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医路通天 >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神奇的药膏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神奇的药膏

手机阅读

松瑜摆手说:“你可别这么说,我也是有私心的,怎么说我也是太医院的院长,要是医术被方珍他们超越了,我这院长也就没脸再干下去了。”众人爽朗一笑。

关啸云送松瑜去了教室,叶大夫笑着说:“这个松瑜倒是挺有意思的,不像别的太医总是板着个脸,说话也很实在,没有那些虚头巴脑的。”

袁方耸耸肩:“不然我也不会对他这么客气。”

于静秋的病房,红衣坐在沙发里大口咬着苹果,袁方送走叶大夫,没好气说:“你吃就吃呗,别吧唧嘴不行吗?拿来,让我咬一口,我也尝尝这玩意到底啥味道。”

红衣闻言急忙连续咬了好几口,嘴里塞的满满的,嘟着腮帮子将苹果核递给袁方,含糊不清说:“鬼。(给的意思)”

袁方满头黑线,结果苹果核好不嫌弃的啃了点所剩无几的果肉,仔细砸吧了几下嘴,连连点头说:“味道不错呀,难怪这玩意这么贵。”

林梦晗失笑说:“姐夫,喜欢吃那里还有呢,我帮你打皮。”

袁方看了一眼床头柜里的几个青苹果,摇头说:“不吃了,我也就是随便一说,还是给红衣留着吧,这丫头爱吃。”

林梦晗看了红衣一眼,又看看袁方,苦笑说:“姐夫,你喜欢的话我想办法再弄点来就是了。”

袁方笑呵呵说:“算了,别麻烦了,周磊送来的时候不是说了嘛,这玩意是新品种,还没开始大范围种植呢,你去哪弄?一共就那么多,剩下的都送去皇宫了,估计现在早就进了谁的肚子了。”

红衣可怜巴巴说:“哥,你要是喜欢吃那就,那就,那就吃一个吧。”

袁方失笑说:“这话说的一点诚意都没有,你吃吧,我就是尝尝什么味道而已。”

袁方走到于静秋的病床边坐下:“小露,静秋什么时候能醒?”

小露小声说:“应该快了吧,姐夫,静秋姐的胳膊真的能恢复吗?”

袁方满怀信心说:“应该可以,我看了,神经没有受损,又有松瑜的秘方,绝对可以,不过就是需要点时间。”

霍冰雁开心说:“只要能恢复就好。”

大概半个小时不到,于静秋醒了,袁方轻抚她的额头柔声问:“醒了,感觉怎么样?疼不疼?”

于静秋缓了一会才弄清楚状况:“姐夫,手术完事了?”

袁方笑着说:“当然了。”

于静秋感觉了一下,表情黯然说:“我怎么没感觉到疼呢?姐夫,我的胳膊是不是没办法了?”

跟着袁方这么长时间,于静秋多少了解一点医学常识,如果哪里没感觉了,就代表那个部位失去了功能,专业点说就是神经受损,没得救了。

袁方挠头说:“不会吧,我亲自做的手术,怎么可能没感觉呢?神经束明明完好的啊。静秋,你再好好感觉一下,但是千万别动,肌肉刚刚接好还不牢靠。”

于静秋仔细感觉了一下:“感觉凉凉的,不过还是不疼呢?”

袁方松了口气,没有回答,伸出手指轻轻在道口旁边按了按问:“怎么样?有感觉没?”

于静秋点头:“有感觉。”接着,面露喜色:“姐夫,我的胳膊没事?”

袁方笑着说:“当然了,姐夫出马怎么可能失手呢?”

霍冰雁奇怪说:“那为什么不疼呢?上一次静秋姐可是疼坏了。”

袁方想了想说:“应该是那药膏的作用吧,一小瓶就五百两银子,要是没有止疼效果那就太不值了。”

于静秋不明所以:“什么五百两?”

红衣凑过来说:“静秋姐,我哥为了你可是下了血本了,特意跑去太医院弄了个秘方,配制一小瓶药膏就要五百两银子。”

袁方瞪了红衣一眼,又对于静秋柔声说:“别听红衣乱说,我可没银子,你是因公负伤,一切花销都由帝国买单,当然得用最好的药了,你就安心养伤,别的不用考虑。对了,这段时间你千万别用力,记住,右臂千万别用力,最好连动都别动,要是肌肉撕裂的话再想接就麻烦了。”

于静秋现在是充满了希望,使劲点头说:“我记住了姐夫。”

静香凑过来说:“姐,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于静秋摇头说:“我不饿,静香,你去忙你的吧,别耽误了学业,爹娘都盼着你成为一个出色的医生呢。”

于静香腼腆一笑:“就像姐夫那样?”

于静秋满脸羞红,狠狠瞪了静香一眼。袁方打岔说:“静香已经很优秀了,不信你问小露。”

小露帮忙证明说:“当然了,静香是学员里最出色的一个,基础知识扎实,我正打算过些天安排她进手术室帮忙呢。”

于静香惊喜说:“真的呀小露姐,太好了。”

红衣嘟着嘴嘀咕说:“那地方有什么好的?”

静香开心说:“红衣姐,你不是学医的不知道,手术室可是我们所有学员梦寐以求的地方,在那里才能学到更多的东西。”

红衣想起件事,拉着静香问:“静香,你上过解刨课没?”

于静香一愣,有些心有余悸说:“嗯,上过几次,每次都吐得稀里哗啦的,不过现在好了,上过解刨课以后该吃吃该喝喝,一点都不会受影响。”

红衣比了个大拇指说:“你牛。”

陪于静秋聊了会天,于静秋的身体还有些虚弱,没一会就倦了,袁方陪在她身边,等她睡了才招呼众人出了病房。袁方交代说:“小露,静香,你们照顾好静秋,我有事出去一趟,你们千万别忘记换药,要是有什么状况就去找叶大夫他们。”

小露不耐烦说:“行了姐夫,我知道怎么做,你就别唠叨了。”

袁方抬手刮了刮小露的鼻子说:“小丫头学会顶嘴了。”

小露揉着鼻子不满说:“姐夫,我都是大人了,别刮我鼻子了。”

袁方哈哈一笑:“那我就不磨叽了,走了,晚点再过来。”

霍冰雁问:“姐夫,这是要去哪啊?”

袁方伸了个懒腰说:“去商会。”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