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小妖怪的独白

小妖怪的独白

手机阅读

小妖怪的独白

别人一直羡慕我有一个好师父。

因为有这么一个好师父,使得我从进了这个鬼地方之后,基本上都没有人敢惹我,即便是老寨主的孙子孙女们,对我都客客气气的,因为我的师父是寨子里的大教谕,统管着这里的一切培训事务。

但即便如此,我还是不喜欢他。

他很臭,尽管他时常往身上喷香料,隐藏得很深,但我依旧能够闻到他裤裆里面的尿骚味儿。

这一点让我很不喜欢。

说实话,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待在上次的那个地方,而不是这个鬼寨子。

那个地方,有很多漂亮的小姐姐,她们身上有很好闻的味道,而且她们长得又白又干净,就好像是电视上的女明星一样,笑起来可甜了,而那里面,我最喜欢的,是一个笑容甜甜,叫做小TU的姐姐。

我觉得所有人里面,她是最漂亮的。

但我最后,还是被一个臭老头儿掳到了这个鬼地方来,然后逼着我认他作师父。

我知道师父是什么意思,大概就是教我本事。

他们告诉我,我师父最大的本事,倒不是让我羡慕的那种飞来飞去,而是他能够知道任何事情,随随便便看一个人,都能够知道一个人后面好几十年发生的事情。

就是因为这本事,使得所有人对他都很敬畏。

人们都怕他。

我也怕他,他很凶的,随随便便瞪我一眼,我都不敢哭也不敢闹,乖乖地待在那里不动。

他们都以为我小,不懂事,但其实我什么都知道。

我奶奶说,我把我爸克死了。

她还说,我要把她也克死,然后还要把我妈妈也克死。

她骂我,说我要克死一家人,才甘心。

她说我是个讨债鬼。

我不是。

我想跟她说我不是,但我怕她,她好凶。

我不喜欢那个家,所以也不想回去。

我爸死后,我一下子就懂事了。

我知道我师父这个,其实就是算命先生。

但他没有教我这个。

一直到他死,都没有教我这些。

他也没有教我别的,只是给我打基础,让我白天也练,晚上也练,只要我敢有一丁点儿的懈怠,他就对我一顿打。

所以我不喜欢他。

后来我感觉跟他熟了,就大起胆子问他,说我什么时候能够学真本事?

他说我还不到时间。

得等。

他不告诉我要等多久,只是让我不断地练。

有一段时间,他很忙,经常外出,我就只有跟着寨子里的那些师父们一起练。

其实我也讨厌寨子里的一切,因为这里有各种各样古里古怪的东西和虫子,什么蝗虫、蝴蝶、蜜蜂、蜻蜓、苍蝇、草蜢、蟑螂、牛虻、放屁虫、负子蝽、田鳖、龟蝽、划蝽、龙虱、水龟虫、石蛾、蜉蝣、跳蚤、虱子、蜈蚣、马陆、蜘蛛……

当然,最多的还是千奇百怪、各种各样的蛇。

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这儿看不到的。

我对于这些冰冷的、古怪的、恶心的、恶臭……虫子,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厌恶和恐惧。

但从小在这里生长的人们,对于这种东西习以为常,有的人甚至会生吞虫子,觉得能够从这里获得力量。

很恶心。

寨子里的大人们,因为我师父的缘故,对我还算是比较客气和敬畏。

但同龄人,对我则是赤裸裸的嫉妒。

他们虽然不敢怎么样我,但从我进这寨子里来,就对我敬而远之,基本上不会跟我玩,后来知道我怕虫子之后,还经常拿那虫子来吓我。

我师父离开的那几个月,我几乎都没有睡过一次好觉。

后来我师父回来,带来了一个消息。

然后他跟寨主,和几个长老,关着门开会,商量了一天一夜。

一开始我并不知道。

后来我知道了。

我有一个亲戚,听说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那个亲戚我知道,我妈妈的堂弟,我知道他在南边打工,听说挺挣钱的。

除了这个,我没有别的印象。

如果说这段时间以来,我印象最深的人是谁,我……

我其实一直在想一个小姐姐。

哎呀……

不说了。

后来,我开始逐渐被人重视,那些欺负过我的人,都被大人教训了,然后我师父教了我很多东西,他一边看着我,一边叹气,说你生不逢时啊,要不然,又是一个禺狨王。

我一直不太懂,什么是“禺狨王”。

我问他,他也不答我。

后来,我师父死了。

他死得很壮烈——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是别人告诉我的。

事实上,他死之前的时候,曾经告诉我,说他这一死,其实挺够本的,因为他这辈子,终于爷们了一回。

再有一个,他的死,能够帮寨子里结下一个善缘。

他说如果以后这个寨子我来当家的话,说不定就能够存续下去。

但是,他说了那么多,却忘记了一件事情。

他不在了,我就是一条野狗,寨子里的那帮家伙,谁会理我?

他死的时候,我已经长大很多了,自以为能够照顾好自己了,但当他死去的那一刻,我却还是感觉到,天好像塌了下来。

以后我该怎么办?

我那个亲戚当时也在,他还问了我。

我也不知道。

我师父告诉我,说我生不逢时,不然可是有大机缘的。

什么大机缘?

他喝醉的时候,我听他说过几句醉话,什么“晓阴阳,会人事”啥的,不过他很谨慎,即便是喝醉了,也不会说太多。

我不知道他想说什么,但从头到尾,我一直都是一个小妖。

他死了之后,我在寨子里混得并不好。

所以我想回家去。

但大人们都不肯,说我还只是一个小孩子,外面实在是太乱了,我要是回去的话,很容易被人捉了,直接丢进牢房里去的。

我见过寨子里的牢房,那里面阴暗潮湿,跟他们养蛊的陶瓮一样。

我害怕,所以不敢去。

师父死去之后的那段时间,我受尽了欺辱,以前因为我师父而对我小心翼翼的人,在我面前终于扬眉吐气了,对我百般羞辱,特别是那些因为欺负我而被教训的同龄人,更是恨不得把我的腿给打断了去。

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是我师父剩下来的那点儿人情,以及我有个名气挺大的亲戚,说不定我早就死了。

死在那个破寨子里。

为了不这样下去,我拼命修炼,比师父在世的时候更加刻苦,但这样子并没有什么卵用。

我依旧没有任何的进步。

他们告诉我,妖怪就是妖怪,不要跟修行者去比。

修行者可以凭借毅力和悟性来提升自己,而妖怪呢?只有凭着机缘和血脉,要不然一辈子都是一个小妖,食物链的最底层。

他们嘲笑我,说你是不是捡回来的啊?

凭什么你亲戚是“灵明石猴”,你却只是一个杂种申猴?

活该一辈子碌碌无为。

一开始的时候,还只是那帮大人物的后代在欺负我,到了后来,欺负我的人越来越多,就连煮菜的大妈,都能够对我吼。

我曾经逃下山两回,然后被抓了回来。

他们告诉我,没有第三回。

如果有第三回会怎么样?他们没有告诉我,不过那张脸很冷,冷得像冬天屋檐下结的冰棱子。

我以为我这辈子就这样过去了。

但是……

就在这天,我铲了一天的虫屎,跑到小河里洗澡的时候,突然间,我感觉到了天空一阵轰鸣。

紧接着,我感觉到天上的星斗,仿佛有一颗黯淡下去。

我感觉一个跟我关系很重要的人故去了。

我低头,往水面望。

我瞧见,自己的脸上,满是绒毛。

我的骨骼,在咔咔作响。

我看着水里那面露狰狞的猴子,张开了嘴,露出了一口白色的獠牙来。

我感觉自己一瞬间,长大了十岁。

我对着水里的自己,终于想起了师父当初喝醉酒之后,说出的那一句话来。

他说的,是……

赤尻马猴,晓阴阳,会人事,善出入,避死延生。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