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重生之盛宠谋妻 > 第201章:凤凰之命

第201章:凤凰之命

手机阅读

“父皇,你说什么?”北辰逸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高高在上的景隆帝,根本不愿意相信自己的耳朵。

景隆帝慢条斯理的放下手中的奏折,看了北辰逸一眼。

“圣旨都已经发了,难道你连朕的圣旨都不看了?”

北辰逸当即跪下,满脸悲戚的看先景隆帝:“父皇,你真的要让儿子就这般离开?”

景隆帝终于抬起了头看向这个自己曾经最疼爱的儿子:“你让朕怎么说你?这辈子只怕就是败在女人身上了,之前两次被女人设计就算了,娶回家也不过是当个小妾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你呢?不仅一次次让她们闹出事情来,甚至还闹得满朝皆知。连自己的内院都管不好,朕怎么可能相信你能治理好这个国家?别以为朕不知道容家那个姑娘到底是怎么死的。”

听到景隆帝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北辰逸顿了顿,刚准备开口就被他制止。

“其他的你不必多说了,朕的圣旨已下。你自己好自为之吧的。”

北辰逸面色颓废的看了景隆帝良久,才缓缓的说出一句:“谢父皇恩典。”

封大皇子为镇南王,十日后前往封地就藩。

这则圣旨让原本上京之中诡谲的气氛顿时变得更加诡异了,原本的太.子.党看到圣旨都目瞪口呆。

就算北辰逸被贬为大皇子,还是有不少人在暗中等待着他的复起。

毕竟景隆帝并没有马上再封一个太子,说不定哪天又看北辰逸顺眼了呢?

就算封王也不可怕,毕竟历史上也有不少封王之后继承王爷的例子。

但皇上让他马上去就藩,这就说明问题了。

远离了上京这个权力中心,想做什么都是鞭长莫及,更不用说争储了。

这也就意味着,景隆帝彻底放弃了北辰逸这个儿子。

原本大家还意味北辰逸和皇后会向景隆帝求情,却不曾想传来的只有北辰逸按时启程的消息。

属于前太子的时代终于落幕。

“没想到景隆帝真的这么下得了手。”

明月楼里,容熹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轻声感叹了一句。

再想起前世的事情,她只觉得恍若隔世。

当年那个意气风发,带着儒雅笑容折磨她的人早已模糊不清,唯有这一世北辰逸阴鹜的模样,让她印象深刻。

“景隆帝给北辰逸的是云南那一带。”一旁的北辰琉皱着眉头看向容熹。

容熹不解。

“云南一带虽然地方贫瘠,但地理位置却是极好。而且民风彪悍,若是治理得当,只怕会变成下一任皇帝的心腹大患。”北辰琉简单的将云南的情况介绍了一遍。

容熹也跟着蹙起了眉头,她明白了北辰琉的意思。

若是景隆帝真的对北辰逸这个儿子死心,那应该是放在一个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才是,为什么竟然放在云南这么关键的位置?

“他究竟是什么意思?”容熹也糊涂了。

北辰琉摇摇头:“我也不清楚,总之北辰逸那边我会让人盯着,不会掉以轻心。”

容熹点点头。

北辰琉的脸色忽然一变,说起了另外一件事:“我想起了另外一件极为重要的事。”

容熹疑惑的看了北辰琉一眼,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我记得你曾经答应过我,待我从边城平安回来之后,便嫁给我。”北辰琉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容熹身边,用手轻轻抬起容熹的下巴,眼中流光溢彩。

容熹的脸顿时变得嫣红无比,嗔怒的横了北辰琉一眼。

这人怎么刚才还是在说北辰逸的事情,转眼就扯到了自己的身上?

“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了?”容熹不轻不重的拍在北辰琉的手背上。

见容熹害羞,北辰琉笑的更开心了,再次抬起容熹的脸就吻了上去。

两人的气息纠缠在一起,一点点侵入了双方的心脾。

似是久旱逢甘露,北辰琉的动作有一点凶,他深深吻住容熹的唇瓣,一遍又一遍揉捻着。

舌尖轻巧的挑开容熹的牙关,在里面攻城略池一寸也不肯放过。

容熹肺里的空气都快要被消耗干净了,北辰琉才放开她。

“我更期待我们洞房花烛的时候了。”北辰琉在容熹耳变轻轻的说了一句,顺便在她的耳垂上落下一个吻。

容熹颤抖了一下,双眼水雾朦胧的看向北辰琉。

北辰琉轻叹一声,用手将她的眼睛捂住:“下次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真的会把持不住。”

容熹的耳尖也红了。

“要是知道你这般,我就不和你来了。”容熹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北辰琉,别过头去。

北辰琉也不在意,他径直坐在容熹身旁,神色暧昧的看着她:“你究竟答应过我没?”

脸上笑容极为灿烂,好像容熹要是敢说没有的话,他就会再吻她一次似的。

容熹干脆沉默了。

北辰琉以为她生气了,刚准备说话,却听到容熹极轻的说了一声:“自古成亲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答应了有什么用?”

一阵狂喜从北辰琉的心间升起,他捧起容熹的脸再次吻了下去。

良久才高兴的冲着她说:“你放心,只要你愿意,这些我自然会处理好的。”

容熹笑了笑,不再说话。

北辰琉高兴至极,刚准备说话,就听到门口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何事?”北辰琉看了一眼门口,若不是有什么重要事情,听风不会这样贸然打断他。

“路过此地,恰好遇见义妹和荣王世子,特意来看看。”封玄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成功的让两人都沉了下脸。

容熹没想到封玄还打着自己义兄的名头,明明上一次她知道封玄声音的时候就已经说过,自己不会再认这个义兄了。

“请进。”北辰琉淡淡回应,毕竟大家明面上的脸还没有撕破,自然不能将国师拒之门外。

封玄走进房间,就见容熹和北辰琉两人坐在一起,看上去十分和谐。

走近一看,封玄的脸彻底的沉了下来。

容熹的脸色嫣红,嘴唇微肿,一看就是刚刚被人好好疼爱过的模样。

而北辰琉一脸春意盎然,他们之前在干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虽然我祈天国民风开放,北辰世子在做事前还是得考虑清楚后果,不要连累他人和你一起受苦。”

实在忍不住,封玄说了一句。

容熹和北辰琉的脸色都变了。

这句话的里的意味实在太过明显。

北辰琉止住了准备说话的容熹,轻蔑的笑了:“我北辰琉从来都不是什么遵规蹈矩之人,难道国师不知道?况且,既然已经有了婚约,就算我和容熹做出些什么,也不过是少男少女之间的情不自禁罢了,国师不必担忧。”

封玄的脸沉了下来,还欲说些什么,却听到容熹开来口:“若是我没记错的话,上次我已经将话说的十分明显了。国师身份风格高贵,我乃俗人一个不能高攀,所以之前的义妹还是请国师忘了吧。至于礼教,国师不用担心,我们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说完没有等封玄说话,容熹就看了一眼北辰琉:“我已经吃饱了,我们回去吧。”

北辰琉自然高兴的点头:“国师如果喜欢这个包厢的话,可以继续使用,我们就先行离开了。”

说完,两人干脆利落的离开了此处。

就在和封玄错身而过的时候,封玄听到了他说的一句话:“赐婚也并不是那么可靠的,不是吗?荣王当真能够容忍自己有一个前朝公主作为媳妇?”

北辰琉心中一紧,十分警惕的看向封玄。

封玄却只是朝他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他和你说什么了?”容熹好奇的看了北辰琉一眼。

从上车之后他脸上的阴郁就没有消失过,仿佛被什么打击了一般。

北辰琉摇了摇头:“没什么,我只是想到还没有将你娶回家,心急如焚。”

容熹狠狠的拍了他一下:“再说这些,我便不和你出来了。”

北辰琉笑着搂住了她,悄悄的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这一次以后,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见到你了,我一定要赶紧娶到你。”

说完,在心中也暗暗下了一个决心。

送容熹回府之后,北辰琉就匆匆忙忙进了宫,见到了太后。

之后又见了景隆帝,不知道和他说了些什么,反正在他离开的时候,也带走了一道圣旨。

“嘉怡郡主温柔贤淑,和荣王世子早有婚约在身。两人情意甚笃,乃天作之合,赐两人一月之后完婚,永结同心。钦此。”

德公公念完了这道圣旨,脸上满是笑意:“恭喜国公爷,贺喜国公爷。嘉怡郡主和荣王世子真乃是天作之合,现在皇上也此两人成婚,当真是极好的。”

容国公笑着上前接过圣旨,对德公公客气:“谢谢公公美言,还请公公替我向皇上表示谢意。”

说着将一锭银子递给了德公公。

德公公自然笑着接过:“奴婢定然会将国公的心意传达给皇上,恭喜恭喜。”

送走了德公公,容国公才面无表情的将圣旨递给了容轻,抬脚就准备出门。

“爹?”容熹见容国公神色不对,急忙叫住了他。

容国公停住脚步,看了一眼容熹,温柔的说:“爹还有些事,先走了。”

说完就抬脚离开了国公府。

“爹的神情好像有些不对?”容熹疑惑的看向容轻。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