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月舞江山传 > 第一六八章 大结局

第一六八章 大结局

手机阅读

室外黑影瞬间消失。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南王向前,“娘娘,听政之事,您怎么打算呢?”

冰月面对南王与梁王,沉默了会,道:“太子虽不足年,这些日子在宫外呆的时间长,相信了解一些民情,大臣们要想控制他,也不是那么简单。本宫想,这个时候,不必因此与大臣们争议,不如退一步,反更利于现在的局情。”

“可太子毕竟还不到亲政之年,总得有人摄政,娘娘若不出面,那么只怕大臣之中就会有人出面。”

“本宫不出面,不代表你们不能出面。皇上的密旨也说了,两位协助本宫辅助新皇。本宫不朝上,还有你们在不是?只要你们在朝上,本宫在不在朝上又有什么关系?”

南王与梁王点了点头,没再出声。

冰月走向秦王面前,轻道:“还有秦王。本宫知道你不想入朝,但此时情况你也看到了,本宫希望你能上朝,至少在新皇亲政之前,你能留在朝中帮助敬儿,你可愿意?”

秦王跪地,轻道:“儿臣愿听母后吩咐。”

冰月双手扶起秦王,激动道:“好!好!”

第二天,太子与皇后一起上朝,皇后垂帘听政。朝上立刻响起一阵暄华之声,以刘大人为首的大臣们,纷纷向前反对,跪请太后退出前殿。冰月轻笑,请太子亲自扶起刘大人等人,后暄,太子即登基,由梁王与南王辅政,直到新皇亲政。

此旨以暄,殿中大呼皇上万岁,皇后万福。

太子登基,称为乾皇,继先帝之国号;封月华皇后为月太后;封梁王与南王为辅政大臣;封二皇子为贤王。

太子登基之后的一年,大皇子与慕容皇后纷纷在牢中自杀;丽嫔疯了,贺将军发配边彊;齐王妃不知去向,有人说她死了,有人说她去了边彊;如画以平民之身嫁与秦王府,成为秦王妃。

据说,月太后自新帝登基之后,便不曾离开去慈宁宫,后宫之事,全由太后身边的姑姑霜儿出面处理。慈宁宫,除了几位先帝的子女,便只有南王与梁王能入宫内,除此几乎无人能入慈宁宫。

有人说,太后在宫里苦研救治先帝的药;也有人说,太后因伤心过度,不再问及世事,只奈新皇还未亲政,不能离开皇宫;更有人说太后已随先帝而去,因新帝未到亲政之年,所以密而不暄。

时间总是流失在无意之间。转眼新皇亲政,百姓爱戴,朝臣敬畏;南王与梁王回到封地,贤王辞去朝务,带着如画云游外地。

而护国寺的后院中,不知何时已建起了一座别院。别院不太,却处处鸟鸣花香,树木茂盛;别院长年院门紧锁,据说,不少香客好奇,想悄悄潜入院中,都被院内僧人请了出来。

但听说,宫中偶尔会有人过来,但每次来,都不长时,入夜之前必会离开。因此,也有人说这别院中一定住着宫内的重要人物。

别院入住一年后,有一天,从院内出来两位飘逸如仙的白衣夫妇,后面带着一位蓝衣管理,两个绿色丫头,数位家丁。他们在寺院附近的市集上摆台治病。那白人女子坐在台前,为百姓看病,而白衣男子为百姓准备药物,亲切近人;家丁与丫头们忙着接待来求医的百姓,热情随和。

他们每月初五与十五都会来此处为百姓免费治病,时日多了,很多百姓见到他们,便主动送到自家种的玉米,谷子等,管家都一一道谢收起,便以医药答谢。一些百姓为了不受他们答谢,悄悄将东西放下,便走了。

好不容易,无求医之人了,两位丫头立刻倒上茶水送到白衣夫妇面前,笑道:“老爷,夫人喝茶。”

白衣女子接过水,又道:“霜儿、小雨,给蓝管家他们也倒些茶水,他们一定也渴了。”

叫霜儿的女子听后,捂嘴轻笑:“夫人,我想,若少爷看到蓝……管家如今这样,一定

会大笑不以。”

叫小雨的女子立刻开心应道:“一定会,一定会,下次少爷来时,就是蓝管家这样子见少爷好了,少爷一定会很开心。”

说完俩人嘻嘻笑了起来。

蓝衣管家听了,过来笑道:“呵呵!在下还觉得现在这样子更好些,说不定少爷看了,还更满意呢!”

白衣男子听了他们的对话,轻笑:“你们两个,就会拿蓝卫说笑。那天你们若不这样说笑了,老夫到觉得不习惯了。”

小雨、霜儿、蓝卫听到老夫两字,三人面面相望,随后大笑起来。边笑,霜儿边道:“老爷,你还是别自称老夫了,这实在是太不像了,”

白衣女子捂嘴轻笑,一边笑训三人:“你们三人,就会拿老爷找乐子。”

“不是!不是!夫人,你不觉得吗,老爷自称老夫时,真的很好笑啊!”霜儿说完,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白衣女子上下打量一下白衣男子,也轻笑出声,“确实如此。”

白衣男子优雅轻道:“有那么好笑吗?”

几个下人不约而同的点头,再次笑了开来。

在他们为“老夫”开心笑开之时,不远处,有一位十七八的少年和一位二十四五的男子,看了这一幕,脸上不由也露出会心的笑容。少年身边的灰身男子轻道:“俩位少爷不过去吗?”

少年轻道:“不了,看到俩老开心就好。朕也算不虚此行了。”

“是啊!出了宫,俩位似乎更开心了,又有蓝将军在身边保护着,皇上就不让再担心了。”

二十四五岁男子轻道。

“嗯!”少年应了一声,随后转身离去。

而白衣夫妇正好看到少年转身离去的身影,脸上露出一丝身为父母的笑容。白衣男子轻搂女衣女子。女子轻道:“老爷,敬儿这些年做的一切,你还满意吗?”

白衣男子笑着点头,“作为君王,他比朕作得更好。”

“如此,我想敬儿也该明白了,作为君王,不是兴趣,而是责任。”

“是啊!是责任,是皇室的责任。”

说到上,男子看向女子,问:“月儿,若当年我没有逼你入宫,你会选择怎样的一生?”

冰月看向天边,那是天山的方向,她道:“如果没有入宫,如果没有爱上你,我想,我会回到天山,此生只愿做天山的一束身影,过着平凡而充实的生活。”

男子在女子耳边哑声道:“对不起!月儿,明知你想要的,却依然将你拉入如坚牢中一般生活。”

女子抱住男子,微笑着,“不!我不后悔,因为有你,这一切便不再是痛苦。而且你依然给了我,我想要的生活,这就够了。”

“谢谢你!我……爱你,永远!”

“我也爱你,有你,就有我。”

全本完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