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帝宫殇 > 第十四章大结局(中)

第十四章大结局(中)

手机阅读

第十四章大结局(中)

秦曦一身白衣,清冷出尘,绝世无双,她面含冷光,决绝道:“今日哪怕我死在这里,也绝不会让你得逞。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

只要她死,这世上再没人能利用她来威胁她在乎的人,她一早心存死志,识破寂然的圈套仍作出中计的假象,为的就是这一刻。这把慕容瑛亲手制成的匕首,她又岂会不知有鬼?瑶妃一番情真意切的倾诉,是想借慕容瑛之手除去她,那样深谙宫廷生存之道的女子,除掉了秦曦,她摇身一变成了天下最像秦曦的女子,以楚泓的偏执,秦曦死了,他对她的依恋会更深更重,届时将罪过推给慕容瑛,死无对证,便可轻易脱身。

楚泓惊痛之下失了理智,一瞬间脑子里冒出的全是秦曦轻视他的情意想让他死的念头,他下意识捂住血流不止的伤口,怒极之下一掌打在秦曦右肩,力道大的惊人,待他反应过来,秦曦单薄的身形已被掌风击得后退了一大步,他看着她一个不稳向后倒去,想要伸手去拉,却扯裂了伤口痛得弯下腰去,生生错过最后的机会。

秦曦的肩胛骨被楚泓一掌震碎,疼得五观扭曲,她来不及捂住痛处,腰后方已然一空,整个人竟坠下了高高的城墙。她轻功是好,奈何服了好几日的软筋散,身体乏力一点武功也使不出来,她明白,这一回再没人能救她。

耳侧的疾风呼呼作响,携了冰凉的细雨,一丝一丝落在她身上,好几次濒临绝境她都大难不死活了下来,其实老天爷很厚爱她。她的身体重重砸在坚硬的地上,连一丝尘土也未激起,痛得四分五裂,失去了知觉。

秦曦仰面躺在肮脏的地上,身下渐渐有血水渗出,她摔得太重,一身白衣很快被染红大半,触目惊心。冷雨落下溅起了泥水在她脸上,很是落魄。她迷离之际,好像看到秦诚朝她伸手,她很想抬起手握住,却实在疼得使不上劲。

她如一只受伤的小兽呜咽起来:“爹——爹——”两行泪顺着眼角滑落,与雨水混合在一处:“爹,你终于肯来接我回家了。”

秦曦的眼皮越来越重,在她快要撑不住时,耳边传来一阵达达的马蹄声,马儿嘶鸣甚是悲戚,仿佛有一人自马上跳下,迅速朝她所在处跑过来。

她勉强拉回神智,试图张了张嘴,李轩总是不把他自己的性命当回事,这城墙之上有二十几名弓箭手埋伏,他就这么一人跑来,太危险了。她想阻止他,可是她身上太疼太疼了,匀不出一点力气开口说话。

李轩痛极攻心,他抱了一死的决心来换得她的生,这是他对他的誓言。可他驾马疾驰,看见的却是她从城墙上摔下来的景象,他拼命甩鞭子逼得马儿一再加速,根本忘了这是楚泓设下的圈套,不顾一切奔向她,却迟了太多。

他的双腿如灌了铅,走近她的每一步都似有千斤重,他在她身旁直挺挺跪下来,砸下一滴泪来。他精心盘算,不眠不休整饬军队,布下战局,又与祁傲和独孤昊联手压制楚泓,他费了那么多心思,以为万无一失,他甚至不要自己的命,想在死之前见一见她就足够,偏偏老天爷对他残酷至此,连一个死的机会都吝于给他,要夺走他最爱的女子的性命。

天意弄人!天意弄人!

他甚至不知该怎么扶起她,才能让她少痛一些。她的身下一片殷红,鲜血混合雨水流向更远处,像是她的生命正在一点点流逝,他将温热的手覆在她的手上,指腹下的温度冷的可怕。

“曦儿,我来接你回家。”

听到李轩悲怆的声音,秦曦努力把涣散的神识聚回,他的脸庞怎么那么沧桑?他的身形怎么那么瘦削?他的眼神怎么那么哀伤?

“李轩——”

她艰难吐出他的名字,声音小的差点被雨声盖过:“好想——我好想——回去——”

她好想回去秦州。那里有她的家,有爹,有李宅,有桃林,有他们最初相识的美好,她这一生最开心的日子就是在秦州度过的那几年。

秦曦的瞳孔一点一点涣散,她活得太累太煎熬了,再也支撑不住,合上了那一双眼。那一双顾盼神飞,婉转灵动的眼睛,紧紧地阖上,这世上终于再没有一个叫秦曦的女子了。

李轩搂起她的腰身,他的下巴抵住她光洁的额,堂堂七尺男儿,如被雷击一般,眼神神采全失,声音悲怆得天地为之动容:“曦儿——曦儿——不要离开我,我求求你,不要丢下我一人独活。”

“你不是要找我报仇吗?我负了你,要杀要剐任凭你处置,我只求你别死,我不准你死!你怎么可以那么狠心,留我一个人在这世上?”

“我们这就回秦州,以后我哪儿也不去,就住在秦府陪着你,你喜欢做什么,我就陪你去做什么,你不是说要去我年少时游历过的地方走一走吗?我都陪着你,好不好?曦儿你睁开眼睛看我一下,我不能失去你,真的不能失去你!”

他年少得志,擅长筹谋算计人心,后又辅佐帝王封了异性王爷,真乃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唯独对她一再亏欠,不论有心无心,他伤害了她一次又一次。她捧出一颗烂漫单纯的真心,他却欺瞒利用,背叛了她。

他万念俱灰,心神俱灭。

城楼之上,楚泓伤重昏厥被人带走,一众弓箭手只得退下,白白错过除掉李轩的时机。失去这次机会,南国自此一蹶不振,再无力与大齐一较高下。

一个时辰之后,白逸从军中带了几个高手赶到,将军久久不归,他终是坐不住,招呼了几个武功出挑的一齐抗了军令,以最快的速度骑马过来。几人驾马临近城墙,白逸看到将军抱了一女子跪坐在地上,明白大事不妙,几人翻身下马跑上前齐齐跪下,见那女子一身血衣,靠在将军怀中已没了气息,正是将军的妻,几人面面相觑神色悲痛,白逸暗道不好,王爷素来爱重王妃,宁肯不要自己的性命也要救王妃,与南国一战大捷,王爷却连失两个最亲的人,如何承受得住?

白逸拱手道:“王爷,节哀。”

身后几人齐齐道:“将军,节哀。”

战场上的将士见惯生死,每一时都在面对失去同伴的痛苦,他们很能理解将军此时的心情,但人死不能复生,这女子为将军而死,他们很是敬重。

“王爷,南帝的人已退回晏城,当务之急,还请王爷尽快随属下返回营帐,主持大局。”白逸最清楚王妃在王爷心中的地位,南帝逼死王妃,两国战和已不可能,待王爷悲痛过了,只怕恨不得灭了南国以报杀妻之仇。

“将军,此地危险,不宜久留,请将军与我等回营!”

几名将士肺腑之言,李轩却恍若未闻,静静搂住秦曦迟迟不肯动作。雨终于停了,李轩浑身湿透,怀中的秦曦早已变得冰冷。她死了,这世上再不会有人的一颦一笑能让他放在心尖上。

李轩这幅失魂落魄的模样,纵使铁血男儿见了,亦禁不住抹了泪。

夜幕降临前,李轩抱着秦曦站起来,踉跄得后退了几步才站稳,他知道她怕黑怕冷,以后有他在,她不用再怕。他贴在她耳边低低道:“曦儿,我们回家。”

他扶秦曦上马,跨上马背将她揽在怀中护好,拉起缰绳调转马头,朝大齐营地的方向骑去,几名将士紧跟其后,不敢出声,将军心痛过度,他们只能陪他受着。

秦曦身死的消息传遍了军营,所有将士整齐划一站在营帐外,迎接他们的将军归来,在他们眼中,将军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战功显赫是一回事,为了大齐接连失去至亲,同他们当中的很多人一样,为这个国家付出了太多,一时感同身受,好多人眼见李轩下马后一路抱着秦曦走进营帐,情不自禁单膝跪地,对他夫妻二人抱以最深的敬佩。

营帐外天色暗黑,无月无星,营帐内只亮了一盏微弱的烛火,李轩像一尊石雕呆坐在床前,秦曦安静地躺在塌上,仍是一身血衣,发丝凌乱,脸色唇色苍白,他握了她冰冷的手,心下悲凉到麻木。

从进了营帐,好几个时辰过去,他不说一句话不喝一口水,就一直维持同一个姿势,不眠不休与秦曦待在一处。白逸送了饭菜过来,看到李轩这幅与世相绝的模样,又退了出去,他传书给了皇帝,王爷受这一打击,怕再无心恋战。

这一夜注定难眠。

李轩撑到第五日,终于临近身体极限,不支倒了下去。白逸趁此撬开他的牙关,喂了汤药和食物给他服下,王爷痴情,这是要铁了心随王妃而去,他怎能眼睁睁看着王爷自戕?

李轩不过昏迷了三日,便睁开眼坐了起来,他第一反应看向床榻,秦曦还在,她静静躺在那儿,好像只是睡着了一样。他艰难地掀开锦被,好不容易站起身,刚走出一步就倒下身去,一双有力的手适时扶住了他,龙潇摁着他坐下去,面露痛色:“你要堕落到什么时候?这般自暴自弃,如何对得住她舍命为你?”

龙潇日夜赶路,不知累倒了几匹快马,若非亲眼看到秦曦的尸首,看到李轩憔悴落拓,他根本不会相信密信里的内容。他沉痛道:“你要怪就怪我,是我在宫变之前主张送她来晏城,是我害她成了这样。”

他的痛苦不比李轩少,见到李轩失了魂,他更难受,他以为送走她是保护她,如今他拿什么来挽回?

“杀了楚泓,发兵南国,我都不拦你。”

李轩坐着,一丝生气也无,他勉强站起来,踉跄走向秦曦,痛得哭出声:“杀了楚泓又如何?灭了南国又如何?她活不过来了,再也活不过来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