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剩嫁不晚:猎爱小鲜肉 > 第四百四十九章 老实交代

第四百四十九章 老实交代

手机阅读

苏楠没时间跟他咬文爵字:“楼上的包间打开。”

大周道:“同志,听到了没!”

后者赶紧点头,掏出一叠卡片就径直带头往上走:“最近生意不太好,楼上的包间使用率很低,所以一直都锁着门。”

苏楠和大周跟他上楼,不忘彼此对视一眼:年底生意都不好,那什么时候生意好?

经理依次打开了各个包间的门,在路过一间包房的时候,苏楠的瞳孔不由一紧。

她还没忘记,当年就是在这间房内,她差点遭受了潘英的侮辱。

虽然现在已经经过重新装修布局,但曾经发生的一幕幕仍然像是发生在昨天。

也是在这间房里,方锦程不惜得罪了潘英也要把她救出来。

她和大周简单的巡视了一遍,挥挥手让其他民警再仔细查看。

经理又腆着一张脸笑道:“二位同志坐下歇歇吧,年底,我们懂,不拿点业绩出来也不好交差。”

说着接过底下服务员送过来的两个信封,一个交给苏楠,一个交给大周。

二人接过信封捏了捏,薄薄的一张卡片。

大周道:“这什么?”

经理一副你懂的表情,把信封往他手上塞:“大冷天的 ,请大家伙吃火锅,您受累,跑这一趟。”

大周依旧不明所以:“到底什么东西啊?您甭在这儿跟我卖关子。”

经理嘿嘿笑道:“不多,五万块钱。”

“一人五万啊?”大周道:“您可真够大方的啊。”

经理道:“不知道还有一位女警官要过来,准备不充分,以后有机会再好好谢谢您,周警官。”

苏楠将信封交给大周,继而对身后的一位小民警说道:“都录下来了吗?”

举着执法记录仪的民警点头道:“录下来了。”

经理脸色有点不太好了:“您看……这用得着录吗?”

“跟我们走一趟吧,贿赂民警,扰乱执法。”大周说完就有两个民警一左一右的站在经理身边。

经理一时有些傻眼了,略有些尴尬道:“周警官?用不着这样吧?您要是不收,我收回来就是,或者您给扔了。”

“晚了!带上车,另外,我看你这里卫生有点不达标,在卫生局过来检查下发卫生许可证之前,先暂停营业。”

说着就带头下楼,上楼来也不过是看看,他们知道,早就有准备的潘英肯定不会让他们抓住什么把柄。

将人带回海新区派出所,还是苏楠以前的办公室,现在归大周了。

相较于苏楠在这里时乱七八糟的塞满了东西,现在大周把这里归置的整洁而又干净,要找什么也是一目了然。

“老大,你随便坐。”大周脱下厚重的外套挂在衣帽架上,一边将两张卡随手交给手下的办案民警:“去查一下里面有多少钱,给我打印出来。”

“是。”

苏楠也没闲着,坐在电脑前轻车熟路的登录了公安系统,输入这经理的名字,他的档案全部一目了然。

大周给她倒了杯水放在桌上,站在苏楠背后看着电脑里的信息:“没想到还是个高等院校毕业的大学生,怎么就跟着潘英了呢?可惜了。”

“不仅仅是高等院校毕业生这么简单,”苏楠的鼠标继续往下滑:“还是个金融学硕士,学的是报税专业。”

大周看苏楠一眼,与她达成了一个共识。

ONE night 的经理已经被带进了审讯室,自觉有些倒霉,但却没有风雨欲来的自觉,要么是他对自己的老板太自信了,要么就是对自己太自信了。

苏楠和大周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他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桌子后面,这间审讯室苏楠也很熟悉,曾经有不少个日夜她逮着那些个违法乱纪分子就直接招呼。

现在进了市局再回头看看,突然觉得以前的自己有点像激进分子。

“姓名!”大周直接开门见山了。

ONE night 的经理笑呵呵道:“周警官,都是老熟人了,您想怎么样,直接说句话吧?”

大周长得本来就黑,这一板起脸来的样子活像个包青天:“老实交代!不要在这左顾右盼的!还有!坐好了!”

经理本来还想死皮白赖一会,这会儿听他这么说也不好再不配合了,乖乖坐直了身体,老老实实回答道:“谭希望。”

“年龄!籍贯!”

在大周的盘问下他也一一交代了,在大周低头填写笔录的时候,谭希望有些不死心的问道:“警察同志,我什么时候能离开啊?店里还有一些事等着我处理呢。”

“离开?”大周头也没抬:“你知不知道你这种为了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公务员财物的行为已经可以构成行贿罪了?而且数额较大,完全可以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没收罚金!”

谭经理讪讪笑道:“没这么严重吧?”

“您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不会连基本法都不懂吧?”苏楠双手环胸看着他笑:“或者说,以前也有过类似行为而逃脱了制裁,所以才这么无所畏惧?”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谭希望说着都忍不住要发誓了:“这真是我第一次!我在店里的时间本来就不多,也是这段时间忙不过来才过来看着点的。”

这话苏楠相信,远了不说,就是她被潘英抓住的那次,就没见过这个店长。

“下面周警官要问你的问题,你要老实交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谭希望还在做最后的挣扎:“我这个问题不是应该移交市公安局治安科吗?”

苏楠亮了亮自己的工作证明:“我就是市局的,授权周警官代为问讯,你的行贿罪如果坐实了还会移交刑事部门,刑侦科大队长你知道是谁吗?徐子瑞。”

提起徐子瑞这个人,潘英手底下的人应该都不陌生。

他盯潘英也不是一年两年了,总是在想尽一切办法要把潘英逮进去。

但因为种种原因,潘英活像一只灵活的泥鳅一般总在完美避开。不光如此,徐子瑞手上所搜集的证据也总在关键时刻站不住脚。

这让潘英多年来愈发嚣张,甚至这次还将利爪伸向了徐子瑞。

“呵呵……徐队啊……”谭希望笑了,整个人反而显得轻松很多:“徐队应该还在家里休息吧?”

“你的消息倒是很灵通,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徐队虽然停职了,但临危受命,几个紧急案件把他召回去了。”

谭希望的笑脸又是一僵,看向苏楠的时候已经露出些许惊恐。

苏楠道:“所以,老实交代吧,问一句,你说一句。”

“警察同志,我真没什么好交代的,尤其是涉及商业机密的,我更没什么好说的了。”

大周直接将一份文件甩到他面前的桌上:“巧了,还真得问你商业机密,看看,这几份税务报表你熟悉吗?”

谭希望接过去一看,脸色已经有了变化:“周警官,这……是我们酒吧的营业报表吧?”

“那这一份呢?”大周又甩给他一份。

再拿过来看的时候,这次整张脸都有些发白,却还在故作镇定道:“这一份,我不熟悉。”

“巧了,据可靠消息称,这一份才是你们的真实营业额,你看的第一份是造假的吧?”

谭希望飞快摇头:“这怎么可能,我们老板也不是个小气的人,完全没必要偷税漏税,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如果有人举报,我愿意和那个人当面对质。”

“你可以否认,反正在我们手上,不光有你一个酒吧的营业报表,还有其他各个分店酒吧以及KTV等娱乐场所的营业报表,一个作假,不可能各个都作假,而且我也说过了,是可靠来源,既然如此,这些数据完全真实可信。”

谭希望捏着两份报表不说话了,紧抿了嘴唇脸色有些发白。

苏楠道:“你是学金融的,就算没有系统的学过刑法,应该也学过金融法吧,应该知道纳税人采取欺骗隐瞒手段进行虚假纳税申报或者不申报已经可以构成偷税罪了。”

谭希望摇头:“我不懂您在说是,如果一定要给我安一个罪名,我觉得我有权利请律师。”

“等上法庭的那一天,你确实需要一个律师,但不是现在。”苏楠又侃侃而谈道:“抛开一个行贿罪,一个偷税罪不说,潘英的店里到底有哪些见不得人的黑幕你作为店长应该比我们任何人都清楚。既然今天周警官把你带来了,而你的酒吧在多年来也第一次面临歇业危机,就说明我们已经掌握了潘英涉黑,涉黄,涉

毒的多项证据!”

谭希望再次摇头:“这我真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次他没有直接否定,而是将自己排除在外,意志首先已经动摇。

苏楠趁热打铁道;“你是店长,老板是潘英,行贿罪你还有通融转圜的余地,顶多算个情节不算严重的行贿代理人呢,至于偷税漏税,虽然在由你经手,但如果由你检举,也会给你争取宽大处理。至于酒吧里的其他事情,如果你能一一交代坦白,将来法官也会考虑你的戴罪立功。”

等了半天,这位酒吧经理也没说话,大周和苏楠也就很有耐心的看着他。

“我……没什么好说的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