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第八百一十七章:(大结局) 与卿千秋

第八百一十七章:(大结局) 与卿千秋

手机阅读

皇上向太后施了一礼,坚决道:“儿子还是觉得,孩子跟着他自己的母亲为好。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母后想要孙子,日后还自然会有。儿子和菀汐已经商量好了,必要生五个孩子才罢。只要母后善待菀汐,有的是含饴弄孙的日子。”

“你……”太后指着皇上,手指颤抖得如同筛糠一般。

“孽障!”太后怒骂一声,眼一翻,晕了过去。

“母后……”皇上忙上前去,扶住了太后。

容菀汐早就听到了宫门口儿的动静,只是故意不管,以让皇上由着他的心意却解决。听到皇上把话说得这么重,便已经坐不住了。又听得皇上的一声惊呼,怎能不急?忙冲出了宫门,急着吩咐初夏道:“快去传太医!”

又吩咐皇上身边儿的小禄子和两个小太监,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太后扶到步撵上去?”

一番慌乱过后,皇上和容菀汐一起,随着太后的步撵往慈仪宫方向去了。薄馨兰抱着兴儿,缓缓看着这一家子人离去的背影,用鼻子哼出了一声儿冷笑。

“娘娘,去内务府吗?”小福子低声提醒道。

“走吧……”薄馨兰叹了一声儿后,声音却是舒缓曼然,“今日儿天气真好,未央宫里头顶的天,都比往日更蓝了些呢……”

“万物由心生,外头的天,想必更蓝呢。”小福子道。

“正是呢……冬雪,你说,咱们到哪里生活为好?你帮本宫选选,咱们定要选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最好离娘家不远。”薄馨兰道。

“奴婢觉着,其实庐州就不错。奴婢早想去转转呢,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冬雪笑道。

薄馨兰摸着兴儿的小手儿,道:“那好说,回头儿本宫带你好好转转。莫说庐州,只要得空儿,待到兴儿长大了,咱们天下间哪儿都转转。”

“听起来就挺不错呢,奴婢都心急了!”冬雪笑道。

……

一个时辰之后,一辆辆华丽的马车,大张旗鼓地接连出了北宫门,引得京都城的百姓们夹道议论。

一辆马车里,柳清姿撩开车帘,抬头看着头顶那旷远辽阔的天空,一贯冰冷的面容上,却是露出了一抹温暖的笑容。

她知道,云哥定然还在等她……

“赵姐姐,等出了京都城,咱们先沿路哪儿都转转,然后再到三淮去。姐姐瞧着喜欢哪里,咱们就在哪里买个宅子。再做点儿小生意,好好过活,你说好不好?”

“自然是好”,赵韵如捏了捏刘玉洁的脸,笑道,“只是你这脑子去做生意,还不得赔死啊?”

“有赵姐姐在嘛!赵姐姐什么都懂,一定也会赚钱了……”刘玉洁笑道。

“姐姐你看,宫外的天可真蓝呢……”

……

容菀汐还以为皇上要用一个冠冕堂皇的说法来圆此事呢,却不成想,皇上竟然下了一个让天下人都哭笑不得的诏谕。

皇上说——

朕与皇后夫妻恩爱,奈何宫中人多眼杂,每每耽误朕与皇后亲近。朕思量再三,觉得人之一生甚短,不应误人误己。宫中诸妃嫔,品貌端正、德行极佳,然而朕久久不得空宠幸,实则耽误了女子最好的年华。不若及时止错,将佳人们放出宫去,以使其各寻一心之人、相伴白头。众妃嫔无错,乃朕之错,望天下人宽以待之,切莫诟病这些被朕耽误的可怜女子。若百姓们能以宽容之心帮朕止错,朕定当感念不已。为表朕之谢意、也为朕与皇后积福祈子,特敕,减免税赋半年。

这诏谕一下,举国哗然。

然而……并没有对朝政造成什么不利的影响。百姓们反而称赞皇上是个好皇帝呢。

……

五年后。未央宫,御花园。

“母后,你慢着些,可不要摔着了……”容菀汐在初夏的搀扶下,在远处看着蒙着眼睛抓晟儿的太后,笑道,“晟儿,不要胡闹了,快让你皇祖母抓着你!你和皇祖母赌的一局棋,回头母后陪你下!”

“我才不要母后陪我下,父皇总是帮母后,我总是输……”晟儿绕到太后身边去,拽了拽太后的衣角,“皇祖母,我在这儿呢……”

太后却是站着不动……在小家伙正在纳闷儿皇祖母怎么不抓他的时候,太后忽然一个反身,将晟儿牢牢抱在了怀里。

晟儿拽下太后眼睛上蒙着的红绸,撒娇道:“皇祖母耍赖……”

“哪里是哀家耍赖?还不是你心疼哀家,让着哀家吗?”太后笑道。

小家伙顺着杆儿就爬下来, 眨了眨眼睛,道:“的确是这样的,还是皇祖母懂我。”

“晟儿,你又缠着你皇祖母抱……父皇不是说了,你最近有点儿胖,可别让你皇祖母累着……你这般不听父皇的话,怎么给你妹妹做表率?”皇上下了朝回来,从容菀汐身后跟着的一个小宫女儿手里,接了小公主。凑到容菀汐身边来,蹲在容菀汐身边,抓着小公主的手,道:“秋儿,你摸摸,看看你小妹妹是不是在动?”

容菀汐挺着大肚子,笑道:“太医都说了,是男孩儿。”

“我不要,我要女孩儿。”皇上道。

“胡闹!”太后道,“哀家要孙子。你不要你别碰。”

“这是儿子的孩子,儿子干嘛不能碰?”皇上说着,轻轻在容菀汐的肚子上拍了一下。

“哎呦……”容菀汐忽然捂住了肚子,“哎呦……好像……好像要生了……”

“啊?我……我拍得挺轻的啊……”皇上看了眼自己的手,一脸慌乱加无辜。

“真的真的,我没骗你,我都生俩了,我有经验……哎呀……不行了不行了,不能再耽搁了……”

“都还愣着干什么啊?还不快把皇后抬回宫里去!”皇上说着,一把横抱起容菀汐,却是直接自己往漪澜宫里跑。

“陛下……我们有步撵啊?不是让我们把娘娘抬回去吗?”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皇上一路猛跑,手却是尽量保持平稳。累得满头大汗,却还是乐得和什么似的。

……

“哇哇……”半个时辰后,一声婴儿的啼哭响彻漪澜宫。

“陛下,是位皇子。”接生嬷嬷喜滋滋的出来禀报道。

“哎……”皇上却是好像很丑苦的样子,像模像样地叹了一声儿。

“你叹什么气?”床幔里,传来了容菀汐虚弱的声音。

“也好吧也好吧……”皇上得了便宜还卖乖,掀开床幔而入,一屁股坐在床边,握着容菀汐的手,道:“只不过,朕还想要一个女儿呢,既然这次不是女儿,咱们可要再努力才行啊……”

“滚!”容菀汐赌气地要甩开他的手。

但皇上哪里肯放?紧握住了容菀汐的手,笑道:“逗你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只要是你生的,朕都喜欢。”

屋里的奴婢们早就习惯了皇上不顾忌讳的冲进床幔里,毕竟这已经是皇后娘娘的第三个孩子了,她们也就见惯不怪,由着皇上稳如泰山地坐在床边,该给皇后娘娘做什么服侍,还是照做就是。

“陛下,抱一抱小皇子吧……”接生嬷嬷将孩子清洗好了,包着明黄色的绸缎,递到皇上面前来。

皇上这才挪动了他那好像雷打不动的屁股,起身小心翼翼地接过小家伙,抱在怀里轻轻摇晃着,逗道:“叫父皇……叫父皇……”

“傻……”容菀汐嫌弃地说了一句。

“菀汐,我们给老三取个名字吧?”皇上道。

“你刚刚灭了火国和雷国,孩子就出生了,不如就叫……和,乾和,取天下大和之意,你看可好?”

“好听!好听!”皇上连声赞同道。

“和儿……你母后取的名字好听吧?你母后就是比你父皇有学问。等你长大了,多多去烦你母后,父皇还要忙着教导你的好几个妹妹呢……”

“你滚开!你这个重女轻男的家伙……”容菀汐气得用手去推皇上,想要把这讨厌的家伙推得远一些。

皇上却是顺势抓住了容菀汐的手,蹲下身子,把容菀汐的手放在了和儿的脸上,道:“和儿,让你母后摸摸……”

和儿眨巴着如星星般明亮水润的大眼睛,看着容菀汐,看着皇上……

“和儿的眼睛,长得可真像你啊……”容菀汐感叹道。

“嘴巴像你,花瓣一样的。”皇上道。

“咳咳……”床幔外,传来了一声轻咳,“好了,该抱出来给哀家看看了吧?

……

又过了五年,风国一统火、雷、云三国,迫使雨国投降称臣,却是唯独没动伏龙雪山外的雪国。两国反而结成兄弟之好,共同出资在伏龙雪山上修路,以便两国百姓往来。

次年元月,风国皇帝改风国国号为“辰”,将火、雷、云三国疆域重新划分州府,统一车轨、税赋、货币、度量衡,实行大辰新政。

……

又十年,风国皇帝传位给太子晟,退居为太上皇。新帝尊沈太后为太皇太后、容皇后为太后。

听说有游侠在云州缥缈山上,看到过一对四十多岁的夫妇在爬山,美妇爬不动了,那丰神俊逸的老爷,便蹲下来让她跳到背上去,背着她继续往上爬。

侠士颇感其伉俪情深,作画以传之。

三淮中有见过太上皇和容太后的人的都说,这画上的夫妻二人,就是他们大辰的太上皇和容太后。

一时帝后恩爱之佳话,更为流传。

新帝深受父皇母后影响,自打十八岁大婚之后,亦是并未选秀、连一个妃嫔也不曾纳,国中阴阳相和,风调雨顺。

百姓皆效仿皇家,一夫一妻、夫妻恩爱之小家小户,随处可见。

……

执手相看,一生风雨全走过。

共君千秋,同赏灿漫山河千万里。

此情与天寿。

“禁漏花深,绣工日永,蕙风布暖。变韶景、都门十二,元宵三五,银蟾光满。连云复道凌飞观。耸皇居丽,嘉气瑞烟葱茜。翠华宵幸,是处层城阆苑。

龙凤烛、交光星汉。对咫尺鳌山开羽扇。会乐府两籍神仙,梨园四部弦管。向晓色、都人未散。盈万井、山呼熬抃。顾岁岁,天仗里、常瞻凤辇。”

——柳永 《倾杯乐》

【全书完】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