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茅山捉鬼人 > 2745.第2740章 第2741 大力鬼王1

2745.第2740章 第2741 大力鬼王1

手机阅读

“白虎堂?什么鬼名字。”

叶少阳听到这个名字,眉头皱起来。

“嘘!你小声点,虽然是在自己家,但万一有嚼舌头的下人传出去,妄议官府,总归是不好。”陈悦小心翼翼地提醒道。

“嗯嗯,谢谢嫂子。”叶少阳冲陈悦笑了笑,将碗里的小米粥一口喝掉。

他们还在吃早饭。

叶少阳想起昨晚上牛逼哄哄的那一帮官兵,随口就跟陈悦形容了一下,问他知不知道这群人是干啥的。没想到陈悦还真知道。

不光她知道,家里那几个丫鬟下人也都知道。

按照陈悦的说话,叶少阳总结了一下,这个什么白虎堂,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衙门,总堂在京城,扛把子不叫堂主,叫大将军,是圣灵会灵婆婆座下大弟子,同时也是驸马爷,地位极高,但是并不管什么国家大事,只管他的白虎堂。

白虎堂在各州府都设有分部,跟总堂一样,他们也不管任何政务,只管一切妖邪之事。

在处理这种事情上,他们不受当地官府的约束,只需要向总堂负责。只要他们认定与妖邪之事有关,就算涉及到当地官府的一把手,也可以直接处理,先斩后奏都没问题。

这条规矩,是皇帝颁布的,昭告天下,当白虎堂的人抓人或者查案的时候,所有人都得配合,因此全国上下没人不知道,连陈悦这样的家庭妇女也能说出个一二三来。

“到底什么是妖邪之事?”叶少阳好奇问道。

“如今天下,虽然国泰民安,但也有不少鬼怪,化成人形,到处害人。白虎堂主要就负责这个,一旦发现这种事,任何人都得立刻报知官府,官府再找白虎堂前来捉拿他们,白虎堂里的道士和将军,都是圣灵会的弟子,很厉害的法师呢。”

原来是这样……

叶少阳恍然大悟,怪不得昨天那道士在自己这个侯爷面前还牛皮哄哄的,敢情白虎堂有这么高地位。而且,陈悦的话,也解答了他心中的一点疑惑:

那就是,虽然这个世界的人类都是邪物变化的,彼此也不知道,但总归不可能不出什么意外,有了白虎堂的说法,就算有什么人现出真身,也不会让老百姓太意外,也算是起到安抚民心的作用。

不过,白虎堂的存在,也从侧面证明了这种“妖邪之事”是经常发生的。

陈悦说完这件事,就去督促瓜瓜吃饭了,把咸鸭蛋和着粥,一勺一勺地塞到他嘴里,还真像是个慈母。不知道她的真身,又是个什么邪物呢?

吃饭的时候,叶少阳找来管家询问,车马都准备好了,一共两辆马车,丫鬟们打包了好些衣服、点心干粮、生活用品什么的,金银元宝各二十枚(多了太重不好携带),还有几万两的银票……

纵然叶少阳对古代的钱没什么概念,也深深体会到了一种土豪的感觉。

朱智慧又风卷残云一般地吃了十几个馒头,把杨府上下的佣人惊的目瞪口呆,吃完听叶少阳说现在不出发,又去睡回笼觉去了。

叶少阳在等腾永清来,一边思索怎样将瓜瓜唤醒。自然是要带他一起走的,只是……他有点犹豫,要不要将陈悦也唤醒。

正好这时候陈悦要带瓜瓜回房间换衣服去学堂,叶少阳跟过去,表示自己有个东西送给陈悦,跟她一起来到房间里。

“什么东西呀,叔叔你弄得这么神秘。”陈悦一脸好奇地等着。

“在这里。”

叶少阳抬起手,猛地一掌拍在她脑门上,陈悦连哼一声都没哼出来,就昏了过去。

叶少阳顺势抱住她,放在床上。

“叔叔!”

瓜瓜惊叫起来。

“到你了。”叶少阳狞笑着走过去。

“叔叔,不要啊!”

“老子听够你叫叔叔了,给我过来!”

瓜瓜一怔,睁着懵懂的大眼睛看他,嗫嚅道:“老子?你,你是说你是我亲爹?”

什么乱七八糟的!

叶少阳一把抓住他,不顾他反抗,上去就是一巴掌,把瓜瓜也打晕,一样扔在床上,抱着胳膊在一旁等着。

果然,没过一会儿,瓜瓜全身就开始抽抽起来,一道明光闪过,恢复了本尊:一只长着四对翅膀的浑身金色的蝉虫。

翅膀拍打了几下,瓜瓜一跃而起,先是转头茫然地看着四周,看到叶少阳,双眼中突然冒出一股妖气。

“吱呀……”

瓜瓜叫了一声,朝叶少阳扑过来,几双翅膀一起扇动,形成一股强烈的妖风,四面八方袭来。它自己却绕着叶少阳不断飞行,借助着妖风,寻找着进攻的机会。

虽然一时间失去了神智,但是他的进攻本能并没有丢失,一出手就展示出了强大的实力。

可以啊小伙子。

叶少阳赞许地点点头,也有心试探一下它心中的实力,毕竟平时切磋的话,瓜瓜不可能对自己下狠手,当下单手结印,只守不攻,不断封堵着瓜瓜的攻势。

结果……他发现自己托大了。

他没有法器,连灵符都没有,全靠双手。并且,他担心伤到瓜瓜,一些杀招不敢使用,而瓜瓜则是在跟他拼命,出手极为狠辣,招招致命。

叶少阳一同防守之下,有点手忙脚乱。瓜瓜则是越攻越急,一段时间的缠斗之后,叶少阳被逼到墙角,瓜瓜抓到他的破绽,四对翅膀一起扇动,狂乱的妖风之中,瓜瓜猛然间从天而降,长长的针一样的嘴猛然伸到前面,借着妖风和自身的修为,俯冲下来。

没法躲了。

叶少阳搓动双手,想要作法,他倒是有办法破招,但那一招太狠,他怕重伤瓜瓜,情急之下,单手结印,硬生生地挡了上去。

针一样的蝉喙,直接从叶少阳手掌穿过,受到罡气的抵抗,缓了一下,但还是对着叶少阳的脸庞刺下来,几乎插到他的眼珠子。

“瓜瓜你妈的我是你老大啊,醒醒!”叶少阳放声大骂。

瓜瓜的动作骤然停住,口器的尖端,距离他的眼珠子不过一寸远。叶少阳右手捏了法诀,紫气隐现,在方才最最紧张的瞬间,他已经没有动手。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