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专职保镖 > 3051.第3051章 漩涡

3051.第3051章 漩涡

手机阅读

“不……”

变成怪物的宫本武炽发出怒喝,腥黄的口水四溅,一道道麦芒朝他的嘴中吐出,仿佛绽开的莲花。

其次是他的身体、四肢都射出白色的锐利的光芒他本就没有肉身,只是一团精神。

灭厄之莲就是精神攻击,他有愿力可以挡得住离火金瞳,但是没有能力抵挡得住灭厄之莲。

宫本武炽爆成一块块细小黑色颗粒,这些颗粒落地便升华消失在空气之中。

墨均水渊面无血色跪坐在地上,脸上挂着苦笑:“我输了,但是你也没赢……”

王大东眼眸看着他,就看见他的脸就像纸糊的一样被烧焦。

墨均水渊就这样面带着微笑化为了灰烬。

王大东感觉他没死,这只是他的傀儡而已,试探自己的傀儡。

他说过,他输,但是王大东也没赢。

也就是说,他和宫本武炽都是引诱自己的诱饵而已。

天空恢复晴朗,林诗妍的办公室内分明一切都没有发生什么,里面的摆设依旧。

只是那茶壶之中还在咕噜咕噜的冒着热气,茶杯里面是猩红的血水。

这一切都让王大东不得不警惕,他看了看林诗妍,发现她镇定自若的看着自己,仿佛刚刚自己什么都没有看见一样。

常林虎松了一口气,只是内心感到怪异,这一切都感觉让他好迷,纷纷双眼被什么东西蒙住了一般,看不清本质。

“你没事吧?”王大东看着林诗妍说道,刚刚他都担心这两个东阴人会对林诗妍做什么然而自己是多此一举,人家的目标根本就是自己。

林诗妍摇头,在外人面前,她就是这样冷冰冰的,王大东早已经习惯。

“你继续上班,我等你下班。”

林诗妍点头,王大东和常林虎把桌子上东西收拾了一下之后就离开了。

王大东真搞不懂那个阴阳师墨均水渊干嘛要把血当茶喝,简直就像一个变态,而且还弄得一屋子的血腥味。

王大东以前是当保安的,自然和执勤的保安熟,就带着常林虎去那里坐坐,等林诗妍下班。

今天发生这档子事,王大东有些不放心,索性的是没有发生什么,一切都很正常。

傍晚王大东和林诗妍一路回家,常林虎被王大东委派了任务,让他去盯着哪些东阴人。

……

东阴!

武炽神社!

这里是宫本武炽的神社,长刚修建了不久一切都很新。

在大殿之**奉着一个陶像,那陶像和宫本武炽长得一模一样。

在陶像下方有贡品和烟火。

贡桌的前方跪着一个妖艳的青年。

在他的身前是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纸人。

他紧闭着双眼,神像之中忽地传出一声怒喝,裂开一道裂缝,一股狂风朝四面八方涌出。

顿时一种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贡品都落在了地上。

叮铃铃!

房檐吊着的放晴娃娃下的铃铛发出急促的声音。

他睁开眼眸,眼前的纸人便化成灰烬,随风飘散。

“你真是一个没用的废物!”

神像震动着,在里面发出一声沙哑的声音,一团黑气的周围旋转,吹拂在那些白色的符纸。

他并没有反驳,而是虔诚的匍匐在地上:“大人息怒!”

“大人息怒!”

“我的精神力受到了损失,需要补充,需要祭品。”

“我知道了,我会去准备的,梅川家会准备的。”

他说着,起身恭恭敬敬的出去了。

神像躁动了一会儿,不停的在神社之中咆哮。

墨均水渊出了神社,听着宫本武炽的声音,眉头蹙起。

他也需要补充精神力量,这次的试探让他的精神力十不存一。

……

台北,洪通等了几天,还没没能等到自己师父的回应。

接见他的是他的师兄。

“洪师弟,你的手臂!”

赵九仙在茶园的凉亭之中,问着对面一脸阴沉的洪通。

“师兄帮我!”洪通求道。

赵九仙眉毛一挑,问道:“怎么回事,这是何人所为!”

洪通便把当日的的事情又说了一便。

当然,都是他编的。

“那小贼果真这样侮辱师父他老人家。”

赵九仙顿时惊起,花白的头发竖起,显得极为愤怒。

“没错,那小子真是可恶,那冯家家主只是请我去帮他看看风水,他当着我的面诋毁师尊,我气不过就和他打了起来,被他斩了一条手臂惊险的逃了回来。”

“可恶!你等着,我马上修书一封,我到要看看这王大东究竟是和许人也,敢说师尊名不副实。”

洪通脸色露出喜色,他没想到自己这位师兄就这样被自己忽悠了。

这也得益于赵九仙就是一根筋,没那么多的花花肠子。

赵九仙立马当着他的面写了一封信,这让洪通有些无语,现在什么事情不是一个电话解决不了的,还用写信,他也是佩服自己这个师兄。

赵九仙写好后就说道:“师弟你就放心把,这件事情我给你做主,他敢瞧不起我们风水一脉,我会让他受一个惨痛的教训。”

洪通点点头,双眼湿润,这年头,找不到像他这么热心肠的人了。

真的……

赵九仙一封信顿时就惊动了整个台北风水界。

“这个王大师是谁,竟然让赵大师指名道姓的要挑战他。”

“这个王大师竟然这样可恶,居然敢藐视我台北风水界。”

……

洪通呆在自己的家中,嘴角冷笑,台北有不少风水界的前辈都纷纷表示要去会会这个狂妄自大的大陆古武者。

他在煽风点火,坐看王大东被群起而攻之。

“王大东,你敢断我前程,我便毁你一生!”

洪通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远在江都的王大东还不知道有不少人盯上了他。

他现在还在问着常林虎上次高铁的调查结果。

最近他都在人常林虎去注意这个事情。

高铁不可能是无畏的放矢,他觉得已经有人知道了自己的行踪,在背后谋划自己。

暗处的敌人他不得不防,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有一个人跳出来作死了。

自从今天把那几个东阴人端了后,王大东心中就有种紧迫感,觉得自己好像踏入了一个漩涡之中。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