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皇后难为 > 第200章:贵嫔冲突

第200章:贵嫔冲突

手机阅读

跨出殿门后,苏瑾云仿若没看见门外站着的萧天佑一般,直径出了冷宫。

“皇上?”高德小声问着,似乎在等他的指示。

萧天佑面色阴沉,往殿内看去,听闻声音的冯修容也正外殿外看过来,两人四目相对,冯修容很快就面无表情的将视线移开。

“回宫!”冰冷的声音,让高德小心翼翼的,连呼吸声都不敢大声。

从冷宫出来,苏瑾云感觉浑身冰冷无力。抬头看向天空,暖阳高照,却是感觉不到丝毫暖意。

看着看着,天上的太阳好像分裂出两人,然后逐渐模糊。

“娘娘!”身后的以棠连忙扶住倒下的苏瑾云。

走在后面的萧天佑见状快步走了过来,见苏瑾云晕了过去面色苍白,那些不悦和愤怒也都抛到了九霄云外,一把抱起苏瑾云便大声叫着:“传太医!”

萧天佑当时的焦急是苏瑾云醒来后听以棠说的。

“娘娘,您昏迷的时候皇上一直寸步不离的守着你呢!可见皇上心里还是很在乎娘娘的,娘娘您可别再小性子了,就着这个机会和皇上和好吧!虽然秦……那毕竟是不可能的。”

听着以棠的劝说,苏瑾云叹了一口气:“本宫知道,只是我和皇上之间矛盾太多了,并不是你想的那般简单,至于……本宫欠了他的。”

她最最重要的是,欠了他一条命!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苏瑾云环看四周,以棠还说他寸步不离的守着自己,为何醒来却是没看见他?

“回娘娘,您已经昏睡一天一夜了,现在都是第二天辰时了。昨日您可真的把大家吓坏了,佟太医说是因为娘娘身怀有孕,站的久了气血不足,加上这些日子劳心劳神这才摔倒的。”以棠说完又补充了一句:“皇上昨晚一直守在这里,今天早上才匆忙去上朝去了。”

辰时?她竟昏睡了这么久么?自动忽略了以棠补充的那句话:“孩子可还好?”

以棠笑着扶起苏瑾云:“娘娘放心,小皇子一切安好!”

“冯修容的事情,皇上可有说什么?”在妆台前坐下,苏瑾云看着镜中面色还有些苍白的自己,轻声问道。

以棠面上闪过一丝愤怒,随即一脸解气的样子:“皇上已经下令赐死了,昨晚高德就送了鸩酒过去,尸体被冯家领回去,听说皇上还下令要调查冯家,看冯家是否有参与到谋逆案中。”

“以奴婢看,就这样赐死了她,还真是太便宜她了,做了那么多坏事,害死了那么多人,还害娘娘被毒蛇咬了,撺掇别人来害娘娘,简直是罪该万死!”

苏瑾云叹道:“怎样都是一死,况且人既然已经不在了,就别再追究了。”

因着怀孕,苏瑾云拒绝了要化妆的建议,素面朝天的用早膳。

说是素面朝天,可苏瑾云的皮肤本就很好,不化妆也同样的美艳动人。

赵妃禁足,冯修容赐死,后宫宫权最终回到了苏瑾云手中,只是久不掌宫权,对于这些琐事,苏瑾云已然没有了多少耐性。

她想了想,决定将秦婕妤的分位提上来,毕竟她对自己还算是忠诚,而且苏瑾云对秦婕妤也没什么不满意的,只是想着萧天佑的态度,她还有些犹豫不决。

秦婕妤还是如往常一样与她来往,并没有因为皇上皇后之间的关系而疏远苏瑾云。

可苏瑾云却在想着,她们来往密切,萧天佑会不会因此而迁怒秦婕妤。

事实证明,苏瑾云是想的太多了,后来一次交谈中,苏瑾云跟秦婕妤说起此事,秦婕妤却是笑道:“娘娘有孕后,在一些事情的决断上有点犹豫不决了。皇上是个明君,怎么会迁怒呢,而且他已经将大哥遣去了边疆,就不会再冷落了嫔妾。”

是了,苏瑾云轻笑,也是笑自己顾虑太多了,萧天佑就算是相信了冯修容的拾掇,以为她和秦峰有私情,也绝不会在秦峰出征期间因为她而迁怒秦婕妤。

是以,苏瑾云上奏将秦婕妤晋封为正三品贵嫔,虽然与章玥珊同为贵嫔,但因章玥珊有封号,还是比秦丹的分位要高上一些。

再一个便是林小仪,因为有孕,苏瑾云上奏将其晋封为正五品林婉仪。

以上两人的晋封,萧天佑没有犹豫,大手一挥便同意了。

只是苏瑾云醒来后,还是没有看见萧天佑,折子也是由禄万忠送去承乾宫的,他若有事,也是差高德前来传话,两人仿佛已经达成了默契一般,不见面,也不提私情一事。

渐渐地,处理宫务的时候苏瑾云总会叫上秦贵嫔在一旁听着,偶尔也会让她发表自己的意见,时间一长,宫里的人便知道苏瑾云是在培养秦贵嫔,是以有时候一些小事情六宫也就直接找秦贵嫔处理了。

而秦贵嫔自己也知道苏瑾云的想法,私下里两人也谈过此事,对于苏瑾云的信任,秦贵嫔感激在心,处理事情也是事必躬亲,这让苏瑾云更加满意,也更能安心放权。

只是,这在苏瑾云看来理所当然的事情,在后宫里反响却是极大,尤其是以宜贵嫔为主。

两人同是贵嫔,一人还是有封号的,而没封号的那人却能协理六宫,有封号的却是不能,这在众人看来,怎么说都是不公平的,只是大家也只敢在私底下说说,也没人敢说到苏瑾云面前去。

可宜贵嫔就不会对苏瑾云有畏惧了,在忍了几次后终于爆发,与秦贵嫔直接对上了。

事情的起因是宜贵嫔想要换床帐,司设司按照宜贵嫔的要求送了几次过去,都被宜贵嫔挑出诸多问题,诸如床帐颜色太深或是太浅,质地太粗糙,花样不好看,绣工不好,等等。

送了几次都被退回来,司设司也是无法了,便禀报给了郭尚寝。

宜贵嫔本就是故意找茬的,又怎么会在宫里等着尚寝局的人上门,于是便自个儿先找了过去。恰巧秦贵嫔正在尚寝局检查要送去凤仪宫的床帷茵席,洒扫张设的物品,两人便碰上了。

看着秦贵嫔检查的那些物事,宜贵嫔一脸嘲讽道:“哟,秦妹妹这是在做什么呢?你现在可是帮着皇后娘娘协理六宫呢,怎么还来做这些下人做的活呀!”

秦婕妤本就不是会忍让的主,对于宜贵嫔这个同一届进宫的“姐妹”,两人也从来就没有好言相向过,如今被宜贵嫔讽刺,她又怎会忍让。

“章姐姐这话是从哪里听来的,皇上也没下旨要妹妹协理六宫,妹妹可从来不敢有这个奢想啊!这话要是传出去,还以为是姐姐你假传圣旨呢!至于这些活儿,娘娘待妹妹一向仁善,妹妹想替娘娘做些事尽尽孝心罢了!”

是的,让秦贵嫔处理宫务只是苏瑾云自己的主意,她并没有跟萧天佑说,萧天佑也没有下旨,只是这事在宫中不是秘密,萧天佑也定然是知道的。而萧天佑没有出声反对,那在众人看来便是默许了。

“秦妹妹和皇后娘娘早已经自作主张了,哪里还需要什么圣旨,本嫔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怎么就算得上是假传圣旨了,妹妹你莫要危言耸听!”

宜贵嫔性子骄纵,可要比嘴皮子可就比不过秦贵嫔了。虽然还能说出话来反驳,但一张脸已是被假传圣旨的罪名逼得红白相间。

“姐姐才是危言耸听吧!什么叫妹妹和娘娘已经自作主张了?我们到底自作主张了什么?姐姐是在质疑娘娘吗?”

“没有皇上的旨意,妹妹你擅自处理宫务,这不是自作主张是什么?”

一旁的郭尚寝暗暗摇头,她之前一直跟着太后,太后甍后便投靠了皇后,对于太后的这个侄女郭尚寝还是有意要帮她的,只是在听到她说的话后便打消了这个想法。

秦贵嫔协理六宫已经是皇上默认的事情了,这事何必摊到台面上来说,这样只会让人看好戏。

“擅自处理宫务?姐姐若是说绛云殿的宫务,那是妹妹的责任和义务,若是说六宫的宫务,妹妹想问下,姐姐有证据吗?”

“证据?宫里所有人都知道的,你还要证据?”宜贵嫔大声说道。

“呵呵,姐姐莫不是糊涂了吧!”秦贵嫔朝她嘲讽一笑,不再与她多说。

“你……秦贵嫔,这就是你对本嫔的态度?你这是以下犯上,你以为你靠上了皇后你就能称霸后宫了吗?皇后她勾搭外臣,她自己都是自身难保了!哦,对了,那个外臣就是你的哥哥!”

“啪”的一声,宜贵嫔不可置信的看向秦贵嫔,纤纤玉手颤抖着指向秦贵嫔:“你竟然敢打我!我要见皇上!”

“请便!”秦贵嫔也是一脸怒容,皇后与大哥之间的事情,她们什么都不知道,有什么资格来发表这些难听的言论,而且皇上都还没说什么呢!

平日里听到这些话秦贵嫔心中愤怒却也不能开口去解释,因为有些事情只会越描越黑,可今日宜贵嫔竟然就这般当着众人的面说出,她如何能不气!

那下意识的一巴掌打出去,根本就没想过后果,在宜贵嫔说要去见皇上的时候,秦贵嫔是有些反应过来了,可她并不后悔。

这就是她和苏瑾云最大的一点不同,苏瑾云遇到挑衅自己的人,不在乎的会丝毫不放在心上,可她却是不管是谁,只要是能争上一争的,她定会反击回去!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