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道君 > 第九四五章 要倒霉大家一起倒霉!

第九四五章 要倒霉大家一起倒霉!

手机阅读

皱着眉头的单东星也觉得牛有道这样干有点过分了,惠清萍虽然是废后,可毕竟曾是宋国的皇后,把宋国的皇后交到外国的手上,别说吴公岭丢不起那个人,让宋国上下的臣民情何以堪。

这简直是在羞辱吴公岭,他也觉得吴公岭不可能答应这种事。

可现实问题是,牛有道明白无误的警告了,你不答应,我就打你!

单东星捧着信试着问了下,“不知牛有道此话是真是假?”

吴公岭嗤笑不屑,“管他是真是假,他以为燕国是他家的不成,他想打就打不成?老子不理他,看他能把我怎样?”

单东星:“他在燕国的确有些影响力,他真要较真的话,还不知会出什么事。燕赵之战,就是他挑起来的,最后导致赵国覆灭了。”

吴公岭:“你少在这里自己吓唬自己,此一时彼一时,他已经投靠了紫金洞,逍遥宫和灵剑山不可能会再任由他乱来。不是我看不起他,他手上的人马想横跨燕国地域抵达我宋国边境都难,更别说出兵攻打。他嘴巴一张就想吓唬人,当老子三岁小孩呢?”

单东星试着问道:“那就不理他?”

吴公岭默了默,嗯了声,“不理,理他作甚!”

话虽这样说,其实挺没底气的,之前他的确存了找个机会让惠清萍在天牢出个意外的心思,可这封信一到,他有点投鼠忌器了,有点不敢轻举妄动了。

有些事情可能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也许天女教出面威胁他,他都不会害怕,可面对牛有道的确是有点畏惧。

确切地说,也不是畏惧牛有道,而是畏惧牛有道手下的蒙山鸣,因为畏惧蒙山鸣而畏惧牛有道。

他从参军开始,就在蒙山鸣麾下的大军中,从一小卒成长起来的过程中,一直是沉浸在蒙山鸣的威望中,是沐浴着蒙山鸣的威望成长起来的,那个统帅千军万马的蒙帅,在大军山呼海啸声中驰骋而来的场景曾令他心驰神往。

后来若不是宁王阻拦,蒙山鸣差点把他给宰了。

蒙山鸣可谓将他看得透透的,不管他立下多少战功,都将他给压的死死的,只要蒙山鸣在一天他就翻不了身,犹如一座大山一般,压得他近乎窒息,这种状况持续了很多年,试想他面对蒙山鸣的心态是何种。

身为沙场征战的将领,谁能服谁?可蒙山鸣由不得大家不服,近乎战无不胜的战绩晃人眼。

蒙山鸣残废了,蒙山鸣老了,蒙山鸣隐退了,燕国也在风雨飘摇中,名将凋零,他吴公岭正顾盼自雄,遍数燕国战将,谁怕谁?谁知蒙山鸣那个残废老头又复出了,打的燕国朝廷没脾气,后又撵的他落荒而逃,他压根不敢和蒙山鸣交手。

后面的事情人尽皆知,蒙山鸣白马过江,率军攻过东域江,以逆境之师打的锋芒正胜的宋国落花流水、苦不堪言,一路屠城,杀的宋国臣民人心惶惶。

意气风发的宋国大都督罗照至此黯然无色,宋国苟且求和。

一离开宋国境内,蒙山鸣又挥兵西征,与赵国厮杀,角湖一战败尽赵国精锐,直接将赵国给灭了,震惊天下!

面对这个近乎战无不胜的老家伙,他能感觉到自己就像是米粒之珠与皓月争辉,他自认为自己算是能征善战,可面对蒙山鸣他有种不知该如何去打的感觉。

那份畏惧是在他骨子里的,不仅仅是他,他知道他手下那些曾经从军于蒙山鸣麾下的将领也很畏惧蒙山鸣。

又何止是他们,整个宋国更是闻蒙山鸣而色变,蒙山鸣不止一次杀入宋国境内,早年就已经让宋国臣民心头上笼罩了阴影,想雪耻结果又遭蒙山鸣反攻入宋国境内,那一路屠城的手段更是残酷,坑杀宋国几十万精锐降卒的残暴手段更是吓人……

吴公岭畏惧蒙山鸣,牛有道就找到了蒙山鸣。

倒不是因为吴公岭畏惧蒙山鸣,牛有道才找到蒙山鸣,牛有道也不知道吴公岭畏惧蒙山鸣。

他不仅仅只是一封信吓唬蒙山鸣,也不认为光凭一封信就能轻易吓倒一国皇帝,诚如他收到的那封匿名信一般,需要真正的施压。

牛有道发了消息给商朝宗,直接挑明了情况,要施压救惠清萍,让商朝宗和蒙山鸣商量商量,看能不能采取什么军事手段给宋国制造压力。当然,未必要真打,只是要让宋国感受到压力不得不放人便可。

专业的事情还是交给专门的人去做比较好,他不懂大军作战,胡乱指挥让人看破手脚反而让人笑话。

商朝宗和蒙山鸣立刻对此事进行了商议,商议之后,哪怕是蒙山鸣也有些为难。

问题明摆着的,南州系势力控制的地盘毕竟有限,目前燕国的局势之下,南州系的人马想越过其他势力的地盘抵达宋国边境来个大军压境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一路打过去还差不多。

为了救个惠清萍而在燕国内部打个乱七八糟死个无数人,未免也太不值得了,实在是划不来。

当然,蒙山鸣提了点意见,如果牛有道能说服紫金洞配合的话,达到威慑宋国的目的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原因也很简单,燕国渤州与宋国交界,而渤州正是紫金洞的地盘,由紫金洞长老乔天光坐镇。

不真打而震慑的话,蒙山鸣需要渤州这个点来借力。

这样一来,牛有道也有点为难,让紫金洞配合自己干这种事,紫金洞答应的可能性很小。

紫金洞一群高层对他本来就有意见,而他又在北州对某些人的人下了杀手,情况可想而知了,说出来只怕不但不会帮忙,搞不好还要扯后腿。

亲眼目睹了一些过程的管芳仪也不知该说牛有道什么好,为个惠清萍这样费心费力值得吗?又能有什么好!

为此,管芳仪还找到了袁罡,让袁罡劝劝牛有道。

可袁罡的态度把管芳仪给气得够呛,袁罡说赞成道爷这样做。

牛有道正琢磨怎么解决这事之际,闻墨儿来了,说掌门让他去一趟议事大殿。

“不去!”庭院中徘徊的牛有道一句话甩了出去,“就说我在闭关修炼,严禁打扰,封闭了六识,联系不上我,也不敢轻易打扰,否则会走火入魔。”

他认为去议事大殿是托辞,之前陆续来过两位长老,要来见他,他以同样的理由拒绝了见面。

一个不行换另一个还是不行,他就是要逼严立严老狗找上门,其他人统统不搭理。

这位长老真的是太任性了,闻墨儿哭笑不得,解释道:“道爷,掌门说是圣境的事,说牵涉到了你,让你过去一趟。”

“圣境?还牵涉到我?”牛有道立马警觉了起来,“圣境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一旁的管芳仪也很惊讶,奇怪圣境怎么会牵涉到道爷,紫金洞上报的名单这边已经确认了的,和这边没关系的。

闻墨儿摇头道:“我也不清楚,只是转述了掌门的话,掌门让你务必过去一趟,诸位长老都在等着您呢。”

“圣境…”牛有道嘀咕琢磨了一阵,这种事还真由不得他任性了,他倒是想再继续任性装下去,逼掌门宫临策法驾亲临来说也一样,可想了想,任性的机会有的是,也不差这一回,遂挥了挥手,不冷不热道:“那就去看看吧。”

当然,姿态还端着,不慌不忙的前往。

慢悠悠抵达了议事大殿,一进殿内,只见一群有资格位列此间的人一个个眼神复杂的看着他,从未有过的眼神。

这眼神看得牛有道心里有些发毛,脑子里急转可能会出现的各种情况该如何应对。

“掌门,我正闭关修炼的紧要关头,什么事非要见我,差点害我走火入魔。”牛有道一副心累的样子。

你闭关个鬼!宫临策心里暗骂一声,什么情况闻墨儿又不是没有告诉他。

不过他也没有挑破,只是略苦笑道:“牛师弟,想见你一面还真不容易啊!”

牛有道:“掌门这话折煞我也,你开口了,我敢不来吗?这不一声招呼就来了么。”左右看了看,问:“什么事,我又没有参与决策的权力,把我叫来干嘛?”

宫临策盯着他,徐徐道:“紫金洞前往圣境历练的名单有变。”

牛有道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听着。

宫临策继续道:“圣境那边划掉了一名弟子的名字,加上了你的名字!”

牛有道脸一沉,左顾右盼道:“诸位在跟我开玩笑吧?”

宫临策:“没开玩笑,这是真的。我们也不想看到这种情况出现,可缥缈阁那边发来的消息的确是如此。师弟,让你来,是希望你能趁剩下的时间早做准备。”

“什么圣境划的加的?对于圣境来说,我牛有道算个屁,我牛有道值得圣境如此厚待吗?少来这套!”牛有道强烈反对,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目光最后落在了严立身上,“我看是有人跟我过不去,故意想害我,背着我改了上报的名单!”

这是怀疑上我了?严立忙摆手道:“和我无关…不是,这事真和我们无关,真的是圣境亲为。”

“我管他谁亲为,既然不想我好过,大家都别想好过,老子不去,要倒霉大家一起倒霉!”牛有道扔下话闪身就跑,直接闪身出了大殿,快速飞掠而去。

“师弟!”

“牛师弟!”

“牛长老!”

一群人大呼小叫,也未能挽留住,跑出大殿一看,哪还有人影。

这里正商议着一起去茅庐别院劝劝,谁知没多久一名弟子跑来通报,“牛长老去了龟眠阁,钟老传话让掌门和诸位长老过去一趟。”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