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傲魂星云 > 第一百二十九回 暗月(四)

第一百二十九回 暗月(四)

手机阅读

宁鸿远现在终于了解更多关于这紫霞宗的秘密,也更加了解了徐广益这个时代人物,随后自在地大笑起来,“这样说,徐广益不是这紫云城小皇帝吗?我看他比皇帝还皇帝,过去皇帝三宫六院七十二妃,都是一些完全不做事的玩物,而他的这些妃子,非但帮他做事,而且还能够内部团结一致,彼此之间相互协作,这可真是天下奇闻!只是,这一些都是真的吗?我还是有些将信将疑,这天下怨毒女子这么多,他难道就不怕吗?”

宁鸿远这些年接触过不少女人,其中怨毒的不占少数,尤其是来暗杀他的那些真正女杀手,无一不是被男人抛弃过,因而仇恨整个世界,出手招招致命,仿佛宁鸿远就是背叛她们的负心汉一样。

龙影微微一笑,再次拜道:“少主大可不必怀疑,那些怨毒女子是因为男人的抛弃,而这徐广益可从来没有抛弃过她们,甚至与她们荣辱与共,而且那些怨毒女子则是以处女之身被男人抛弃,她们将女人最宝贵的东西献了出去,到头来却遭到男人的遗弃,自然怨毒极深,而这徐广益所收留的女子,那可曾经都是命运悲惨却没有放弃的夜女,这其中是不可以相提并论的。”

宁鸿远听了龙影的这一番话,这才收回成见,“那么他徐广益可真是聪明的小皇帝。”

龙影微微一笑,“也可以这样说,但是这两者却又有根本的不同,少主试想,过去那些皇帝的后宫女子,无一不是处女出身,豪门女子,是依靠着其自身家族势力而上位的,其中无才无德而又持宠而娇的女人,比比皆是,而这紫云城主的这些暗月,虽然出生卑贱,但是他们是依靠着自我救赎和自我激励,而成为管理者的,这就两者之间最为根本的不同,正因为她们出身卑贱,而且命运坎坷悲惨,所以,她们极为珍惜徐广益给她们这样一个鲤跃龙门的机会,再加上徐广益自身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她们自然将徐广益视为圣人一般的存在了,这与那些恃宠而骄的女人是存在着根本的不同的!”

“根本不同?”

龙影点了点头,“少主试想一下,究竟是那一种更加利于管理呢?”

宁鸿远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当然是这暗月易于管理,想那些豪门女子,进入那深宫之后,整日以取悦皇帝为乐,她们从小就养成了衣食无忧的秉性,怎可能去做事情?说一句不好听的,她们就是那皇朝的毒瘤,整日整夜地以取悦皇帝来维持自己的地位,这种不劳而获的做法,自然难以管理,而这暗月可是要做事情的,哦。。。原来是这样,我明白这其中的合理之处了!”

龙影道:“所以,这紫云城如此祥和,而这一百二十暗月如此忠诚,便不是稀奇的事情了,再加上这紫云城主每一年都会让这些暗月登上城头,说一些鼓舞人心的话,培养了她们心目中的那一股自豪感!”

“自豪感?恩,你继续说吧,我发现这紫云城主越来越令人钦佩了。”

龙影眼见宁鸿远这般亲和,自然也不再过于拘束了,“少主愿意听,属下就多说一点!这紫云城主最大的非凡之处,就是他擅于培养这些暗月的“集体荣誉感”,每当这紫云城年会之际,这徐广益就会带着他这一群暗月,登上城头,而后发表一些演讲来凝聚人心,激发她们的荣誉感和自豪感,少主试想,如果这些才德兼备的暗月女子站在城头山,望见这城中的百姓载歌载舞,再对比她们曾经所亲眼目睹的那外面的黑暗,她们心中会不会生出自豪感呢?她们眼见这紫云城年会上的和谐场景,回想起过去悲惨的生活,而如今终于做了一些对百姓有意义的事情,她们心中是怎样的感觉呢?会不会因此而自豪,会不会因此而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劳动成果呢?”

由于宁鸿远平易近人,毫无架子,龙影也自然变得坦然自在起来。

宁鸿远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当然会!想她们过去在这个世界的底层挣扎,是被人唾弃,厌恶,轻蔑的社会群体,而现在终于可以鲤跃龙门,翻身做人,一跃成为社会秩序的管理者,那心中自然是十分骄傲的!”

龙影拜道:“少主所言甚是,而这紫云城主在此机会就会发表一些感动人心的演讲,除了激发她们内心的自豪感,激发他们团结一心的斗志,也通过演讲来震慑住她们内心的过度骄傲,让她们懂得居安思危的道理,再加上这紫云城主自身以身作则,此人文韬武略样样精通,排兵布阵更是不在话下,而拥有这样才华的他,做人却十分地谦逊,对待城中普通百姓也宽厚有加,绝非那些吴姓城主可以相提并论的,这些暗月乐意为他去死,就不值得奇怪了,而百姓自然也对他手下的暗月极其尊重,而这些暗月反过来对百姓也很尊重,就这样,他们相互尊重,所以,在这种相互尊重之下, 这紫云城的治安环境就成了我们整个天域之中位列前三,这一切的确是可以写进史书的天下奇闻。”

听到这里,宁鸿远忽然之间想到了一个更为深刻的问题,“虽然这徐广益取得了这样的成就,但是我始终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这样的时代讲求的是门第出生,而他这样反其道而行,大胆启用这些出生不好的暗月女子,难道不会受到那些自命不凡的贵族的强烈抵触吗?这种矛盾,他又是怎么解决的呢?”

龙影听了自家少主这一番话,心中对少主的思维敏捷缜密佩服不已,再次拜道:“少主果然思维不凡,其实正如少主所说,这徐广益心中也很清楚,他这种做法必定会受到各个豪门的坚决抵触,那些自命不凡的贵族子弟,当然不愿意与他合作,而他还是一意孤行,究其原因,还是在于他就是想要建立自己的政治集团。”

宁鸿远道:“哦?此话怎讲?”

龙影道:“少主想一想,他徐广益是并非吴姓子弟,却成为了一代城主,如果依靠传统的那些贵族子弟来帮他做事情,其结果必定是这些人表面上对他徐广益忠诚,而私底下却对吴家人忠诚,那么他绝对是一个傀儡城主,而他正是看清了这一点,是一定要培养完全为自己服务的政治集团的,于是他便说服了那老宗主为他撑腰,帮助他建立了这个暗月组织!而这个暗月组织的建立和壮大,那也是颇为曲折的,说到这里,少主一定经历过无数次暗杀,想必对这暗杀一类的事情很是熟悉!”

宁鸿远道:“难道他手下这些暗月也遭遇过与我同样的事情?”

龙影道:“是的,少主,当年他组织和培养这些暗月是极为秘密的事情,为了防止这些德才兼备的暗月女子被敌对势力所暗杀,他做了六件事!”

“哪六件事?”

“第一件事,这徐广益花费重金买通了这紫霞宗的刺客组织首领,最为难能可贵的是,他利用了这紫霞宗两大地下组织的矛盾,凭借自身非凡的口才和能力,让他们也分成了两派,一派效忠那六位吴姓城主,另外一派则效忠他和老宗主;”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