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荒天神帝 > 第九百七十七章 线索

第九百七十七章 线索

手机阅读

经过唐利川众人与梅大师一战,平谷城陷入了短暂的混乱状态。

城里建筑被毁坏近半,不仅房屋损毁严重,而且被波及的人也是死伤无数,城里的奸商们见有利可图,不管是粮食还是药材,价格全都打着滚的往上翻。

不止是寻常的丹药被炒上了天价,就连平时根本看不上眼的普通人才会使用的药材也卖出了几十倍的价格。

而城外引发的异象也引来了不少外来者前来探寻,不少人在城里打听之后根本不信他们什么都不知道的说辞,暗中抓人前来拷问,不到一周的时间城内一连发生了几十起杀人事件,被害的全都是平谷城原本的居民。

城主府的人一边主持重建的工作,一边加派人手昼夜巡逻,见形势得不到好转,最后只能下令封城,外来者一律不准进入。

当然,这种得罪人的办法也是无奈之举,那些天武境的高手以及有势力的人想要进城,他们还是不会阻拦的,不过大部分只有玄武境又没有背景靠山的人,想要进城浑水摸鱼就难如登天了。

唐利川一行人在禁行令颁布之前进入了平谷城,加上出手大方,早早的包下了一个客栈的后院。

在外来客涌入城内的时候,客栈生意正是日进斗金的日子,客栈老板向他加了两次价,要不然就让他腾出一些房间给其他客人使用,但是唐利川每一次眼睛都不眨的丢出一大笔财宝让对方眉开眼笑,这位店老板也实在无法厚着脸皮提价第三次,总算让他们独自占据了一座小院。

客房里充斥着药材的苦涩气味,玉面宫主小心翼翼的给楚阳喂着药汤。

楚阳的双眼一只已经完全废了,另一只则有严重的散光症状,这时候双眼都蒙上了侵泡过药液的黑布条,一动不动的平躺在床上被动的吃着药。

唐利川看到楚阳落到这个下场,心中十分不忍,跟齐家冲突本来是他一个人的事,楚阳完全可以不掺和进来的,但是由于他的计算失误让楚阳眼目失明,这全都是他的过错,即便楚阳豁达的表示是他自愿协助,唐利川心中依然只有深深的自责。

对于治伤唐利川并不在行,而平谷城里又没有高明的医师,只能暂时请来两位老郎中看过病症,敷了一些缓解伤痛的药物。

不过唐利川早在数天前就给他曾经帮忙揪出内鬼的周家传信,他知道周家有一名医术高明的炼丹师,所以请周家派此人前来相助,算算时间今天也差不多该到了。

暗自忧虑的等到吃过午饭的时候,客栈的小伙计才前来敲门通报,说是有人求见。

唐利川推门走出去,果然看到周家的奴仆带着一名风度不凡的老者走进来。

“唐公子,这位就是府中供奉的炼丹师。”

周家奴仆拱手说罢,那老者面带笑容的朝唐利川拱手道:“老朽杜一方见过唐公子!公子揪出内鬼,也算替本人报了义弟被杀之仇,要不是内鬼通风报信,我义弟也不会死在那场祸劫里。”

平日里听说炼丹师都是脾气古怪之辈,唐利川还奇怪这老头怎么如此好说话,原来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在里边。

不过这对唐利川来说是好事,客套一番之后,他便不耽误治疗的时间,急忙道:“我朋友眼睛被强光刺伤,请大师尽最大的努力救治,治病需要什么东西尽管开口,我来想办法。”

“唔,让我先诊断病症再说。”

推门走进房中,杜一方立即拉过楚阳的手腕诊断起来。

“唐公子,还有一事要跟你报告。”

趁着杜一方诊治的时候,周家的奴仆朝客栈门口招了招手,唤过一名宛如难民一样瘦小如柴的年轻人,苦笑道:“这小子是自己找来的,他说有重要的情报要报告,而且还只对你一个人说,这……”

那年轻人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打满补丁的衣服,鞋子已经破了好几个洞,只是好像穷得连破布条都没有,那几个破洞就那么惹眼的留在鞋子上。

此人似乎有些自卑,走进客栈之后就露出一副忸怩不安的样子,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了,眼神漫无目的四下扫视着。

“还是个武修者,不过只有开灵境二重的境界。”

唐利川一眼看出对方的底细,虽说他这个年纪比唐利川当时可强多了,只不过在无尽天域里十五六岁还只有开灵境的程度,这辈子多半在武道之路上不会有什么成就了。

“我就是唐利川,你有事找我?”

打量了片刻,唐利川声音平静的开口问道。

“我、我只跟你一个人说,有外人在,我就不说。”

这年轻人虽然很谨慎的不见到本人不说出秘密,但还是表现得很没有江湖经验,他怎么知道眼前自称是唐利川的人就是他要找的人呢,难道不可能是别人假扮的吗?

不过他运气不错,站在他面前的就是唐利川本人。

“这样吧,你把人交给我就行了,我跟他单独谈谈。”

唐利川冲周家的奴仆笑着说完,周家奴仆连连点头表示谨遵唐公子的命令。

又拿出一锭金子让店小二准备一桌饭菜送来,唐利川将年轻人领到一个没人打扰的客房里,让他边吃边说。

原本还有些拘谨的年轻人看到满桌子香喷喷的饭菜,肚子里的馋虫就忍不住咕咕叫了。

在唐利川的劝说下,他才红着脸拿起筷子吃了几口。

“你还没说找我有什么事呢?我的名号在天寒界也不出名,为什么你偏偏要找我呢?”

看着对方吃东西也没那么拘束了,唐利川这才询问起来。

“我听说过你的名字,而且我知道你最近都在跟齐天翼作对,我……我想请你帮我报仇。”

年轻人似乎不擅长交际,求人办事连敬语都不会说,换成其他暴脾气早就把他赶出去了,唐利川却觉得有些好笑的问道:“你跟齐天翼也有仇?”

“他杀了我爹,杀了我娘,我家的房子也被他烧了,我是爷爷带大的,爷爷前不久死了,他临死前告诉我要想报仇就去找一个叫唐利川的人帮忙,只有唐利川才能帮我对付齐天翼,我听爷爷的话就出来找你帮忙,找了好久才听人说周家的人见过你,我去周家求了好几天他们都不肯,我是自己一路偷偷跟来的。”

那年轻人不善于表达,气呼呼的唠唠叨叨说了一大堆,好在唐利川能听出他的意思。

“你刚才说有重要的情报告诉我,这该不会是你为了见我编出来的吧?”

将对方的目的弄明白了,唐利川才慢慢追问此人想要报告什么消息,说实话他也没抱多大的希望,毕竟这年轻人的样子很难让人联想到他会掌握到什么绝密的情报。

“我知道霸天堡传送阵的出口在哪,这个情报重要吗?”

那人迟疑的说出这句话,唐利川竟然失态到从座位上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急切的问道:“你说什么?你知道霸天堡的传送阵出口!确定吗?”

年轻人看唐利川如此郑重其事的追问,他却变得有些不敢肯定的支支吾吾道:“我不知道,那地方我没去过。”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