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四十八章 考核题目

第四十八章 考核题目

手机阅读

狭窄而整齐的地下室中,乌鸦不停地叫嚷着。

青年从昏暗的洗手间中走出,身上缠着绷带……他随手把用来擦汗的毛巾扔出,盖在了鸟笼上,那乌鸦就没有再叫嚷起来。

青年瘫坐在沙发上,双目依然无神,只是嘴唇会是不是地抽动几下……他一身所学,可以确保自己在那种肋骨刺入肺部的情况下依然不死,但却无法让伤势迅速复原。

毕竟诅咒术可没有什么治疗的特质。

“没想到啊……”24顺势整个身子瘫在了沙发上,自言自语道:“看来要恢复到一定能力似乎有点困难……”

“嗯……”

他是一个极懒的人,甚至觉得思考问题是一件十分浪费时间的事情——于是选择睡觉。

“睡醒之后搬个地方吧……”

24下意识想着,渐渐意识就沉入了梦境当中。

……

……

你有五个未接电话。

回到家的时候,陈明明打开手机——未曾接通的电话有五个,周玉笙三个,他的母亲两个。

另外周玉笙的短信有一条:想要再好好地讨论一下出国的问题。

母亲的短信也有一条:公司的事情需要移交,所以可能很晚才会回来,不用等。

又是一个人的家里。

开着台灯,陈明明坐于桌子之前……桌子前,在他进来的时候,就有一把银色的手枪放在这里。

手枪是与他绑定的,可以借出去,但并不会遗失。

它回回到这里,自然是因为赵乐已经把它丢弃——结果,并非每一个人都会选择最极端的方式。

陈明明把银色手枪拿起,脸上有了一丝复杂的笑容,随后让它再次消失……它可以凭借他的意念出现或者消失。

真的是奇妙,完完全全是幻想中方才能够出现的事情……陈明明暗自想到。

按理说……或者正确来说,从得到它的时候开始,就不应该再这样的平静——他自己也不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内心会变得这样的毫无波澜。

或许是自从在河岸边碰见了那道距离自己好像好近,又好像很远的身影开始。

或许是更早之前。

陈明明总感觉自从被那位女仆小姐送离之后,自己就忘记了一些事情……他试图去尝试思考是否有什么东西是被自己遗忘的,但仔细想来,记忆中并没有什么地方是衔接不上的。

想起那个老板最后和自己说的话,陈明明便静坐了下来。

手头上的两卷羊皮卷就这样卷着放在了书桌之上……它们若是不打开,就会随时间消失。它们若是打开,自己就只有五天的时间来完成。

陈明明沉默不语。

在得到手枪的那一刻,他内心并没有太多的激动,只是感觉神奇。

在证实它确实有能力做到隔空杀人,不留任何痕迹的时候,他的内心也并没有太多的触动,甚至隐约觉得这样才足够合理。

但当那无数的光影浮动眼前,注视着世间上的每一分每一秒的时候,一种前所未有的灵魂悸动,让他并非如外表般的平静。

他做事情从来都很果断,这是从小就养成的性格。

于是,他把第一卷羊皮卷打开,仔细读着上面开始一行行浮动而出的文字……那个老板说,这是考核的背景资料还有考题。

“今日,本市发生了一起碎尸案,死者王亮,被人肢解藏尸于出租屋中。”

陈明明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关于这件案件,轰动一时,他也曾从网上了解过这件事情……陈明明耐着性子,继续读了下去。

“与此同时,在另外一个地方,也发生了一起相似的碎尸案件。死者吴蓉,与王亮的关系为男女朋友……”

羊皮卷上的文字一行接着一行,详细地注明了王亮与吴蓉的关系,王亮与另外几名女人的纠缠——甚至包括张晓琴自杀未遂的事情,都一一仔细罗列。

陈明明感觉这羊皮卷上的内容,几乎就是警方目前为止对这两件碎尸案所掌握的资料。

——关键人,赵乐。

这是这卷羊皮卷最后浮现出来的文字……陈明明等待了片刻,在没有看见新的文字浮现之后,就开始打开第二卷羊皮卷——这应该就是考核的题目了。

题目有两个。

——要求1:协助周玉笙找到真正的凶手。

——要求2:学会哭泣。

第一个要求,陈明明并没有感觉到太过的意外——根据地第一卷羊皮卷上的内容看来,要求自然是与这两起碎尸案件有光。

但是第一个要求,却让陈明明沉默了许久……许久之后,陈明明拿起了电话,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既然第一个要求是要协助周玉笙破案,那么就不适合自己在暗中调查——即便是做着同一件事情,也不代表分开就会更加的有效率。

关键是怎么说服周玉笙,让他参与到这件案件当中。

——关键人,赵乐……

陈明明看着第一卷羊皮卷上最后的文字,同时等待着电话的接通。

“喂?明明?这个时候怎么打电话给我?”

“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情吗……”

……

“他接受了呢……考题。”

优夜正在给洛邱调制一杯淡入清水般的酒。

洛邱似乎颇为的期待,直接调制好的酒,缓缓推到了自己的面前。洛邱拿起杯子嗅了嗅,轻声道:“孟婆?”

“改良了一下。”女仆小姐轻笑道:“孟婆太悲伤了,所以我加了点橙汁,口感应该会好上很多呢。”

洛邱浅尝了一口。

这是忘忧七酒系列的终极成品,这是孟婆汤的雏形……若是放任它发挥作用,大概能够给自己一个不错的梦境吧?

洛邱缓缓闭上了眼睛。

墙角处的旧唱机也在此时响了起来。

……

……

“那个董少风已经睡了吗?”

半夜,管理局的两名探员依然在加班加点地工作着……刘明浩正在写今日与神秘青年24战斗的报告。

用了多少子弹,用过些什么术法,造成了多大的破坏,伤亡数字等等,都要需要详细汇报的——尤其是善后处理的建议。

建议送上去之后,管理局内就会有专门评估。评估通过了之后,就会交由后勤部门着手处理,一般48小时内就会完成整个流程。

总之,以最快的速度掩盖超凡对社会带来影响,是管理局几个最主要的宗旨之一。

卫子道端来了两杯咖啡,坐了下来,随口道:“那家伙给自己庆祝了生日之后,就睡了。”

“生日?”刘明浩一愣,停下了手来。

卫子道耸耸肩道:“好像就是今天吧?刚过了十二点就是了……这可能是这小子最难忘的一个生日了。”

刘明浩喝了口咖啡,似乎精神了一些,“真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会有参加后勤部考核的打算。”

卫子道笑了笑道:“浩哥,这不是你故意提出的吗……当他问我们会怎么处理赵乐的时候,是你‘无意’中说起了几种不同的处理方法的吧?”

刘明浩笑了笑,有些事情,他们是没有和董少风真的说明的……那就是关于他体内残留了异种能量的事情。

这股借由向强刺向董少风的匕首传导而来的奇特力量,确实是有部分残留在了董少风的身上,也确实是被刘明浩亲手封印——但并非如刘明浩所说的那样,是无法驱逐。

那股异种力量虽然奇怪,但并非无法当场就驱逐,毕竟残留的量很少……再怎么奇怪的能量,也摆脱不了强弱,多少的定律。

在怎么坚固的足球太小的铁球,都不会比一车棉花的重量要大。

“真没想到,这股残留的力量留在董少风的体内,居然引起了他肉体的一些奇特的变化。”刘明浩皱着眉头道:“我发现他的体细胞活性大大增加,是正常人标准的三倍……他恐怕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素质已经远远超过了一些顶级的运动员。”

“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卫子道笑了笑道:“这个力量在封印的作用下,不知道最终会把他的身体提高多少……但不管多少,他显然也已经不是普通人了。”

刘明浩点了点头道:“局里现在缺人,最近已经有动作,开始在全国范围的部队中挑选一些有才能的人……至于我们,也有在民间挖掘可造之材的义务。但愿这次把董少风推上去,会给我们一点小惊喜吧。”

“这小子挺聪明的,也够冷静,琢磨一下,未必派不上用场。”卫子道笑道。

刘明浩吁了口气,接着问道:“对了,这个神秘青年的资料,查得怎么样了?”

卫子道正色道:“我搜索过局里面的资料库,并没有发现这号人物的存在。不管是他的能力,还是武器,甚至是攻击的方式,都没有一点留存资料,甚至连可供参考的都没有。”

“也就是说……全部空白?”刘明浩皱了皱眉头,脸色凝重道:“这可就麻烦了……虽然世界很大,可是这么多年来,不管是神州超凡道妖的资料,甚至是国外一些超凡的资料我们都有搜集啊……”

这时候,刘明浩收到了一封邮件,他看了一眼之后,才道:“上面的指令下来了,批准董少风参加考核,批准对‘24’的通缉,同时要求尽量活抓。”

“可我们的人手不够……”卫子道为难道。

刘明浩道:“还有临时的调令,延迟布步高到任的时间,暂时协助我们。”

“布步高?”卫子道皱眉道:“这小子倒没什么……只是这个王虎,我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浩哥,这王虎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的小妖啊?”

刘明浩道:“我查过王虎的资料,确实是有登录,不过是最近才登录上去的。可是他之前的资料,也是一片的空白……不过妖怪不少都潜伏在深山老林当中,或者有偶然成精的,突然出现的例子倒是不少……不过通常也要通过审查,考核,一段时间的观察之后才能批准探员支援后勤的身份。”

“也不知道这个布步高用了什么方法,这么简单就让王虎通过了。”卫子道摇了摇头,开着玩笑道:“总不会是把人事录用的小姐姐弄上了自己的床吧?”

“管它呢。”刘明浩任职的时间要更长一些,对于局里面的一些古怪的事情也见得不少,“既然档案上都没有问题,我们就只管用就是。这个24来历神秘,战斗力不俗,而王虎居然能暴力压制,这对我们来说,显然是件好事情。”

卫子道点了点头。

“哦……对了,处理方案也通过了。”刘明浩又看了一眼电脑上新送到来的邮件,“明天一早,你就去一趟警局,拜访一下刘局长,就说看守所犯人还有常笑的案子可以结了,犯人我们已经找到了,让他撤案吧。”

“了解!”

……

……

一大早。

“为什么不给我进去!!”

面对着这位刑警大队一队的常客以及下午茶快递员,林峰表示自己的压力颇大啊……

“任小姐,你也知道,这件案上头关注度很高的,我们不能随便透露啊……”

任紫玲不满道:“我连凶案现场都没有去了,案件过了都快一周了才过来!还给你们带了早餐!!别人家的记者什么八卦都挖得七七八八了,你们倒好,一点剩饭剩菜都不给我吃!!有你们这样的吗!!”

要是别的记者,我们早就轰出去了,管他什么来头啊……

可这话林峰自然是不敢说出口来,只能一脸苦逼地继续招呼着这位姑奶奶……尽管她确实是收敛了很多很多,甚至都让马SIR觉得这位姑奶奶是不是吃错药转了性子……

这边任嬷嬷本性尽露,林峰苦于应对,而走廊上,一名穿着套裙的短发清冷女子却是缓缓走过。

觉得这算是一种补偿吧……看着这位短发女子那黑色长丝袜,林SIR觉得今日似乎也不算太过糟糕。

“这是谁啊?”任紫玲不由得好奇问道。

“哦,局里面先来的法医。”林峰随口道:“叫做南小楠,才来没几天,你应该没见过。”

“新来的法医?”任嬷嬷眼珠子转了转,随后直接把林峰抓在手上的早餐袋子给抄了回来,“好了,我走了,你回去吧!”

“可是……早餐?”

“我吃了也不给你们这群混球!吃自己去吧!”

“有这么现实的么……”

……

才刚刚走过了走廊的转角位,南小楠便瞬间停了下来,露出了恐惧的神色,喃喃自语:“这女人到底……竟然……拥有整个子世界意志的加护……”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