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宫门莼兮 > 267 神伤

267 神伤

手机阅读

是夜,大雪停了,紫禁城里的风却依旧刮得很大。

莼兮和云月坐在暖榻上闲聊,沐卉和宁儿坐在不远处的火盆子边,拨弄盆子里的炭火,聊得正欢。

“明天五阿哥就要回了,这翊坤宫又添了热闹了,到时候咱们十阿哥更不愿独自回去,一个人在永寿宫里待着,他总是觉得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宁儿听见最里头帘子内,孩子们玩乐的声音,想起今天一大早,胤俄就嚷着要过来同他九哥玩,还顺带把八阿哥也嚷着一起带过来,几个孩子越长大越是离不开彼此,日日要在一起。

“都是孩子,聚在一起热闹好玩儿的,他们自然是不愿意独自待着的。别的人还羡慕他们几个兄弟感情好呢,你瞧瞧大阿哥他们,都是独自一个长大,陪在身边的不是伴读就是奴才,可从未有过这样的兄弟感情。也就咱们五阿哥略好一些,却也只与七阿哥亲近,哪里比得了他们三个整日黏在一起。”沐卉也跟着笑,看着孩子们一点点的长大,沐卉有时候也觉得有意思,仿佛自己一夜之间就老了,可明明才二十多岁啊,瞧着也挺年轻的。但见着蜜意,又觉得自己确实与那十几岁的小姑娘不同了。

为了迎接胤祺回来,莼兮的准备可是够充足的。像是要留着他常住一般,所有的东西都是新的,最好的,也都是按着胤祺的喜好来的。往后几日的膳食单子,全都是胤祺的最爱。沐卉忙里忙外三五天才总算是都准备齐全了,此番歇下来烤着火聊天,别说有多惬意了。

几人正聊着,蜜意掀了暗红色的门帘子进来。

“娘娘,外边儿出事了。”蜜意也来不及请安后再说话了,进门就嚷嚷起来。

“何事?你如此心焦?”莼兮不紧不慢的问她。

蜜意道:“今儿皇上宣了静贵人侍寝。”

“这个本宫知道,所以今晚才会与云姐姐在此长聊啊。”莼兮又道。今日午后,莼兮便已经得到今晚静好侍寝的消息,故而与云月一起话家常,也让孩子们在一起玩乐。

寒冷的冬天,多少人都不愿意出门去,好容易等到雪停了,云月才带着胤俄过翊坤宫来,又听闻静好侍寝一事,自知玄烨不会过来,更不必再多准备,只与云月用膳聊天,不知不觉已夜深了。

“可不知怎么回事儿,这一会子整个皇宫里都在传,说夜里皇上批阅奏章晚了一些,等到皇上回寝殿的时候,静贵人却未在龙榻之上。”蜜意顿了顿又说:“皇上以为是底下的人办事不力,责备一番,便亲自往静贵人所住的地儿去了。可没想到,在半道上,撞见了静贵人……在小花园的假山之后与人……与人偷情。”

“什么?”听见蜜意这话,连沐卉都吃了一惊,与宁儿一起扔掉了手中拨弄炭火的棍子,站起身来到了蜜意身边,急切的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具体是怎么回事尚不可知。”蜜意回道:“可听着外边的人传说,当时静贵人衣不蔽体,那男人的下半身还露在外头。事情被撞破以后,静贵人也只是哭,却是一句话都没敢说。那个男人更是吓破了胆,直接晕过去了。”

“这事儿,倒真是怪了。”云月听了只觉得有些蹊跷,又莫名又些好笑:“她今晚侍寝,不好好待在自己的寝殿,等着皇上身边的人接去乾清宫,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偷人?她又不是个傻子,怎会做出如此蠢笨之事。”

“想来,是遭人算计了吧。”莼兮此时平静得出奇,这种事情不管发生在哪个女人身上都是一辈子的污点。在宫外,这样的事情发生就只一个死字。而在宫里,却并非是死就能够解决的。

这事儿一出,恐怕整个朝堂都会不得安宁。

“可好端端的,谁会算计她啊。”云月纳闷儿,这转念一想,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影来。她想起前些天,在承乾宫里与她发生矛盾的佟若华。莫非是她?

可实在想不通啊,佟若华做事怎会不被佟若飞发现。若是被佟若飞发现,又怎会允许她用这样下三滥的招数?

但除了佟若华,她又实在想不出别的人选。

今夜算是静好侍寝的第一夜,即便是前些日子玄烨对她青睐有加,时常与她在一起用晚膳或让她随侍在侧,也并不能说明什么啊。这么多年来,除了莼兮的恩宠不断,其余嫔妃或有宠或无宠,都相差不大。玄烨在这件事情上,做得很是周到,真正做到了雨露均沾。

静好也不是头一个在一段时间里受宠一些的,早就有人有了先例。可玄烨除了让她们侍候笔墨,打赏一些好的物件儿,也没别的格外恩宠。说到底,这宫里最受宠的,永远不过一个宜妃而已。

“这件事情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现在想那么多,反而徒增烦恼。”莼兮淡然道。

“现如今,静贵人在何处?”莼兮问蜜意。

“已经被打入冷宫,任何人不得前往探视。”蜜意回道。

莼兮沉默了,云月却道:“咱们还得将此事弄明白一些的好,静贵人身后可是索额图乃至整个赫舍里一族。若静贵人此时在宫里出了事,恐怕这大家族的好日子也该到头了。对于咱们来说,失去了索尔,可未必有利啊。”

莼兮继续沉默,云月有些焦急了:“真不管?”

“不是不管。”莼兮道:“我只是在等。”

“等什么?”云月不明白,莼兮还在等什么?

“等索大人来找我,等对这件事情在意的人,先有动作。”莼兮道:“云姐姐说的没错,这事儿咱们是的要弄清楚。即便帮不了,也不能惹得一身的骚,谁知道还有没有什么后招等着咱们呢。只是咱们不能着急,一急反而容易出错。反而是主导这件事情的人,在看咱们对此都漠不关心的时候,容易做一些意想不到的打算,而那时候咱们再找准时机,一击即中。”

“妹妹心中已经有了怀疑的人了?”云月问。

“相信与姐姐心中所想一样。”莼兮笑道:“唯一不同的,大概是我还有另外的怀疑。”

“哦?”云月好奇。

“倘若事情与佟家有关,佟家两姐妹都不大会做出这种事情来。一来,佟若飞不会做这样愚蠢的行为,而佟若华却是想不出这样一个计策。”莼兮分析道:“倘若是佟若华,那么她背后一定有人给她出了主意。”

“出主意的这个人,为什么不能是皇贵妃呢?”蜜意听她们两个说了这么一会儿,很是不能理解。

“因为她从不用这样的方式来对付敌人,虽然很有效,可同时也很危险。”云月也明白了莼兮的意思,解释道:“这件事可是有损皇家名誉,事情一旦发生,少不得后宫乃至朝中打乱。到时候,皇上也不会草草了解。定然会查清楚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更何况,此事伤及皇家颜面,倘若皇上一怒之下,诛灭九族。恐怕她佟家也脱不了关系。”

“没错。”莼兮补充说道:“佟家和赫舍里家都是满洲的大家族,近百年来早不知彼此联姻了多少回。你觉得佟若飞会这样不顾后果么?再说了,万一事情败露。比如那个所谓的奸夫,顶不住酷刑,自己招认了,那佟家怕是要毁于一旦了。佟若飞能有今日,全靠着佟家在朝中的势力,以及已经过世的皇上的生母是佟家人。她才不会不顾佟家死活,去谋划这样蠢笨的事。”

“那若是这事儿真是华贵人做的么?”宁儿和蜜意异口同声问。

“十有八九脱不了干系,只不过还不确定同谋而已。”莼兮道:“相信此时此刻,皇上也与咱们所想的一样。皇上只将静贵人打入冷宫,还未有任何的处置,说明也是在等。”

“那皇上在等什么?”蜜意猜测道:“莫不是也跟咱们一样,等着幕后主使自己露马脚么?”

“当然不是,皇上等的,应该是索大人。”莼兮道。

几人正在这事儿讨论得火热,门外又传来小芹子的声音:“娘娘,燕常在来了。”

“燕婉?”莼兮一愣,这么晚了燕婉还亲自过来,必然是有事了。

“快请进来。”莼兮吩咐。

燕婉进了门,见云月也在,屋子里热闹得紧,又十分暖和,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要请安。

“怎么傻站在那儿?快些过来坐着,外边儿虽然没下雪了,怕也是冷得厉害,快些过来暖一暖才好。”云月热情的说。

燕婉这才回过神来,又想起自己来此的目的,忙请安说道:“给两位娘娘请安,燕婉深夜至此,实在有要紧事儿。”

“说吧。”莼兮示意她坐下来说。

燕婉解下身上的披风,坐在暖塌边的木凳上,凳子上垫着绒毛的坐垫,此时坐下去,十分的暖和。

“李玉她,总算是露出狐狸尾巴了。”燕婉刚坐下,便迫不及待的说道。

此言一出,整个屋子里的人都安静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