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盛歌 > 第二百章 冷宫焦尾

第二百章 冷宫焦尾

手机阅读

第二百章 冷宫焦尾

“娘娘,咱们真的要去吗?”莲月穿着夜行衣,一脸忐忑的看着杨怜儿。照理说,太后和皇后都在慈安堂,婉贵妃现在也已经在统领后宫,根本没有必要再去趟这趟浑水。

“你忘了元妃前儿来说了些什么吗?”杨怜儿一脸冷意。不到必要她也不想走这步棋,但现箭在弦上,她就是再不愿意都要发出去。

她一直以为元妃是个明白事理的,知道自己是什么位置,也知道安安分分。以前她巴着皇后,跟皇后一唱一和无比契合的时候,她以为她是想拉慕容芷做靠山。

这倒也没什么不好。杨怜儿自己也拉拢了汪姩宸做后盾,顺便也让太后对自己无比信任,元妃进宫这么久,日子一直过得紧巴巴,找个人靠靠也行。皇后虽然脾气不是很好,但却好相处。

最重要,她们不会对她产生威胁。

传出太后不适,皇后侍疾的时候,后宫众人都各自有反应,元妃却是悄无声息,好像根本不知道这件事一样。

就在杨怜儿以为元妃要和太后一样青灯古佛过一生的时候,她却突然找上门来,看着杨怜儿似笑非笑的脸色,郑重的跟她说有人要杀她。

“哦?元妃妹妹说话还是要慎重些好。姐姐这宫里人多嘴杂。万一有不安分的传出去,那就麻烦了。”杨怜儿软软的靠在榻上,看着一身素衣的元妃。

元妃身上的衣服杨怜儿认不出来是正常的,她没去过南疆。元妃毕竟还是南疆圣女,有些事情她要比杨怜儿看得明白,消息也灵通。

“妹妹说的正事,姐姐不信便也罢了。”元妃进宫这么久,什么都学会了,就这互称姐姐妹妹的她实在不习惯。说的时候都要拧拧眉头。

春兰殿里的熏香有些闷人,元妃自小学药理知药性,一闻就清清楚楚。这香虽然宁心安神,但味道太重了,对身体也不好。

“瞧妹妹这说的是什么话,姐姐感激妹妹都还来不及,怎么会不相信呢。”杨怜儿场面话一向说得漂亮,脸上扬起的笑容也还是恰到好处。这宫里,也就皇后那个蠢货不会演戏。

“姐姐这两天还是准备下比较好。有时间就多去御花园看看,这个时候的雪景应该是上好的。”元妃眉眼低垂,在昏黄的烛火下,让人看不清她在想什么。

“说起来,妹妹怕是还没见过雪吧。有时间咱们可以一起去,粉妆玉砌的确实好看。”杨怜儿自小跟哥哥一起住在京城,想着元妃可能会觉得有趣,也就不妨陪她去一遭。

元妃不置可否,拿起泡好的茶,翕开杯盖浅啜一口。她话也就到此为止,信与不信的不在她。“臣妾畏寒,可能陪不了贵妃了。”

杨怜儿有些尴尬的揉揉鼻尖,轻咳一声,道:“前些日子本宫看妹妹还和皇后娘娘一同散步,今儿个怎么突然有空到本宫这来了?”

杨怜儿的不着痕迹的解释了一下为什么不相信元妃。她本是皇后身边的人,现在毫无预兆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有戒心是很正常的表现。要是身份对换,元妃也会觉得不相信。

“姐姐说那次么?”元妃了然,那是她唯一一次和顾陵歌走在外面,偏生就被撞了个结结实实,看来杨怜儿也不像表现出来的纯良。“妹妹去请安的时候,刚好遇上娘娘说气闷,想出去走走。臣妾无事,便也就陪娘娘走一圈罢了。”

“贵妃娘娘也真是眼光犀利。”元妃不咸不淡的反讽了杨怜儿一句,站起来便要告辞。杨怜儿急忙把人拦下,说了一会好话才走。

杨怜儿拿绑带在手腕上缠了几圈,收拾停当之后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小的红布包,仔细看还能看出圆润的形状来。鹌鹑蛋大小的东西。

和莲月对视一眼,两人贴着墙根向冷宫走去。冷宫污秽不祥,除了那些洒扫宫女以外基本上没人来。以前太后也下过令,任何人不得踏足冷宫井。说是里面死过人,很不吉利之类的。

杨怜儿可是惜命的人。她现在已经是婉贵妃,只要自己能够熬出头,和皇上生个一儿半女的,就算孩子早夭,自己以后也能和昭太妃一样成为太妃,一辈子锦衣玉食不在话下。顾陵歌那个病秧子绝对是个短命的,就算能够熬过太后,绝对不可能一辈子荣宠不衰。只要她抓住那个机会,未来就会是光明坦途。

所以自己一定不能现在死。这后宫里拼的就是谁活得久。上至皇后,下至宫女,不管心是红的还是黑的,手段高明还是蠢笨,只要活得够长,就一定会有一个以后。杨怜儿比谁都明白这点。

再过一个旬日就是年夜了,大雪下得纷纷扬扬,御花园和杨怜儿说的一样,成了个银装素裹的美丽世界。主仆二人在御花园停留片刻,透过拱门和绣窗,红梅开得艳丽无双,假山白头,湖面光滑,宛若仙境。

莲月本想出声提醒,却不防杨怜儿抓住她的手腕一把把她拉进园内。莲月睁大了眼睛——她从来不知杨怜儿的力气那么大,在那一刹那,莲月甚至怀疑杨怜儿要杀了她。不管做到什么地步,杨怜儿总是让人看不透,生杀予夺,完全不按常理。

二人猫着腰静静的等着,外面传来踩雪离地的脚步声。是巡夜的内侍和御林军。自从太后卧病,这宫里的守卫比以前严格了不知道多少。最开始的一夜两班,变成现在的两更一班,宫里的奴婢主子都在好奇,但无人敢问一句,除了谨言慎行以外,毫无对策。

脚步声渐渐远去,杨怜儿站起来拾掇了一下自己的斗篷,看莲月也站直了,便也一深一浅的往冷宫赶。

冷宫地如其名。远远看到黑木的牌匾就让人遍体生寒。多年以前,冷宫曾发过一次大火,当时事态之猛,强大如卿皓轩都措手不及。滔天的大火之后,冷宫的牌匾就被烧焦了,因为人烟稀少所以一直未曾修缮,久而久之,冷宫的别名就变成了焦尾殿。

杨怜儿走到门口就感觉一股强劲的寒风吹进来,但往身后看去,树木一点没有动的迹象。主仆二人都狠狠打了个寒颤。抬头往里面看,黑漆漆的院落闪着蓝凄凄的荧光,说是灯光但并没有烛台,更像是在空中飘荡,火焰也不是正常的橘黄色。

“娘娘,咱们一定要进去吗?”莲月最终还是个弱女子,对这些神鬼怪谈之类的心里害怕多过敬畏。想到以前传说冷宫里有女鬼四处游荡,还会有吊死鬼拉着自己舌头,四处请人帮自己把舌头放回去,莲月几乎快要哭出来。

“没出息!都走到这儿了,哪有回头的道理。”杨怜儿疾言厉色。她自然也是害怕的,但不能往回走。元妃说的事情可能真也可能假,但无论如何,试了之后就什么都知道。她不喜欢坐以待毙,就算要发落元妃,她也确实需要一个由头。

比起被鬼吓死,莲月还是更害怕杨怜儿。被鬼吓死了便也是死了,要是落在杨怜儿手里那可就是生不如死了。二人都困在这里出不去那还好,只要回到了春兰殿,杨怜儿有的是办法惩治她。想起她那些手段莲月就毛骨悚然。

主仆二人推开大门,吱呀一声响,莲月心里如警钟大作,但毕竟杨怜儿还在身边,只能强行稳住心神,搀着杨怜儿的手在发抖,也不知道是她在安慰杨怜儿,还是杨怜儿的存在鼓励了她。

两人穿过前殿,破旧的纱帘被风吹得一抖一抖,投在地上的影子宛如鬼魂飘荡。杨怜儿看都没看,握紧了袖中的布包,蹲下身从旁边拣过一根木棍,在虚空里挥了两下,然后继续往前走。莲月看杨怜儿胆子这么大,稍稍放心,底气也足了很多。

冷宫的枯井在院子里。纵观整个汉秦,从来没有人把井建在院子的正中间。院落以敞亮开阔为主,日头主阳,冰水主阴,北方夜长,而夜凉如水,阴气集聚,这样的风水,除非得罪了风水先生,不然绝对不会如此布置。这也是焦尾殿为何被冷落的缘故之一。

站在院落里看到的荧火更盛。院子宽敞,周围因为久不打理,长了很多杂草,磷火幽幽的闪烁着,一看就让人安静不起来。杨怜儿咬咬牙,拉着莲月的手一点一点靠井边。莲月清楚的听到她牙齿打颤的声音,但现在她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井因为长久不用,绳索和水桶被收了起来,看起来孤零零的伫立在那里。谁也不知道这口井经历了什么,不知道它是否曾被使用过。它还没有发挥自己的作用就被孤立在这里,生生世世是这冷宫的守护,也被这冷宫禁锢。

人或许就是这样的生物,把自己的过错全部都推到造物身上,以为那些不曾发言不会说话的就是罪魁祸首,往往会忽略自己才是那个众矢之的,最应该被千刀万剐。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的罪孽,偏偏诓骗世人说都是别人的错。

杨怜儿走到井边,悄悄往里面看了一看。里面没有水,干燥得连青苔都没长,里面有一副白骨,头颅向上,眼窝空洞的白骨!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