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凰策 > 杜若初番外(终结)

杜若初番外(终结)

手机阅读

血红色的床帐,血色的床单,再次醒来,自己就处在这样一片血的颜色中,我从来都不喜欢这样的颜色,令人作呕。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我慌乱地从床上爬起来,这是哪儿?下床的时候撞到了床头的矮桌上,桌上的花瓶“啪”地一声掉落在地上,四分五裂。

为什么她还没死湖下那种窒息的感觉那么清晰,怎么可能,她竟然还活着。

将军……

想起那个称呼,心中痛的无法言表。

“少主,你醒了?”一个圆脸的小姑娘跑进来,看到我高兴地问道。看到她,我突然就想起了那个叫桃儿的丫头,那个总是叽叽喳喳地说着将军的好的小丫头……

“桃儿……”哽咽地唤出了口,我才知道叫错了人。

“少主?你怎么了?伤口是不是很痛?”那个丫头关心地问道。

经她这么一说,我才发现我满身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

“这是怎么回事儿?”我明明记得自己中了箭而亡,可看着身上的伤,不是箭伤,显然是鞭伤。

“少主?”

“你见到宇文将军了吗?”我就算死了一遍,我竟然还是惦念着他,深深地扎在我的心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丫头竟然愣住了,“宇文将军?”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根本没有所谓的宇文安家,我与他真的相隔两个世界。

是的,我竟然重生了,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竟然真真切切地发生在我的身上。

那个丫头叫做侍玉,是我的贴身丫头,而我是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暗月教的少主,我身上的鞭伤全都是被教主,也就是我的师傅所赐。

我终于摆脱了了乱世,可我也丢了将军。我又失去了那一份光明。

师傅每日教我练剑,稍有差池,她就用沾了盐水的皮鞭抽打在我的身上,而我只能承受,尽管我疼得蜷缩在地上,昏死过去,可那皮鞭毫不留情地落在我的身上,皮开肉绽。我从来没有像这一刻一样恨过一个人,我在落霞峰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我跟她的结局。

北疆的天气冷的早,八、九月份就已经特别冷了,可这一世,我丢了将军,丢了温暖,老天变让我变得不怕冷了。

然而我依旧怕黑,黑夜袭来,就感觉像是一只野兽追赶着自己。那种面临死亡的窒息感,让人厌恶至极。

我亲手杀了我的师傅,那个总是拿着鞭子抽打在我身上的女人。我亲手执剑刺入她的腹部,看着妖艳的血色,我突然就笑了,我喜欢上了这个颜色,因为这个颜色是从这个恶魔师傅的身体里流出来的。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我,浑浊的眼睛瞪地老大,可我冷漠地笑了笑,“师傅,我不会永远只是师傅的一条狗。”

“师傅,你知道么,这还是你教我的。你说,作为暗月教的主宰者,首先要做到的是冷漠,没有感情的牵盼,那么,师傅我可是合格了?”

“师傅,放心,我会帮你收尸的。”剑从她的腹部拔出,血喷洒在我的面上,温热的。

看着她不可思议的眼神,我突然就笑了,她可能从来都没有想过,我会拿剑指向她吧,重活一世,我再也不想被人牵制,

我一步一步地走向血殿的主位上,无视那些长老们不满地神色,坐在教主的位子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殿内所有人,这一刻,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一个王,主宰着这些人脆弱的生命。

他们不服,我便打到他们服。他们找茬,我便亲手拧下她的脖子,喂狗。

我开始强势地主宰着这落霞峰上每一个人的生命。我竟然也不知道,何时,我也会变成一个人人惧怕的恶魔。这样的自己,我有时候都会觉得可怕,更何况是其他人。

暗月教成了北疆最强的杀手组织,

可我真的不开心,我喜欢在夜晚的时候,站在落霞峰的最高处,看着那颗最明亮的星星。我想尽一切办法,接近那颗明亮的星辰,楼阁建的越来越高,可我离那颗星星的距离还是那么遥远。

将军,没有我,你是不是过得更开心呢?

将军,你可知没有你,我一点儿都不快乐。

将军,我的将军……

每一次想着将军,我都会泪流满面,我留恋他给我的宠溺,我留念他给我的温暖。

我说到底还是一个女人,一个需要男人佑护的女人,可我的将军,这个世界上,可能再也没有人能够像你一样傻傻地宠着我,纵容着我,怎么办,将军,没有你的世界,其实我一点儿也不开心。

对于将军刻骨铭心的想念,我只能偷偷地放在心底里,我尽量让自己忙起来,忙的没有时间来想念将军。

九月份,我接了一单生意,不是北疆的,而是来自大晟朝的。我没有多想就接了这单生意,可我从来都没想过,因为这次刺杀,我竟然被他无形中恨上了,那个让我牵肠挂肚的白衣少年,我一生的劫数。

可我也从来都没有想过,我竟然会失败,后来我才得知,这件事情竟然与武林盟主脱不了干系,所以,我放弃了这单生意,我杜若初从来都不会亏待自己。

我讨厌战争,因为那年杏花村的那场屠杀,我讨厌着每一次战争。

可我却渐渐地喜欢上了血色,这种妖艳的颜色,也许很适合我。

我混在北疆军队中,不是为了杀敌,而是为了取下发起这场战争的那人的人头。可我却没有想到,我会见到那个漂亮的少年。

我沉静了多年的心开始急促地跳动着,我竟然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我忘记了来战场上的初衷,我每一次在杂乱的战场上,只是为了看他一眼。

最后一战,他骑在白色的骏马上,手握长枪,玉面上一片冷然之色,就像高高在上的神祗一般。

那个身影,那么让我痴迷。我竟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

可我知道我想要他,我想将他带去血殿。

他生涩地挥动着长枪,看得出来,他的武功不高,可他凭借机智,战胜了高头大马的常胜将军高焕,那一刻,我分明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