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盛少,情深不晚 > 第710章 勾魂摄魄

第710章 勾魂摄魄

手机阅读

陆子良在住院期间,周程程陪在他身边的时间最多,陆子良也越来越习惯周程程在身边。

周广东和寇静也会经常来探望陆子良的,现在的周广东跟从前可不一样了,帝都上流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他的两个女儿分别嫁给帝都最有权有势的盛家和陆家。

他现在走到哪里都受人捧着,大家都在争先恐后的讨好他,可谓是意气风发,趾高气扬的。

“子良,你今天的气色看起来好很多了,我和你妈妈前天给你们带过来的营养品,你吃了吗?”周广东煞有介事的关心着陆子良。

陆子良很有礼貌的对周广东说:“谢谢爸爸妈妈的营养品,我吃了一些,感觉很管用的。”

“那个当然管用了,是远洋集团的林总裁送我的,那可是进口的东西,这个老林啊,一直想跟我做生意,见我没有什么心思理睬他,巴巴的给我送东西过来......”周广东眉飞色舞的说着。

陆子良是了解周广东,知道他这个岳父没有半点经商的才能,前四十年活着完全是靠父母,近几年来做完全是靠他的这两个女儿的,他自己根本就是个废物。

这些话陆子良自然是不会说的,只是听着周广东肆无忌惮的吹牛,“......这些人啊,都听说我在国外考察回来好项目,都要投资参与到我这个项目中来,我这次可是二十多个亿的大项目,对合作商必须要求很严格的......”

周程程看着吹牛吹的满面红光的爸爸,又急又囧,她这个爸爸也真是太不靠谱了,在陆子良面前还这样吹牛,她觉得自己的老爸太上不了台面了。

“哎哟!”周广东被周程程踢的有些疼了,低叫一声。

“爸爸,你怎么了?”靠在病床上的陆子良不明所以,以为周广东怎么了,连忙关心的询问。

“爸爸,你没事吧!”周程程假装探身过去询问周广东的情况,给周广东使了个眼色。

周广东这些年跟周程程已经有默契了,一见周程程的眼神,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他弯腰揉揉腿,干巴巴的笑着说:“我没事,没事的,就是突然腿抽筋了。”

陆子良点点头,“爸爸,你是缺钙了吧,等下我要医生给你开些钙,你拿回家吃吧!”

“子良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知道关心我的身体啊,在现在的年轻人里面已经很有这么懂事的了!”周广东被女儿狠踢一下,也清醒了一点,改变了刚才的思路,问陆子良,“子良啊,你和程程只是领证结婚了,等你身体康复了,是不是要办场婚礼啊!”

“当然了,我一定要给程程个盛大而隆重的婚礼。”陆子良说起这件事情来了精神,开始跟周广东攀谈起来。

寇静对这个话题也很感兴趣,三个人热络的议论起周程程和陆子良的婚礼事宜来,周程程坐在旁边听着,倒像是个外人了。

随着陆子良身体的康复,周程程少了些对陆子良的担心,愧疚和感激,对陆子良的感激也随之平淡了很多。

她对陆子良的感情,永远少了跟陆侯那样的一见钟情,热血沸腾,让她总觉得像缺少了什么似得。

陆子良跟周广东和寇静聊着天,眼睛却时不时的看向周程程,清楚的感觉到周程程的漫不经心。

周广东和寇静告辞离开的时候,周程程起身去送爸爸和妈妈,因为陆子良现在已经恢复的不错,她留陆子良在医院,她去做了个全身的SPA。

周程程回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日落十分了,她进到病房发现,房间里一个特护都不在,陆子良好像洗过澡了,头发理顺,穿着简洁的白色衬衫,米色休闲裤坐在沙发上。

“子良,你怎么不在床上躺着啊!”周程程有些诧异的看着陆子良。

以往,陆子良都是穿着宽大舒服的病号服,躺在床上,或者靠在床上,今天怎么换了衣服坐到沙发上了?

“我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不能总是泡病号躺在床上。”陆子良站起身,迎着周程程走过来,笑着说:“我已经病了好多天了,辛苦你照顾我了,今天我要陪你好好吃顿晚餐。”

“辛苦什么啊,当初你是为了救我受伤的,今天我怎么照顾你都是应该的。”周程程揽着陆子良的胳膊,生怕陆子良会摔倒了一样。

“程程,你真漂亮!”陆子良低头看着周程程。

周程程做了SPA后,化了个淡妆,将她原本就漂亮的眸子晕染得迷离多情,长及腰身的卷发被打理过来,丰盈飘逸,漂亮的嘴唇抹了红色的唇膏,烈焰红唇十分性感。

“有你这么宠着我,爱着我,我自然就漂亮了!”周程程对着陆子良嫣然一笑,一双明眸波光流转。

陆子良原本就深爱着周程程,又很久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哪里受得了周程程这勾魂摄魄的一眼啊。

“程程!”陆子良忍不住伸手抱住了周程程。

他的手很大,很热,他掌心的热量透过薄薄的衣服传到周程程的身体上,周程程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陆子良坚硬而结实的肌肉,感觉到陆子良身上蕴藏的男性力量。

周程程听见陆子良的呼吸急促起来,闻到了陆子良身上的味道,这味道让她控制不住的想逃避。

陆子良猛地收紧手臂,低头向周程程吻了下来,周程程很想推开陆子良,又考虑到陆子良胸口处的伤......

正在周程程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下一秒,有人在外面敲门。

陆子良和周程程都被唬了一跳,陆子良放开了周程程,平复了一下喘息,然后过去开门。

门外秩序井然的站了两排人,全都穿着统一的餐厅制服,手里端着各色佳肴。

站在最前面的服务生手里捧着一大束新鲜的红色玫瑰花。

“谢谢。”陆子良很有礼貌的从服务生手里接过玫瑰花,转过身捧到周程程面前,“亲爱的,送给你,愿你像这鲜花一般,永远漂亮娇艳,魅力四射!”

周程程没想到陆子良会弄出这样的节目来,愣愣的眨巴着眼睛,下意识的将鲜花接了过来。

随后,那些服务生鱼贯而入,有的人铺桌布,摆烛台,有的人摆放鲜花,碗筷,菜肴,只用短短十多分钟的时间,弄好了一桌浪漫漂亮的烛光晚餐。

做好这一切后,那些训练有的服务生又无声无息的,鞠了个躬,退了出去。

看着眼前温馨,精致又奢华的一切,周程程还有些晕晕乎乎呢,陆子良要不要这么突然啊……

周程程刚才看到那些侍者的制服上绣着“锦绣坊”的牌子,锦绣坊可是最近几年帝都最有名最火的私房菜馆,每天只做一桌,想要点他家的餐要提前半年预定的。

因为店大,生意红火,锦绣坊是不送外卖,不做点餐服务的,这样一家高档次的私房菜馆,陆子良竟然让他送外卖到医院来了……

周程程是个很喜欢浪漫的人,看着这鲜花,烛光晚餐,心里不由激动又喜悦。

陆子良今天在周程程出去的时候,特别用心安排了这些,他总觉得周程程不够爱自己,所以就绞尽脑汁的对周程程好。

“程程,坐下吧,看看这次菜你喜欢吃吧,如果不喜欢,这些撤掉,我们再点其他餐!”陆子良拉着周程程坐到餐桌旁,然后绅士地替周程程开了椅子。

“咳,谢谢……”周程程满心欢喜的坐了下来。

周程程跟周沫不一样,周沫是个随性,简单的人,周程程却是个非常追求气氛和形式的人,她晚上很少吃东西,害怕胖,所以她并太在乎桌上的菜肴都是什么。

“这些菜都是我喜欢吃的,谢谢你啊,子良。”周程程很开心的笑着。

“好,那我们就吃东西吧!”陆子良把一块非常精致的甜点放在周程程的手边。

甜品蛋糕!

这里应该是藏着戒指的!

周程程是情场老手,过去有无数男人讨好过她,也有跟她求过婚的,在蛋糕里面放戒指的人就有三四个呢!

但陆子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吧,毕竟他们已经扯证结婚了,陆子良也送过她一颗钻戒了,怎么还会往蛋糕里面放戒指呢!

周程程心里这么想的,还是忍不住拿起勺子吃甜品,女人无论到了多大,都会怀有一颗少女心的,就算已经跟陆子良结婚了,她还是希望从蛋糕里吃出戒指的。

不是为了钱,就是为了一份惊喜!

“吃东西吧。”陆子良给周程程夹了一筷子菜。

“好的……我自己来就好了!”为了掩饰心中的期待,周程程开始吃菜,时不时的吃一口甜品。

陆子良一直都没怎么吃东西,只是负责给周程程夹菜了。

周程程在吃到第三口甜品的时候,感觉甜品里多了一个很坚硬的东西,连忙张嘴将那东西吐出来。

“什么东西儿啊,磕到我的牙了啊……”周程程此时已经猜到是什么了,但她依然矫情的假装不知道。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