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都市最强仙帝 > 985.第984章 自带光环

985.第984章 自带光环

手机阅读

还是醉仙居酒吧内,连座位都是老座位,不同的是对面的陪侍女换成了一个面罩黑纱的女子。

帽沿压的极低的男子没有直接反驳她,久久才再次开口说话。

“嗯,苦修是不假。修为也不弱。你看比老七怎么样?”

“你那鬼心思还是放在正事上的好,老七固然跟你有些过节,那只不过是兄妹间的小矛盾,你这想借助外人的力量搬回一局的头可不能开。”

显然带帽男并没有把面纱女子的劝诫当一回事儿,虽然没有直接说出来,随后的沉寂却表达了很明显的意图。

一处宽敞明亮的寓所内,一名男子在殷勤的给另一名男子斟茶。

“大哥,那个事情你可得帮忙啊。”

“先看看吧。我记得姓燕的预先收了你不少好处的。你总不能厚此薄彼,现在这位这里还没有得到你半点孝敬呢。”

老神在在的方脸男子回答。

“那是必须的。”

殷勤男子笑着答,还把放在茶几上的礼盒往这边推了推。

“嗯,你的心意我就心领了。回去等回复吧。”

方脸男子面不改色的回。

他这人本来就是一张死人脸,一般人是看不出他到底想什么的,也正因为如此,在下了几次狠手后,他才在一干小弟当中竖立起了一些威望。

背地里,有些不那么服气的人都称呼他为死人张。

至于具体名号反而没多响亮。

这次不是燕氏兄弟覆没,他被推举出来成为了叶晨一人之下百人之上的存在。

如今换了一间寓所,就是簇新的这间,既宽敞又明亮,正好配的上他现在的身份。

当然了,他们这些人不可能是什么善男信女,站着这个位置总会做一些事情。

今天这个男子所求就是燕氏遗留下来的。

他在没有摸清楚叶某人的态度前,一直压着没有禀报处理。

“我说老李啊,你这都已经转世重修了,怎么还那么记仇?难不成不搞倒你上一世的亲兄弟就无法安睡啊。”

他见这多次给他送礼的男子已经赖定了他,下逐客令都不好使,淡淡的聊起了关于这男子的事情。

本来挤出满面的讨好神情的男子被提起旧事,瞬间就呼吸急促起来,仿佛胸口有压不出的怒火一样。

“他算哪门子的亲兄弟?什么事情他没有做绝?祖上的荣光都被他丢尽了。父辈留下的财产也被他霸占去了大部分。几个兄弟姐妹不得已都选择了转世重修。尤其我那可怜的小妹居然在转世的时候出了问题再也找不回来了。我发誓一定要把他逐出李氏家门。”

其实这李姓男子要找他办什么事情,他是清楚明白的,之所以把话题往这面引,不过是想让这家伙发泄下愤懑的情绪罢了。

那样短时间内,也能让这家伙好过一点,事主好过了,他也能不被对方缠的那么紧。

“嗯,李老大这事是做的太绝了些。我代表我们那位仙爷保证还你一个公道。”

“只不过,我们那位仙爷如今正在闭关的紧要关头,谁也不见。”

见对方从刚才的眼露怨恨再到犹如泄气的皮球模样,他知道差不多了。

“你放心,等那位仙爷闭关出来我一定第一个通知你。”

其实他也拿不准叶晨到底要闭关多长时间,更加不清楚他会不会在出关后知会他这个新手下一把手,不过这些不能跟眼前这位透露。

这大抵就是半仙界小地方的秩序了。

叶晨这次选择闭关的主要目的不是要把修为提升一个档次,而是把现有的手段能隐藏起来就尽量的隐藏起来。

他从八卦葛仙炉首次出现在这些家伙的眼前,那些人露出的不可思议外加贪婪神情可以预判出,要是他把黄天印这些东西一一摆在他们面前的话,必定会迎来哄抢争夺的。

至于天魔化身这个基本上不容于任何仙界的东西,最好是不到生死攸关的时候不用为好,用了他不仅会惹来强者的不死不休追杀,还可能牵连本体在这一界天道面前留下污点。

他决定了,在没有碰到不可战胜的大敌之前就使使五帝神拳、勾陈神剑这些战技了,或者直接使用神魂攻击手段。

这些不用假借法宝的手段虽然显得神秘,却不会引来太多人关注,这世界谁有没有一些秘密呢。

再其次,他身体的法力确实空虚的紧。

当他还是地球上凡人的时候都知道,人体每换一个大环境,在几天内就能把肌体内的水分给完全更换一次,现在的他必须做到入乡随俗嘛,尽快的把没有固化的法力给充盈起来,都使用半仙界的灵气,这样才能更加完美的融入这方世界。

按理说此界是半仙界,灵气在某些地方已经被孕育成了仙气,可他到现在还没有感应到半点仙气的存在,看来想要享用仙气的加成和滋润只能看他以后的造化了。

不过这些都不是太过要紧的事,毕竟他现在还处在地仙境,还没有突破天仙境,没那么迫切需要仙气。

只一周的时间,他就出关了。

他看着这普普通通的寓所还在赞叹不已呢。

这一界的发展已经到了十分恐怖的地步,普普通通的寓所内就包罗万象,不仅仅只是供修士生活的,比下界的洞府设施还要完备。

房东大姐不是没有讨好他,让他搬到更好的寓所去,是他觉得没那个必要的。

“老大,这里有个事情急需你出面处理。”

死人张向叶某人汇报着他闭关时候发生的一切。

“呃,居然还有这样的事?”

叶晨很是诧异,这一家子也算当地的奇葩了。

一般来说,有大家族可供依托的这一界普通修者都是以家族为单位抱团的,其他零零散散的才是择地而居。

而那些高高在上的至尊们却是没什么闲心统领这方世界的每个角落,完全是一副仙权不下乡的态势。

显然他现在所处的位置就不是高高在上的仙人们所看中的地盘,不然也没有他什么事情了,更加没有姓燕的什么事情了。

“走,带我去看看这一家到底有什么了不得的遗产,居然能上演兄弟相残的戏码。”

叶某人在死人张的介绍下,瞬间对李姓一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要不要多叫几名兄弟以壮声势?”

死人张试探着问。

“我叶某人是那种需要呼朋唤友才能看出来有气势的人吗?”

叶晨面露不愉的反问。

“老大自有一股摄人的气魄,这是人所共知的!”

死人张难得的挤出一丝笑意恭维道。

叶晨并没有多看他一眼,已经率先踏出了房门。

面色一紧的死人张赶紧冲到前面给他引路,心里犯着嘀咕。

这一位的行事作风明显跟燕不归兄弟不同,江湖气少了许多,更显霸气,不是久居末流的人物啊。

他都有些遐想,要是这位发达了,他会不会也能水涨船高。

不过要想水涨船高就得跟紧对方的步伐,可惜的是他到现在还没有摸清楚叶某人的脾气呢。

叶某人的脾气当然不是那么好摸清楚的,别说他了,就是他的几名道侣都不能完全把握好分寸,不然他老早就会被魔界那些对头给吞得连渣都不会剩下一点了。

“就这里吗?”

叶晨盯视着眼前的四合院问死人张。

灰墙黛瓦,庭院深深,这在高楼大厦林立的这一区域是十分罕见的。

眼前的一切也从侧面证明了李姓一家有着悠久的传承。

他是识货的,没有厚实的家底,怎么配拥有这样一块福地。

“是的,老大。”

“李老四,还不过来拜见叶仙人?”

回答完叶晨的问题后,死人张向着某个方向吼道。

早就得到消息躲在某处等候的李老四忙不迭的飞出,来到叶晨面前就大礼参拜,然后声泪俱下的哭诉起来。

“叶大仙人啊,你可要为老李家的后生们做主啊。那丧尽天良的李老大为了独吞父亲遗留下来的财产,居然对他的亲兄弟们伸出了魔爪。......”

这李老四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叶晨都感觉他是在丢修士的脸了。

他没有兴趣听他单方面的说辞,不等李老四哭诉完就向其摆了摆手,踏步就往这座宅院中行去。

“还不赶紧起来给叶大仙人引路?”

始终板着一张方脸的死人张提点道。

“是。是。是。”

抹掉眼泪的他飞快掏出一方令牌往大门方向一招,那古朴的大门应声而开。

“李老四,你还敢再来,看我这次不打断你的狗腿。”

门内却是传出一声极为不爽的吼叫声。

“大胆!”

“叶大仙人造访,胆敢口出狂言者,死!”

这个时候必须是死人张出来给叶大仙人扫清障碍啊。

“啊!”

“原来是叶仙人造访寒舍,失礼,失礼!”

对方反应到快,一道流光后一名宽袍大袖的男子就出现在大门前。看其样貌真的跟这李老四有几分相像的样子。

这男子天庭饱满,一双铜铃般的大眼显得炯炯有神,一看就是修为不弱的样子。

叶某人就犯嘀咕了,怎么从面相上看,这李老四才是十足的小人,李老大却是看上去正派的多。

“李老大,这不是待客之道吧。都到你家门口了,也不请我们进去坐一坐?难道觉得我大哥叶仙人不配进你家宅邸?”

死人张很有小弟的觉悟,虽然有些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的味道。

“岂敢,岂敢。叶仙人到访,那是蓬荜生辉啊!”

李老大很是优雅的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叶晨对其点点头,缓步踏入。

没想到的是,就在他越过这李老大的时候发现这家伙眼神一凛,随后他身周的景致飞速变幻,再观察的时候已经处在了一座鸟语花香彩蝶翩翩的花园内。

“这阵势好生熟悉。”

叶某人呢喃。

“李老四你个败坏门风的不孝后辈,竟敢勾结外人来抢夺家产。”

听声音是刚才李老大的声音。

“李家的家产是李家所有后人的,不是你李老大一个人的,我怎么不能来?我不仅要来,还要你吐出兄弟姐妹的那一份来。”

“哼哼,既然你都走到这一步了,那我就不能再次放过你了,可别怪我不念兄弟旧情。”

“说你的什么时候念过兄弟旧情一样。”

随后就是丁零当啷的打斗声传来,夹杂着死人张对李老大的逼问。

死人张也慌了,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的强势造访惹怒了对方,一个照面直接就把叶老大给弄没影了,他还想着他的大好前程呢,没有了叶老大在,他自己怎么实现?

“破!”

叶晨一声低吟,周遭景致瞬间幻灭。

这只不过是颠倒五行大阵的简化版罢了,重在布置简单,发动快捷,隐蔽性极强,实为看家护院的不二法阵。

只是他很奇怪这一界的这方面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很多都直接结合在了寓所中,怎么这李老大没有与时俱进,而是选择了这古老的法阵。

“你怎么这么快就破了我的颠倒五行阵?”

争斗中的李老大很是震惊。

“不过是简化版的颠倒五行阵而已,有什么不好破的?”

叶某人老神在在的回。

“老大!”

死人张表示关切。

或许是叶某人这段时间的威名太盛,在搞清楚颠倒五行阵困不住他之后,李老大就产生了退意,招出的三种法器勉力一分,一柄飞剑法器急速射向死人张,一件防御形法器挡住死命纠缠他的李老四,一支小箭直接向叶某人偷袭而来。

“呵呵,叶某还没有兴师问罪,你就自寻死路来了吗?”

叶晨很是淡定的说着,话还没说完,他就鬼魅一样的出现在了摇身想要化为流光往宅院深处退去的李老大跟前。

只见他张开左手五指直接对着对方的脖子一抓,就把对方犹如抓小鸡子一样的提了起来。

嗓子中嗬嗬有声的李老大瞪大着不可置信的双眼怒视着他。

“起初我还以为是其貌不扬的李老四在诬陷你,觉得他的一面之词不可全信,现在看来再也没有必要听你的申辩了。”

叶晨逼视着眼前这人淡淡说道。

随着他手上力道加强,李老大感觉整个灵魂都要被捏碎了,不片刻就两腿一蹬死翘翘了。

“咦!”

叶晨讶然。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