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纯阳武神 > 第四十章 激战,禁忌交锋!

第四十章 激战,禁忌交锋!

手机阅读

命运虹桥之上。

一杆石质长箭晶莹,淡淡的鎏金赤霞萦绕,自苏乞年眉心处一寸一寸透出。

这一箭似缓实快,极微薄的一丝不朽气息在箭身流转,鲲鹏妖圣如临大敌,被箭势锁定,他不敢怠慢,伸手虚握,一杆黑金大戟由虚化实,在掌心浮现,戟刃扬起,随着阴阳二气流转,法则气息交融,竟有一点混沌光自戟刃之上弥漫,很快覆盖了整个戟身。

轰!

鲲鹏妖圣主动出手了,混沌戟抡动,同时眉心发光,混沌鲲鹏诀催动到了极境,精气神合一,锵的一声,混沌戟刃迸发出刺目的光,朝着苏乞年当头就劈落下来。

这一刻,这位鲲鹏妖圣相当霸道且冷酷,他冷喝道:“破开了不朽之门又如何!机缘造化是你的桎梏,你还太年轻,凭什么抹平岁月的鸿沟!今日就在这命运虹桥上杀你!埋葬你的,将是宿命!”

“不见得!”

苏乞年挑眉,神庭中的石质长箭一下绽放出绚烂的光辉,比太阳更加耀眼,却并不刺目,像是开天辟地最初的一道光,照亮了天地清浊,劈开了混沌苦海,撕裂了万古长夜。

嘣!

有离弦音,如雷鸣,似龙吟,又像是一道鎏金神电,划破亘古长空。

铛!

混沌戟刃落下,像是一道神电,与箭尖碰撞,刹那间亿万火星四溅,精神意志所化的石箭,竟仿佛是真实存在的一般,箭尖与戟刃交击,发出可怖的金铁交鸣声。

呼!

鲲鹏妖圣一头银发激扬,像是一挂银色天瀑在舞动,他血气浩瀚,比汪洋更狂暴,一戟落下后又闪电般抬起,再次劈落。

铛!铛!铛!!

仿佛天界神匠在锻铁,鲲鹏妖圣气质从容且霸烈,杀伐气足以撕裂星天,这弹指间,他混沌戟舞动,接连劈落上百计,砰的一声,石箭破碎,混沌戟刃余势不减,朝着苏乞年落下。

“来得好!”

苏乞年眸光一下炽盛,未曾显化人族战体,他拳头抬起,就朝前轰杀而去。

哐!

他以拳锋硬撼混沌戟刃,像是天地洪钟被撞响,一股透明的毁灭涟漪,像是潮汐一般朝着四方八极震荡而去,而后被命运虹桥截断,锁在这桥面世界。

呼!

下一刻,在诸妖皇,乃至鲲鹏妖圣略带错愕的目光下,混沌戟被震得生生扬起,鲲鹏妖圣不禁面色微变,好大的气力!

那看似微渺的血肉之中,气血内敛而沉静,却像是蕴藏着比远古神火山还要滂沱的火焰,以鲲鹏妖圣自衬已经达到界限的无瑕圣体,居然也隐隐有所不及。

且那一拳中蕴藏的光明之力,竟同样抵住了他极境衍化的阴阳法则,这该要怎样惊人的道悟,相信只要其愿意,立即就可立地成圣人,但现在对方还未凝炼法则神链……

“杀!”

鲲鹏妖圣心火翻涌,当年就曾经吃了大亏,五千多年过去,若是再败了,还谈什么超越圣境,涉足无上。

哐!哐!哐!

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在命运虹桥上展开了激战,两者之间不断迸发出刺目的光,伴着一颗颗硕大如陨石的炽亮火星迸溅,震天的金铁交鸣声,像是天界神将在擂鼓,撞战钟,那种杀伐气息,即便被命运虹桥隔绝了,也令众妖皇,诸人族天命胆寒。

弹指间,两人就过了上百招,相比于鲲鹏妖圣逾千丈的庞大圣体,七尺来高的苏乞年就显得微如蝼蚁,但就是这样一具微小的躯体内,像是蕴藏着永不衰竭的神能,打得混沌戟刃铁屑纷飞,戟身颤鸣,鲲鹏妖圣虎口发麻,愈发心惊。

一头黑发飞舞,苏乞年迈步如龙,目光冷酷而沉静,他拳头晶莹,泛着淡淡的石质光辉,光明气息炽烈又阳和,一身光明道在这一刻演化到了极致,再一拳打在混沌戟刃上。

咔嚓!

混沌戟悲鸣,被这一拳打得崩裂,无数铁屑簌簌而落,而鲲鹏妖圣也随之闷哼一声,踉跄倒退,眼中露出惊怒之色,这是他的圣人兵器,随之孕养多年,以阴阳神金铸成,甚至夹杂了一块混沌铁,居然都被震裂了,此子的肉身体魄竟坚固如斯!

“你只打开了一丝道缺缝隙,尚未完全补全道缺,无瑕圣体亦有瑕,你,还差了点!”

苏乞年语气平淡,但出手却至圣至大,蓬勃生机涌动,他像是一尊混沌中初生的神祗,要开天辟地,破灭混沌,开辟一方大世界,噗的一声轻响,鲲鹏妖圣的胸膛被贯穿。

“九祖!”

众妖皇大惊失色,有人悲呼,但很快愣住了,因为命运虹桥上,那位光明龙皇缓缓转身,看向身后,远方数十里外的桥面上,没有半点征兆,鲲鹏妖圣的身影出现在那里,而另一道被洞穿的身影,这时才缓缓消散。

“虚空禁忌!”苏乞年淡淡道。

“本圣也没有想到,你会强至如斯,或许本圣不该轻视你,不过若是承认了你的无敌,谁来挽回吾等逝去的岁月!”

鲲鹏妖圣语气很冷,一双银色瞳子此刻浮盈其绚烂的银芒,尤其是一头银发灿烂,他整个人都像是与这片天地融为一体,身影虚虚实实,如梦幻泡影,像是不属于这个世界,去到了另一重宇宙。

轰!

回应他的,是苏乞年的拳头,仿佛一道永恒的光束,可以打穿天地,洞穿虚妄,一股至大刚阳的血气,像是一片太阳湖炸开,那种灼热的气息,像是宇宙潮汐,在命运虹桥上扩散,惊得一群妖皇狂变色,刚刚还留有不小的余力!

不过这一次,这足以重伤寻常圣人的一拳,却像是打在了虚无中,鲲鹏妖圣不动,像是海市蜃楼,任凭苏乞年拳锋洞穿而过,只是冷冷道:“没有用的,本身的身影,永远在不同的虚空中挪移,你打穿的,永远只是幻影,破灭了一重虚空,还有无数重虚空!”

虚空禁忌!

星空中,汉天子等人凝神肃穆,这是禁忌法,古往今来都罕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