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乞婆皇后 > 第二百二十二章、终章

第二百二十二章、终章

手机阅读

太皇太后由人搀扶着,慢慢走来。品 书 网 (w W W . V o Dtw . c o M)

沫瑾的视线便随着她而缓慢游移着,直到她一步步走到近处,才轻唤了一声:“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的目光随之垂落到她身上,深吸了口气,而后又缓缓吐出。

“哀家老了,想着在这后宫里,总该是哀家头一个先走的,却没想到……”太皇太后顿了顿,复又上前走到棺椁前,伸手轻抚着棺壁,微微探头看着棺内静静躺着的人,“我知皇后不喜你,亦知为何你这般辛苦,旭儿,我以为承儿死后,我不必再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可是你……你虽与我不亲近,但我亦知你是个孝顺的孩子,怎可……”

“太后请节哀。”

太皇太后身边的侍女见她一时伤感到难以言喻,忙出声说着。

对于旁人而言,皇宫本就是个凶险之地,每日都会有人丧命,生死在他们眼中十分的凉薄,可对沫瑾而言,旦凡有人离开尘世,总会有人痛不欲生,不过是今日轮到她罢了。

太皇太后徐徐回头,看向下方跪着得,微仰着头倔强望着自己的沫瑾,不由叹息了一声。

“你们俩个孩子,又是何苦呢。”

沫瑾不说话,只是俯下身来,冲着太皇太后叩了个头。

“你们都出去吧,哀家有话要同皇后说。”

太皇太后只是静静地等着沫瑾磕完了头,才扬声吩咐,连带着将自己身边的人都支开了,赵言见此境,心知自个儿不能留下,只能跟在人群的最后,慢步踱出了大殿。

田福踏出了门口,看到太后的目光,垂下头,指使着门口的两个小太监将殿门掩上了。

殿内悄无声息,一站一跪的两人都不说话,直到烛芯突然爆裂,发出的声响打破了这份静谧。

“你与旭儿本可恩爱相守,却偏偏要这般相互折磨,如今好了,阴阳相隔,你徒留世上,日日念叨着他昔日的好,昔日的恶,如此过一生,又有何乐趣。”

太皇太后看了沫瑾一眼,复又看向身侧棺中之人:“你也是个傻孩子,明知自个儿不受皇后宠爱,也不晓得多与你父皇亲近亲近,好不容易后来有了真心欢喜之人,又总是做傻事,你们怎么就不知相守不易呢。”

沫瑾静静地听着太皇太后的喃喃自语,见她转过身来看向自己,不由跪直了身子:“太皇太后,我……”

“哀家都知道。”太皇太后轻点了点头,“也许这都是命吧。哀家命中注定独身多年,亦注定老来还要受此苦痛,沫瑾啊,这也是哀家的孽啊,只是苦了你啊,即便旭儿不在了,你也要好好的活着啊。”

沫瑾怔怔地望着她,却是久久不应。

见她不出声,太皇太后也不出声了,只是低声叹息,而后慢慢地走向殿门口。

脚步声在若大的殿内响起,一声,接着一声,低沉缓慢,沫瑾未回头也能听出来,太皇太后正在走向门口。

“太皇太后。”她叫了一声,而后跪在蒲团上转过身来,看向正停步于门口的人,再次徐徐拜下身去,“沫瑾感激太皇太后的照拂。”

太皇太后没回身,也没说话,只是微仰了仰头,复后提步走向门口。

殿外头的人听到动静,推开了殿门,宫娥随即进了殿门,伸手搀着太皇太后出了大殿,缓步而去。

田福探头看来,见她孤身还跪着,转而看向一旁的赵言,见她提步要进殿,不由松了口气。

“赵言。”只是她才踏进一条腿,便听到沫瑾的声音,抬头看向他,“赵言,让我与他独处片刻吧。”

赵言正想开口出声,却见她已转过了身去,微仰着头似看着上方的牌位。

那已迈进去的腿终是退了出来,赵言看了田福一眼,还是让他关上了殿门,却执意站于门边,留意着里头的动静。

白烛盈盈,白缦静垂,沫瑾静静地出神许久,闭了闭眼,而后一手撑在地上,缓缓地爬起身,却不想膝头的不适竟一时让她起不得身,良久,才踉跄的站了起来,伛偻着身子蹒跚着走到了棺椁旁。

李旭净身更衣之后,静静地躺在里头,脸色看着比他气绝之时竟要好上许多,不知情的,还以为他只是睡着了。

沫瑾伸手,想伸进棺内轻抚他的脸庞,却不想够长了手,才至棺壁一半的地方。

她不甘心,又踮起了脚,却还是触摸不到,她不由急怒地红了眼。

“为何到了此时,你还要这般折磨于我。”

试了多次,沫瑾连他的衣角都难以触及,反整得自己气喘吁吁,手扶着棺壁,懊恼地瞪着他,然饶是她瞪得再狠厉,他再也不会给自己些许的回应了。

“你放心,虽说你骗了我数次,只是我答应你的事,又有哪一桩未曾做到的,我既答应了陪你同赴九泉,便定践此约。”

她勾了唇角浅浅而笑,背过身靠在棺椁上,微仰起头。

“不过,我要让你再等我片刻,谁让你总是应承了我之后,又不应约呢,你便好好地在奈何桥头多候一会儿吧。唉……”她长吐了一口气,轻抬手摸索地找到了头上的钗子,微一用力拔下。

长发如瀑落下,那原本轻钗于耳畔的素白娟花亦随之而落,静默无声地跌落在棺椁旁。

纤长的指轻抚过金钗,眷恋不舍的看着。

他送过她很多首饰,在她看来,那都不过是一位君王对他妃妾的赏赐罢了,可有可无,不曾夹杂任何的情意。

只是,唯独对此钗,她却觉得有所不同,只因在那短短情深意切的日子里,他的手也曾抚过此物,抬手帮她轻插于发髻。

只因着他的一抬手间,便变得不一样了。

故而,在此时此情,她宁可被人于背后指指点点,也要戴着它,送他最后一程,亦送自己去见他。

手缓缓抬起,将将搁到颈侧,殿外突然传来声响。

“沫瑾,沫瑾,你没事吧?”

沫瑾不由凄然一笑,微微回头看向门口,似同自个儿说,又像是对着已不存于世的李旭说道:“而今这世上,也只有她,才会在这个时候还时时刻刻的惦念着我。”

而后,她提声冲着门口喊道:“无妨。”

之后,殿外也没有声音再传进来,沫瑾静静地望了片刻,视线轻转,看着手中的金钗:“我让你,等得够久了吗?你可心焦了?莫急,再等等,我这便来陪你。”

沫瑾紧了紧手中的钗子,再次缓缓扬起手,尖锐似针的钗头正对着她的喉头处,直抵肌肤,那微凉的感觉让她颤了颤,随即溢出一抹浅笑。

只要微一用力,不用多久,他们便可在九泉之下再次相遇。

直到此时,她才明白,为何梓莯难以独活于世,原来真得只有事到临头,才能明白那其中的深意。

孑然一身,了无牵挂,这尘世也自是没了她可留恋之物,多活一日,便只多一分痛苦,不若随他而去,再续前缘。

她缓缓闭上眼,微微用力,尖锐的钗头刺破了肌肤,即刻显出一粒血珠,痛楚随之传来。

“沫瑾。”

李旭,他终是等急了么?再等等,再等一等,很快,她很快便来了。

手上之力又加重了几分。

“沫瑾。”

手一抖,劲道也随之一松,她霍然睁眼,茫然地望着眼前静默而止的白缦,若非如此,她还以为不过是一场白日梦罢了。

嗬,她还真是做白日梦了呢,竟似听到民李旭轻唤她的声音。

握着钗子的手背一暖,那感觉异常的清晰,她收回视线落于自个儿的手上,愕然地发现一只厚实的大掌正覆于手背上,那温暖的触感那般的熟悉,却让她害怕的不敢回头,不敢大声的喘息。

“沫瑾,傻沫瑾。”

轻柔的声音便在耳畔,温热的气息随着话语吹在耳上,令沫瑾抑制不止的颤抖起来,握着钗子的手也慢慢失了力道,随即被大掌紧紧握住,慢慢离了劲侧。

“叮”的一声,金钗跌落于地,发出一阵细微的声响。

“不是同你说,让你忘了我么,你以为这样,便能在地府找到我吗?”声音不停的传来,而后一只大掌搭上了她的肩头,扳着她缓缓转过身来。

沫瑾低垂着头,不敢抬眼去看,只是呆滞地望着近在眼前的棺椁。

下巴被轻轻托起,视线缓缓上移,沫瑾的目光对上一双温柔的黑眸,轻柔温意,看得她不停的瑟瑟而抖。

她张了嘴,却发现自个儿竟出不了一丝的声音,看得眼前的男子忍不住低沉的浅笑。

“怎么,看呆了么?不识我了。沫瑾,我还活着,我来践诺了。”

他张开臂膀,将女子柔软的身躯抱入怀中,用力,再微微用力……

“此生,不离不弃,再不相负。”

隐约的泣声传来,然抽泣之中又带着丝丝地笑意,闻者虽觉心中酸涩,却又自心底缓缓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喜悦之情。

赵言贴耳于殿门之上,听到殿内截然不同的两道交谈之声,愕然之下又露出一抹欣喜,兀自背过身,在众目睽睽之下轻靠在了殿门之上。

之后轻溢而出的笑声,似微尘浮云慢慢而起,直至云霄。

“你每下去一趟,便会做些改命换命之事,梓莯,我说你便不怕遭天谴么?”一名身着黑衣的男子侧头看着身旁一脸淡然的女子。

此时,一身如她脚下浮云般洁白衣裙的女子浅浅一笑:“天谴?为了报那非我所愿的恩, 我三世都需费心费力,难道这还不算天谴么?”

男子被梓莯的话噎了噎,扁了扁嘴,复又道:“若不是你留得这手,那人便该去我地府报到,这下可好,他还活着,那尉羌国便不会大乱,也不会因此而灭,这便是逆天而行之事,只怕迟早都会被他们知晓,介时你……”

“待他们知道了再说罢。”

男子无奈的叹息摇头,看着她如履平地踩着云朵兀自而去。

史记:尉羌霖帝,有后苏氏,温婉和善,心思细腻,前朝后宫之事竭尽心力,与霖帝帝后恩爱,开创了尉羌国有史以来最为繁盛之世。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