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嫡女之倾城乱 > 第一百七十一章糖盐不分(大结局)

第一百七十一章糖盐不分(大结局)

手机阅读

果然,两人一被拉出去,声音遏制,想必是就地处死了。我心中一颤,难道,做君王就必须如此心狠么?

而方才为那两名将军喝彩的士兵们,也照旧没有逃过一劫。北冥楚命令没人下去自领三十大板。原以为事情到此结束,却不想北冥楚竟然还让人招了那名军妓前来见他。

我暗想,莫不是他还想杀了那名军妓?正想着,人家如何都是一名女子,我是否该替那名军妓说上两句好话,便见两名士兵将那名军妓押了上来。

我抬首望去,想要看看那名女子到底是何等的绝色,竟能让两位将军相争鹬蚌相争,还因此丢了性命。然而当我看到她那张脸的一刹那,顿时不由惊了。

那女子打扮的十分香艳露骨。酥胸半裸,衣薄如羽,比那青楼女子还要邪魅三分,只是那张脸,却是我无比熟悉的。

那女子也自然是看到了。同样,她的眼神也十分惊讶。不过惊讶之余,还带着一股永无休止的愤恨,仿若恨不得立即冲过来将我撕碎。

这世间能这般恨我的人,自然只有顾倾国一人。只是我怎么都没想到会是她?向她那般自以为是,高傲冷情的人竟然会沦为北冥军中的军妓。

然而北冥楚却好似并不奇怪。他嫌弃的瞥了一眼跪在地下的顾倾国,冷声道:“就是你挑起了两位将军之间的战争?”

顾倾国听到北冥楚说话,这才反应过来。面对北冥楚,她还是有些惧怕的。因为她怎么也忘不了那晚自己苦苦哀求他,却得不到他任何的一点怜惜,还将她赏赐给了军中的那些杂碎,日日折磨蹂躏她。

她老实的跪在地上,装出可怜的样子,泪眼盈盈道:“回王上,倾国实在是冤枉啊!是他们两个同时都看上了倾国的,还非要抢着倾国先伺候哪个,最后两人不欢而散,才打了起来。这事,跟倾国当真是毫无关系啊!不信,您大可去问军中的士兵啊!”

北冥玉才不相信她所说的这套。他冷冷道:“你若不想死的太快,便最好从实招来。”

我一听她这话,顿时觉得恶寒起来。谁能想到,曾经风光无限的右相嫡女顾倾国,竟然也会有这样一日,沦落到了北冥军中来当军妓,这实在是让人有些无法接受。还有她脸上的伤痕又是怎么回事?这些时日,她又到底遭遇了什么?

一个个疑问在我脑中徘徊,虽然我知道她顾倾国不值得我可怜,她亦是不需要我可怜,但我终究还是有些不忍。

而顾倾国接触到我那抹不忍的眼神后。她不屑的将脸撇开,对我冷哼一声。在我面前,她果然是宁死不屈的性子。

她知道,自己今日必死无疑。可若是死的时候,能拉着我一起垫背,那她也觉得也是值了。因为这段时间让她所受的折磨,早就令她早就不想活了。

这次的事,确实是她挑起的。因为她听说我在北冥过的十分的好,还仗着北冥楚对我的宠爱,连满朝的官员见了我,都要给我几分薄面。

她知道自己这辈子再无机会逃走,与其每日在这军中受辱,她还不如放手一搏。她故意挑起两位将军的不合,只不过是想要引北冥楚出现而已,然后趁机刺杀他,或者威胁他,让我来见她。不过她倒是没想到,我竟然亲自来了。这样很好,她可以亲手杀了我了。

念此。她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从实招来又如何。北冥楚,你为了这个贱人,难道会放过我吗?”

北冥楚不置可否。“自然不会。你害本王失去了两名将军,光是这一点,就足够让本王将你五马分尸了。”

顾倾国一听要将她五马分尸,立即慌了。她拼命摇头,疯狂般的大叫道:“不!不!我是东篱右相嫡女顾倾国。我是东篱的第一美人。我还是东篱的未来皇后。我位高权重,万人敬仰,怎么可能被你五马分尸。”

我见她如此疯狂的模样,心中不由叹息。我不想再见她,也亦不想再插手她的事情。北冥楚将她要杀要罚,也亦是与我无关。

念此。我正欲向北冥楚告辞。便见他突然翻越过来,一把将我抱起。

我正疑问,他这是做什么,便听到利器掉落在地上的哐当声。回头望去,只见顾倾国口吐鲜血,一只手朝我伸出,犹如厉鬼索命般想向我索命,可终究在离我一尺的地方停了下来。而她胸口,则一片血肉模糊,一把折扇犹如利剑般,将她剧烈起伏的胸口刺穿。

一声闷哼。北冥楚一脚将她不客气的踢至营帐外。

血迹染红整个大帐。我见此,不由觉得恶心,立即捂着嘴呕吐起来。这时,一名士兵从门外走了进来,告诉北冥楚,顾倾国已经毙命了。

我听后,心头一惊,顿时昏倒了过去。

待我醒来之时,已是入夜。我见北冥楚站在窗前凝望着什么,又似乎在沉思着什么,总之气氛十分的冷冽。

我一想到顾倾国被他所杀时的样子,顿时又觉得恶心了起来。

他听到动静,转身见我吐的难受,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忍,方才周身还围绕着一股冷冽之气,顿时柔和了下来。

“你没事吧!”

我摇头。吐完终于觉得舒服了一点,见他一脸担心的模样,我心头一暖,老实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近日总是会觉得恶心想吐。你不用担心,我明日找御医看看便是。”

他听我如此说,脸色顿时又沉了下来。冷冷道:“不用了。”

不用?我平时哪怕喝水呛到,他都会急着说要宣御医来看,怎么今日我主动说要看了,他反而又说不用了呢?难道我晕倒的时候,御医已经看过了?看他这般严谨的样子,可是我的病情不容乐观?

“我……”

“你怀孕了。”他道。

“什么?”

他静静的看了我片刻,最终只是道:“好好休息吧!”然后秃废的走了出气。

他说,我怀孕了?

我怎么会……

我骤然想起,那夜与东篱夜锦睡在了一处的事情。难怪方才北冥楚的脸色那般难看,原来是因为,我怀孕了。

双手轻轻的抚摸上平坦的肚子,似乎还有些不可置信。这里面,如今竟然已经住着一个小小人儿了。那是不是代表,我就要做母亲了?脸上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幸福如同肚子里的这个小小人儿般,在心里生根发芽。

我再次见到北冥楚的时候,已是半月之后。他脸色极差,整个人也消瘦了许多。他虽然强忍着自己不来看我,可我知道,他是放不下我,也放不下我怀孕的事实。

他告诉我。若我现在想回东篱,他便立即送我回去。

我摇头道;“既然我答应了你要为你做半年的厨娘,就自然不会少一日。”

他摇头说不用了。还说若不想让他难受,便回东篱吧,再也不要出现在他面前了。

我从未见过他如此爱上的模样,也从未想过,他竟然对我用情如此之深。只可惜,我只是将他当做哥哥一般。

我说,我还想去那处避世桃源看看,问他可否陪我一道去。

他犹豫一阵,最终颚首道:“好!”

行至那里,又过了半月有余。当初的木屋,河滩,树林还一如从前,只是多了些许灰尘。

我问他,可否陪我在此处待三日。亦如当初模样?

他依旧说好。

其实我知道。即便陪他再多的三日,也弥补不了他对我这份情。但我终归是自私的,总想着能用这三日来填补心中对他的亏欠。

他去河滩中取来水,而我则负责打扫。忙碌了一天,总算是将所有尘土抹去,木屋又恢复了之前的生机。

晚上,他去河滩抓了两条鱼,又挖了些野菜,摘了些果子回来。见我正要动手下厨,立即就将我赶到了门外,还说我是孕妇,怕我万一被油烟呛出个好歹来,他吃最不起。

我不由笑了,心中划过一丝暖意,他终究还是照顾我的。

然而当他端上一盘黑乎乎的鱼肉和一盘炒的蜡黄的野菜时,我脸色不由一黑。

这真的能吃么?

我也终于意识到,为何他身边却一名厨娘了。

他见我一脸不敢下手的模样。脸色尴尬道:“不如,今日你先吃点果子垫垫腹。明日,我去再去外面买个丫头回来做饭。”

我道:“算了吧!左右我也不挑食。”然而待我吃了一口后。我顿时便后悔了。

令我哭笑不得的是,他竟也与我一样,糖盐不分。

这三日,一晃而过。当他沉默着目送我远去的背影时,最后还是忍不住又追了上来。说是要将我送入译城,他才放心。还说,若是东篱夜锦不信任我,嫌弃我,便让我回北冥找他。反正自己也已经习惯的我这个累赘的存在。

他没有说,我不在了他反而不习惯,可我知道,他是不舍的。

译城很快便到了。而令我们都没想到的是,东篱夜锦竟然骑在马上站在城楼之下迎我。

我喜极而泣,却听北冥楚道:“看来,就连方才的那一丝丝希望也破灭了。”

我朝他笑道:“楚公子,既做不成夫妻,不若我们便做兄妹吧!”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