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萌妃闹翻天:王爷打包带走 > 2701.第2701章 法器出现

2701.第2701章 法器出现

手机阅读

虽不是闭关,也形同闭关了。

过了少顷,星月的声音传入若长乐耳中:“若长乐,你既然从皇宫中回来,便当修炼才是,我虽与你有约,却在千年之后,此前你却不该纠缠,我还要修炼,你去吧!”

整个山峰之上空荡荡的,出了他自己之外,再无一人。若长乐心中奇怪,抬头看看当空的烈日,而后就站在山巅远眺。

马车随即疾驶而去。

队列中的修士虽然不敢盯着王朝看,但却都用眼睛的余光在观察着王朝的动静,几个凝丹期修士更是直接用神识一直盯着他,这时见他朝若长乐而去,不少人都长出了一口气,暗道:“这条疯狗总算不是来找我麻烦的。”

林姓男子说着上前一把将红宝树从若长乐手中抢了下来,若长乐顿时大喜,红宝树一离身自己就没有了忌讳,机会来了怎能错过?趁那林姓男子没出自己神识范围,若长乐心念一动,那红宝树顿时放出一道白色净火,瞬间点燃了林姓男子的一只手,林姓男子发出一声惨叫,红宝树瞬间落地,但那净火已经熊熊烧了起来。

中年人一晃红宝树,暂且收了白龙,跟着若长乐进了山洞,一看之下,忍不住骂了一句,傻了眼:这山洞中却是个迷宫一般的地方,里面无数洞口通向不同的方向,也不知道若长乐到底进了哪个洞口了。用神识查看了几个洞口,没有任何发现,他暗道:“我就在此守着,不信你不露头,你只要逃走必然要有法力波动,到时候我再取你性命!”

过了一会儿,整个山洞里还是安静异常,余长清这时也稍有不安,他抬起头,刚要说话,这时从石殿里突然传来一声幽幽的长叹。

太岳想着,又将手罩在若长乐头上仔细查看了一番,但结果还是一样,的确是伪天脉没错。但这就奇怪了,他怎么做到的呢?

其余的两宗长老一看,都是向后退了几步,金长老将那玉符往光幕上一丢,而后自己也迅速后退,并且和其他长老一样,都放出护身法宝护身。

秦梦妍突然睁开了双眼,一柄长约三寸、晶莹剔透的玉质小剑在头顶嗡鸣游动,忽然剑身一颤,迅速变大到两米有余,静静地漂浮在秦梦妍脚下。

说着,金长老手中的玉符开始泛起金光,而后金光越来越强烈,最后,竟然仿佛一轮小太阳一般。

一番话说完,其余几人都是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宋清儿道:“老万说的也有道理,想想也很可悲,我们这种小修士,又有什么值得人家注意的呢?”

若长乐偷偷吐了一口,答应一声走了过去,扶起地上的少爷,道:“白管家,你看少爷还有救吗?”

诸葛师兄道:“不管怎么说,师尊他们做出这样的决定肯定有他们的道理,我们当小辈的只要听着就是了。”

当那股神念完全消融之后,化为一片金色的雾霭,被小树的枝叶吸了个一干二净,小树顿时显得生机勃勃,更加青翠。

若长乐并不想和那个胡师兄他们照面,听他们所说,这里整个都是枯死的死树,自然也不可能有破障果了,便干脆绕过了那几个人,打算从这片林子中穿出去,再继续往前面走。

他看了星月一眼,见星月也正看着自己,柔声道:“回金柳峰后,我要潜心修炼,争取早日突破到培元期,恐怕有段时间不能看你了。”

香香道:“破障丹!黄泉果!单只一样,也值得了!”

若长乐一看,一愣:“怎么这招数这么熟悉?这不是自己常用的招数吗?不过这家伙用的实在不如自己熟练!”就是这一愣神的工夫,那灵符化作的光圈已经将他套了个正着,他顿时感到身上一紧,暗中想道:“居然连用的灵符都一样,都是定身符,这土疾行和自己还真是有点儿像啊!”

离火长老似乎心情不错,其实是感到好笑,心道:“只想随便喝点儿酒,想不到遇到这么一个夯货,倒也有趣,不妨逗她一逗,找找乐子吧!”他大眼一翻,挠挠头,装出一副为难的表情,道:“我自然喜欢吃,百里妹子你不知道,我们道观里的饭菜都快淡出个鸟来,所以我是很想留下的,不过你看到那个小道士没有?他不让啊!他年纪虽然比我小,不过身强力壮的,我怕是打不过他啊!所以没办法,有他在,我虽然想留下但也只能离开了,不然还要连累了百里妹子你!”

这一次,若长乐一连修炼了五天才醒了过来,体内真元已经如涓涓溪流连绵不绝,他感到自己的感觉更加灵敏。

若长乐点头答应一声,一把抓住那中年人朝着前面飞奔而去,但那些怪兽速度实在太快,那火柳峰的中年人因为先前的恶斗法力消耗巨大,速度怎么也快不起来,眼见就要被一头通体铁青的犀牛追上,若长乐忽然对他轻轻说道:“对不住,但愿你能托生个好人家!”

青衣长老似笑非笑的看着若长乐道:“莫装糊涂,你入门虽晚,但为师还是知道你的,为师不信你把所有的破障果都交了出去!把剩下的都拿出来吧?”若长乐嘿嘿笑了笑,摸摸脑门,而后从储物袋中将剩下的破障果都取了出来,总计有三十颗。青衣长老看了满意的点了点头,叹道:“没办法,虽然都是五柳一脉,但各位长老门下都是弟子不少,对这破障果看的还是很重的,若是不藏私的话,恐怕分下来的就很少了。”

只见一篷悠悠青光笼罩了整个斧身,不住吞吐。这青光虽然只是淡淡的,但却晶莹温润。一阵阵热流涌入若长乐握着斧子的手中,他立刻感到头脑清净了许多,只过了一会儿,他的疲倦感就完全消除了,精神也恢复如初。

老者睁开眼睛,看了三人一眼,见若长乐脸色如常,微微露出异色,暗道:“这人竟能在我气势之下保持镇定,不错。”随即就又闭上了眼睛。

阴兵阵前,老甲四人静静的坐在地上等着,忽然听见从远处传来连天怒吼声,四人都是一惊,接着就看见数百头形状各异的怪兽纷纷扬扬的向前狂奔,在那些怪兽之前,则是一个穿着一身白色道服的年轻修士。

原本任狂徒以为只要自己亲自出马,宣妃长老定然不会拒绝,没想到宣妃长老征求星月意见时,星月宁死不同意,宣妃长老无奈,就拒绝了任狂徒。

土圣人也试了试,发现果然有一层隔膜阻拦,对若长乐道:“许兄,那谷地中似乎整个被禁法包裹了起来,不过这禁法好像时间很长了,很脆弱,咱们干脆合力破开它怎么样?”

怪人果然被若长乐激怒了,又招来漫天乌云,这次若长乐却不像上次一样,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若长乐已经知道,那漫天乌云当中充满了强烈的雷电之力,于是当乌云中又出现无数电弧时,若长乐突然高举双手,将一大块乌云整个的吸了过来,然后张开嘴猛地一吸,就要将这大块的乌云整个吞下。

老人点了点头,傲然道:“小友猜得不错,我就是吞天魔君!”一句话说完,尽管眼中的老人只是一缕分神,但若长乐还是感到一股无比磅礴浑厚的气势从老人孱弱的身体发出,与这股气势相比,自己仿佛就是无尽大海中的一叶孤舟,这气势,让人从心底里感到战栗!

“难道这怪人不敢真的伤到我?既然如此,我就用土山压死你!”

“就是这事儿?你告诉我一声不就行了,何必还把我叫到这里来?”

“善哉,善哉,我等历尽万般诸劫,身化恒河沙数,今当归去消业以应来世,来世当持真言,愿天生成佛!善哉,善哉!”

谷风又是一呆,怀疑道:“中年人,穿着和我一样的衣服?看来那是我大师兄了,不过另外的那人穿着和道长差不多的衣服,那是谁呢?”想了半天没想出个头绪来,又问道:“道长可知道他们斗法的结果?中间说了什么吗?”话一出口,忽然一拍自己的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