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谋女倾城 > 第一百六十五章:各有归宿

第一百六十五章:各有归宿

手机阅读

那日一战之后,炎令熙在罗君的帮助下登上了皇帝的宝座,朝中的大臣多数都被罗君给收买了,自然是支持炎令熙的。加上曾经跟随先皇的那些忠臣,在就已经想让炎令阳退位,现在得知炎令熙没有死,还杀了炎令阳为先皇报仇,心中不知道多高兴,纷纷支持炎令熙登基为帝。

而那一战之后陌瑾的伤势严重,墨雲不能带着陌瑾太过奔波,便留在了皇宫里给陌瑾医治,加上在宫中的御医院有很多药材,也方便给陌瑾医治。几天的时间里墨雲一直都守在陌瑾的身边,寸步不离,就连煎药也是在屋子里,亲自给陌瑾煎的药。几日下来陌瑾开始有所好转,可还是不能太过走动,只能呆在屋子里好生歇息。

屋外的蒋钰柔,看着屋子里的两人,墨雲细心的将汤药吹了吹之后再喂给陌瑾喝,这样温柔的男人着实让人羡慕。她也没曾想到,陌瑾竟然会帮墨雲挡下那一拳,害的自己身受重伤,看来在陌瑾的眼里,这个男人真的很重要,甚至比自己的性命更为重要。

屋子里的两个人儿,陌瑾靠在床头,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不过至少醒过来了。她就知道墨雲一定能救活她的,不过即便墨雲没有救活她,她也不会后悔给墨雲挡下那一拳。墨雲看着傻笑的陌瑾,一脸的无奈。“你还笑得出来?居然那么冲动的挡下那一拳,你知不知道如果你没有穿金丝软甲,就算我是天下第一神医也救不了你?”

“呵呵,我当时没有想那么多,我只是不想炎令阳伤害到你,那一拳打在我身上,我不害怕,只是害怕那一拳打在了你身上。”陌瑾说的句句属实,当时的情况,她根本不用想也会帮墨雲的,不会让炎令阳打伤了墨雲。“再说如果你被他给打伤了,还有谁能杀了他?”

“那你知不知道你简直就是在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你知不知道我当时有多担心你?你又知不知道你自己昏迷了多少天?这些年我从不让你受到半点儿伤害,可你这次却因为我,受了这么重的伤,你知不知道我的心里有多愧疚?”墨雲内疚的说道,他情愿那日是自己受了伤,也不愿意是从来没有练过武功的陌瑾,那几日看着陌瑾昏迷不醒,他的心里不知道多懊恼,自己没有保护好陌瑾。

见到墨雲的这副模样,陌瑾忍不住笑了起来。“你看看你这个样子,说得好像我不该出来救你一样,你可是我最重要的人,我怎么可能会眼睁睁的看着别人伤害你,自己因为害怕而站在一旁看着?再说了,你自己也说了,这些年来你对我那么好,只是这么一次是我帮你,完全不足以抵消。”

“我不需要你抵消,你自己乖乖的听话就行,别再做这种傻事了,我不想你有任何危险,你知道吗?这几日你昏迷不醒,我有多担心,多害怕不能把你救活过来?”即便被称之为神医,可有时候也是无能为力,墨雲是废了多大的劲才把陌瑾从阎王的手里给抢了回来。

“呸呸呸,以后才不会有这种事发生,以后我们平平淡淡的生活,才不会过得如此提心吊胆。”陌瑾无奈的说道,这样的事情,她可不想再发生第二次,自己也无法保证还能在帮墨雲挡一次,更重要的是,自己不愿意再让墨雲卷入这些事情之中。

“你说得对,我们以后隐居深山,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墨雲连忙点了点头,吹了吹手里的汤药,小心翼翼的喂进陌瑾的嘴里,尔虞我诈的日子不适合他们两个之中的任何一个,也是时候要离开了。“你的身子已经有了好转,我们也能够离开这儿了。”

“恩。”陌瑾点了点头,这个地方终于要走了,她松了一口气,可是这些天她都没看见炎令熙,只是从蒋钰柔的口中得知,炎令熙已经登上皇位,一直在忙车安抚朝廷,还有处理边关事物,收拾炎令阳留下来的烂摊子,根本就没有时间来这儿看望她。也或许炎令熙是不想看见墨雲陪伴在她的身边,故意忙着做事,来麻痹自己,不让他想起在陌瑾的身边,还有一个墨雲在。

屋外的两人看着屋子里的两人,炎令熙的心在滴血,陌瑾在墨雲面前的笑容如此漂亮,那是发自内心的笑容,让他好生羡慕墨雲。不过刚刚这两人的对话自己也听得清楚,果然陌瑾没有打算留在他的身边,陌瑾要的是平淡的生活,并非是在后宫之中的尔虞我诈。即便日后有他保护这陌瑾,也无法避免别人要伤害陌瑾,或许真的不该让陌瑾留在这皇宫之中。

想了片刻,炎令熙率先走进了屋子里,两人见到炎令熙的出现都是一愣。蒋钰柔也随后走了进去,走到陌瑾的身边坐下。“瑾儿,你可好些了?”

“恩,已经好多了。”陌瑾微微点头,抬头看了一眼跟前的男人,换上了一身龙袍的炎令熙,显得格外威严,却也让她更明白了他们之间有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他是现在是霍国的皇帝,要为了整个霍国着想,而她只是一个山里来的野丫头,根本就不是一路人。“恭喜你,已经成为了皇帝。”

如此冰冷而又陌生的语气,让炎令熙的心抽搐了一下。“这多亏了你和墨雲的帮忙,你若是有什么要求的话,朕都会满足你。”

要求?看了一眼身边的蒋钰柔,现在炎令熙已经成为了皇帝,蒋钰柔自然也就是妃子了,可这并不是陌瑾所希望的。“我希望皇上能够册封钰柔为后,让她做你的妃子。而且只有她才是最有资格做皇后的人,当初皇上不在京城,她为皇上遭受了不少罪,吃了不少苦,所以这是她应得的。”

没想到到了现在,陌瑾想着的竟然是蒋钰柔,这让炎令熙的心情更是复杂。不过陌瑾就要离开了,让蒋钰柔成为皇后,必定能够让那些大臣们臣服,因为蒋钰柔曾是太皇太后的人。“好,朕答应你。”

“还有,我希望皇上能够让我和墨雲一同离开皇宫,还有张睿。”

终于说到了这件事上,炎令熙左右为难,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陌瑾,找不到任何拒绝陌瑾的理由,更是不忍心让陌瑾留下来。“好,朕答应你。”

“多谢皇上。”陌瑾没想到炎令熙会这么快就答应了她的请求,不过炎令熙或许明白,就算他不答应,她和墨雲也一样能够离开皇宫。

入夜,收拾好了所有心里,炎令阳安排了一辆马车给三人,张睿坐在马车外,陌瑾和墨雲两人在马车里,陌瑾虚弱的靠在墨雲的怀里,看着帘子外的风景,她原本以为要离开炎令熙了,自己一定会很难过,可现在竟然只是一种安心和轻松,她不喜欢皇宫里的一切,因为在这里人性变得可怕,让人毫无喘息的机会。可是离开炎令熙,她曾经是那么不愿,现在却似乎看淡了,不适合的两个人,不该在一起一辈子,因为会变成彼此的枷锁。

墨雲看了看怀中的人儿,陌瑾安静的闭着双眼,嘴角却带着笑意,他没想到炎令熙会那么爽快就答应了他们,更没想到的是离开炎令熙,是陌瑾自己提出来。可既然陌瑾做了决定,他就一定会好好照顾陌瑾,再也不让陌瑾掺和到这些尔虞我诈中来。他们离开的时候,并没看见有谁来送他们,因为炎令熙对外宣称的是陌瑾已经死了,为了不引起他人的注意,连蒋钰柔也没有来送行。

城楼上,两人站在那儿,看着马车渐渐走远,蒋钰柔看了一眼身边的炎令熙,她知道炎令熙现在的心里有多痛,可面上却依旧平静。“皇上,你为何会答应放瑾儿和墨雲离开?”

“让她留下又如何?她既不喜欢这样的生活,为何又要强加在她身上?”炎令熙摇了摇头,他深知那种不是自己所要的,却被强加到自己身上的,会让自己多难受多崩溃,他又怎么舍得把这样的感受给陌瑾?“那天她会为了墨雲挡下那一拳,就已经说明了墨雲在她心中有多重要,只有墨雲在她的身边,她才能够活得更像一个女子,一个娇滴滴的女子。”

蒋钰柔微微点头,看来炎令熙是想明白了,那她也就不必担心炎令熙出尔反尔了。“皇上说的是,瑾儿和墨雲两人才是最登对的,相信墨雲会好好的照顾瑾儿,不会再让瑾儿活得这么累。”

“日后,朕也会好好照顾你,不会让你再受到伤害。”炎令熙突然转身看着蒋钰柔,拉起了蒋钰柔,将蒋钰柔揽入怀中。陌瑾临走前派人送了一封信给炎令熙,上面的话无一不是在帮蒋钰柔说话,而那些是他曾经所忽视的,正如陌瑾所言的,在他的身边也有一个人一直在苦苦等候,这个人就是为了自己受了不少苦头的蒋钰柔。

突如其来的温柔,让蒋钰柔的双眸泛着泪光,不管炎令熙是因为陌瑾的离开而这么说,还是发自真心的也好,她日后都会尽自己所能,成为一个辅佐夫君的贤内助,管好后宫,不给炎令熙添麻烦。

马车一路离开了霍国,三人都到了西域,不过刚到了西域张睿就和两人分开了。回到曾经居住过的地方,屋子里依旧干净,因为杨絮每日都会前来打扫一遍,等着二人回来。坐在秋千上墨雲抱着怀中的陌瑾,悠闲自在的哼着小曲。抓着藤子,陌瑾靠在墨雲的怀里,荡着秋千,听着熟悉的小曲,惬意得像是一对神仙眷侣一般。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