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锦堂归燕 > 第七百八十章 果然

第七百八十章 果然

手机阅读

秦宜宁在府中悠哉的又过了两天,这日正与二夫人在老太君屋里摸牌闲聊,外头的小丫头子就急匆匆的跑到了廊下传话。

“回老太君,宫里头来人传圣上的口谕,让四姑奶奶出去听旨呐!”

老太君跟者秦槐远身边,其实也没少受各种惊吓,现在但凡听见是圣上传旨要做什么,心里就咯噔一跳,然后心口就有些疼。

二夫人知道老太君这个毛病,忙给她顺气安抚。

秦宜宁在一旁看着心里也有些不好受。

老人家毕竟年纪大了,不论从前为人是有功还是有过,这到底是父亲的亲生母亲,也是她的祖母。

老太君道:“宜姐儿,你快去瞧瞧,宫里是什么是,知道了回来告诉我一声。”

“是,老太君放心吧,最近到处都太平的很,应该没什么大事。”秦宜宁笑着安抚。

她的表情温柔又认真,老太君看了心里莫名的松快不少,也不是那么焦虑了。

“好,好。你是个聪明孩子,外头的事情你都能做得好,这方面我是放心的。”

老太君虽然不喜欢秦宜宁,因着秦宜宁太过聪明,不好掌控,又几次三番害的她没脸跌面儿。可是总的来说,秦宜宁对秦家的贡献还是很大的,不说远的,就是秦慧宁和秦宝宁说亲,都沾了不少王府的光,就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老太君的脑子不笨,只是为人处世上太过独断,稍有欠缺。如今想明白了一些是,加上自己的身子的确一日不如一日了,是许多掐尖要强的心收敛起来,为人的态度平和了,看问题也就透彻了不少。

秦宜宁有些惊讶老太君慈爱的态度,但也并不觉得多意外。

“老太君,那孙女出去看看了。”秦宜宁笑着起身,给老太君和二夫人行了礼。

待到人出去了,老太君看着秦宜宁的背影远了,才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如今这世道,真真是越来越难混了。”

“是啊。”二夫人其实心里也压着不少的事,只是她心思缜密,看的出老太君身子不大爽利,就能压抑住想要倾诉的欲望,不将话说出口平白的给老太君添堵。

老太君却不似二夫人这般,只摇着头,翡翠的耳坠子摇的都打在了自己脸颊上。

“咱们一大家子人,也算是共同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咱们这些侥幸活下来的人,就更应该为了那些死去的家人们努力一把。我看如今咱家的处境也不比从前轻松。这脑袋瓜子,似暂时隔在腔子上似的,不知哪一天圣上一个不悦,咱就要一命呜呼了。”

“您呀,想的太悲观了。”二夫人心里虽然也忧虑,即便身在深闺,也同样能够感受到朝中风云诡谲的局势转变之下,秦家与忠顺亲王府的处境有多艰难。

他们虽然没有秦宜宁那般敏锐的政治嗅觉,却也能感受到危机感。

只是心里虽然是这样想的,二夫人却不能让老太君平白的更加郁闷。开解道,“老太君放心吧,您的三个儿子都不是泛泛之辈,您想啊,这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咱们一家子人拧成一股绳,难道还有过不去的坎儿?何况大伯他聪明的很,宜姐儿和王爷也都聪明的很。”

说着话,二夫人轻柔的为老太君揉捏着肩膀,白皙的手在老太君茶金色的锦缎袄子上活动,显得非常白皙细腻。

老太君舒坦的放松身体,禁不住眯起了眼睛。

二夫人笑着又道:“再说了,即便真有了什么事那又怎样?咱们一家子刀山火海都一起闯过来了。”

这些话让两人都想起了当初在大燕时那场惨烈的屠杀。

可是给人的感觉却并不悲观,反而激出了满身的豪情。

是了,男人们都在努力的忙碌着,他们这些躲藏在男人们羽翼之下,生活安逸的女眷什么忙都帮不上,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这个家更加安静舒适,并且不主动去招惹是非横生枝节。

这的确是女眷们目前唯一能为了家族做的。

秦宜宁这厢来到前院前厅,来传口谕的是一位面生的中官。

“奴婢给忠顺亲王妃请安了,王妃万安。”中官恭敬的行礼。

“这位公公免礼。”秦宜宁笑颜如花,侧身避开他的礼,还了半礼,笑道,“劳烦公公走一趟,圣上可是有什么吩咐?”

中官在宫中服侍人,经常会被主子呼来喝去,即便如他这种地位稍微高一些的,也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日子想过好等闲没那么容易,更不会有什么人会真心尊重他们这些阉人。

可秦宜宁看他时目光坦荡,并无任何鄙夷和轻蔑,而是发自内心的尊重。中官在宫中也算是阅人无数,谁是真心谁是假意,他还是分的清的。

美貌的女子在宫中见的多了,如秦宜宁这般平易近人的却不多。

“哎呦喂,王妃,您可休要如此,折煞奴婢了。”中官再度结结实实的给秦宜宁行了礼。

秦宜宁依旧侧身避过。但这一次没有在为难中官去还礼了。两厢礼数周全了一番,中官笑着道:“这一次是传圣上的口谕,圣上吩咐您即刻进宫,陪伴顺妃娘娘。”

秦宜宁先是惊讶,随即便有些明白。塔娜公主这是得了宠,想把她弄到身边去,好借机给阿娜日报仇了。

秦宜宁面上没有丝毫异样的表情。圣上下了口谕,那就是看得她。若是黑着一张脸,难道是对天家不满?

“多谢公公,我即刻便准备,圣上可有说几时入宫?”

“王妃客气了。圣上只吩咐奴婢来,想来是今日便要入宫的。顺妃娘娘求圣上选您入宫陪伴,一则是语言相通,二则是与您相熟,三则也是先关于您学*周的规矩。王妃,这可是天大的荣耀啊。”

中官说这一番话,本意是为了捧秦宜宁。

秦宜宁笑纳之下,却也将其中的细节看透了。

看来塔娜公主果真依仗着得宠,便要找机会收拾她了。李启天倒也放得开,居然真的暗自纵容塔娜公主来找他的麻烦。

秦宜宁心里做好了打算,就吩咐寄云和冰糖:“你们二人收拾一下,随着我入宫。”

又吩咐纤云、秋露和连小粥,“你们在家中好生看家,将事情告诉我父亲知晓。”

“是。”婢女们齐齐应是。

秦宜宁又让是人预备了一些酒菜,先招待中官用饭,自己客气了一番,道了一句“失陪”,就去预备包袱了。

回到卧房,气氛比以往都要沉重。

惊蛰几人得了消息,早就等候在秦宜宁的房门前,见秦宜宁回来都忙凑上来低声道:“王妃,咱们跟着您去!”

秦宜宁闻言不由得笑了,“你们怎么跟?宫里的情况你们也不是不知道。不能带着外男的。我带上寄云和冰糖,都已经是破例了。”

几人都不由垂头丧气。

皇宫是什么地方?

那可是李启天的宅子,李启天的地盘!秦宜宁只带着两个婢女就入宫陪伴顺妃,那就是羊入虎口!到时候一旦有个什么万一,李启天随时都可以抓了秦宜宁来作伐子!

到时候真的出了事,他们这些人想去营救怕都来不及。

众人又是担心又是焦急,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秦宜宁看的好笑。

“你们不必如此,我是光明正大奉旨入宫的,明面上的安全就有保障,至于暗地里的陷害,我仔细留身便是了。情况就算再糟糕,难道还能有我当日在鞑靼时糟糕?”

见秦宜宁笑的如此轻松,几人都不由得佩服。

若是个寻常女子,要被迫去敌手家中做“人质”,怕是早就要吓哭了。可秦宜宁却能坦然面对。

到底是已经经历了太多的风风雨雨了……

众人终于不在开口。

秦宜宁便一面嘱咐不必拿太多的衣裳头面,一面吩咐惊蛰一行人,“你们好生保护着府里,尤其是注意我父亲身边的事,包括朝堂上发生的。如果有什么异状,都要记录下来,给王爷送去一份消息,给我也想办法带消息。”

“至于我在顺妃的宫中如何带消息,这个到时候问一问我父亲有什么办法没有,当然,这消息不到要紧的时候,我这里无所谓,迟一点知道也可以。

“唯一一个要求,身你们几人都要保重自身,不可为了给我传递消息就贸然冒险。”

惊蛰几个都点了头,“王妃放心吧。”

惊蛰走到秦宜宁身边,低声道,“忠义伯那里也说宫中有人手能够帮助王妃,忠义伯这里可信吗?”

秦宜宁一愣,随即摇了摇头:“虽然我与他交情不浅,但宫中的事最好不要牵扯进外人来,若真有个什么,人情就太大了。我若想给你们传消息,也会想到办法的,总之你们都不必担忧,只管好生照看家里吧。”

“是。”

几人都齐齐的行了礼。

秦宜宁便带着寄云和冰糖,拎着三个小包袱出门,吩咐人预备马车。

秦宜宁等人准备妥当恰好就用了一顿饭的工夫,中官此时刚刚吃饱喝足,正在吃茶。

见秦宜宁等人出来了,立即行礼,“多谢王妃赐饭。”

“哪里的话,公公跑一趟辛苦了,粗茶淡饭不值什么的,只是随便填填肚子。我已经预备妥当了,咱们可以走了。”

中官立即笑着点了头,众人一并往府外走去。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