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735.第735章 脱男人裤子,是要付出代价,嗯?

735.第735章 脱男人裤子,是要付出代价,嗯?

手机阅读

江雁声躺在床上想将身旁高大的男人推远点,他却不移开半分,修长的大手还要伸来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霍修默!”

她皱眉看过去,某个逞凶强吻的男人已经紧闭双目,装成什么都听不见一般。

江雁声被他气笑,片刻后,咬着唇很吃味道:“一提施周含,你心虚躲什么?”

“……”

霍修默敛着眉目,本来不想在这事上跟她费神,又听见女人指责的嘀咕声很不满,在这昏暗的卧室里,他翻身,长臂将她重新拽入了怀中。

就在江雁声要来脾气前,先埋首在她的脖间低语:“就一个学妹,跟我没关系。”

江雁声低眸,视线在他英俊深刻的侧脸扫了一眼,红唇轻启分不清情绪掺杂了多少醋意在里头:“没关系还请别人女孩子吃一个月的饭,她缺你的这些饭了。”

霍修默闻言抬首,深眸对上她那双漆黑动人的眼睛,与其说跟他生气,不如说是透着求哄的意味,他干燥温暖的大手轻轻捏着女人柔软的手,薄唇扯动:“缺了。”

江雁声一愣,以为霍修默跟自己呛上了,正满心的委屈,猝不及防就听见他在说:“施周含读大学时,她父亲公司出现破产危机,那时她学业还没完成,只能一边打工一边在国外求学。”

“所以你可怜她了?”江雁声听到这,大概能听出来他的意思了,可回想下也不对,就接济一个月的饭?

霍修默看她愿意听,便缓缓说来,神色如常像是讲述着别人的故事,不带一丝感情在里头:“有次她饭卡丢了,又没什么钱,我路过看见,就顺带把徐慕庭的饭卡借她用。”

当初在学校里,霍修默一等人很少到食堂去吃饭,偶尔去几次,当时做了一个项目兄弟几人熬了通宵,他起床去给徐慕庭打饭,凑巧碰见施周含丢了饭卡,他向来关注商政界,也知道施家因为投资失败问题,正在面临破产困境,这位施家小姐的处境不会太好,就将徐慕庭的饭卡给了出去。

一个月后,施周含在外打工领了工资,就将饭卡充好钱还回来。而霍修默并没有放在心上,何况,在学校他跟施周含连碰面的机会少之又少。

这些事,江雁声听了轻抬眼眸,启唇道:“你该不会没看出来,就因为一个月的饭,你被她爱慕上了吧?”

霍修默看她又绕回这事上,太阳穴突突疼,怀中温软的女人一旦凶起来杀伤力十足,这样的送命题,他沉思了片刻,才掂量着说:“他父亲后来度过了那场破产危机,有借着这件事找上霍家,有联姻的意图。”

江雁声唇上不冷不淡的笑:“那怎么没联姻成?”

霍修默深邃的眼神变得几分深意不明,低首,薄唇在她耳畔碰了碰:“我爷爷说施家丫头固然不错,却不及他给我选的妻子合适做霍家主母。”

江雁声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双眸微睁,才想到老爷子给霍修默选的妻子,不就是她吗?

那时,恐怕她还没毕业。

霍修默看到女人微翘却不自知的唇角,心想总算找到哄她的方式,便继续往下说:“施周含工作上八面玲珑,精明强干,性格却也强势,适合做一个生意上的伙伴,却未必适合做一个妻子。”

江雁声最听不得他说别的女人好,眸光凉意扫过去:“哦,我就合适了?”

“……”

没娶回来时,看着江雁声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上得厅堂下的厨房,清丽柔顺的好女人,从小学霸光环加身,又乖巧听长辈的话,偶尔一露峥嵘让人羡艳,又懂得收敛光芒,不引人过分嫉妒。

老爷子看中的就是这样会审时度势的名媛千金,他不需要自己孙媳妇像霍老太太那般强势霸道,在生意上给予男人极大帮助,所以,施周含的优点反而成为她不能嫁进霍家的绊脚石。

霍修默哄着她,说尽了好话。

江雁声是高兴了,也知道里面哄人的成分不少,比如他面不改色说她善解人意的时候。

她伸出白皙的手指去划男人的喉结,语调漫不经心的:“哦,是谁说我性子太倔又不好,都要人哄着才不闹……”

“……”

这些话,都是吵架时才说的,霍修默看她翻旧账,顿了片刻,薄唇硬生生憋出一句话:“一味的温柔未免太软了,我喜欢你这样有脾气的女人。”

江雁声这才绕过他,红唇哼道:“要施周含知道自己输在了老爷子这里,怕是要气死。”

别以为她不知道霍修默的德行,当年什么女人都看不上,又什么女人都能接受,只要老爷子安排他娶谁,就冲着继承人这个身份,都会把人给娶回来。

施周含赢在学妹的身份上,跟他扯上了一丝关系,又输在了自身能力太强被老爷子不看好。

霍修默闻言,语调淡漠:“我和她以前不可能,现在就更不可能。”

“那我呢?”

江雁声从他怀里仰起头,一双漆黑的眼眸带着倔犟,红唇轻启,声音清晰问他:“你当年要娶的不是我……”

霍修默没让她把话说完,莫名的不喜这样假设,沉声打断:“那你只能成为破坏别人婚姻的坏女人。”

“……”

言外之意就是娶了别的女人,遇上她,也会出轨她了?

江雁声笑了,被气的:“凭什么不是你成为一个出轨的坏男人?”

“本质上不是一个意思?”

霍修默修长大手将她脑袋摁回怀里,嗓音淡漠:“该说的就这些,心里舒服就睡了。”

江雁声咬下唇,指尖故意去扯他深黑色四角裤:“嗯?”

霍修默眉目重重敛了一下,抓住她乱动的手,喉咙上下滚动:“别乱摸。”

江雁声不困还很精神着,她偏要扯掉男人的裤头,仰头,红唇亲上他冷硬紧绷的下巴:“谁叫你睡觉不穿衣服的,活该被我睡。”

霍修默被她随便的撩了几下也立即有了反应,下一刻,高大身躯将她反压到床上。

薄唇碾压上她唇瓣的那一刻,低语声溢出:“脱男人裤子,是要付出代价,嗯?”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