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重生之庶女成凰 > 第十章 擅闯天牢

第十章 擅闯天牢

手机阅读

“你——”

慕心雅秀眉紧蹙,她知道楚晗素来不待见她,但她万万没有想到,他对她深恶痛疾到这种地步!

她真的错了吗?

“慕姑娘,你好自为之。”楚晗甩了甩大红色的衣袖,头也不回地离去。

独留慕心雅站在原地,暗自攥紧了拳头。

晚饭时,墨兰一边布筷,一边絮絮道:“公主,我已经找好两个可靠的人,照顾方公子了,公主就不要再担心了,来,尝尝这碗肉羹,闻着可香了。”

说话间,墨兰已盛好一碗羹汤,递到她的面前。

慕心雅看起来有点心神不宁,也没仔细看,就捏起勺子,往嘴里送去。

“唔……”

一股恶心之气从胃里涌了上来,她赶紧扔下勺子,紧紧掩住口鼻。

“公主,你怎么了?”墨兰赶紧问道。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难闻!”慕心雅把肉羹推开老远,脸上写满嫌弃。

“这是公主很喜欢吃的羹汤啊。”墨兰心生纳闷。

她喜欢吃的?

“该不会变味了吧。”慕心雅眉头紧皱。

“怎么会呢,这明明是厨房刚端过来的……”墨兰说着,突然间恍然大悟,噗嗤笑了出来。

“姑姑,你笑什么?”慕心雅一头雾水。

墨兰依旧笑吟吟的,“公主,你这是害喜了呀!”

害喜?

两个字如当头一棒,喝在慕心雅头上。

“再过些时日,公主就要显怀了,对了,我得赶紧找人新制几件衣裳,等肚子大了起来,过往那些衣裳就穿不了了呢。”墨兰喜滋滋地帮她打算着。

孩子在一日日地长大,可是慕心雅心里,却没有半丝高兴。

“也不知道独孤王什么时候能回来,他若是见到了,一定会非常开心,公主你说是不是?”

他不会再回来了。

慕心雅黯然垂眸。

“我不吃了,墨兰。”

“啊?可你还什么都没吃呢。”

“我没有胃口。”

“要不,再让厨房做点清淡爽口的?”

“不了,我有点累,想沐浴了。”

“好吧……”

然而一切才刚刚开始,接下来的日子,她的害喜症状越来越严重,要么什么都吃不下,要么勉强吃了点,再全部吐出来,连喝口水都要吐半天,弄得她愈渐消瘦。

我的宝宝啊,难道你来这世上,是来折磨你娘亲的吗?

呜呜呜,她好可怜啊。

几次吐下来,慕心雅甚至觉得眼睛都不好使了,有时看东西都有重影,哎哎哎,这也是害喜的并发症吗?

楚晗也从玉茯苓口中也得知她害喜严重的事,原本打算置之不理,经过玉茯苓的多番央求,才开了副药方,慕心雅按照药方喝了几副药,却还是不见好转,以至于整日都病恹恹的。

“楚大哥,心雅姐姐最近整个人瘦了好多。”玉茯苓探望她归来,见识到怀胎的辛苦,“今天心雅姐姐吐得,喉咙都快吐出血来了。”

“真出血了?”

“当然,心雅姐姐好辛苦啊,我看她好像痛苦极了,憔悴了好多。”

闻言,楚晗若有所思地眯了眯狭长的桃花眼。

“想不到十月怀胎这么辛苦,我为什么要投胎做一个女子呦?真的太可怕了!”玉茯苓还在旁边絮叨着。

“茯苓,去把你昨天看的医书拿给我。”楚晗突然打断她。

“啊?”

“快去。”楚晗神色严肃。

茯苓见状,不再多问,立马噔噔跑出去了。

她前脚刚走,楚晗就提起毛笔,蘸了墨水,凝思片刻后,疾笔写下一行小字。

一声口哨响起,一只白鸽很快扑腾着翅膀,落到桌上,楚晗将纸条卷好,绑在白鸽腿上,拍拍白鸽的脑袋,白鸽乖巧地咕咕叫了几声,便展翅飞出窗外。

哗啦。

白色身影飞往京城。

“王上,楚晗来信了。”

呼韩邪拿下信鸽腿上绑着的纸条,快步走到独孤绝身边。

“赫连公主近日害喜严重。”

纸条上只有简短的一行小字,也是他对她近况的全部了解。

独孤绝望着纸条,竟然失神了一瞬,她开始害喜了?

很严重吗?

会不会吃不下饭?会不会很难受?

心底迫切生出一种想去看她的冲动,恨不得立马飞到她面前,可还未迈步,那日她哭喊方云廷的模样,又闪现在他面前。

如梦靥般。

独孤绝的脚定在原地不得动弹。

说好了随她了,不是吗?

独孤绝黑眸里溢出几丝寒气,手里的纸条被攥成碎片。

呼韩邪站在一边,略感尴尬,他当然知道,主子最近与慕姑娘闹情绪了,不然也不会仗都打完这么久了,主子半句不提去接慕姑娘,实在太反常了。

“启禀王上,大名后妃全部拿下,方震业父女也被一并擒获,眼下该如何处置他们?”

“方震业父女,那不就是……方云廷的父亲和妹妹吗?”呼韩邪脱口而出,说完才意识到自己提了禁忌,赶紧闭紧嘴巴,小心地瞄了眼主子。

按照惯例,前朝余孽的女眷们,都逃脱不了为奴为妾的命运,挑挑捡捡,年轻美貌的都会被送到王上的床上,当暖/床工具……

独孤绝脸色不太好,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打入天牢,严加看守。”

“是!”

咳咳,这果然符合他家王上的风格,不为女色所动……

“心雅姐姐,我听楚大哥说,那位方公子有一位贵妃妹妹,叫方羽依是吗?”

一次玉茯苓来找她闲聊时,无意间提到了这个。

慕心雅几乎立刻提起精神,“楚晗向你提起她了?他如何说的?”

“啊……楚大哥也没说太多。”玉茯苓对她的反应感到惊讶。

“方羽依现在人在哪里?”

“好像,大名所有后妃都被王上下令,打入天牢了。”

天牢?!

慕心雅坐不住了,她答应过方云廷,会力保方氏父女的。

可现在他们竟然被打入了天牢……

“茯苓,我要去趟京城。”

玉茯苓吃了一惊,“是为了方羽依方贵妃吗?”

“嗯,她是我的一位旧识,我不能置她不顾。”慕心雅起身朝里屋走去,内心已打定主意。

“可是——”玉茯苓面露几丝为难,“心雅姐姐,我听楚大哥说,你若再插手方家的事情,王上可能会心有芥蒂……”

慕心雅脚步一僵,定在原地很久,才苦笑道:“恐怕已经有芥蒂了。”

说完,便抬步去收拾东西了。

她原本想解决掉一切过往的恩怨情仇,便能与他恣意江湖,万万没想到会出现这种局面,或许她的做法着实有错,但眼下,她也只能一错再错。

京城,她终于又回来了。

她生在幽兰谷,长在慕府,十七岁前,甚至没有踏出京城半步,直到慕承天派来八抬大轿,将她抬进了大漠王暂居的驿馆,从她遇见高高在上的独孤王那一刻起,她的人生,便改写了。

若是没有独孤绝、方云廷二人,她应该还是丞相府最卑微的庶女,此刻怕已被大夫人,随便指配给哪个纨绔子弟,做小了。

若是没有独孤、方二人,她身体里流淌着赫连皇族的血液,这一秘密,永远不会被人知晓,赫连皇族也该落入赫连长封的手里,顾青鸾再也不是顾青鸾,而是货真价实的高贵的赫连公主。

人生如戏,戏里戏外,皆由天定。

“心雅姐姐,我们要去见王上吗?”

此次她们是秘密出行,连楚晗和墨兰都没告知,为了不招人耳目,慕心雅和玉茯苓各自穿了一件黑色披风,掩去她二人面貌。

去见他?

她还没做好那个准备!

“直接去天牢。”

天牢她很熟悉,因为曾经蹲过,那个阴暗潮湿的环境,慕心雅可是印象深刻。

现在的天牢位置没变,看守天牢的人全变了。

大漠士兵,一见到有生人闯入,立马将她们拦住。

“你们是谁?胆敢擅闯天牢!”

两人脚步一顿,立在左边的女子,拉下遮掩严实的帽子,露出一张俏丽的小脸。

“玉姑娘!”

匈奴士兵对她再熟悉不过,毕竟她可是楚神医随身携带的爱徒!

玉茯苓睁着圆圆的杏眼,有模有样地清了清嗓子,“哼哼,知道是我来了,还不快点让路!”

“这——”士兵面露为难,怀疑的目光落到她的右边,一直静默不语的另一女子,“玉姑娘,王上有令,但凡进出天牢的人,一律登记身份姓名,否则视为擅闯,格杀勿论。”

格杀?勿论?

汗!要不要这么狠?

玉茯苓心里嘎嘣跳了一下,尴尬地咳嗽两声,“咳咳,那个,难道就不能通融一下吗?我玉茯苓可是王上身边的亲信,你们连我都信不过?是不是非要我把楚大哥请来才行啊!”

玉茯苓第一次作威作福,心里其实虚的不得了。

“只怕就算楚神医在这,这位不露出真面目,也一样行不通。”军令如山,士兵态度无比坚决。

好,你够狠!

玉茯苓行动失败,气不打一处来,“既然这样,那我们走,你记住,我们还会再来的!”

说着,她抓住右边人的胳膊,准备一齐离开。

不料,她的手反被抓住了,一个轻飘飘的嗓音,低低传来,“没什么见不得人的,茯苓。”

右边女子缓缓拉下帽子,露出一张连日来瘦削憔悴却不失美丽动人的容颜。

士兵瞪大眼睛,“赫连……公主……”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