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曲线升迁:权道情谋 > 第691章 向前公公求助

第691章 向前公公求助

进入新版阅读

周六下午,孙婧带着女儿甜甜来到她的外公家里。

为了不打扰姚尔寿睡午觉,孙婧特意拖后一段时间,到达姚尔寿家时,已经是下午两点钟了。

“爸,我带甜甜过来看看您。”孙婧和姚云龙离婚以后,对姚尔寿的称呼并没有改口。

“哎哟,我宝贝孙女来了,快进来,快进来。”姚尔寿开了门,把孙婧和甜甜让了进去。

吕凤凤不在,电视机的声音开得很大。

“小婧啊,忙不忙啊?”姚尔寿调小了电视的声音。

“不忙,再忙也得送甜甜来看爷爷啊。”孙婧把拎来的东西放在了厨房一角,“我妈不在家啊?”

“她上街了。”姚尔寿说着,叹了口气。

孙婧帮甜甜脱着外套,心里有点犯嘀咕,甜甜的奶奶上街了,她爷爸为什么要叹气呢?好奇怪。

姚尔寿对甜甜很上心,为了吸引她常来,他特意买了两件大型玩具,一台是游戏机,一台是跳舞机。甜甜脱了衣服,就奔游戏机去了。

“甜甜,你先陪爷爷玩一会儿,一会儿再玩游戏好不好?”孙婧的口气虽然温柔,表情却很严肃。

甜甜看了孙婧一眼,乖乖地转了回来。

“孩子愿意玩就让她去玩吧,她总有玩够的时候,到时候自然就回来了。”姚尔寿说。

“既然爷爷同意你玩一会儿,那你就谢谢爷爷吧。”孙婧其实很想把甜甜支开,然后和姚尔寿说会儿话。

那台立式游戏机在健身房里,甜甜谢过了姚尔寿,就钻了进去。

孙婧把纸箱里的水果放进冰箱,就回到客厅,向姚尔寿告别。

孙婧已经品出了姚尔寿的习惯,如果她陪他聊上几句,坐一会儿就走,他一般就不会留她了;如果她来了就走,而且很认真地道别,姚尔寿一般都不会让她走,有时还会执意让她留下吃饭。

“小婧,别来了就走啊。”姚尔寿向孙婧招手。

“行,那我就陪您唠会儿嗑。”孙婧在姚尔寿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想着怎样才能切入自己想聊的话题。

孙婧估计,姚尔寿又要和她聊姚云龙的事。只要她带着闺女过来,时间又允许的话,他肯定会聊起姚云龙。

真让孙婧猜对了,姚尔寿笑吟吟地对她说:“小婧啊,你和大龙的事,真的没有可能啦?”

“爸,我们大龙现在已经变成了亲人,有甜甜在中间,这种血脉关系是永远无法割断的。”孙婧说,“现在我和大龙也经常联系,他那边有什么事,我都会帮忙的。”

“这个我知道。”姚尔寿点点头,“大龙这小子太过份了,犯了个这么愚蠢的错误。你这么大度,还能帮他,我这个做父亲的很领情。”

“爸,大龙不是这一个小保姆的事,他还有别的事,我都不愿意提了。”孙婧说,“现在他忙他的,我忙我的,趁着精力好,多干点事儿。其实我也心也挺累的,咱们蓝河刚拿了全国优秀旅游城市吧,也不知道怎么的,省局这段时间老是和蓝河过不去,尤其是那个局长黄金辉,事可多了,我都想辞职不干了。”

“黄金辉?”姚尔寿突然眼睛一亮,“他为什么和蓝河过不去啊?”

孙婧松了一口气,终于把话引到正道上来了。

“难为人呗。”孙婧说,“我是后来才知道,他当年推荐我去旅游局当局长,是对我有想法。现在他发现自己的企图难以得逞,就开始露出原形了。”

“这个小兔崽子!”姚尔寿破口大骂,“他胆子够大的!敢骑在我姚尔寿的脖子上拉屎,不行,我得找他算账。”

孙婧一听,这还了得,姚尔寿火人了。

她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黄金辉对她有非份之想,没有得逞,就开始为难她。

姚尔寿当然受不了这个,就算她和姚云龙离婚了,那毕竟曾经是姚尔寿的儿媳妇啊。黄金辉欺负她,姚尔寿当然要蹦高,因为传出去好说不好听啊。

“爸,您千万不要冲动,千万要注意身体。”孙婧忙起身来到姚尔寿近前,拉住了他伸向座机的手。

姚尔寿甩开了她的手:“你赶紧调走,不要在旅游局呆下去了。”

这正是孙婧想说的话,没想到姚尔寿先替她说了。她面露难色,在姚尔寿身边坐了下来,话题已经抛出来了,剩下的就是她怎么引导姚尔寿的问题了。

“你说吧,你想去哪儿,我也喝出我这张老脸了。”姚尔寿的语速慢了下来。

“唉,只要离开旅游局,去哪儿都行啊。”孙婧说,“我在县里干过,又是常务副书记,大多数工作都熟悉了。”

姚尔寿操起电话:“组织部的部长是我当年的老部下,我现在就给打个电话。”

孙婧忙拦住他:“爸,您还是别为我的事操心了,现在我和大龙又这样,我过意不去。”

“那有什么不去的,你是我外女的母亲啊,血浓于水啊。”姚尔寿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放下了电话,似乎想听听孙婧的意思。

“这个事我也想过,组织部长呢,调个副处级干部,轻松加愉快,到了我们这些正处级实职就差点劲了,起码也要主要领导说话,最好是省里有人。”孙婧这么说,主要是想套一下姚尔寿,看他有没有省里的关系。

“都多年不联系啦,我已经退下来了,对某些人说话不好使了。”姚尔寿低下了头。

“其实我上次到县里,就是你的老朋友金厅长帮的忙。”孙婧有意提醒姚尔寿。

“对了,老金还在财政厅呢。”姚尔寿恍然大悟的样子,“你想上财政局?那地方太难了。”

“那种地方我可不敢想。”孙婧连忙摇头,姚尔寿误会了她的意思。

“这样,我现在就给老金打个电话,过后你去找他。”姚尔寿说,“财政局我保不了,别的局可能性就很大了,他可是财神爷啊!”

“这好吗?”孙婧心中一阵狂喜,面前的前公公真有意思,原来他在职的时候,还真没帮过她,现在他退休了,她又和他的儿子离婚了,他倒一反常态,想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