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重生之最强人生 > 第1824章 我还想呆在这儿

第1824章 我还想呆在这儿

手机阅读

孩子们一窝蜂的跑到棚子那边打饭菜,张国容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课本资料,就看到两个大一点的学生,捧着一碗饭和一碗菜,小心翼翼的端到了自己的讲桌上。

“谢谢!”

张国容摸了摸他们的小脑袋,很是欣慰的道。

这些孩子虽然和张国容相处了两个多月,但还是很腼腆,傻笑着都不知道回答什么。

今天天气好,不少的孩子都端着大碗,坐在了教室外面的台阶吃饭,也有一些回到了自己的课桌前吃饭的。

看着吃得香喷喷的他们,张国容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第一天来这里上课的时候。

当时中午下课,孩子们第一次看到学校免费供应的午饭,看到里面居然有肉时,无一例外的全都把自己碗里的肉夹出来,堆得高高的,送到了张国容的讲台前。

看着他们眼巴巴又很期待自己吃下去的目光,张国容的眼圈都有些红。

他本来就是聪明人,也了解过这里的情况,知道这些孩子平日里一个月都难得吃一次肉,现在他们把这些肉全部都挑出来,给了自己,是想要把最好的东西都给老师。

如此淳朴的举动,让张国容一下子都有触电的感觉。

要说吃肉,对于富家公子哥的张国容和陈白强,都是很正常不过的事儿,而且他们都吃腻了,现在吃素菜更多一些。

可在孩子们的眼里,吃肉是天大的好事儿,也是他们最为欢喜甚至神圣的事情。

孩子们能把最好的东西给老师,可不是像香江的那些粉丝们一样,把自己最喜欢的玩具或者礼物给偶像,这在本质意义上是截然不同的。

一边是自己都没有的最珍惜的东西,另一方面是保证了温饱和生活之后的东西。

相比起来,当然是孩子们的一片真心最为珍贵。

所以哪怕这里再辛苦再累,环境再怎么的差,张国容这种养尊处优的公子哥,都是忍住了一切的不适应和艰辛,从来都没有想过放弃,每天都是把最阳光的一面展现给孩子们。

他是如此,那个比他还要多愁善感的陈白强当然也是如此。

要不是答应了殷俊,尽量暂时动用金钱去帮助孩子们,他们能把这地方的学校修建成漂亮的整体校园,跟香江的一样。

大口大口的吃着孩子们给端来的饭菜,张国容是吃得津津有味。

肯定不会是因为味道好,事实上,为了节约,哪怕是知道不断会有补充,做饭的大婶也少放了油、盐和酱油,味道很淡,可以说不好吃。

但每次看到孩子们吃得高兴,脸上绽放出的灿烂,张国容就觉得这些饭菜很好吃。

本来为了演艺事业,张国容和其他的明星一样,晚上都不吃饭的。

可到了这里,他一日三餐都和孩子们一起吃,居然没有长胖,看来这里的日子是比较艰辛一些。

正在这儿吃着,他就看到陈白强端着一个冒热气的大瓷碗,一边吃着,一边朝自己这边走来。

端了一张破旧的板凳,在张国容身边坐下,陈白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干嘛?”张国容头也不抬的道,“不要企图用感情攻势,我告诉你,可不能利用孩子们的同情心,今天我们是绝对不会让球的!”

“切,胡说八道什么?”陈白强嗤之以鼻的道,“我会是这种人?”

“那上次是谁不要脸的求我,让我跟孩子们说,让一下你们二班的人?”张国容也很鄙视的看着他。

“这……”

陈白强脸上一红,轻咳一声,“容仔,我过来是跟你商量正事儿的。”

“说吧,什么事情?”张国容道,“是你的老毛病又犯了?”

“怎么可能?”陈白强瞪了他一眼,“一天到晚我不知道多开心,多充实,每天就没有睡不好的时候!”

张国容说的是陈白强的抑郁症。

来黔州山区之前,陈白强的抑郁症已经有点严重了,甚至在偷偷的吃药。

可到了这边山区过后,两周以后,陈白强就没有再吃药,一个月之后,他吃得开心、睡得踏实,做事儿也干劲十足,完全就没有什么抑郁症的状况。

虽然不能说已经完全根除了,但绝对是精神力强大了许多,自身的强大,已经驱散了大部分的负面情绪。

偶尔有的一些多愁善感和阴郁,都在孩子们的笑容之中,在孩子们的努力学习之中,在照顾孩子们的身体力行中,没多久就消散了。

也是。

如果一天到晚都有忙不完的事情,而且是很有意义的事情,谁还会抑郁呢?

陈白强本来就是容易感动的人。

在看到孩子们偷偷的把家里带来的鸡蛋塞到他的房间里,把一针一线缝起来的布鞋放在他的床脚,明明很累很辛苦却从来没有放过一点学习的机会……等等的时候,他一个人经常在房间里流眼泪。

然而,这样的流眼泪可不是之前他的抑郁导致的心里恐慌无助才流泪,而是为了最真挚的感情而感动得流泪。

这么多效果叠加起来,陈白强的精神状态,真不是一般的好。

连张国容都看得出来,所以也为好朋友开心不已。

然而,张国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本来有的一些精神方面的小症状,也完全的被治愈了。

亚洲第一帅的内心充实得很,只是装着孩子们,都从来没想过他那些招惹的女伴们。

“呵呵,到底什么事儿?”张国容又吃了一口饭,同时招呼他,“赶紧的,孩子们在门口都等着了,别耽搁他们洗碗!”

陈白强回头一瞧,只见今天的几个值日生,果然凑在教室门口看着他们。

见到了老师的眼神,他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缩回了小脑袋。

本来洗碗这样的事情,陈白强和张国容都是自己干的,但小孩子们也不懂得别的什么报答,就知道这些自己能做的事儿,一定要给老师做,所以每次都要抢着洗碗。

多了几次过后,为了不伤害孩子们的积极性,他们只能把饭碗交给孩子们洗。

本来晚上的时候,黔州的冬天寒冷潮湿,孩子们还想要给他们洗脚的,但这事儿张国容和陈白强就打死都不愿意了——人家十来岁的孩子,蹲在那里给你一个大人洗脚,你能好意思吗?有脸吗?

陈白强赶紧的刨了几口饭,然后压低了一点声音道:“容仔,按照和俊少的约定,我们是不是过几天就该回去了?”

“该回去了?”张国容一愣,诧异的道:“这么快?”

“我们10月份过来,现在都三个月了,不是说好了三个月吗?”陈白强有点愁眉苦脸的道。

“你……”

张国容皱了皱眉头,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