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逆流纯真年代 > 第672章 矿山往事

第672章 矿山往事

手机阅读

那年记得是1984,似乎快入冬的时节。

当时秦河源十一岁,上小学。

个不矮但是偏瘦,都说他眼睛里有神儿,是块读书的料,但实际也就一般,他心思不在学习上,就总爱琢磨事。

之前的几年,国家逐步放开了对晋西北煤矿的控制,秦父胆大有心思,也凑钱出面包了一座山来做,连带两座开发已经多年的小煤窑。

这时候明面上的煤窑大体都是不赚钱的,有时候还亏钱。

财富在山,在私挖的小煤窑。同时,这一阶段的小煤窑主和煤矿工说起来也差不太多,一样得下井干活,算来算去,赚的都是力气钱。

可就是这样,在一个见钱都属难得的年代,秦家的光景也已经比周边大多数人家都要好上许多,而且正渐渐越来越好。

于是在村邻们的嘴里,秦河源是少东家,打趣的时候偶尔还叫小财主。

那天放学他回家很晚,爬岗子跟人打了一架才回来的,跑回家放下书包他才看见,屋里头站了两个生人。

其中一个有些高,骨架也大,是个面无表情的男的,破烂衣服光脚。再一个被他牵在手里,是个小丫头,扎辫子,穿一身大了许多的棉衣,有鞋子,也大了,脸上脏兮兮的。

爸妈两个坐在那里,难得一次,没因为秦河源回家晚了骂他。

“这是有竖,比你大半个月,以后得叫哥。”秦父笑呵呵说:“这是妹妹,八岁,小你俩都三岁。以后你得和有竖一样,当亲妹护着。”

那天秦河源闹了情绪,没叫哥哥,也没喊妹妹,挨打都没喊。

后来他才闹明白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陈有竖和妹妹的家里,也是做煤矿的,后来出了事故,人没了,家当也全赔了。

十一岁的哥哥在矿上干活,养活自己和妹妹。

秦父一点援手照顾没给,从旁观察了三个月后,决心收下这对兄妹当义子义女。

为此他给老父亲和妻子做解释,话说得有点大,他说:“我看河源能出息,将来成事,比我能大一点,但若他身边有有竖,他的出息,我就拍马也赶不了吃尘……”

像“互补”这种词,老秦当时自然是想不到也说不出的,但是意思,其实是这个意思。

至于妹妹,他说:“那是个池塘子,能照出来为人情义,还能养人情义。有竖是个有情义担当的孩子啊,河源也会是的。”

陈有竖和妹妹就这么在秦家住了下来,也上学,也干活。爷爷和爸妈对他俩很好,视作秦家亲生的孩子。

至于秦河源,毕竟是孩子心性,爸妈给人分走了一半,怎么说总有点儿不舒服,就不愿意去亲近。当然,说怎么为难使坏,也是没有的。他不屑干这种事。

印象中陈有竖从来时起话就不多,到后来也不多。

妹妹毕竟年纪小,变化要大一些,最初怯生生的小丫头在重新有了家,有了人疼之后,渐渐变得开朗了许多。

有那么几次,她壮起胆子喊“河源哥”,那调子真好听啊。秦河源几次都沉着脸没应,但其实,他想应来着。

后来,记得是有一回,家里冬天蒸大肉包子。

八岁的妹妹坐灶台后帮妈妈生火的时候就开始抽鼻子闻味儿了,上桌看得俩眼睛发直,等啊,等啊,终于见爷爷爸妈都拿了,就急着伸手去够。

但是手伸一半,定住了,最后委屈巴巴地,又收了回去。

秦河源注意到了,是陈有竖看了妹妹一眼,冲她摇头呢。

聪明劲儿一转,他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妹妹你拿呀,想吃就拿,哪有亲妹妹吃东西,还得让着哥哥先来的,拿。”秦河源看不过去了,冲妹妹说完,又对陈有竖抱怨:“哪来那么大规矩啊你,我跟你不一样都是妹妹的哥哥啊?干嘛非让着我呀,搞得跟我人多坏似的……”

他说着说着,倒自己委屈起来了。

那天妹妹穿红碎花棉袄来着,秦河源至今都还记得,她那天捧着大肉包子边吃边笑,边说“河源哥真好”的样子。

打那天之后,秦河源开口管妹妹叫妹妹了,有啥事都护着她,有啥零嘴果子,也都想着妹妹。他本身,似乎也变更懂事了。

妈妈和爷爷都说秦河源爸爸当初说的对,这小女娃子,果然能养人情义担当。

只是秦河源依然没有叫陈有竖做哥哥。

一直好几年,他们一起上学,一起干活,一起打架,一起爬树给妹妹摘果子,手搭车做轿子给妹妹抬花轿,秦河源始终也没开口叫过一声哥。

凭什么啊,就半个月而已,我才不认这个小呢,他想着。渐渐,有竖有竖的,也叫习惯了,就连爷爷和爸妈都不再提醒秦河源改口。

说起一起打架,秦河源又想起来了,那似乎是85年开春的时候,他放学跟邻村的几个孩子约架,同伙两个同学胆小跑了,他一个打五个,被揍得很惨,血糊了一脸。

陈有竖从坡后走出来,站到他面前,回头问他,“这个,打坏了没事么?能打,我先把书包放下。”

他很少说这么长的句子。

“打,没事。”秦河源抹一把鼻血,起身跟他站一起,说:“咱爸罩得住。”

陈有竖说:“你站我后边点。”

那是他们兄弟俩第一次并肩打架。秦河源发现陈有竖真猛啊,跟他一起打架,连自己好像都变厉害了。那天,秦河源想着,以后兄弟两个四只拳头,可以打遍天下。

十二,十三……十七,十八。

秦家煤矿的生意有起有落,但整体,是越走越高了。

三个孩子也渐渐长大,就连妹妹,都十五了,渐渐出落得高挑俊俏,有一把好嗓子,还有一口大白牙,每次笑起来,像满树的梨花。

渐渐,秦河源心底藏了一个秘密,小心掩着,跟谁都不敢提。

他怕提了,妹妹就不亲近了,然后陈有竖可能会揍他,他估摸自己打不过。

等妹妹十八吧,等妹妹十八岁我就说出来,然后要杀要剐随便,反正就是不能啥都不说,看着妹妹嫁出去。他想着,还早呢,不急。

他没能等到妹妹十八。

秦河源和陈有竖十九岁那年。秦家从别人手里买了一座新矿山,挖私窑,挖着挖着,挖出来了一座储量很吓人的富矿。

这个消息没能藏住……

那时候的矿区早就分帮结派了,从开始的一家一派,到一族人,再到渐渐按地域分,是哪一片的,就抱一团。

秦家所在这一块势弱,内部也不团结。

再后来的事,秦河源不想,也不敢再回忆了。他只是怎都忘不了曾经爸妈、爷爷一家人在屋里喝酒说话的热闹场景,也忘不了妹妹快满十六岁的面庞。

“河源。”陈有竖喊了一声,把秦河源的神喊回来了。

接着笑一下,说:“上了。”

幽暗的小巷子里,陈有竖说完发力狂奔,见人来挡,腾身拔起,膝撞开路……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