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帝妃成长手札 > 第七百三十五章 你死我活

第七百三十五章 你死我活

手机阅读

“不如何,摆在你我面前的只有一个答案,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温偃抽出手中长剑,铮亮的剑锋倒映出柳承泽阴沉的脸,温偃既然带人来了丞相府,便绝无可能轻易作罢,温偃以为自己有备而来,他何尝不是有备无患,柳承泽取下墙上挂着的佩剑,意味不言而喻,温偃冷笑,柳承泽该不会以为她没料到柳承泽背后留有一手吧?

柳承泽做事缜密,温偃怎不知他偷偷培养了一批暗卫,所幸在来之前,温偃就已经命韩风把人都清理干净。

温偃不着急动手,与柳承泽无声对视,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柳承泽终于意识到不太对劲,脸上淡定自若的神情出现裂痕,温偃眼中毫不掩饰对柳承泽流露出的讥讽与蔑视:“柳大人该不会想着你的部下来救你?不好意思,来之前朕已让韩将军把丞相府清理干净,只怕,不能如丞相大人所愿,与大人有瓜葛之人万死不辞,无辜之人朕会网开一面,回头让他们离开京城,至于柳大人与整个柳家,自此世上再无尔等狗贼!越国也可清净!”

温偃提剑就向柳承泽攻过去,柳承泽一把老骨头还是有两把刷子,挥剑挡了温偃一招,温偃反手又朝柳承泽劈去一剑,温偃铁了心取柳承泽的狗头,招招攻他命门,招招致命,柳承泽意识到自己横竖都是死,杀了温偃兴许还能有活命的机会,他好不容易摸滚打爬到今日,决不能葬身于此!绝对不能!

眼见书房里两个人对上打的水深火热,韩风的的副将低声问道:“将军,柳丞相狡猾地很,我们由着陛下与他缠斗?”

“呵,你可不要小瞧了我们这位陛下,她的才干武功远在常人之上,别的不好说,对付柳承泽绰绰有余了。”韩风摩挲着下巴,饶有趣味地看着书房里缠斗的两个身影,柳承泽毕竟上了年纪,人再大的本事都抵不过“年老色衰”,温偃从能力上来说算得上后起之秀,柳承泽要打得过温偃,除非她再年轻十岁。

“就凭你,区区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也敢妄谈越国安定,简直让人笑掉大牙,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柳承泽一剑朝温偃刺来,柳承泽到底是上了年纪,渐渐落于劣势,出剑的动作逐渐迟缓,温偃轻而易举躲过柳承泽的攻击,温偃动作干脆利落一个旋身伏身一腿扫向柳承泽,柳承泽防备不及踉跄后退摔在桌案上。

桌案上的东西被扫落一地,柳承泽撞到肋骨,只听咔的一声,肋骨就算不全断,断一两根跑不了,温偃走向柳承泽,吸了口气看向柳承泽的眼神不带一点感情,柳承泽抓过地上的剑,欲起身时被温偃一脚踹回地上,温偃抛起长剑再抓住,动作说时迟那时快,干脆利落刺进柳承泽的琵琶骨旁,痛得柳承泽痛呼出声。

“手无缚鸡之力?啊?依朕看来柳丞相是老眼昏花看走眼了,朕手无缚鸡之力还能走到今日的位置?当是做春秋大梦?柳丞相如此看不起妇人,不知败在我这个妇人手里,感觉如何?”温偃抽出长剑,带出血撒在地上,为以免柳承泽反咬一口,温偃抬脚踩在柳承泽的胸口,这一脚温偃用了不少力气,肩上的伤口因此涌出不少血。

“呵,没看出来,你还真有那么一点本事,比那个短命的安王有本事多了,亏你如此能等得,蛰伏多年到现今才动手,难为你隐忍至今,还说安王的死与你无关,说出来你自己都不信吧?不过也是安王那小子命不好,他哪怕聪明一些,都不至于沦落到战死沙场的地步。”柳承泽说罢咳出一口血,晓得自己踩住温偃的痛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温言之死,始终是温偃心里一个结,除非温言死而复生,不然她心中永远都对其怀有愧疚之意。

严格来说,温言到底是为何而死,大家心里都很明白身为罪魁祸首的柳家,这点更明白不过,柳承泽死到临头仍然胡说八道,不过是为了隔应温偃图个心里痛快,只要温偃是在乎温言的,那么温言的死她就难辞其咎,柳承泽每说一句温偃的脸就冷一分,甚至变得有几分狰狞,最后温偃怒极反笑,笑眯眯地看着柳承泽,在她眼里,柳承泽如今不过是随便一只手就能捏死的蝼蚁。

“呵,差点中了你的激将法,朕应该说过,朕不喜欢废话之人,柳承泽,多年来你仗着柳家家势,欺压百姓,为非作歹,死到临头还废话连篇,既然赵大人有那么多废话要说,不如去和阎王爷说个明白,看他老人家愿不愿意听你讲,狗贼!你害得阿言惨死边关,我今日就要你偿命!”

柳承泽张嘴像是要说什么,温偃压根不给他开口的机会,剑起剑落柳承泽血溅当场断了气,温热的血喷溅在温偃身上,温偃拿出帕子,面无表情地擦去剑上的血迹,对随之把帕子掷在地上,对身后的韩风道:“但凡与柳家为虎作伥助纣为虐者,无论情节轻重,杀无赦。”

一夜之间,一阵腥风血雨席卷皇城,直至破晓时分一切终归于沉寂,次日一早,皇帝颁布诏书,前丞相柳承泽通敌卖国,仗着家族势力欺压百姓,为所欲为,一度干扰国家安定,是以皇帝亲自将其清理。丞相府一朝被封,丞相府其他下人一律不知所踪,而与柳承泽有关的人,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尽管无人知道那些人的去向,但隐隐觉得失踪的人多半凶多吉少。

韩风是皇帝器重的将军,一直以来作为皇帝的左膀右臂为皇帝出生入死,此次清君侧说不定就是皇帝授意韩风去做,不然试问放眼整个越国,什么人有能力在一夜之间把柳家清理干净,就连与柳家有牵连的人都无故失踪,能无声无息做到这一点的人除了韩风,他们想不到还有第二个人能做到此事。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