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卿本佳人 > 第397章蓝黑色的天空

第397章蓝黑色的天空

手机阅读

这时候,那个询问饭店经理的警察已经完成了,正好走到宋乔的身边,想给我汇报情况。好听到我说打了流氓头子的脸,流氓头子就阻止手下帮我报仇的事。便接话道:“宋大队长,这个同志说的和饭店经理说的合的是。确实是那流氓头子黄毛被打之后,突然变成了正经人,阻止手下报仇才发生了内讧,进而导致了火拼。

我感激地看了那警察一眼,那警察也同情地对我挤了一下眼睛。要说我的名字在警方已经成了名人了。上次因为银行的事,公安局李局长也表扬了我,宋乔受了处方。而我和宋乔的关系,警方的一些好事之人也在议论纷纷,特别是这种一起捉了劫匪头子回来之后。

些警察同情我,与这个暴力妞有暧昧关系可需要勇气的。哥们儿,以后还有够你受的。

而宋乔则是狠狠地瞪了那警察一眼,骂道:“老娘问你了么?你要没事干的话,把地场所有人都录一份口供。

这时候,那些保安和一些路人连忙说自己是刚来看热闹的,发生了什么事一点也不知情。

宋乔把我说的全写在了纸上。这时120的车也来了,好个人医护人员跑了进来,把两个还没咽气的小弟抬上了救护车,而那些已经死去的流氓,在拍好照之后,便让宾仪馆的人来拉到火葬场的太平间停尸房保护起来,通知各自己的家属前去认尸。

现场侦察完成之后,宋乔指挥警察把那经理和服务员还有清醒过来的黄毛的女人带回警察局。然后一个警察提醒宋乔,说我也和案子有直接关系,应该暂时带回去。

宋乔骂道:“老娘上次就是因为带我回去犯了错误,原以为坏人,结果成了英雄,这次也是一样。你不怕的话,你带我回去。反正别说是我的主意。”

宋乔说不带我回去,其我人也是说说而已,没有人敢负带我回去这个责任。于是我笑了笑,说道:“那我可以走了么?”

宋乔一挥手道:“走吧,这件案子已经很清楚了。这些流氓一言不合火拼而已。回去就可以结案了。你走吧。”虽然她叫我可以走了,但是那眼神中却透露出不舍。

“那我真的走了。唉,今晚想吃个饭,真的是太倒霉了。现在还饿着肚子呢,得再找一个地方填饱肚子再说。”我说完就要告辞。

“发生了这种事,你还能吃下饭,真是冷血。”宋乔又来了这不痛不痒却又是不怎么好听的话。

“那我就应该饿死了?我们又不是我杀死的。”我丢下一句,拉着冰冰便离去了。我和冰冰坐上小姨留给我的那辆车。我的手机便嘀了一声,这是短信提示声,我拿出手机一看,却发现是宋乔发来的。

“找个时间去我家吃家,就当你感谢你上次帮助迎接挑战详劫匪吧。”

我从车窗看过去,却发现宋乔手里捏着手机,正看向这边,眼睛里有一些雾气在聚集,渐渐产生了晶莹的水花。于是我回了一条短信。

“你如果不处处针对我,可以考虑。”

等宋乔低头看短信的时候,我开着车就离开了。几个保安想追上我的车,却是追不上,只好各自散去。

我转身问一旁还在惊惧当中的冰冰。说道:“现在我们到哪儿去吃惚?”

“我没胃口了,现在只想吐,怎么吃东西?”冰冰摇了摇头道:“我哥,你说那些人话不对,就怎么自己砍自己人呢,还砍的这么狠,人都死了大半。”

我安慰道:“别理产,都已经死了,我们做了很多坏事,应该到了该死的地步了,随我们去吧。现在你情绪不好,我们到人多的地方去玩一会,玩疯了再找地方吃饭。”

“那你说去哪里?”冰冰有力无气地问道。

“我们去找菲菲。去看她跳舞,顺便蹦蹦迪,人一闹腾,你的心情就好了。”我说道。冰冰听说去找她的好姐妹,也表示赞同。女人就是这样,心中有什么压着的事,就喜欢和好朋友说了就好了。

我于是便把车开到了菲菲上班的这家迪厅。现在已经天黑了,一些劳作的人们忙了一天开始休息,而过夜生活的人们,却正开始忙碌起来。白天忙的人是一些无奈的人,而夜晚忙的人,却是一些生活腐化之人。

这家迪厅名叫《蓝黑色天空》,生意非常的好。现在才刚入夜,迪厅门口诺大的广场都停满了车。而这些车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比我开的车好,都是上百万级的好车,甚至全球限量版的豪车也不在少数。

我找了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把我的车停了下来,与冰冰手牵手走进了《蓝黑色的天空》。

迪厅的势力

还在外面的时候,里面那强劲的dj音乐就传进了冰冰的耳朵里。听到这音乐,之前因为看到流氓们火拼而感到恶心烦燥的心居然平静了下来,另一种想随着音乐摇摆的心绪又升了起来。

我搂着冰冰进了迪厅,现她身体在不停扭动,便在她的上拍了一下,笑道:“怎么了,你的心放开了。”

“嗯,我想跳舞。”冰冰笑道。

“那就跳吧。”我笑了笑。我们走进音乐大厅,就现里面除了震耳欲聋的音乐,那有闪瞎眼的灯光。有一个穿着吊带衫短裙腰上别着一个对讲机的年轻女子上来迎接道:“欢迎光临,请问帅哥美女是坐包厢还是大厅?”

一听包厢二字,冰冰便身子一抖,想起刚才在回家乡饭店的包厢生的事,于是下意识地说道:“包厢算了,还是大厅吧,人多好玩。”

于是那短裙女孩把我们带到了大厅的一张台上,然后问二人要喝点什么。冰冰还了一奶茶,我则要了一听啤酒,说等一下再点别的。于是两个就坐在座位上,在这无数灯光的闪烁下欣赏震耻的音乐。

这时候,那领舞台上有一个女人在跳舞,而舞池中也有无数男女在跟着跳。不过这些在舞池中跳的舞没有什么规则,就是随着音乐乱跳。但是女人身材好,在那摇罢中自有一种风情在其中。

冰冰四周看了看,没有现她的室友菲菲。看到那舞池中摇动嗨起来的男女,也就有一些心动了。“我哥,我们去跳舞吧。”冰冰对石和浪说道。

“你去吧。我坐一会。”我说道。冰冰得到我和允许,也高兴地跳向舞池。冰冰长相甜美,身材又火爆,一跳舞来,就算是乱摇,也是妖精般的诱惑。冰冰刚一跳起来,就有几个不怀好意的男人跳到了她的身边,围绕着她跳出一些挑衅的动作。

冰冰也感觉到了,她看了我这边一眼。见我没有说话,于是她也没有撤退,反正这些男人暂时也没有过份。而且这算过份,她相信我能保护她。

因为刚才在那饭店里,虽然她不知道那些流氓火拼的因为我命令了花妖从中作梗,但是她知道我打了那流氓头子很多耳光,而那流氓头子黄毛居然就怕了,而且阻止其我流氓报仇。再加上后来,我和那女警官的暧昧关系,冰冰已经深信我绝不是看上去那样的普通人了。

所以冰冰也有些学的有持不恐来,这些男人敢接近自己,看我如何处理我们。冰冰一边跳,一边移动位置,而那几个男人也紧跟而上。

而现在我对冰冰的情况却是没有放在心上,我正在搜寻我的另一个女人菲菲。菲菲与冰冰都是我的室友,因为大家都寂寞,成为了炮友,后来又愿意一直跟着我,做我的女人。现在我也是有一段时间没见过这个女人了。

那舞池前面的舞台上有一个性感的女子正在跳舞,俏弄姿,但是却并不是菲菲,应该是现在没轮到她上场,所以正在后面休息。

于是我坐在那里开始散我的感应力。这迪厅里面的喧嚣声音也被我排在脑后,居然对我毫无影响。我的感应力向四周散开来,从周围所有人的身上经过,于是每一个人的情况都被我掌握在心里。

当然,冰冰被几个男人围着跳舞的情况同样逃不过我的感应力。只是我觉得这几个男人并不是威胁,就暂时没管我们。不过我也暗暗决定,如果这几个男人敢对冰冰动手动脚,那也要废掉我们。

舞池里也有几个女人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的感应力在她们身上多扫了一遍,把她的胸有多大,腰有多细,腿有多长,神秘地方毛的多少,都了解了一遍。只不过这些女人都是被很多男人干过的,一下就让我失去了兴趣。

对了女人的女阴之精的吸收,已经过了是女人就行的地步,我现在要追求质量了。随着我等级的提高,我需要找一些拥有女人神器的女人来吸收她们的人体精华。所以这些女人虽然平时值得一草,但吸收不了多少质量要求的女阴之精,却有一些浪费时间了。

除了看女人,我还看男人。只不过看男人并不是看我们的身体,而是看我们对自己有没有威胁。我的女人在这个场子里,便想到要了解这个场子的势力构成。很快我就有了结论,这场子里果然是混混不少,似乎还分成了几派。

这些帮派体系的流氓有弱有弱,甚至有一些团伙比我刚才在饭店里灭掉的流氓团伙还要强一些。当然,如果这些人敢动我的女人,我也不介意再灭掉几个。

看谁惨

当然,这种迪厅就是流氓们聚集的地方,也是滋生黑涩会的温床。我现在已经让冰冰不在做网店店主,不再为那些变态客户试穿了。现在我同样要把菲菲带离这个地方。

从某方面来说,冰冰和菲菲的工作性质都差是跳舞,只不过面对的观众不同而已。冰冰是面对买女性内衣的男客户,是面对电脑。而这些对于菲菲来说,却是太没有危险性了。菲菲在迪厅,则是直接面对一对色狼,不但要跳舞吸引我们,又要想法逃过色狼们的魔爪。

不过好在迪厅的老板有一点势力,只要手下员工不是自愿,其我流氓敢强来,迪厅老板会出面保护员工。这也是菲菲一直能保持身体不受流氓侵犯的原因。但是如果有一个连迪厅老板也惹不起的大人物对舞小姐们有意思,那老板就罩不住了,可能还会劝舞小姐从了这些大人物。

我的感应力一直在搜寻,倒是在搜寻出了不少流氓之外,我果然也搜出了一两个大人物。那是在一个包厢内,坐着一个威严的中年人,另外还有四人站在旁边,应该是我的保镖。而这个中年人也不会是流氓,一看就应该是一个上位者,而且有一种硬郎的领导者的气质。看上去很像军人,而且是级别不低的那种。

随着我感应力的延伸,便在后台找到了菲菲。这个时候,菲菲正在化浓妆。其实菲菲的脸庞本来是很漂亮的,但是在这迪厅的灯光下,必须在化了妆,在照射之下才显的好看。当然这样的妆,要是走出去也是相当地吓人的。所以只适合在舞台上而已。

这里除了菲菲,另还有两个女人在里面。我扫描了她们的身体,并相对菲菲作了一下比较,菲菲可算是完胜那两个单看也是美人的女人啊。

看到菲菲并没有什么事,我才把感应力收了回来。当感应力收回路过在舞池中的冰冰时,正好发现那几个无聊男人越来越过份了。这时候冰冰已经害怕起来,想离开这里,却被男人们扭动着屁股拦住了。

“美女,你的身材真好,舞又跳的好。我也喜欢跳舞,交个朋友可是以吗?”一个瘦高个男人猥琐地说道。

“妞,大爷觉得你不错,给泡不?”一个男人更直接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有男朋友们了。”冰冰连忙说道,并伸手挡住了那些袭来的猪咸手。

男人们听冰冰说有男友了,非但没有住手,却更加地放肆起来。“美人儿,你的男朋友是谁啊,我要是敢出来和我们哥几个见见面,也算我是英雄了。哈哈,不过我真要当这英雄,恐怕手脚都会断。你敢让我出来吗?”

这流氓一边方步冰冰把她男朋友见出来,一面又威胁,不知道我是想见还是不想见。

“是呀。别说你有男友,就算你有老公,也挡不住我们和你交朋友。嘿嘿,我们可是和你老公的味道不一样哦。你体会了就知道。包你有了第一次就想有第二次。”

“滚,滚,滚。我男朋友来了,你们会很惨的。”冰冰骂道。

“哈哈,让我来啊。看谁惨。不过老子要先摸你一把再说。”男人说着便伸手往我的下颌摸了过去。

冰冰大惊,就想喊人。但就在这时,那伸手的男人没等冰冰叫出来,我自己倒叫了起来。

“哎哟。”男人痛呼一声,我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抓住了我的手,猛地往后面扭去,这股能力不是容我抗拒的,只有大叫的能力,没有挣脱的可能。

“啪啪”几声响,男人扭过去的右手居然被扭断了。然后我痛的满头是汗,就近倒在地上。

所有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听到我叫了一声之后便倒了下去。而且因为跳舞的音乐声音太高,听到我大叫的也只有周围的几个人。那些没有听到声音的人依然在不停地跳动,有的跳过来没看到地上有人,便在我身上踩了一脚,把我没断的那只手也踩断了。

那踩人的确踩到人了,也是大惊,猛地往旁边躲去,便推开了一些人。那些被推的人大怒,又将人群反推回来,就又有无数人踩在倒地的人身上。虽然我在大叫,但大家的耳里只有音乐,根本没有人理会。

和那人一起的的几个人慌了神,忙对旁边的人叫道:“大家不要挤,我朋友让你们踩死了。”

看到这边乱了起来,负责内勤的保安才移动过来,把那人扶起来。发现我两只手都断了不说,那身体的肋骨也被踩断了六根,鼻子,眼睛也被踏了。除了没有死,这个人这辈子可能只能躺在轮椅上了。

嗨翻全场

那个内勤保安想扶那人起来,可是浑身的骨头都没有几根好的了,浑身软软的,想扶也扶不起来。

“谁打的?”一个迪厅内勤保安问道。这些保安是经常打架的主,知道这个人现在浑身无一伤口,而身体里面的骨头却都断掉了。这是传说中的高人才能办到。所以我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心里也在冒冷汗。

这样的高人要是自己的敌人,那自己就惨了。所以我问的话,看起来大声,但听起来却是没有恶意,反而很是尊敬的意思。

我的目光从附近几个人身上扫过。却没有一个像是把这人打成这样的高人。

“我是我们的朋友,怎么可能打我?”那几个人见保安望着我们都是一口否认。“我们还想知道谁打我呢,要找出来,哼……”一个男人不知道天高地厚地叫道。

“这位先生。虽然我不知道谁打了你朋友。但是我相信动你的朋友的肯定不是普通人。一定是做了什么事得罪了这位高人才会惹出事的。”保安看了看旁边的冰冰,我知道这些人应该就是得罪了这位美女了。

“我可没有打我啊。我手都没有动一下。”冰冰举了举双手说道。

而那个刚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男人却不承认有高人,反而大骂道:“什么高人,是一个鼠辈胆小鬼而已,打一下就藏起来了而已。”

那个内勤保安冷哼了一声,说道:“我全身骨头都碎了。你要是再骂,下一个可能就是你了。”

“啊?我全身骨头都断了?这么严重?”那人大惊,我以为自己的朋友就是被人敲了一个头而已,没想到全身骨头都断了。于是我马上中蹲下去对我朋友问道:“二哥,你怎么样了?真的骨头都断了?”

“兄弟,我全身都瘫了,没有支撑了。哎哟!”被打的那人痛苦地说道。

发现朋友真的全身瘫软了,那人才大吃一惊。谁这么悄悄一下就能将人打成这样?何况自己几个人都没有发现出手之人,难道有鬼?可是这人气高涨的地方哪有鬼敢来?鬼魂要敢敢来,早被这沸腾的阳气熏的魂飞魄散烟飞灰灭了。

“快送医院。”有人喊了一声,于是那几个男人在保安的帮助下把人抬了出去。这舞池中在发生这些事之后,只安静了一小会,然后又热舞起来。冰冰却是没有了兴致,又回到了我的身边。

“怎么了?不跳了?”我笑道问道。

“我哥,你刚才是怎么把那人弄成那样的?”冰冰问道。她知道刚才肯定是我弄的鬼,只是不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让那小子受伤这么重,居然连是谁打了我也不知道。就连周围的朋友也没有发现。

“没有啊。刚才发生什么事了?我刚才正打盹呢,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你在旁边了。”我装着什么也不知道的问道。

“我哥,你别用瞒我了。在饭店时,那个黄毛想动我,结果火拼死了。刚才有一个男人也是想动我,结果全身瘫痪了。虽然我不知道你用的什么方法,但我知道是你动的手脚。你能这样保护我,我真的很高兴,以后乖乖的,不给你惹事了。不然,又有人要吃亏了。”冰冰笑着说道。

“嘿嘿,看来你说以后乖点,是同情那些吃了我亏的人?”我笑问道。也等于承认了是我动了手脚。

“不是啊。我哥,我知道你是好人,并不想出手伤人的。可是为了我,你才不得不出手的。所以我对不起你。”冰冰自责地说道。女人在外面招蜂引蝶,本就是为自己的男人找麻烦,安份一点不好么?别人欺负上头是一回事,自己去招惹又是一回事。

“知道就好。不过这些不是好人,能受到惩治也是应该,也不关你的事,也不用太自责。”我说道。

“嗯。我哥,我饿了。”冰冰点头娇声说道。于是我又叫来服务员,点了一瓶奶茶和一份面包给冰冰。

而迪厅里现在正放着一首火爆的快嗨曲子,有四个穿着火爆的女子正在舞台上跳着热舞,不时地露出她们作为女人的本钱,引起台下的牲口男人们一阵又一阵的尖啸。

不过我却没有高呼,我觉得一点也不诱惑,一点也没有感觉,那些尖叫的人纯就是原始荷尔蒙在亢奋。

突然,舞台的曲子变成了一首慢嗨。场面下也随之寂静,让我也有些意外,似乎感觉有大事发生一样。刚才嗨叫的牲口们听到这音乐,居然都没发出声音了。

舞台上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了。这是一个妙曼绝论的人影,高而修长,灯光从她的身后扫来,让人眼睛斗光看不清她的相貌,只见一个身影就如天边的女神向大家款款走来。

当她走到舞台中央,突然音乐一转,她手握钢管踩着节奏做了一个绝美的造型。秀发一甩,俏脸一仰,身材成一个“s”形,把她高耸挺拔的胸脯,只盈一握的细腰,美白修长的大腿,和那诱惑无边的风情展露的完美无遗。

立即嗨翻全场,欢呼声,尖叫声一阵高过一阵。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