步:“娘娘您来了。”

贤贵妃点了点头,吵着里屋扫了一眼:“摄政王可是还在?”

碧青点了点头:“还在,一直就没出来过,刚刚送进去的饭菜,被原封不动的又拿了出来,奴婢真是担心,若是长此以往,还没等皇太后醒来,摄政王的身子便先是支撑不住了。”

贤贵妃叹了口气:“他总是会接受现实的,你先下去吧,我陪着皇上进去看看。”

“是。”

自从沐扶夕遇害了之后,碧青便主动和贤贵妃请命,来凤鸣宫里照顾沐扶夕的一切,贤贵妃倒是没说什么,她知道,对于沐扶夕的事情,碧青是自责的。

瑾瑜忍着心里的难受,不断的吸着鼻子,在贤贵妃的陪伴下,朝着里屋的方向走了去。

里屋内,萧王仍旧坐在沐扶夕的身边,拿着软帕轻轻擦拭着她的面颊,他的动作轻柔且呵护,听见了身后的响动,并不曾回眸。

“娘亲……”瑾瑜跑了过来,看着沐扶夕脸上那还不曾愈合的伤口,再次哭了起来,“怎么会这样?究竟是谁伤害了朕的娘亲?”

贤贵妃见着瑾瑜难过,心里也不是滋味,默默地站在一边,安静的流着眼泪。

萧王放下手中的软帕,慢慢站起了身子,示意了贤贵妃一眼,两个人坐在了旁边的软榻上。

“我打算搬到凤鸣宫的偏院来,这样也好方便照顾她。”

贤贵妃一愣,她倒不是不同意,只是……

“摄政王的心思是好的,但朝野上下哪个大臣的眼睛也不是摆设,如果摄政王当真搬了过来,想来朝野之上必定又要刮起闲言碎语了。”

萧王狭长的眼没有半分犹豫:“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了,至于有什么后果,我自己会想办法处理。”

贤贵妃扫了一眼趴在沐扶夕身上痛哭的瑾瑜,沉默了半晌,最终轻轻地叹了口气:“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就这么办吧。”

萧王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贤贵妃并不知道萧王所谓的办法,是用死人挡活人的口。

萧王真的搬了过来,在第二日便命人将所有的东西都抬到了凤鸣宫,当然,后宫的人不说,不代表朝野上的大臣就不知道,沐扶夕毕竟是皇太后,而萧王是摄政王,两个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虽然有一个是昏迷的,但却也挡不住那些接踵而来的闲言碎语。

人言可畏,别看人的嘴不过是上下两张皮,但却能杀人于无形。

不过萧王的出手,永远都要比那些闲言碎语凶猛,司马追檬的蚕丝,让司马潜泽有了告老还乡的意图,但萧王却以整个司马家的性命为要挟,将司马潜泽留了下来。

至于那些散布谣言的官员,萧王第一次没有和瑾瑜商议,直接对他们下了诛杀令,本来平静的午门,在短短的几个月之内,接连被朝中的要臣血染。

而那些有心的官员,虽然表面上不敢多说什么,却将此事传到了瑾瑜的耳朵了,可他们不曾想到,瑾瑜第一次像是一个大人一般,默认了萧王的杀戮。

就这样,五个月之后,萧王顺理成章的出入凤鸣宫,朝野之中却再没有官员敢议论。

所有的朝臣都被萧王的残忍给震慑住了,他们敢怒不敢言的委身在萧王的统治之下,一时之间,放眼元清的朝野,已经是萧王的天下。

但萧王并没有任何想要宣兵夺主之意,随着瑾瑜一天天的长大,除了在沐扶夕的事情上,其他的事情他都会和瑾瑜商议,而且对瑾瑜的功课也都是有增无减。

一年之后。

沐扶夕当年下令修建的落凡院终于修建好了,但萧王除了让孙聚整日呆在那里之外,再是不准许任何一个人踏进一步。

没有人知道这处花园究竟是有什么用,所有人对于这处神秘的花园好奇而敬畏着。

冬天慢慢的到来,元清迎来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大雪,刚刚从朝堂下回来的萧王,满身风寒的走进了前厅。

碧青默默的接过萧王拖下的外披,无声的退了下去。

萧王习惯性的先行推开了里屋的房门。

屋内燃烧着上好的银炭,淡淡的香气缭绕,屋内芬香而温暖。

沐扶夕仍旧面无表情的躺在最里面的床榻上,在萧王和碧青的精心照顾下,她的面色已经红晕,身上的伤口也都愈合了。

此时的她,更像是在熟睡,而并非整整昏迷了一年半。

萧王顺手拿起了桌子上昨夜未看完的书,坐在床榻边上时,摊开了手中的书卷,轻声的读了起来。

一年的时间,早已磨掉了他所有的着急,他也习惯了陪着她一起看书,一起吃饭,哪怕她给不了他丁点的回应,他也心甘情愿。

他日复一日的坐在她的身边,帮着她梳理长发,为她擦拭面颊,心情好的时候,还会将她抱起来,让她看着窗外那四季变换着的景色,可饶是他做到如此,她却始终不曾睁开一下双眸。

“沐扶夕,每天听这些兵法,你会不会厌倦啊?”萧王满满合上了手中的书卷,转过身子,朝着她的面见看了去。

那个安静如初的人儿,仍旧没有给她任何的回应,就连那长长的睫毛,都不曾颤抖一下。

萧王叹了口气,伸手将她的手握住,放在唇边轻轻摩挲着,唇角明明是挂着上扬的笑意,但他眼中那抹不去的悲伤,却是如此的寂寥。

“沐扶夕,就算你醒来说,以后都不愿意看见我,我忍了,就算你醒来说,不认识我,忘记了曾经的一切,我也忍了,只要你醒来,好不好?”

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恳求过任何人,但是现在,只要她能够睁开眼睛,那么他愿意一生对她恳求。

“哪怕一次就好,让我知道,你是有感觉的。”他慢慢捏紧了她的手,放在自己游戏颤抖的唇畔上,期待着看着她的面颊。

他就这样,定定的看着她,任由心中的期望再次破灭,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自嘲的笑了笑,慢慢站起了身子,可还没等他转身,一滴泪,顺着他面颊缓缓的落了下来。

他最终转身离开,去外厅处理奏折了。

可那一滴泪,却落在了她的睫毛上,在她卷翘的睫毛上凝结成了一颗颗透明的小水滴,迟迟不肯干涩。

两年之后,春。

桃花盛开的季节,让元清的皇宫到处勃勃生机一片,碧青捧着重重的篮子走进了院子,可还没等她将篮子放在石桌上,脚下便是一滑,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

“哎呦!”她疼得拧眉,眼看着那像是天女散花的花瓣,朝着她砸了下来而无处闪躲。

闻声而来的张高,见了她这模样,嫌弃的皱眉:“你怎么还这么笨?”

碧青不高兴了,抓起一把花瓣朝着张高扔了去:“就你不笨!”

张高本身就对花粉过敏,没想到碧青会直接扔过来花瓣,饶是他极力闪躲,却还是沾了不少,一时间站在原地打起了喷嚏。

碧青幸灾乐祸的哈哈哈大笑,张高气得磨牙:“看我抓到你,要你好看!”

碧青对着他做了个鬼脸:“来抓啊!”

张高面颊抽了几抽,当即朝着她跑了去。

院子里,充斥着难得的欢声笑语,不过似乎是他们的声音太大了,让屋子里一直沉睡的人,终于皱起了眉头。

沐扶夕慢慢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这熟悉又陌生的一切,缓了好一会,卡壳的大脑才渐渐的运转了起来。

萧王昨日抱着她看了一夜的桃花,索性直接将她放在了软榻上,所以在她吃力的坐起身子之后,直接便能看见窗外的景色。

窗外的桃花都开了,满院姹紫嫣红,远远望去,粉红粉红的一片又一片。

她不知道自己的院子何时被人中满了桃花,但那桃花散发出的阵阵清香,却让她的心情格外好。

“抓到你了吧?”张高刚刚揪住碧青的脖领,正要往她的身上撒花瓣,却在抬眼时,浑身猛然绷紧。

碧青诧异的回眸,在看见他僵硬的目光时,愣了愣,下意识的回头顺着他的目光看了去,不禁在原地惊呼了起来。

“天呐!不,不是做梦吧……”

“你在这里看着,我去通知王爷。”

张高走了,只剩下碧青呆愣愣的站在原地,一瞬不瞬看着此刻那欣赏着风景的沐扶夕,连笑都忘记了。

沐扶夕并没有注意到院子的碧青,没看够景色的她,忽然想走出去摸一摸那似乎带着生命的桃花瓣,转身掀起被子,试着迈出了一条腿,却脚下打颤个不停。

“真是不中用了。”沐扶夕叹了口气,将双腿一起放在地上,深呼吸了好口气,才颤颤巍巍的站起了身子。

她走的缓慢而小心,一路上不停的走走停停,扶着周围一切能够搀扶住自己身体的东西,本来不过是短短的几步路,她却走了足足一盏茶的时间。

好不容易挨到了门口,她粗喘着慢慢伸出了双手,轻轻拉开那虚掩着的房门,映入眼中的却是一张她再熟悉不过的脸。

散落的桃花瓣,不断的顺着敞开的房门吹进来,萧王看着眼前好似做梦的景象,第一次胆小的连动都不敢动。

倒是沐扶夕,忍着眼眶的湿润,对着他轻轻地笑了:“外面的花很美。”

萧王点了点头:“是啊,很美。”

沐扶夕笑着又道:“可你变老了啊。”

萧王猛地上前了一步,将她柔软的身子抱在了怀里,伸手紧紧搂着她纤瘦的腰肢,声音低沉而暗哑:“因为你睡的时间太长了……”

总是躲避他的沐扶夕,这一次并没有闪躲,而是任由他将自己紧紧地锁在怀里,再是动弹不得半分。

闻讯而来的瑾瑜与贤贵妃站在院子里,看着门口的那一幕,不知道是谁笑了,也不知道是谁哭了……

沐扶夕醒了的消息,在三年半后的几天之内,传遍了整个元清的皇宫。

几日之后,沐扶夕在萧王的陪伴下,慢步在宫中走着,她这几日像是永远不知道累一样,每每在萧王与瑾瑜退朝了之后,便拉着他们一起陪着她溜达。

不过今日,萧王却并没有让瑾瑜相伴,而是单独陪着沐扶夕走着。

他陪着她绕过了百花园,走过了知书廊,穿过了碧亭湖,最终站在了落凡院的门外。

沐扶夕一愣,却听他轻轻地道:“你也该看看他了,我在门口等你。”

沐扶夕又是一愣,随后上前几步,推开了面前虚掩着的大门。

院子里很干净,而当年那并不曾驾崩的绍凡正安静的躺在摇椅上看着书卷,听见声音,朝着她的方向看了看,目光平静。

此时的他,早已没了当初的风华,剩下的不过是历尽千帆过后的疲惫。

当年,士兵在山下搜寻到他的时候,他并没有死,而她在山脚下拖延了那么长的时间,就是为了让军医救活他。

可当他真正活过来的时候,她却选择对所有人隐瞒住他活下来的事实。

沐扶夕知道,他还在埋怨着她当年隐瞒他的生讯,扶持瑾瑜上位,但经历了这么多,她早已能够心平气和的去面对他了。

她走到他的身边坐下,拿起桌子上的木梳,缓缓为他梳理着散落的长发。

他则从始至终不曾言语一声,似乎这个院子里根本没有她的存在一样。

沐扶夕一根根,一丝丝的将他的长发梳理好,放下手中的木梳,慢慢地站起了身子:“绍凡,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来看你,以后,照顾好自己吧。”

她说着转过了身子,但手却他拉住,沉默了半晌,他终于开口,说了再次醒来之后这么多年的第一句话:“沐扶夕,我们……可不可以还回到小时候?”

沐扶夕一愣,随后笑着拿开了他的手,眼中繁华落尽,怡然近迁:“那时挺好,现在也挺好。”说罢,转身离开了庭院。

绍凡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看着她远去的身影,泪眼朦胧之中,似再次见到了她小时候拉着他的手,满山奔跑欢笑的情景。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