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情燃官场:红粉仕途 > 第644章 兄弟情义

第644章 兄弟情义

手机阅读

“你看爹地这么宠你,你就跟爹地多美言几句,就说你要教我的那几道菜我还没有学会,可不可以等一段时间再出去啊?”

“你太异想天开了吧,不知道皇帝是金口玉言么!”

“你可是皇帝老爸的贴身太监啊!爹地最宠你了!”

李昊天一震恶寒,心里哼了一声,好像柳老最宠惯的是你才对。

看着李昊天一副委屈的样子,柳如妍小嘴一撇,“得了得了,我看你也是靠不住,对了,二姐吩咐厨房给你留饭了,你真是猪,一睡睡到这么晚!”

李昊天点了点头,看看四周无人就问道,“其他的人呢?怎么就你自己!”

“大姐跟着老爸去散步了,二姐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三姐好像在泡澡,很奇怪的是她们都让你好好睡觉,不过我想吃你做的布丁了,要是回去荷兰我就吃不到那么好吃的冰淇淋了,老爸真偏心把你留在家里,让那些姐姐们天天吃你做的饭菜!”

李昊天悠然一笑,看来这丫头真还不知道自己就是她那个名义上的保镖啊,他赶忙找了一个理由走出了客厅,他还有事要做可不能让这丫头纠缠住,不过柳燕妍的一句话让李昊天心中坏笑,给她那些姐姐们做的是饭菜,不过自己要吃的可是她们的身子。

出了那栋白色的主建筑,花园里的新鲜空气让李昊天精神为之一振,晃眼之间他看到一个人影站在花圃之下,静静的细数着月下的花瓣。

一眼便认了出来,李昊天笑笑走了过去,紧挨着她而站立双手扶住了栏杆说,“真美!”

柳燕姿显然被惊了一跳,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她没有躲开这么近的距离,她嗅到了李昊天身上独特的味道,没有看他一眼,柳燕姿也抬起头了,仰望繁星意味深长的说,“如果失去生命在美也无福欣赏!”

李昊天指尖一颤转看向柳燕姿,淡然的月光洒在了她精致的面容泛起一脸的光晕,那深邃的眸宇中早已被另一种流光溢彩所取代了。李昊天突然有一种心疼,他知道这次的事柳如姿虽然身子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是她的心到底有多痛也许只有她自己才能体会,甚至可以说从遇到叶枫知道叶枫的死去,这个女人的心底从没有真正的高兴过,而现在她又在担心着自己的安危,难道律师注定了她那种付出的性格么。

心中久久的感动,李昊天抬起了左手,环住了柳燕姿的腰细轻轻的让她靠在了自己的身边。

柳燕姿一惊却也没有做任何的反应,目光依然仰望着苍穹。

“对不起!”李昊天柔声耳语,柳燕姿清新发香让他心舒畅。

“你没有什么理由和我道歉的!”

柳燕姿顿了顿口气,尽量让自己紧跳的心安定下来,“叶枫是他咎由自取……”

“我应该跟你赔罪的,不是叶枫也不是任何人的命令,只是仅仅对你,我让你担心了!”

柳燕姿的手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她低下头了,不在说一句话,只是李昊天清晰的看到了两颗泪珠从她的脸颊滑落。

轻轻的把柳燕姿的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说,“以后我决定不让自己在那种危险的情况下了,我再也不要看到你难过的样子,如果你愿意我希望永远是你的肩膀!”

“你了解当我看到你倒在地上是什么样的心情么,李昊天就算你再聪明,再不把危险放在眼里,你也应该明白生命只有一次,如果你那天不是足够幸运,哪怕有一条刀刃落在你的身上,你你……是不是永远不懂得别人为对你的担忧和痛苦!”

“我懂我都懂……”

“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

柳燕姿忽然抬起头来,一脸愠怒的看着李昊天的面容,“你就是一个保姆,什么都不懂的保姆……”

李昊天身子突然一挺,环住柳燕姿后腰的手一用力让她的整个体紧紧靠在他的怀抱里,李昊天就这么低下头,把嘴唇轻轻的放在那双娆的唇瓣上,深深的吸允了一下,重新抬起头来笑着说,“我懂你说的那个别人就是你自己!我懂我喜欢你,喜欢到难以自拔,我懂一看到你伤心的样子,我就一腔愤怒,这一切我都懂,而且最重要的是我现在终于懂了你已经爱上了我!”

重新低下头去,这一次李昊天不再温柔,长时间的深吻暴风骤雨般的袭来了,柳燕姿睁大了眼睛,反应过来用力推开了李昊天低声说,“这里不行……”

李昊天坏笑一声,“哪里行啊?柳大律师?”

“不要闹了,这是在家里要让别人看到了,我我……”

“我就向柳老提亲,我就不信以死相逼,老爷子还不肯把你嫁给我!”

“别贫嘴了!不要一说话就提死不死的,我就知道你肯定不走心!”

柳燕姿冷眉倒竖,抿紧了嘴角。

李昊天呵呵一笑,“好了,我知道了,以后看我行动吧,确定你没有什么事我也可以放心的走了!”

“走?”

柳燕姿的指尖一动。

“恩,你老爸给我了一个好差事啊,去荷兰学习什么管家管理,顺便护送你五妹回去,所以有三个月你是见不到我的了!”

“哦!是这样!”

高悬起来的心终于落地,柳燕姿庆幸幸好不是离开柳家啊,不过想到了三个月不能见一次,眼神不由得落寞起来。

看出了柳燕姿的情感变化,李昊天重新抱住她轻声问道:“你会想我的吧!”

柳燕姿愣了半晌,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抬起手抱住了李昊天挺拔的身子。

李昊天会意而笑,他知道柳燕姿这一个简单的动作足以证明她的心真正的敞开了。

扬起一丝坏笑,李昊天双手轻抚住柳燕姿的说,“我要离开三个月呢,走前燕姿你是不是应该表示表示啊?”

柳燕姿浑身酥麻,难以自控的看着李昊天疑惑道:“什么表示?”

“让我带着你身上的味道离开吧,燕姿把你全心的给我,之前的你没有一次真正的主动呢!”

“啊!”

柳燕姿轻呼出声,终于知道李昊天在说些什么,不由得想到了那一夜的酒店缠绵,脸上立刻绯红一片,心李却是恐惧大于羞涩,毕竟这是在家里,对于一项严谨的柳燕姿来说,要是让父亲们知道了她和家里的一个男人有了风流韵事,她宁愿撞死当场,名不正言不顺怎能有过密的肌肤之亲呢。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