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美食诱获 > 第925章 又挨了一脖拐

第925章 又挨了一脖拐

手机阅读

智繇听到两大利器,惊讶于百里良骝招数层出不穷之下,愕然问道。

那个老城主,虽然没有提问,惊奇程度更高,也两眼放光,盯着百里良骝。

在他看来,不管什么高招利器,只要百里良骝使出来,就都是他得到更多獠牙的机会。

百里良骝笑笑,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

老城主急着又催了一遍,百里良骝才说:“这个我要卖个关子,当道开业的时候,你们自然会有惊喜。”

百里良骝不讲,二人也没有办法,只要眼巴巴地最后看了他一眼,无奈地转移了视线。

好在两个人都打定了主意,跟着百里良骝混一段时间,哪里都不去,只要不是拖到驴年马月,总能看到。

虽然这样想了开脱自己,可是心里的好奇依然不减,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

二人的心里就如同藏了二十五只老鼠,而且正在出于发情期,无比躁动,不断地百爪挠心。

三人既然达成了共识,就一切听从百里良骝的安排,商定从明天起,开始寻找合适的地方,搭建商场。

就从拉麦大城开始,先弄出一些样板,然后扩散到其它城市。

回到拉麦大城之前,按照百里良骝的提议,三个人一起去了一趟探险队的驻地。

去那里的理由,也是根据百里良骝的口径,去和他们解释一下,说过去一段时间的冲突,全是出于误会,今后大家和睦相处,化干戈为玉帛,你好我好大家好,一起经商发财就行了。

虽然百里良骝说得很有把握,可是心里有鬼得老城主和智繇哪里敢去啊!

尤其是智繇,他是所有以前那些冲突的始作俑者,去了还不把他一刀砍死?

一刀砍了还算好的,如果把那些死人的帐都算在他的头上,估计得一口一口把他给吃了!

一想到这些,智繇的小脸更白了,汗珠随着滚落下来。

不过百里良骝可没有那些心软,看他磨磨蹭蹭不想去,给了慕容嚣张一个眼神,黑大个上去就拉住了他的胳膊。

嘴里倒是很客气:“看你走路费劲,我来帮你!”

连拉带扯,就上了路。

老城主也不想去冒险,可是一看那个小白脸那样儿了都拖不过去,只好硬着头皮,自己挺着,一起开路。

路途没有多远,也就五分钟,乔直已经到了前面的路上接应他们。

在天上随时待命的葛朗木造就把百里良骝要去的消息告诉了乔直。

因为探险队的队员都在机车组合里面,外人不能进入,所以乔直就走出来,和大家见面,然后席地而坐,开始谈判。

随着乔直出来的还有精灵妹妹。

这当然不是乔直的意思。

可是他做不了主。

精灵妹妹和乔直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形影不离,这次又是和刚才围攻他们的敌人见面,她就更不放心让乔直单飞了。

不过,她也就是跟着而已,却不参与他们之间的谈判。

所以,自然也不会和那些臭烘烘是男子坐在地上。

她才不会坐在脏乎乎的地上呢。

她就在乔直的背后一站,看哪个不顺眼,登时就一个光芒四射的眼光看过去。

百里良骝和乔直二人都心里有数,说是谈判,不过就是作局装人,把老城主和智繇给套进来,所以二人的心态平平常常。

可是智繇和老城主就不同了。

看到一个更年轻的小白脸出来,听说就是刚才打了半天也动不了他们分毫的大头领,二人就纳闷了。

本来那个百里良骝就够妖孽了,没有想到这个小白脸更妖孽。

好歹我们这边的小白脸只是经商而已,可是你个小白脸可是主掌生杀大权一军统帅的!

还有那个女孩,可是和百里良骝的那两个不相上下!

什么时候我们这一块土地生长出这么漂亮的女人?

还有那一眼的效用!

简直瞟一眼,魂就没了多一半。

如此一来,二人坐在平坦松软的地面,如坐针毡,心中无限忐忑,简直没有听到二人谈判的内容。

只有打了最后,才知道二人达成的共识。

其实共识只有两条,一条是,两家从此以后和平共处,互不侵犯。

另一条是,远东地区为了对刚才的那个误会,表示抱歉;为了显出他们的诚意,就在探险队扎营周围,为他们提供一个四平方公里的地盘,供他们永久使用。

乔直代表探险队,表示无功不受禄,为了感谢对方赠予的地盘,他决定派出一个卫队,给百里良骝的行商坐贾经营活动保驾护航。

这个卫队的人数不定,根据需要由双方商定;这个双方,一方是乔直,另一方是百里良骝。

百里良骝推让了一番,勉强接受了这个条款。

到此为止,双方终于实现了正式停火,开始了和平共处阶段。

至于百里良骝如何改造远东地区的经济结构以及众人的生活习惯,他没有和乔直细说,只是暗示他没事的时候,好好稳住探险队;有事的时候在让他出手帮忙。

结束了谈判,乔直和精灵妹妹回了他们的机车大队。

百里良骝和老城主自然回到拉麦大城。

只有智繇,本来也想回拉麦大城,却突然收到了师父虚伪天使的召唤,让他速去见他。

这个不能不去!

智繇和百里良骝说声有事情需要处理,明天干活的时候,他一定赶回来,事情再大,也不能耽误那个观摩那个超级商场的建筑,就离开了。

在人们的视线之内,他还信步而行,不疾不徐;可是刚过拐角,一阵怪风刮来,人转眼不见了。

这当然是虚伪天使作术,一把将他抓了回去。

这也是他的一贯作风。

一来可以节省时间,而来他呆的地方,智繇也去不了。

因为那是在空中的某个位置,那离是他和其他堕落天使的常驻居所,不但他在娜丽,其他堕落的中级天使长也在那里,除非有事到别处出差。

就连撒旦,也一直就在那里坐镇。

这十六个中级天使长,是撒旦的旨意得以贯彻实施的绝对主力,他当然不能脱离他们。

撒旦除了和造物主唱反调以外,必须说他是一个很勤勉的人,他基本上一刻都不会闲着。

今天的事情比较重大,所以无论是撒旦,还是其他十五位天使长,竟然一个都不缺。

事关他唯一的徒弟智繇,虚伪天使作为师父,当然更不可能缺席。

不但不能缺席,他还要唱主角,主持对他的徒弟进行闻讯和惩罚。

这一段时间智繇的所作所为,都是在这些堕落天使的紧密观察下进行的。

可以一句话总结,百里良骝没有搅局之前,他受到了大家一致赞扬;但是,他和百里良骝的斗智,却被大家一致诟病,简直就是一败涂地,而且多数人认为他成了叛徒,背离了天使,当了那个小子的走狗。

这个不争气的徒弟没来之前,虚伪天使就当了一段时间众矢之的,饶是是整体都带着虚伪天使的招牌笑容,都笑不出来了。

因为有人说他是指使智繇投敌的操纵者。

所以,虚伪天使憋了一肚子气,这火没处撒,徒弟正好是个出气筒。

以至于智繇虽然知道这是师父让他去见面的常用招式,可是也感到一股强烈的火药味,不同于往日。

他也知道最近的动作有些大,也有些过于频繁,但是他问心无愧,对得起师父对自己的教导,绝对没有背叛师父的行动。

最起码没有和师父分道扬镳的心。

所以,他也不惧怕面见师父,甚至还有点欣喜,要把自己得到的东西在师父面前显摆一下,证明自己这位高徒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刚刚站稳,就把打了一个脖拐!

这个熟悉的方式,知道是师父的杰作,因为不久前他还挨了一下。

可是这次有大大不同!

他觉得这次师父似乎是出了全力,那种痛感比上次提高了一倍!

一下子就把他打蒙了,转了两圈,啪的一声摔倒在地!

又惊又羞,智繇差点没有哭出来!

眼泪就要流出来、哭声就要放出来之前,他长了一个心眼,要看看这是什么环境、都有谁在场再决定哭与不哭。

如果只有师父自己,肯定要哭的,因为他以前经常在师父面前哭,那不丢脸。

可是,如果有外人,那就不能哭,那是给师父丢脸。

他一扫之下,吓了一跳!

怎么这些大人物都在?

不但有那些和师父同级别的天使,还有那个总头领!

智繇知道,到了这个场合,他也被赋予一种暂时的能力,能够看到平常看不到的东西。

所以那些天使虽然依然是灵魂状态,他还是能影影绰绰看到,只是看不真切而已。

于是,他赶紧收回要掉的眼泪,吞回已经到了半途的哭声,装作没事一样,站了起来。

挨了打,总不能屁都不放一个吧?

根据他的经验,越是自己装好汉不吭声,师父就越生气,说不定还要打第二下。

于是,他梗了一下脖子,委屈地嚷嚷道:“师父!您干嘛又打我?我一直在外辛勤工作落实您老人家给我布置的人物,功劳能够很大的!即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即使没有苦劳,我还有勤劳,可是你这上来就给一脖拐,岂不是我给您老人家担忧,反而有罪?”

其实,智繇平常没有这么啰嗦,只是为了分散师父的注意力,免得师父气不消,在来一下狠的。

虚伪天使这时候也不顾得虚伪,脸色有些狰狞。

众人看了,也是有些心惊,难道这就是这家伙的本色脸谱?对比也太分明了吧?

这个时候,别人肯定不会吱声,看热闹岂不是更好。

虚伪天使狞笑道:“獠牙呢,都拿来!”

说罢伸出手去,一直到智繇的鼻子尖前面。

智繇心道,坏了!我怎么这么糊涂?难道这就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我应该把这里獠牙藏到一个妥善之处,再来见师父!

哪怕交给百里良骝那小子临时存储,也好似现在千倍!

到了这个时候,说什么都完了,师父的眼里可是不揉沙子。

只好把得之不易的獠牙掏了出来,放到师父手里。

心里无比心疼,多半肉包子打狗一去不还了。

之间虚伪天使看了两眼,神智也是一阵波动。

就连他也被那美妙的花纹给吸引和震动了。

这东西真是太漂亮了!

说是巧夺天工,似乎也不算太夸大。

他可是有见识的,天工是什么样心里也有数。

不过他的定力显然比他的徒弟高多了,而且对这个东西的本质一目了然。

出了知道它是仿制品以外,还特别清楚那个叫做百里良骝的弄出这个东西的险恶用心。

可惜的是这个自诩聪明的徒弟没有意识到,还乐呵呵地跟着他走呢。

想到自己的计划几乎给这个獠牙给搅乱得乱七八糟接近失败,虚伪天使怒火噌的一声冒起千丈!

他扬起攥着獠牙得手,狠狠地向地上拽去!

啪得一声,三只獠牙全都摔得粉碎。

智繇啊得一声,高叫出声,大滴的泪水从小白脸上滚落。

心疼的。

这还不算,虚伪天使跟着就是一番痛斥:“你个表面聪明心里糊涂的混蛋!一颗假獠牙就把你给收买了!你不知道师父教导你花了多少心血吗?别说一颗,就是十颗、一百颗、一千颗也没有你值钱!要卖你也要卖得贵一些才可以!你个糊涂蛋!我这么聪明的一个师父,怎么教出你这么糊涂得一个徒弟呢?真是见了鬼了!现在你的獠牙没有,你也别挂在心上了,想想你自己的身份,你必须处处和他们作对才行!你和那个小白脸百里良骝,不是你死就是他活!你看你现在,都成了什么?都成了哥儿俩好了!你以为只有我不满意你的表现?在座的你的所有师叔、还有老大都对你很不满意!我别的惩罚就不给你了,接着我还会派你过去,再搞不好,你自己就自裁吧!师父家门不养废物!”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