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最强特种保镖 > 3379.第3378章 你们啥关系?

3379.第3378章 你们啥关系?

手机阅读

陈庆之此刻收敛了笑容,普通一位严格的老师在教育自己的学生一般。

“好好好,您老说什么都是对的那现在咱们是要先学什么呢老师?”

叶晨苦笑道。

见叶晨认输,陈庆之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这样,老夫先传授你蜀山心法上清诀,使你能够尽快掌控体内的先天之气,而后便可以进行御剑的修行了。”

陈庆之说着右手食指与中指往叶晨的额前一点。

“又来这套……”

叶晨话没说完,就感觉脑海中开始出现了无数的文字,不断地融入自己的意识之中,普通之前管公明传授自己东西一般。

但没等叶晨吸纳这些文字,就感觉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声音从脑海深处涌出,紧跟着二人所在的森林场景陡然破碎,一个巨大的泛着蓝色光芒的身影将叶晨和陈庆之给淹没了……

而在现实之中的葛家花园里,姜无忧眉头紧紧地锁在一起,看着身前普通树袋熊一般抱着自己不撒手的叶晨,不知道如何是好。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自己想要重建蜀山派怎么就这么难,好不容易找到个愿意加入的绝顶高手,没想到还是个zz,进行个剑术修习都跟发了疯似的,这姿势要是被其他人看到,自己的一世英名可就全毁了。

“沈先生,沈先生你醒醒,醒醒啊。”

姜无忧早已经放弃了挣扎,只是不断地呼喊着叶晨,不是他不想挣扎,实在是叶晨的力量太大了,姜无忧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条巨龙缠住一般,越挣扎勒得越紧,自己再动弹,恐怕要被活活勒死。

“沈先生,你醒醒啊沈先生,你再不醒我就真的要被你勒死了啊。”

又呼喊了几声,见叶晨还是没反应,姜无忧彻底绝望了,站在那里跟个木头桩子一样,他这辈子第一次被人这么抱着,但尼玛为什么是个男人!?

就在姜无忧心中碎碎念的时候,耳朵里突然听到了极轻的落地声,似乎是有人翻墙进了葛家。

有人!

姜无忧第一时间想到了前两天潜入葛家准备暗杀葛长飞的古振声,心中顿时一凛。

难道又有人潜入葛家准备暗杀葛长飞?

姜无忧虽然被叶晨抱住,但转动下脖子还是可以的,转头向声音的方向看去,一个身着黑色夹克、黑色长裤外加一双黑色运动鞋的女子正站在离自己不远处的墙根看着自己。

姜无忧原本被叶晨这么的有些崩溃的表情顿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冷色,一双寒目盯着这位不速之客:

“你是何人?”

“我只是来找个人的,似乎有些打扰到你们二位的雅兴了,不好意思,我这就离开。”

花初瑶没有回答姜无忧的问题,而是挑眉看了一眼二人,眼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咳咳咳……”

姜无忧被花初瑶一秒破功,好不容易营造出的高手风范瞬间消散,只能一边用咳嗽来掩饰尴尬,一边暗暗用力挣脱了几下,得到的却是更加强力的束缚。

“呃……你别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跟他只是,只是在练功,对,我们在练功。”

姜无忧实在是想不出怎么解释,磕磕绊绊地才勉强找了个理由。

“哦,练功,我明白了。”

花初瑶点点头。

“你明白个鬼啊,你那表情摆明了是不相信我啊,我……等等!”

姜无忧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这女人谁啊,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害怕她,我可是蜀山掌门,御剑高手,为什么要跟一个从未谋面的女子解释,自己有什么理由要解释?

还没等姜无忧想完,就听到“咔嚓咔嚓”的快门声响起,姜无忧抬头一看,就连花初瑶拿着手机正在给他和叶晨拍照!

“嗯,这一幕倒是不错,葛家供奉密会情人,蜀山掌门竟是玻璃,这个标题明天一定大赚。”

花初瑶这一段仿佛自言自语一般的话,把姜无忧好不容易提起的那点信心彻底没了。

“你这可是诽谤,小心我去告你,哎哎哎你回来,美女,美女你回来咱们有话好好说。”

看着转头就准备离开的花初瑶,姜无忧急了,要是这女人真的公开了自己的照片,自己重建蜀山的愿望可就彻底破灭了。

虽说自己是蜀山传人的消息没多少人知道,也未必会对这个新闻有什么兴趣,但自己只要想重建蜀山,迟早也要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到时候只要有一个人记得这个新闻,自己就会瞬间由蜀山掌门转变为各大八卦报纸的新闻头条。

到时候还想重建蜀山?

就算能重建,自己也没脸去建啊。

想到这,姜无忧是彻底急眼了。

“沈万三,沈万三你快醒醒,快点醒醒啊!你再不醒,我可就完蛋了!”

姜无忧使劲儿地挣脱着叶晨,却没有发现原本准备离开的花初瑶突然顿住了脚步,回过头来看向了姜无忧。

“你说他是谁?”

快被勒的喘不过气的姜无忧再次听到了那熟悉的娇媚声音,抬头一看,花初瑶正站在自己面前,只不过她没有看着自己,而是看着抱着姜无忧、将脑袋埋在姜无忧胸口如同树袋熊一般的叶晨。

“怎么,你不会是来找他的吧?”

姜无忧看着花初瑶有些不太确定地问道。

“如果他叫沈万三,那我就是找他没错了。”

花初瑶默然道。

卧槽还真是找这小子的?

姜无忧心里顿时有种万马奔腾的感觉,这小子来的时候就带了两个美女,现在又来一个找他的,年纪不大,艳福倒是不浅。

再看看自己,整天跟鬼奎和霍钧几个老头在一块,早上就是打打拳,剩下的时间就是在院子里泡上一杯茶晒晒太阳研究研究剑典,或者跟霍钧几人一块下下棋。

话说自己上次逛商场是什么时候来着?

姜无忧突然觉得自己的确是得改变一下了,否则自己以后很有可能未老先衰……

“那个,冒昧地问一句,你和沈先生是什么关系呢?”

姜无忧定了定神,看着花初瑶问道。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