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九龙圣祖 > 第1425章 还撑得住吗?

第1425章 还撑得住吗?

进入新版阅读

“都炼制出天阶中级丹药了,不笑难道哭吗?”

云笑此刻的心情无疑是极好,而听得他这句话出口,莫晴心头又是担忧,又是自豪,这毕竟是自己喜欢的男子啊!

如此耀眼,谁能不服?

曾经在潜龙大陆的时候,莫晴就是因为云笑那些耀眼的表现,才就此心折,如今来到腾龙大陆,经过数年的时间,这个少年,又已经成长为腾龙大陆最为耀眼的那一个了。

“哼,这下看那花山老怪还有什么话说?”

莫晴一边携着云笑,一边将目光转到了那脸色极度阴沉的古花山身上,看来刚才这老家伙一而再再而三地为难云笑,实是让她这样的好脾气,也有些忍受不了。

“区区一个花山老怪又算得了什么,咱们真正应该注意的,还是那斗灵商会的路天温啊!”

云笑的目光却是连一眼都没有朝着古花山看去,反而是注视着暂时还没有最终交手的路天温,眼眸之中,闪烁着一丝异样的精光。

“路天温?”

闻言莫晴微微一怔,朝着那个斗灵商会的副会长看了一眼,然后疑惑问道:“你的毒脉之术,应该比医脉之术更加厉害吧?用得着怕他?”

这就是莫晴对云笑话语不解的原因,和云笑相交多年,清楚地知道这家伙在毒脉之术上的造诣,要比医脉之术更加惊人。

莫晴有理由相信,哪怕那路天温真正突破到天阶中级毒脉师的层次,也未必就能是云笑的对手,更何况其只是一个天阶低级毒脉师呢。

在莫晴看来,毒脉一道晋入最终决战的五人,或许也只有柳寒衣才能和云笑比上一比了,毕竟那位毒脉天才,乃是先胎毒体嘛。

路天温名头虽大,却也没有如何被莫晴放在眼里,偏偏此刻云笑如此郑重其事地将之提出来,让得莫晴不由有些奇怪。

“看着吧,事情没有你想的那般简单!”

在事实没有出现之前,云笑并不会轻下定论,听得他口中轻声发出,再然后,广场之上的某处,那股狂暴的突破力量,终于是趋于缓和了。

“哈哈哈,今日,我入凌云!”

当一切尘埃落定,一道爽朗的大笑之声从广场之上传来,紧接着就看到天毒院的院长长身而起。

听得青木乌那直冲九霄的大笑之声,再感应着其和先前绝然不同的气息波动,不少人都是眼露狂热,甚至是无尽的羡慕。

尤其是一些达到浮生境后期或者巅峰的强者,哪怕是那斗灵商会的副会长路天温,目光也有些闪烁。

这些情绪,并不是只针对突破到凌云境初期的青木乌,更是对云笑那枚七雷破生丹药效的火热。

以前这些普通修者和炼脉师们,连七雷破生丹的大名都没有听说过,更不要说有着这种逆天的功效了。

修炼一道就是逆天而行,现在仅仅是一枚丹药,就将这逆天而行之事,变得如此简单,谁能不心生火热呢?

可想而知,只要自己突破到浮生境巅峰之后,有着一枚七雷破生丹服用,那突破到凌云境初期就是板上钉钉之事,这一点勿庸置疑。

所以当此一刻,刚才还心怀嫉妒的诸多修炼者们,尽都对云笑投去了谄媚的目光,或许从这一刻开始,他们不会对云笑有丝毫不敬。

尤其是那些达到天阶层次的修者们,他们心中清楚,自己或许什么时候就得求到云笑的头上,在突破到凌云境的诱惑之下,哪怕是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一个拥有凌云境强者的家族或是宗门,可以瞬间跻身一流势力之列,而且排名还不会太过靠后,毕竟三大家族之中,都是没有凌云境强者的。

如此一来,云笑的价值,可就比其本身脉气战斗力强吃香多了,这是一个可以造出诸多强者的另类机器,是无数强大宗门,都要折节下交的逆天炼脉强者。

哪怕是那边的钱三元管如风,脸上也是一片与有荣焉的笑容,让得一旁的欧阳万通和李云帆,都是脸现羡慕之色。

“这炼云山,还真是捡到宝了啊!”

欧阳万通脸上极尽感慨,暗道这炼云山运气怎么如此之好呢,数百年前出了个惊才绝艳的陆燕机,现在又多了一个云笑。

作为神晓门的门主,欧阳万通清楚地知道,炼制出天阶中级丹药,甚至还在现场助人突破的云笑,将会如何的耀眼?

有着这么一尊能炼制出天阶中级丹药的天才在炼云山,想必以后的炼脉师总会,必然将一跃而成四大顶尖势力之首,独尊腾龙大陆。

“真不知道让魏独征和巫逐空那两个老家伙听到今日之事,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

一旁的李云帆,不禁想到了另外一个层面,他可是清楚,云笑和那两大顶尖势力都是有着仇怨的,而且仇恨还决然不浅。

对于当初无常岛上发生的事,李云帆这些巨头们自然是知之甚深,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两大势力之主咎由自取,根本怪不得云笑。

从那以后,李云帆就对两大顶尖势力有些不待见,而作为双岛之一,凌云岛孤悬海外,又位处大阵之中,李云帆并不怕得罪那两大顶尖势力。

“是啊,现在我反而有点担心那两个老家伙了,哈哈!”

欧阳万通原本也是不会随便发表自己观点的,这个时候却是跟着李云帆口出嘲讽,让得一旁的钱三元和管如风等炼云山长老,心情愈发舒畅。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尽都集中在青木乌身上,他们心中清楚,从今日开始,腾龙大陆将又多一位凌云境的巅峰强者了。

“云师,大恩不言谢,以后但有所命,青某无有不从!”

而就在所有人都注视着青木乌之时,却见得这个天毒院的院长直接转过身来,然后跨前几步,走到某个粗衣少年的身前,一揖倒地。

堂堂的天毒院院长,货真价实的凌云境初期强者,竟然对着一个二十岁出头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