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一嫁太监误终生 > 第九百二十章 故意刁难

第九百二十章 故意刁难

手机阅读

苏依依倒也没有生气,反正她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了。

她慢慢的爬起来,道,“走吧。”

宫女哼了一声,便开始在前面带路。

两人来到了御花园,祝蝶衣正站在一株海棠花前,看得十分的认真。

“大胆,见了太后还不跪下!”带苏依依过来的宫女看着苏依依毫无动作,顿时怒斥一声,就朝着苏依依的后腿一踢。

苏依依毫无防备的突然跪了下去,膝盖刻在小石子上,顿时就是一阵钻心的疼痛。

一旁的祝蝶衣却好似根本就没有发现这一幕似的,仍旧是认真的赏着画,周围的众人也无人敢打扰,就这么任由苏依依跪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苏依依觉得,自己的双腿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了,祝蝶衣这才终于回头,看了她一眼。

“呀,依依过来了,你们怎么都不提醒哀家?”祝蝶衣装模做样的斥责众人道。

不过苏依依可不信,她是现在才发现自己,刚才那个宫女呵斥的那么大声,她除非是聋子才听不到,更何况,若是没有她的示意,这些宫女敢这么对自己?

“依依啊,你说咱两情同姐妹,你见了我,何必还行这么大的礼,快起来。”祝蝶衣说着,就笑着上前来搀扶苏依依。

苏依依没有推开了她的手,自己艰难的站了起来。

“不知道太后找我来,是有什么吩咐?”苏依依淡淡道。

“哦,也没什么,只是见这御花园的花开得不错,所以特意约你来赏赏花罢了,依依不会不愿吧?”祝蝶衣虽然问的十分客气,但是表情却丝毫没有让苏依依选择的余地。

怕是苏依依就算是拒绝,她也不会同意的。

“既然太后有这种雅兴,依依自然相陪了。”苏依依也不愿示弱,淡淡道。

就这样,祝蝶衣果然就带着她在御花园里游玩了起来。

期间,祝蝶衣也没有再说什么难听的话,反而是饶有兴致的和苏依依说起那朵花开得不错,那朵花是新品种。

若是不知就里的外人来看,还真的会以为,这两人对关系极好的密友。

不过苏依依却知道,这不过就是祝蝶衣想出来折磨自己的把戏罢了。

一来就先让自己在铺满小石子的地面上跪了那么就,自己的膝盖早就受了伤,现在又借着游玩的借口,让自己走了这么远的路程,无非就是想要看到自己痛苦的样子,听到自己求饶的话罢了。

只是祝蝶衣如此作弄自己,苏依依偏还就生出了几分硬气,即便是膝盖已经痛的好似不是自己的了,但她就是咬着牙,一声不吭的陪着祝蝶衣走着。

最后,倒是祝蝶衣先走累了。

本来还指望听苏依依给自己求饶,可是看着对方咬牙死撑,也不愿给自己低头,祝蝶衣越想越气,忍不住对一旁的宫女道,“哀家累了,你就替哀家陪依依赏花。”

“太后,奴才看今日您也累了,不如就先回去,改日再来赏花吧。”李公公忍不住出声阻止道。

说着,他在祝蝶衣发怒之前,凑到祝蝶衣的耳边,小声耳语道,“奴才看她也不行了,若是一次把人折磨死了,后面可就没意思了。”

这句话倒是正中祝蝶衣的心思,她要的,无非就是折磨苏依依,好一次获取乐趣,若是这么快就把人弄死了,那乐趣可就大打折扣了。

“行了,送依依回去吧。”她立刻道。

就这样,苏依依总算是逃过了一劫,一个人艰难的走回常宫之后,她揭开自己的裤腿一看,才发现自己的两条腿已经是肿了,尤其是两个膝盖,当时就已经破了皮,血流出来又干了,衣料粘在伤口上,她每碰一下,就是一阵钻心的疼痛,等到最后她终于揭开之后,上面的鲜血立刻又涌了出来。

一阵疼痛袭来,苏依依不知怎么,突然就想起,当初自己和殷景睿在一起的一点一滴。

那时候他虽然偶尔而已会欺负自己,但是却绝不会允许旁人动自己一下……还记得之前,容妃只是因为对自己说了几句难听的话,就被殷景睿直接给弄到了冷宫里去了。

她忍不住想,若是他在,看到自己这个样子,他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一想到这些,苏依依就忍不住湿了眼眶。

即便是一再告诉自己要坚强,可是当这种时候,人的内心总是最脆弱也最无助的。

起初,苏依依还只是小声啜泣着,最后却越来越控制不了,她忍不住扑到了床上,用被子包着头,放声大哭了起来。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苏依依实在是累得睁不开眼,也就没有再管腿上的伤口,而是直接就倒在床上睡着了。

夜晚,李公公悄悄的摸过来,看到这个情况,还以为苏依依出了什么意外,吓得一声冷汗。

还好等他看到苏依依平稳的呼吸,这才知道,对方只是睡着了。

松了口气,他急忙将人叫醒。

“太子妃,醒醒,您怎么就这么睡着了?”

他喊了好几声,苏依依这才有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短暂的茫然之后,她略有些惊讶的道,“李公公,你怎么来了?”

“奴才今日看您应该受伤了,所以特意给你送点药,您的腿没事吧?”李公公说着,就从袖子里拿出了一瓶伤药和一包点心,道,“估计你也没吃东西,就随意捡了几样,您别嫌弃。”

“李公公有心了,我没事,只是擦破了一点皮而已。”苏依依道。

虽然对方不过是因为殷景睿的原因,才会这样关心自己,但是在这个不知前路如何的时候,李公公的举动多少还是让苏依依感激,因此她道,“李公公,现在祝蝶衣只怕一直盯着我,你以后还是别管我了,免得惹事上身,这点小事,我自己能应付的。”

“奴才明白,其实奴才也帮不上什么忙,这段时间,还请您自己多叫小心才是,平时能低头的就尽量低个头吧。”李公公道。

现在祝蝶衣摆明了就是想要折辱苏依依,看到她向自己低头,偏偏苏依依非要拧着,也难怪今日祝蝶衣会这样折腾苏依依了,因此李公公这事真心实意的在劝她。

不过道理是这个道理,谁都懂,但是要让苏依依卑躬屈膝的去给祝蝶衣下跪求饶,苏依依怎么也做不到。

所以她没有直接回应李公公,而是道,“我知道了,你先走吧,若是让人发现就不好了。”

李公公也害怕这个问题,闻言也没有多说,又叮嘱了几句,就匆匆离开了。

他走后,苏依依借着月色打了点水简单的清洗包扎了一下伤口,也睡下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