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毕业后,我重归单身 > 第二千六百四十四章军阀头目

第二千六百四十四章军阀头目

手机阅读

他们这帮人,是觉辛甘,还有屠刚的手下,苦苦追求我们的原因和我们一样。

大家都是为了抢回找回自己的老大。

我们既然从屠刚这里打不开缺口,那行,就从觉辛甘那里打开缺口。

指望不了屠刚了,这家伙宁死也不松口,不会配合我们让我们找到黑明珠的,时间越拖越不利,他就是希望一直拖到他们的人能救他的那一天。

也许,从觉辛甘那里,可能真的打开这个突破口。

我准备去见觉辛甘的时候,手下说,屠刚找我有点事要谈。

我奇了怪了,这家伙从不配合我,可是这一次,为什么突然要找我谈事。

莫非他想通了,要交出黑明珠了?

我马上去见了他。

屠刚见我后,跟我谈了一个交易,假如放了他回去,他立马会放了黑明珠给我。

我笑了笑,点了一支烟,说道:“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呢?”

屠刚说道:“我的人都在你手里。”

我说道:“他们值什么钱。再说了,黑明珠生死未卜,你自己都不知道她在哪,你怎么把她交给我。就算找着了她,你更不可能把她交给我。你会用她来要挟我们要钱。”

屠刚说道:“看来我的手下们全都说了。”

我说道:“是,全都说了。”

屠刚说道:“这些人果然靠不住,能为了钱卖命的人,肯定能为了钱出卖我。”

我说道:“不,你错了,他们是想出卖你而救自己的命。在生命面前,人人脆弱,要别人为你付出生命,也要看看你值不值得。”

屠刚说道:“如果我能出去,我饶不了这些家伙。”

我说道:“如果,只是如果。”

屠刚说道:“我让我的人,给你们一个亿,把我赎回去,我去把黑明珠找着了,送回来给你,你们就把觉辛甘也放了。你看怎么样。”

我说道:“哦,你是想要把觉辛甘当做人质抵押在这里啊。”

屠刚说是。

我说道:“万一你不回来救他呢?”

屠刚说道:“他在那边,是我的庇护神,没有他,我生意做不起来,我怎么可能不回来救他。”

我说道:“再加上一个亿,说真的,还真让我心动啊。”

屠刚之所以到现在才愿意和我们谈条件,是因为他之前一直妄想着他的人能救了他,但是过了几天了,他们的人根本没法救到他,我们现在转移到这边的军训基地,旁边是军队驻扎,他明白了,我们的来头没有那么简单,他在境外有军队背景,我们在境内一样有军队背景,就算他们的人多厉害,能弄得过境内的军队吗?

绝对不可能。

所以他的那个拖延时间等人来救的计划,算是泡汤了,只能另寻他路。

屠刚说道:“你嫌少?”

我说道:“你觉得我会愿意和你合作吗。”

他冷笑一声,说道:“你不愿意和我合作,可以,等着给她收尸吧!你以为,你们的人能过去救她,别做白日梦。”

我心想,假如不与他合作,也许真的救不到黑明珠。

可是放了他无异于放虎归山,这狡猾的老狐狸肯定信不过,万一他回去了,直接翻脸,即使我们先拿到了一个亿又怎样?

他到时候不救觉辛甘,自己另立山头,找到黑明珠后来要挟我们甚至杀了黑明珠,这一切,全是未知数。

他的话,不能信。

绝对不能放了他。

如果放了他,黑明珠性命堪忧,不放了他,还能用他来要挟他们的人寻找黑明珠。

我说道:“别牛了,等到你到了法庭上,再牛。”

我说完,走人。

他喊道:“你们给她收尸吧!”

我回头说道:“先考虑好谁给你收尸吧。”

准备好了一顿丰富的饭菜,然后,把觉辛甘请上来。

觉辛甘不高,但是长得强悍精干,一撮小胡子,脸上几个刀疤,性格从脸上能看出来,是个狠角色。

他这一次,算是稀里糊涂的卷入了我们和屠刚的争斗,然后被我们给抓来了。

这家伙据他们说,在他们当地,还是一个风云人物,从一个遭到父母遗弃的病儿,成为当地的枭雄,还有点传奇色彩。

觉辛甘小时候,因为体弱多病,遭到父母遗弃,多次的发烧感冒,并且经常晕倒手脚抽搐,父母都觉得这个孩子没得救了,把他扔进了大山里,算他命大,被当地的那时候还算是土匪的一群游勇在大山里撞见,并带了回去。

从小就在土匪窝长大,土匪后来和当地的民团组织合并,成了当地的军阀势力,从那时候开始便经常和想要他们归顺的正规军打仗,军阀势力本来就散着,人数相比正规军来少很多,缺人,便是妇女儿童全都拿枪上阵,这觉辛甘从**被赶上了战场,并且在多次的战争中,存活下来长大,长大后的他,因为性格豪爽,为人仗义,打仗勇猛富有谋略,被军阀头目赏识,提拔为了当地的一个分势力的军阀小头目。

也就在那之后,结识了前来投奔的屠刚。

因为军阀势力人少,他们欢迎各地的流亡分子加入他们,有钱出钱,没钱出力,就能成为他们当中的一员,像屠刚这些人,身负多条人命,在境内待不下去,跑去那里也算是有条活路,屠刚也是牛人,硬是凭着自己的才干,闯出了一片天地,干出来一个大事业,走私,赌场,甚至毒品,玩得六六六。

觉辛甘的性格也是比较硬的那种,硬的不吃,只吃软的。

那好吧,我就布了好酒菜,请他吃。

他来了之后,倒也不客气,拿起筷子就吃喝了起来了。

喝了两口啤酒后,他说道:“你们的啤酒,好喝。”

我说道:“白酒呢?”

他看了看他旁边的那瓶价格不菲的白酒,摇头,说道:“烈。”

他又连续喝了两罐的白酒,然后看了看我身旁的两个保镖,说道:“好了,吃好了,可以把我杀了!”

我皱起眉头,啥意思啊?

哦,我听明白了,这家伙以为我这顿给他的,是断头饭。

在断头饭面前,还能如此淡定的,很少见。

这是直接面对死亡,真正的直接淡定的面对死亡,而且还能吃得下,吃得那么爽。

我笑笑,给了他一支烟,他也不客气,拿过去就抽。

我说道:“你以为我要杀你?”

他说道:“什么意思。”

我说道:“你真是个汉子,面对死亡,毫无畏惧。”

他说道:“我不知道死了多少次,能活着一天,就是多赚一天。”

我点了点头,说道:“说得真好。这不是断头饭,只是想请你吃顿饭,和你谈点事,交易的事。”

他说道:“交易什么?”

看来,他对于我们和屠刚的矛盾,并不知情。

我说道:“你可知道我们为什么抓你?”

他说道:“我得罪的人太多了,包括杀了很多人。”

我说道:“不,这些跟我没关系,其实我抓你来,是因为屠刚。”

我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我们和屠刚的矛盾,并且抓他的原因。

他听后,说道:“那既然这样子,为什么不把我给放了。”

我说道:“你和我们并没有任何的矛盾,没有任何的仇恨,我放你可以,但是我想**一次,你们必须交出两个人,一个是刚才我们所说的那个黑明珠,另外一个,就是那天摔下车的那个女人,张自,我们的战士。”

他说道:“你在威胁我。”

我说道:“觉辛甘先生,我不想威胁你,可是我别无办法。再说了,其实这对你来说只是两件小事,而且,我额外给你开个条件,两千万。怎么样?”

他一听,立马来了兴致,说道:“两千万太少。”

我说道:“那你要多少。”

他伸出了五个手指:“五千万。”

我说道:“是不是有点狮子大开口。你别忘了,你还在我们手中。”

他说道:“马上给我钱,并且放我回去。你们没有选择,那你就等着她们死吧。”

我说道:“放你回去?我们还能保证你们和我们合作?”

他说道:“你们想要合作,却不拿出你们的诚意,不愿意先付出,那就不合作了。我就是这么个人,我说到做到,如果你觉得我让你不舒服,你可以马上枪杀我。”

他的态度十分的强硬。

我说道:“屠刚呢,你的战略伙伴。”

他说道:“他是他,我是我,他有他的人,我有我的人。”

他的人,就是军队的人,屠刚的人,就是给屠刚卖命的人。

他们既是战略伙伴,又是生意伙伴,生意这一块,是屠刚在做,觉辛甘给屠刚他们保驾护航,觉辛甘从利润中抽取百分比的回报。

我说道:“你不打算救他。”

他说道:“我想,你们是不太可能放了他了吧,我先救了我自己再说。”

我说道:“说实话,放走你可能是可以,但是放走他,是不可能的事了。”

他说道:“你们说了算。”

我的意思是可以给觉辛甘钱,但是绝对不能放走他,否则他回去了,还有可能真的愿意和我们合作?

这么个军阀头目,怎么能信得过?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