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拐个冥王来试毒 >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相拥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相拥

手机阅读

“什么……”沈长林难以置信的跌坐在了椅子上,他以为她逃离中州,至少还可以好好的活着,她才多少岁,为何就去世了?他艰难的抬头来看向了楚慕寒,“她是怎么死的?是病了吗?她不是懂医术的吗?”

楚慕寒却摇了摇头,“她不是病死的,而是被人下毒所谋杀的。”

“那你呢,你当时年纪也不小了吧?身为皇子,你难道没有保护你母亲的力量吗?”沈长林无法去接受这个事实,多年前他便当做她已经死了,可如今他们却告诉他,锦儿还有一个孩子,他无法去谅解她走的行为,更加不能接受她已然去世的消息。

不亏是母子,连看问题的方向都是一个样的,云惊澜暗暗心惊,这话太长公主也问过。当时她还生气的发了火呢,如今面对沈长林的质疑,她去失了辩解的力气。

“当时我在边关,并不知道这件事……”

楚慕寒还没说完便被太长公主打断来,“你也不要去怪慕寒,当时锦儿是被人所设计陷害的,别说她丢了性命,慕寒也被那人害得丢了半条性命,若非公主医术高明,恐怕现在我们连慕寒都见不到了。”

云惊澜悄悄点了点头,第一次遇见楚慕寒的情况她还历历在目,因为腿和脸,他甚至一次次的想要放弃在自己,云惊澜怎么可能轻易忘记这些事呢。

沈长林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呆呆的看着楚慕寒,看来这些年锦儿和他的确是不好过的,身为舅舅,没有能在他们最为辛苦的时候帮上一二,实在是愧疚得很,他慈爱的看向了楚慕寒,开口唤了他的名字,“慕寒……”

楚慕寒如同被针一般一个激灵抬起头来,惊讶的看着他,迟迟没有说话。

“你可以唤我一声舅舅吗?”

“舅舅?”他九宫鸟一般的重复道,沈长林忽而眼眶一热,人到他这个年纪,就是容易被感动,他扬起头来怕自己落泪下来,毕竟是男子汉大丈夫,成何体统。

楚慕寒抿着嘴站起身来走到了他面前来随后噗通一声跪在了他跟前,沈长林被吓了一大跳,迟迟未能有所动作,“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慕寒在来中州前都是无依无靠的孤零零一人,如今有了外祖母也有了舅舅,慕寒心中万众感激,还请舅舅不要嫌弃,受外甥这一拜。”

沈长林伸出去想要将他扶起来的手便停在了半空中,楚慕寒恭敬的同他磕了三个响头,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抬眼看起只看见了他眼中的坚毅,沈长林也站起身来,伸手拍上了他的肩头,鼻头一酸,连该说些什么都不知道了。

“孩子,以后你就有我们这些亲人了,想必锦儿知道了,也会很开心吧。”

前半句楚慕寒自是万分赞同的,至于后半句他却不知道了,锦妃至死都不肯告诉他的真相,她真的会感到开心吗?

但看沈长林的模样,对于当年之事他也是十分的耿耿于怀,这些事他就没必要来告诉他了,楚慕寒笑了笑,“当年母妃离开中州也一定有她不得已的苦衷,慕寒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知道了这件事必然是要查个水落石出的!”

沈长林心情复杂的看着他,他也相信锦儿离开一定有她的原因,只是这么多年了,他们都没有办法查到的答案,楚慕寒真的能够查出来吗?但既然他有这个决心他也一定会全力相助才是,沈长林点了点头,“好,你初来中州,对这里的一切并不熟悉,舅舅虽然离开许久了,但好歹还有些势力,只要你有需要尽管来找舅舅便是。”

话虽如此,沈长林却已然思考着应该如何将楚慕寒引荐给自己的故友这件事了,说到底现在他的身份也不过是长乐公主的驸马罢了,若没有别的什么身份,旁人难免要猜疑的,想到这里沈长林有些奇怪的看向了太长公主,以她的脾气,既然已经确定了楚慕寒便是自己外孙,又怎么会不去公布他的身份呢?

“母亲,为何不将慕寒的身份昭告天下呢?”

太长公主没有说话只是将目光看向了楚慕寒,她倒挺想好事成双的,奈何楚慕寒没有答应罢了,而且他现在也的确不需要多此一举的身份罢了,他来寻他们,只是为了找到自己的亲人而已。

楚慕寒不紧不慢道:“舅舅不用着急,这件事迟早会有一个交代了,但慕寒的身份特殊,想必外祖母也告诉过您我的的父亲是谁了,现在这种情况下,若是慕寒的身份曝光在只能带来无尽的麻烦罢了,而且当务之急是要查出母妃离开中州的原因,我总觉得这件事的背后有人在暗中操控,若是公布我的身份,那隐匿在暗中的人岂不是要早一步动手来了吗?”

沈长林一想也有些道理,毕竟他也不差这个身份,只是自己想要为楚慕寒引荐皇城权贵的事儿得往后靠一靠了,毕竟他现在还没有这个资格。

“还是慕寒考虑周到,那就等锦儿的事查个水落石出再说吧。”

话音刚落门外的敲门声便响起来了。

“谁啊?”

“侯爷,饭菜已经准备好了,还请侯爷公主过去用膳。”

沈长林这才想起楚慕寒还没有吃午膳这件事,连忙伸手来拉住了他,“听公主说你还没有吃午膳吧,来舅舅带你去吃饭。”

那亲热劲让云惊澜都微有些妒忌了,楚慕寒可是她的夫君,现在她却连手都拉不到了,怎能不郁闷。

太长公主笑着摇了摇头,也跟着站起身来,云惊澜又连忙伸手去扶着她,这小辈伺候着就是比丫鬟们伺候的好,太长公主也没有拒绝,满意的跟着沈长林和楚慕寒去往了饭厅。

饭菜都是临时来炒的,算不得丰盛,楚慕寒倒也不介意,他也的确是饿了,未免他感到尴尬,云惊澜扶着太长公主一块儿坐在了凳子上,又麻利的给太长公主夹了个菜。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