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道君 > 第九四四章 匿名信

第九四四章 匿名信

手机阅读

一国皇后被废,不是小事,瞒不了。

茅庐别院外的溪流石桥上,看着手中消息的牛有道“唉”,一声叹,“高高在上的天女教长老,突然变成了叛军将领的夫人,突然又变成了一国皇后,转瞬又成了阶下囚,我这结拜大姐还真是命运多舛。”

宋国废后的消息传出后,引起了他的关注,立刻让人打听究竟是怎么回事,手中消息就是新到的消息。

“皇后捉奸抓了个现行,居然被皇帝给废了,奇葩,这吴公岭还真干的出来。”陪同在旁的管芳仪冷哼不止,很是为惠清萍感到不值,“若没有惠清萍,吴公岭焉有今天,狼心狗肺的东西。”

牛有道手中纸抖成碎片飘落桥下随波逐流而去,也随口回了句,“没有惠清萍,也有其他的萍出现,就算没有其他的萍出现,吴公岭未必就没有今天。吴公岭有没有今天,不是惠清萍能决定的,惠清萍看不明白这一点,所以才落得个今天的下场。”

管芳仪冷眼道:“你的意思是吴公岭做的对咯?看来你们男人都是一路货色,没一个好东西。”

“……”牛有道无语,怎么又把他给捎带上了,哭笑不得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也没说吴公岭做的对。有句话叫做‘悔教夫婿觅封侯’,选择了什么样的路就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男人当了皇帝后宫之中怎么可能只有一人,女人当了皇帝面对万千男色,闺帐之中也不会只有一个男人,到了什么样的山看什么样的景,你不能站在山下去想山上的风光,都要面对现实。惠清萍就不该这样去闹,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时候就得那样去做,不愿接受山顶的现实,乱冲撞就有可能跌落山脚去面对山脚的现实。你不想看山上的景,要么闭眼,要么滚下山,这就是现实。”

管芳仪哼哼道:“也就是说,你以后若有机会,也会和吴公岭一样。”

“……”牛有道再次无语,也怪自己,闲得蛋疼还是怎的,居然跟女人讲这种道理,不是有病么?立刻转移话题道:“以我的名义,传信给吴公岭,警告他,惠清萍是我结拜大姐,敢动惠清萍一根手指头,让他小心自己的脑袋。让他把惠清萍交出来,否则我燕国立刻发兵攻宋!”

管芳仪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愕然道:“什么意思?”

牛有道:“什么什么意思?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管芳仪提醒:“别说什么动一根手指头,惠清萍已经被他打入了天牢。”

牛有道摇头:“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将惠清萍关押只是一时,吴公岭这人心狠手辣,翻脸后必然无情,若没有顾忌,惠清萍在天牢内迟早要出意外。”

管芳仪狐疑道:“你真要为了惠清萍发兵攻燕?这事好像也由不得你。”

牛有道沉默了一阵,这事的确由不得他,他对燕国军方的影响力是不小,可临近宋国方向的燕军人马并没有他的势力,不说燕国,紫金洞也不会允许他妄为。

“走一步看一步,慢慢想办法,先稳住他不要对惠清萍乱来。”牛有道皱着眉头给了句,想救惠清萍的确有点麻烦。

管芳仪算是看出来了,这位不是说说,而是真的想救惠清萍。

她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其实觉得没必要,这边与惠清萍的书信来往她又不是没看到过,人家压根没把跟你的结拜当回事,何必热脸贴冷屁股自找麻烦。

“好吧!我相信你这种人的决定不是一时冲动,应该是有深思熟虑的。”管芳仪叹了声,转身而去执行了。

牛有道站在桥上,一手杵剑,一手摸着石栏,看着水中游鱼思索着什么。

思索中不知时间过了多久,待管芳仪回来表示信已经发出去了,闻墨儿也来了,也带来了一封信。

“道爷,山门外有人送来一封信,说是给您的。”闻墨儿奉上信道。

管芳仪接了信检查,并问:“什么人送来的。”

闻墨儿:“对方没透露身份,放下信就离开了,不知是何人送来的信。”

确认信没问题后,管芳仪把信给了牛有道。

牛有道看完信,对闻墨儿微笑,“有劳了。”

闻墨儿笑着告退后,牛有道又把信给了管芳仪看,“这事有点意思了。”

管芳仪看了信中内容方知他所谓的有点意思是指什么,信中提及的是惠清萍目前的遭遇,说知道牛有道和惠清萍有结拜之谊,并献策,说想救惠清萍很麻烦,除非燕国大军压境威胁宋国,国力空虚之下的宋国才有可能释放惠清萍。

为何如此,信中详诉了各种原因。

不过总体的想法倒是和牛有道之前的想法有点类似。

更有意思的是,信中没有提及送信人是谁,最后的具名是:仰慕道君者。

“道君…谁会这样称呼你?”管芳仪一脸稀奇,“你觉得这信可能是谁送的?”

“你问我,我问谁去?”牛有道也纳闷了,简直是毫无头绪,但能看出信中所明显呈现出的善意。

他将已知的所有和惠清萍有关系的人员梳理了一遍,也实在是想不出谁能写出这样的一封信来,但他总感觉自己能从信中察觉出点什么,可认真细想之下又一切成空,又成了没有任何头绪,这信有点神秘。

他又把信要了过来,重新仔细查看了一遍,最终摇头道:“这信若给一人看,那人兴许能看出点什么。”

管芳仪好奇:“谁?”

“邵平波!”牛有道给出一个人名,信也还给了她。

管芳仪讶异,“这没头绪的信,邵平波能看出是谁写的来?”

“我甚至怀疑这信就是邵平波写的,不过此人铩羽而去后尚在蛰伏期,在没有跟我较量的实力前,应该不会主动惹到我头上来。”牛有道苦笑一声,苦笑自己的心态,一旦发现不对劲的事情,很容易就忍不住先往邵平波身上怀疑。

最终叹了声道:“有些事情我到现在都不知道邵平波是怎么知道答案的,陈归硕回来详谈了解后,我发现邵平波那家伙某方面的推理判断能力非常强悍,近乎变态,只要给他足够的条件,任何的蛛丝马迹几乎逃不过他的眼睛,这一点我远不如他。我怀疑我干的有些事情,他已经知道了答案,只是迫于形势隐而不发而已。是个后患,可惜在晋国的庇护下,我拿他没办法。”

他自己都不知道,邵平波曾说自己不如他,而他又说自己不如邵平波,偏偏两人又要死磕到底。

管芳仪惊讶:“真有这么厉害?”

牛有道:“也没你想的那么厉害,人无完人,人都有缺点,他别的缺点不说,身上起码有一个致命的缺点。”

管芳仪不解:“致命?”

牛有道呵呵道:“据陈归硕说,邵平波经常吐血,有那么多修士帮忙调理,还能这样,再多的灵丹妙药也难长久,驽马之躯却耗麒麟之智,不堪重负,也不堪摧残,注定短命!他的心智就是他的致命缺点,不管胜负如何,就算我输了,他也赢不了,他注定要自己负了自己。”

管芳仪还在思索,牛有道又叹:“有意思,最近实在是有意思。”

他指的不仅仅是这封信。

之前他匿名给天火教去了封信,如今又有人给他匿名来了封信,还真是一报还一报。

给天火教的信达到了目的,却被宇文烟搞了个云里雾里,如今这封匿名信又再次把他搞了个不明所以。

他发现跳出南州后,面对的局势大了后,冒出的对手也果然是不一样了,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付了。

……

宋国皇宫,废了惠清萍后,吴公岭着实快活了几天,那些藏在外面的美人都光明正大接进了宫宠幸。

一点都不掩饰,有官员实在看下去进言,说了点不该说的。吴公岭早就想杀鸡儆猴,被他找到了机会,那位朝臣被冠以辱君之罪,直接处死了。

偷偷摸摸憋了那么久,如今他自然是要好好快活一下。

虽然那些美人都是前宋国皇帝牧卓真的妃子,但并非人人都能像牧卓真的皇后那般受辱后自尽,不但没有自尽,反而是委身讨好的居多。能保住性命、能重拾荣华富贵,至于是牧卓真还是吴公岭,对这些女人来说并不重要,对她们来说,牧卓真已经过去了,顶多触景偶尔想起。

相对来说,吴公岭也比牧卓真可怕的多,动辄杀人可不是说说的,比伺候牧卓真更尽心尽力,以前敢在牧卓真跟前撒娇或耍的小性子可不敢对吴公岭乱来。

然而快活了没两天,闹心的事来了,牛有道的信来了。

“欺人太甚!”御书房内,看完信的吴公岭一把将信给摔了。

他的御书房也别具一格,除了文房四宝和公文之类的东西,其他文气调调的摆设几乎都清除了,墙上到处挂的是地图,还有各种刀枪。

同仙阁掌门单东星捡起信查看后,也忍不住皱眉。

突然停步在单东星面前的吴公岭张牙舞爪,龇牙咧嘴道:“他把我当什么了?我管教自己的老婆关他什么事?他警告老子也就罢了,居然还威胁老子把老婆交给他,未免也太猖狂了,他以为他是谁呀?”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