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大千劫主 > 第八百九十七章 天姬的本质

第八百九十七章 天姬的本质

手机阅读

辜雀带着耶梨、玛姬和卡萝琳大步离去,所有人都没有阻拦,事实上除了天姬之外,其他人也并不敢阻拦。

而天姬,天姬自然有自己的考虑。

看着辜雀离去,四周众人沉默,沉默了良久之后,持国主宰才沉声道:“天姬,这该如何是好?有天主护着他啊。”

天姬道:“什么怎么办?”

持国主宰道:“辜雀不肯去死啊!”

天姬眼中寒光一闪,冷冷道:“难道他就该去死吗!”

此话一出,四周众位主宰都忍不住心中一颤。

人皇沉声道:“行了,诸位各自散去吧,把命令传达至各处,全力配合天老构架聚合阵法,这是大事,千万出不了差错。”

天老拿出了一堆储物戒指,沉声道:“这些储物戒必须要全部装满,里面都有清单和所需材料,还有必须完成的时间。”

数十位无上不朽对视一眼,皱眉点头,一个个叹声离去。

计划终究是要进行的,天老和司马永恒的任务颇重,甚至包裹天道子。

所有人都要为了这件事安排自己坐在的种族或势力,于是留下的也只有天姬一人了。

她一个人独坐在战船之上,幽幽看着前方深邃的虚空,脸色一直很冷漠。

冷漠到像是带上了一层面具。

面具之下,谁也看不清她的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终于叹了口气,看向了残破的战船。

这一艘战船是何等强大,但当初却溃灭的毫无反抗之力。

宇宙天宝,什么又是宇宙天宝呢?

她轻轻一笑,眼中的杀意已然沸腾到了极致。

她心中早已有杀意,只是她在忍,也必须要忍。

只是她渐渐觉得,快忍不住了。

生存,还是灭亡,这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她已然思考了很多万年,但是依旧没有思考出结果来。

而西方天堂,白色的神殿之中,耶梨已经轻轻道:“你就在这里,我保证天上地下谁也不能要你死。”

卡萝琳道:“对,这一次我绝不会再妥协了,什么天下不天下,和我夫君有什么关系。”

玛姬轻轻道:“可是天姬...她太强势,她真的会放过辜雀么?”

耶梨皱眉道:“她不能不讲道理。”

“行了。”

辜雀摆了摆手,道:“你们就别担心那么多了,这件事我有自己的考虑。”

卡萝琳急忙道:“夫君你可千万别意气用事啊,你的命比天下珍贵。”

“放心。”

辜雀轻轻道:“天姬应该会找我谈的。”

耶梨张了张嘴,却是没有说话。

只因她已经感受到了一股霸绝天下的气息降临。

一袭白袍,满头长发,目光如电,天姬站在了神殿之外,冷冷看着内部。

玛姬和卡萝琳连忙站在了辜雀的身前护住了他。

天姬淡淡道:“卡萝琳,你知道的,我要带他走,天下谁也拦不住。”

卡萝琳刚要说话,肩膀忽然被一只大手按住,一个轻松的声音已经响起:“可是啊天姬,我辜雀要不配合,天下谁也无法强迫我。”

辜雀站了出来,直直看着她的眼睛。

天姬道:“我要和你单独谈谈。”

“嗯。”

辜雀看向卡萝琳三人。

耶梨叹了口气,强行将玛姬拖走,而卡萝琳则是对着天姬道:“你欠他的,不能再欠了,再欠就还不清了。”

天姬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辜雀。

卡萝琳终究还是走了,她只是深深看了辜雀一眼。

辜雀坐在了椅子上,轻轻倒上了玛姬准备的天果酒,微微尝了一口,道:“都走了,坐吧。”

天姬的脸上没有表情,脚步轻移,落地无声,缓缓坐了下来。

辜雀看到了一抹嫩白被白裙遮住,他忍不住笑道:“这么多年了,还是不喜欢穿鞋子?”

天姬脸色有些异样,却是点了点头。

辜雀道:“我想看看你的脚。”

天姬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

于是辜雀也不说话了。

于是天姬终于还是伸出了双脚,白嫩微红,如玉如脂,像是散发着淡淡的光辉。

“这双脚是曾经踏着冰雪的。”

辜雀轻轻叹了一声,却是说不出话来。

玛姬道:“你真的不去?”

辜雀道:“你真的要我去?”

天姬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辜雀闭眼,深深吸了口气,忽然道:“耶梨要我理解你。”

天姬皱眉,看向了辜雀。

辜雀继续道:“她说谁也不能体味你的痛苦,谁也无法体会你肩膀上的责任、你的压力。你太孤独,你需要时刻保持冷静,你没有战友,有很多种原因才造就了你现在的个性。她说,我应该去理解你。”

天姬直接冷冷道:“不需要。”

“因为你已习惯?”

天姬道:“我不觉得我有缺陷,也不觉得我需要有人理解。”

辜雀道:“你说,无上不朽转世是为什么?”

天姬一愣,随即道:“灵魂未散,灵识未灭,堕入轮回重新投胎,疑惑直接凝聚道胎复活。”

辜雀点头道:“所以冰洛是你直接凝聚的道胎。”

天姬道:“是。”

辜雀道:“转世之体的个性,是灵魂最直接的映射,没有任何瑕疵。意思是,冰洛就是你真正的个性,或许我可以直接点,对吗?”

天姬冷着脸没有说话。

而辜雀已然站了起来,死死盯着天姬,一字一句道:“直接点说,你就是冰洛,冰洛就是你!”

天姬身影一震,不知为何猛然退后几步,心脏跳动不已,竟然觉得呼吸都有些粗重了。

辜雀反而跟着她朝前跨出,继续道:“当你是神女宫圣女时,你圣洁、单纯、亲切、淡泊,对世界有着纯粹的善念,对邪恶有着直接的厌恶。你就是冰洛。”

“而当你为天姬时,你的身份变了,你的责任变了,你的使命变了,这些东西彻底掩盖了你的本心,外部的信息将你真正的欲望湮灭。你同样是冰洛,但一切的一切掩盖了冰洛。”

天姬大声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辜雀双眼微眯,沉声道:“你真的听不懂吗?呵呵!其实你比谁都懂,你是真正有智慧的人,你不会不懂这些粗浅的道理。天姬,我问你一个问题。”

天姬道:“我可以拒绝回答。”

辜雀没有理会,而是直接道:“你为天姬时,有为自己做过一件事吗?”

听到此话,天姬豁然转身背对辜雀,沉声道:“我拒绝回答!”

辜雀大声道:“你没有!因为冰洛才是你,而天姬只是你的外衣。那外衣就像是龙袍,就像是官服,当你穿上时,你就得尽职尽责,认真上班,不能去做私事。”

说到这里,辜雀自嘲一笑,道:“天姬这两个字,就像是一个官名,如‘县令’,如‘刺史’,如‘尚书’,如‘丞相’。它根本不是真实的你,而是你的职责,你的使命,你的职业道德。”

“只是,你从未下班,从未休息,一直忙碌,一直死撑,随着无数年时光如刀的消磨,你渐渐的忘记了自己本来的心,也渐渐的把这个职业道德当成了自己的本心,二者置换了。”

天姬压着声音道:“别说了!”

辜雀根本不放过,而是继续道:“见你的人都只是看到了你的职业道德,无数年都如此,所以他们都知道你是天姬,却不知道你真的是冰洛。”

“而你,而你似乎也忘了真实的自己,毕竟你的压力真的很大。”

天姬咬牙道:“你胡说些什么。”

辜雀喃喃道:“以前我太年轻,阅历太浅,我看不明白这一切。随着无数次的挫折与感悟,我渐渐明白了,明白了一些事情的本质。就像世界是由五行阴阳和混沌构成,就像宇宙是由天衍之数和异数构成,就像你是由冰洛和天姬构成。天姬是你的职业,是你需要成为的人,而冰洛则是你的灵魂,是真正的你。”

“你不要再说了。”

天姬的声音已经变得沙哑,她始终不敢回头。

而辜雀继续道:“你不是不明白,是你陷入职业太深,而且你也很清楚,你不能下班,你必须是天姬,因为你所承担的东西太重,除了你没人可以做到。”

“一方面,你迷惑了,你沦陷了。一方面,现实需要你这样做,需要天姬。”

“所以,冰洛就是天姬了,好像就是两个人了,你也不想再去谈寻了。”

说到这里,辜雀眼眶都红了,看着她娇俏的背影,轻轻道:“对么?冰洛。”

天姬豁然回头,竟然也是眼眶通红,咬牙厉声道:“别废话了!我来这里不是要听你说这个的!”

辜雀大笑出声,笑得肆意无比,眼泪滚滚而流。

他身体一软,终于跪在了地上,失去了所有力气。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领悟了,突然领悟了冰洛和天姬之间的关系,或许是因为自己真的将要面对死亡,或许是因为自己是唯一几个既见过冰洛、也见过天姬的人,也或许是因为阅历愈发深厚了。

可是无论如何啊,自己总算明白了。

我的妻子,冰洛。

她从未离开!

她只是又陷入了迷失,又陷入了天姬的角色。

她必须陷入,而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活着。

她就是她,从未变过。

辜雀无法形容这种领悟,也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他只是知道,自己必须要活着。

为了所有人。

还有自己。

(今天老夫过生日,诸位兄弟委屈一下,就更一章。。。)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